imsak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禁區獵人-第六百八十九章 傳承源頭閲讀-v5g6v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
比亚沃韦扎森林的这场狼肉宴正在进行的时候,裂谷边上,林朔这行人已经大多休息了。
背后那座高山,显然对大伙儿消耗极大,这会儿营地里鼾声此起彼伏。
依然围着篝火坐着的还剩下三人,分别是林朔、贺永昌、苏冬冬。
这是目前狩猎队最强的三大战力,翻越高山对他们来说还是比较轻松的。
贺永昌观察着林朔和苏冬冬之间的状态,心里是比较满意的。
两人之间显然已经消停了,总魁首面对苏小姐状态很松弛,而苏小姐在总魁首面前也不别扭了。
两人这会儿正低声说着什么,主要是一些猎门的典故。
这个话题是苏冬冬挑起来的,她从小在欧洲长大,对猎门往事不那么熟悉。
现在她既然是个传承猎人了,祖宗那点儿事儿肯定是要打听的。
这个正中林朔下怀,他觉得告诉苏冬冬这些事情,有助于进一步巩固她的自我身份认同,这显然对之后的狩猎是有利的。
所以他就想跟苏冬冬说了一下猎门苏家的往事。
当然今晚苏冬冬不值夜,时间是有限的,苏家大几千年的事儿那是不胜枚举,不可能说得那么细,只能讲个大体脉络。
林朔的口才比起老爷子林乐山是不如的,老爷子说事儿那是拿起来就说,两句话就能把人的腮帮子勾住。
林朔没这个本事,他这方面就是个教书匠的材料,上课是可以的,但是得事先备备课。
好在这堂历史课,他早就备过。
这就是他之前哄自己大媳妇儿Anne睡觉的临睡故事。
Anne是苏家海外传人,如今虽然身为苏家家主了,可她对家族的往事也稀里糊涂的,不如林朔知道得多,于是林朔给她说了不少。
苏家以前出过什么能人,办过什么大事儿,是怎么变成九寸家族的。
前前后后讲下来,不知不觉就快午夜了。
林朔看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说道:“苏家这一支,自从一千年前跨入九寸门槛之后,就一直是我猎门最强大的家族之一。也是家族成员最早向海外移民的。
没想到海外移民几代人之后,兜兜转转,你和Anne最后还是叶落归根,替苏家续上了香火。
姐,这次买卖如果我们能活着回去,你有什么打算吗?”
苏冬冬抱着膝盖坐在林朔身边,轻声说道:“我也很迷茫呢,要不你给我出出主意?”
“要不这样。”林朔建议道,“猎门和奇异生灵研究会,在欧洲有个分部。
本来这个分部部长是曹冕,这是咱猎门的谋主。
谋主这个位置,还是要负责猎门总体事宜的,他掌管欧洲分部只是一时权宜之计。
而且说实在的,曹冕本身实力有限,把一个人搁在外头我也不太放心。
欧洲的事情你也熟悉,不如这个欧洲分部的负责人,就由你接任,这样我就放心多了。”
苏东东听完这番话,神色微微有些不高兴,喃喃说道:“原来你是想把曹冕调回去,然后把我一个人搁在外头。”
贺永昌一看事情要坏,赶紧建议道:“总魁首,我觉得这个安排很好,但不急于一时。
要不,您还是先把苏小姐调回去。
苏小姐在外漂泊已久,终究是要先叶落归根的。
在苏家老宅先住上一段时间,您总得让人家先姐妹团聚嘛,您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林朔摸了摸脸,心说理儿确实是这个理儿,可事儿真不能这么办。
还姐妹团聚呢,回头俩姐妹不打出狗脑子来这就算不错了。
林朔正为难接下来这话该怎么说,苏冬冬却说道:“估计我就算回国,我那个妹妹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我从小就寄人篱下,现在已经不想过那样的日子了,留在欧洲挺好的。”
林朔一听这话松了口气,不过这会儿嘴上不方便说什么,只是笑了笑。
“不过林朔,你可千万别以为这样就算甩掉我了。”苏冬冬接着说道,“你以后要是不来欧洲看我,我就去华夏找你。到时候我们姐妹俩反目成仇,那就是你害的。”
“看!一定常来看!”不等林朔发话,贺永昌就把话茬给抢过去了,一边冲林朔使着眼色,“是吧,总魁首?”
林朔咳嗽了一声:“老贺说得没错,以后但凡姐姐招呼一声,弟弟我立即前来。”
苏冬冬白了林朔一眼,幽幽说道:“以后非得我开口,你才肯来吗?”
林朔这就尬住了,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还是贺永昌连忙岔开了话头,说道:“对了总魁首,你刚才说了很多苏家的事儿,许多我都不知道,算是长见识了。
不过对于苏小姐来说,光知道苏家的事儿,那还是不够的。
她现在是猎人,咱祖师爷怎么回事儿你要不给她说道说道?”
