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終極小村醫笔趣-第兩千八百四十七章 仇人相見熱推

終極小村醫
小說推薦終極小村醫终极小村医
第两千八百四十七章
轰杀诸天
“小山哥哥,别杀她。”身后传来晓芙的声音。
凌晓芙走上前来,龙小山微微放松了手指,翁梦云感觉到了呼吸,大口大口的喘气,同时她也看到了凌晓芙,瞳孔收缩道:“晓芙。”
“师父。”凌晓芙微微颔首,脸色表现得非常平静。
翁梦云脸色变幻,没想到晓芙真的被龙小山救活了,当初她虽然告知龙小山,找到千面寺的圣泉可能救活龙小山,但那实际上也是猜测的成分居多。
并没有丝毫把握,毕竟凌晓芙那种情况下,已经和神魂俱灭差不多了。
现在,凌晓芙就站在她面前。
“晓芙,你还活着,为师真是太高兴了。“翁梦云开口道。
凌晓芙神色淡然看着翁梦云:“师父,看在以往相处的情分上,我可以让小山哥哥不杀你,不过你得说实话,倾城姑娘在哪里?”
翁梦云看着凌晓芙的眼神,微微有些苦涩:“晓芙,我知道你心里可能恨我,但我真的不知道什么倾城姑娘。”
龙小山抬手,虚空法力凝聚,浮现出温倾城的面容来:“她就是温倾城,你肯定见过,不要再试探我的耐心,我知道她肯定在这里。”
翁梦云看到温倾城的影像,瞳孔微缩。
与此同时,金字塔下面冲上来的那些蛮荒部族的人,全都跪了下来,哇哇的高呼,向着虚空朝拜。
龙小山虽然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却察觉这些人似乎在朝拜的是他凝聚出的温倾城的虚影。
他盯着翁梦云ꓹ 冷冷道:“他们在说什么?”
“没说什么。”
翁梦云眼中浮现出一丝恐惧来ꓹ 连连摇头。
龙小山眼中冒出了刺目的金光,一股恐怖的神念侵入了翁梦云的眼眶,以他现在神念强大ꓹ 纵是剥夺翁梦云的意识都很简单。
当龙小山的神念侵入翁梦云的神海ꓹ 翁梦云脸色顿时扭曲起来。
一旁的凌晓芙神色有些不忍,微微叹了口气,没有开口ꓹ 她知道小山哥哥是重情义之人,倾城姑娘救过小山哥哥ꓹ 对他一定很重要。
翁梦云的神海中,龙小山的神念肆虐ꓹ 就要无情剥夺翁梦云的记忆,忽然翁梦云的神魂中,涌出一股极强的神魂之力,和龙小山的神念碰撞。
砰!
两股神念的撞击ꓹ 几乎破碎了翁梦云的神海。
翁梦云惨叫一声ꓹ 七窍渗出血来。
而龙小山却惊疑发现ꓹ 这股神念之强大ꓹ 媲美天君,有人在翁梦云的神魂中附魂了,而且那股神念有些熟悉。
虽然龙小山现在的神念之强ꓹ 完全可以压制那神念。
但是翁梦云既然被附魂,强行击溃那神念的话ꓹ 那么翁梦云必死无疑。
龙小山收回了神念,没有继续攻击ꓹ 他的眼睛盯着翁梦云,眼神渐渐变得极冷ꓹ 开口道:“端木菱,我知道是你ꓹ 出来吧。”
翁梦云看起来极其凄惨,七窍流血,脸色惨白,脑袋低垂着,绝美的脸庞此时倒像是厉鬼般。
不过龙小山开口后不久,翁梦云缓缓的抬起头,面容凄惨无比的她此时竟缓缓露出了一抹笑容,无比的诡异,开口道:“龙小山,我们又见面了。”
此时的翁梦云,连语气都完全变了,仿佛成了另一个人。
但龙小山却对那声音记忆深刻,绝对不会忘记。
至尊武魂 君冷月
端木菱。
这种语气腔调,无情,傲慢,视天地众生为刍狗,不是她又是谁?
这个女人,果然还活着,她当初以素还真的身份逃走,消失无踪,如今,却又寄魂在了翁梦云身上,这个家伙,继承了千面菩萨的能力,也有无数条命。
而且,既然天命珠指向这里,那么倾城消失就和端木菱有很大关系。
天云寺攻破魔宫,不止是无名在布局,端木菱也在幕后?
龙小山心中冰冷,但此时一切都不重要,他声音冰寒道:“倾城在你手里?”
端木菱淡然自若道:“先放开我。”
龙小山拳头微微捏紧,不过他没有发作,放开了翁梦云的脖子。
他知道既然端木菱已经寄魂在她身上,那么控制翁梦云其实一点用都没有,即便杀了翁梦云,顶多也就是让端木菱少了个分身而已。
何况,现在倾城很可能在端木菱手里。
端木菱倒退两步,揉了揉自己几乎被捏断的脖子,口中抱怨道:“许久不见,你还是这么粗鲁,晓芙,真不知道你看上了她哪一点,怎么就对这么粗鲁的男人死心塌地。”
“闭嘴!”
凌晓芙眼神中迸射出一抹锋利的剑意,要说最恨的人,凌晓芙心中端木菱排第二,无人能排第一。
因为端木菱,她断情绝性,差点亲手杀了龙小山。
错非端木菱现在占据了翁梦云的身体,她便要出手斩了对方。
端木菱感觉到遍体锋寒,那瞬间逸散出的恐怖剑意,让她神魂剧烈收缩起来,端木菱倒退两步,她脸上的笑容微微凝固,眼神中带着一丝压抑不住的嫉恨和不信:“剑婴!龙小山倒是真舍得,居然把剑婴传给你了。”
这剑婴是她花费了多么巨大的代价,寄魂了多少次,才凝聚而成。
可惜,却生生为他人做了嫁衣裳。
她端木菱修行两千载,一生对手无数,北冥真君,七杀魔君,都是人杰中的人杰,全都败在她石榴裙下,唯独在龙小山这里栽了一个惨重的跟头。
坏了她千年的道行。
更令她难以接受的是,龙小山居然随手就把剑婴传给了凌晓芙,当初是龙小山夺走了剑婴,完全可以自己留下来。
难道他不知道这剑婴的重要性,不可能,龙小山这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懂剑婴的强大。
那么就是他自愿的了,这就更让端木菱无法理解了,一生追寻大道,可以以情为鼎炉修炼剑道的她,怎么能理解这种纯粹无私的爱。
这种感情,在她眼里,毫无疑问是愚蠢的。。
龙小山道:“别废话了,倾城在哪里,说。”
长宁
端木菱眼中那一抹嫉恨敛去,恢复了从容淡定,微笑道:“倾城,很美的名字,原来龙小山你还是个多情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