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小說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txt-第六百零三章 衆愛卿、廢了錦衣衛和東廠吧鑒賞

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
小說推薦大唐:開局李世民流落荒島大唐:开局李世民流落荒岛
谁都听得出来。
万岁爷这是对皇亲国戚和贵勋之臣产生了不满。
上一次。
外戚和贵勋之间的做法,的确是有一些太让人寒心了。
他们这些大臣都有一些看不下去。
但是外戚和贵勋之间和他们而言,都是各自的体系,平日里也都有一些联系。
关键是,当初乃是温体仁、周延儒、王永光等人得圣眷。
而这些人和外戚以及贵勋之间的关系,那是不明不楚,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
自然没有人敢冒着位极人臣的王永光等大臣联合起来弹劾的风险,以及被听信了这些臣子谣言的结局,去做那等事情。
所以对于外戚和贵勋叫苦叫冤,拿不出钱财这种情况,他们是心中清楚,面子上自然还是要过得去。
而现在。
万岁爷似乎是因为一趟陕西之行而改变了看法啊!
只是不知道万岁爷会怎么做。
“万岁爷息怒!”范景文站出来躬身施礼道。
崇祯皇帝没有想到第一个站出来的人是范景文,此人乃是国师推荐的人。
忠心和能力都是有的。
“你让朕如何息怒?”崇祯皇帝沉声问道。
大有一种,范景文说的不好,他就要直接治罪。
范景文并不怵,平静地说道:“万岁爷,此事应该另当别论,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其一乃是因为我朝现在富商和豪族比较多,朝廷让其捐钱。
这就相当于是让他们把拿到手的钱财,白白送出来,这对于他们来说,自然不愿意。
傲世星宇
其二则是因为朝廷未能给一个具体数目,一旦真的开始捐钱,对于有一些人来说,到底捐赠多少,万岁爷才能满意?
一旦真的捐钱了,却让朝廷觉得他们有很多钱财,从而不断地索取。
又该如何?”
崇祯皇帝点点头,到底是国师推荐的人。
“那如今三关之地饷银吃紧,国库也是空虚,众位爱卿觉得,他们捐赠多少合适?”
大臣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范景文也在思索,然后便想要说出一个数目来。
那些个大臣其实也在等着范景文给出一个数据,这样一来,这件事情也能够解决。
而这个黑锅也能够被范景文背上。
这对于有一些大臣来说,简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然而,有人却先一步阻止了范景文的话。
只见江枫站起来,微微躬身说道:“万岁爷,臣有一言。”
崇祯皇帝连忙说道:“准奏!”
江枫说道:“捐赠之事本来其实是一件善事,应当采取自愿的方法。
一旦规定了一个数目,到时候所有的捐赠都变成一种数字,变成了一个形势。
并不利于善行善举,让人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捐赠者。”
崇祯皇帝称赞道:“国师所言不错,捐赠之事的确不好规定一个数目,也不好强求。
但是现在很多贵勋和外戚本有钱财却不愿意救天下,该如何是好?”
江枫回道:“万岁爷可以在城内一处设立功德碑,所有捐赠了的外戚、贵勋等人,不管多少,都可以把他们的名字刻录在功德碑上面。
以此来让所有人看到,这些人所做出来的善举善行。
其次便是给与一定的爵位,光荣之家、善人之家、爱国之家、大明勋章等。
凡是得到了这些称号和爵位的家族,可以免去一定的赋税,还能让其后辈拥有一个进士的身份等。
以此来作为这些人对于善行善举的汇报,也算是万岁爷对于他们为国出钱的奖励。”
至于捐得越多,获得的好处越大,这种话自然是私下里说最好。
在这明面上,说出去之后,也就不稀罕了,也不会是崇祯皇帝自己的考量。
韩癀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江枫的建言。
相比较规定一个数目,直接强求那些外戚和贵勋以及天下富商,这种给与一定的奖励明显要好多了。
仅仅是一个免去一些赋税,就能够吸引很多富商。
“国师之谏言当真是利国利民之策,臣以为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然后那些百官们也反应过来了,连忙开始迎合起来。
崇祯皇帝这才拍板,说道:“如此甚好!那便按照国师所言,于城外寻一处,建立功德碑,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些善行善举之人的姓名!”
“万岁爷圣明!”
见到这件事情总算是有一个定性了。
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他们是在是担心万岁爷在陕西抄家抄的欢乐,回到京师之后,还要继续抄家。
而崇祯皇帝又处理了一些事情之后,早朝才散。
“韩卿、孙卿、范卿……,朕有一事想要和尔等商议一下,如今这大明之形势非常严重,内忧外患之下,大明的百姓已经苦不堪言了。
而地方上的官员却倒行逆施,贪、污、腐、败之事屡禁不绝,锦衣卫和东厂本应监察百官,却成为了一个闲职。
朝廷花费这么多的俸禄养着他们,而他们却不做事,朕意欲废了锦衣卫和东厂。
尔等以为如何?”
韩癀等人再一次吃惊,这心脏差不多都要跳出来了。
“这……。”
没有人敢说什么。
废了锦衣卫和东厂,他们这些官员自然是拍手称好。
但是韩癀等人却也是精明的人,明白废了锦衣卫和东厂,万岁爷肯定会有另外的办法监察百官。
这也很有可能是那位大明国师的意思。
一时间,每人敢说话。
崇祯皇帝似乎也预料到了,便继续说道:“朕很想要中兴大明,想要让大明的百姓都能够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
蒙元无道,欺压中原汉民久已,太祖起于微末,为的就是让中原汉民站起来。
而如今,鞑子强势,大明内又是这般这个样子。
朕也无法啊!
这一次陕西之行,当真是让朕看明白了,也看清楚了。
锦衣卫和东厂来监督百官,很容易太过强硬,引起官员的反感。
但是要一味儿软弱,也就变成了现在这般样子。”
韩癀躬身道:“万岁爷,可是有了好法子?”
崇祯皇帝点头说道:“实不相瞒,此法也是国师在陕西之时的建言,朕以为非常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