林朔原本是觉得时候差不多了大家该睡觉了,不想再继续讲故事。
而且云家祖师爷的事儿,李泰安之前当着众人的面,已经说过一部分了。
不过林朔看此时苏冬冬的神色,似是对祖师爷的事情也有点儿兴趣,于是说道:
“猎门的祖师爷,也就是云家的祖师爷,之前李泰安说了一些,但又没说全。这位祖师爷,实际上是个祖师奶奶。”
“女的?”苏冬冬惊讶道。
“嗯。”林朔点点头,“上古时期,华夏各地还处在部落文明阶段,一个女性外出游走,难免会遭到其他部族男性的觊觎。
所以云家祖师爷一开始是女扮男装,周游华夏各地的。
她当年从哪儿来的,这个事儿没人知道。
后世猎门内部是众说纷纭,包括我林家的古籍记载,那是大唐安史之乱之后才重新整理成书的,难免有杜撰的成分,我觉得不太可信。
但是今天上午听李泰安的说法,如果这个李泰安真的存活了一万年以上,并且跟云家祖师爷有交情的话,那很多事情倒是能对上了。
白猿献桃、黑龙认主这两个故事,你们今天俩上午也听李泰安说了。
根据我们猎门内部的记载,大体脉络差不多,不过细节远没他那么丰富。
能知道这两个故事,而且细节还那么丰富,他本身又不是猎门的人,所以李泰安的说法,我现在是倾向于相信的。
还有一点很奇怪,如果李泰安跟云家祖师爷有旧的话,那他现在掌握的李家传承,源头应该是可以说一下的。
因为当时苗小仙向他请教的,就是李家借物传承的奥妙。
可他没说,而是说了杨家跟云家两套修力传承的源头故事,故事本身虽然精彩,可明显答非所问。
当时我以为是他这人传统,门户守得严实,不想把本门的修行奥妙告诉苗家人,这本就无可厚非。
可他之后,在施展能耐之前的那一大段话,又系统地阐述了一遍河图洛书的大体原理。
既然他能做那样的阐述,就说明这人心里其实没有门户之见。
那么他当时为什么不说李家借物传承的源头故事,这就值得玩味了。”
林朔说到这里,顿了顿,看了一眼贺永昌:“老贺,我现在有点儿不太好的猜测,你应该听明白了,你觉得是不是能讲出来?”
贺永昌摸了摸脸,说道:“祖师爷被我们猎门奉为第一代总魁首,而你是猎门当代总魁首。
前辈先贤的是非功过,你是可以点评的,我这个魁首还没这个资格。
我不但没资格说,我这一边听啊,还得把我这手里的飞天夜叉支起来。”
林朔没听明白:“你把飞天夜叉支起来干嘛?”
“当避雷针啊。”贺永昌一本正经地说道,“欺师灭祖,这是要被雷劈的。”
“嗐!”林朔摆了摆手,“那我也不说了。”
“哎!你们两个!”苏冬冬在一边急了,“说话扭扭捏捏的,还是男人吗?”
贺永昌笑道:“行了总魁首,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你要是不全说完,我估计苏小姐也睡不着觉,要不还是说了吧。”
林朔犹豫了一阵,最后还是说道:“其实关于云家祖师爷这个人,我一直纳闷一件事儿。”
“什么事儿?”苏冬冬问道。
“这人哪儿来的?”林朔说道,“在她之前,压根就没有修行这回事。
而她一个人,却能独自创下了三道传承。
一个人天赋再出色,在没有任何传承基础上,三道之中能领悟一道,这就已经够惊世骇俗的了。
而怹老人家,怎么能一口气创下三道传承?
而且如果古籍上的描述是真的,那么她每一道的成就,都在目前九大家的各家家主之上。
甚至万年以降,猎门众多风流人物,包括那些死后被追授一尺殊荣的,跟她相比,那也不过是莹莹之火与皓月争辉。
我们人类有知识传承,又会创新,其实是在不断进步的,按理说今人必然胜过古人。
而她这个古人,我们一万年过去了,还是难以望其项背。
这样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似是在万年前凭空就降临在了这个世上,这完全没有道理。”
贺永昌听到这儿,真把他那杆兽叉给竖起来了,然后问道:“所以呢?”
林朔白了贺永昌一眼,淡淡说道:“所以我的猜测是,怹老人家的那一身能耐中的绝大部分,至少是基础部分,并不是凭空创造的。
她在人间的作为,其实是传承、发扬、散播这些能耐。
而她能耐的源头,又难以跟当时的世人解释,所以只能说是自创的。
这也是为什么,李泰安没有跟苗小仙讲河图洛书传承源头的原因。
因为在李泰安的视角中,河图洛书相关的借物传承,并不是云家祖师爷本人的成就,她只是起了传播的作用。
所以他就不能把这个事儿,按到云家祖师爷身上去。
可于此同时,他又讲了白猿献桃和黑龙认主的故事。
他要表达的是,这两套传承,才是云家祖师爷自己领悟的。”
林朔的这个推测,角度清奇结论震撼,贺永昌听完之后显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老贺咽了一口唾沫,沉声问道:“总魁首,那在您的理解中,九龙,到底是什么?”
林朔看了他一眼:“你心里应该已经有答案了。”
贺永昌眼中闪过一丝惧色,闷声不响。
“可实际上,九龙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并不重要。”林朔说道。
“那什么问题重要?”苏冬冬问道。
“它们要干什么?”林朔说道,“搞明白了这个问题,我们才能知道接下来路该怎么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