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soxn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小閣老討論-第一百二十五章 麻桿打狼兩頭怕相伴-zydiv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看到耽罗岛不久,牛长老便传令转舵,用丹癸针向正北偏西方向行驶。
三月份春和景明、波澜不惊,海面上视野极好。赵昊用望远镜不时能看到朝鲜海域的岛屿,这都是绝好的航行标记。
事实上,到了这里甚至不用再看海图,只要有个指南针,就一定能开到天津去了。反正沿岸不是大明的疆域,就是朝鲜的地盘,完全没有任何危险。无非就是多绕点路。
因此余下的航程十分轻松,赵昊每天陪女孩子们钓钓鱼,聊聊天,看看星星、谈谈人生,一点都不觉得枯燥。
这天,他正在船舱里,陪着干娘打麻将,忽听外头桅杆上的水手惊喜的大喊:“看到陆地了!”
眼看要输的赵公子,把牌一推,拎起望远镜,跑到舵室瞭望。
果然看到九点钟方向,出现了群峰苍翠连绵的大陆。大陆的尽头,是一处峭壁巍然的海角。
成山头、天尽头。
这里正是山东半岛最东端的威海卫。
“到山东了。”牛长老神态轻松道:“从这里用单甲针行四十更,就直接到大沽口了。正好用时一百更。”
“还真是快啊。”赵昊不禁感叹道:“上次离京,紧赶慢赶,将近一个月才到了南京。”
“公子这算是极快的了,漕船都是以三个月为期的,逾期到四个月的也比比皆是。”牛长老一脸感慨道:“虽然我们这趟格外风平浪静,但就算天气糟糕,最多半个月也能到了。”
赵昊心说,其实要是沿着朝鲜一侧,利用暖流航行,至少能再节省一天。
但是船员们都喜欢贴着自己国家一侧航行,这能让他们更有安全感。也许元朝的老铁们也是出于这层考虑,才宁肯多耗一天时间,也要逆流而行吧。
“不过从现在开始,沿海的卫所也能看到我们了。”牛长老有些紧张道:“咱们这么显眼的船队,估计会引来盘查的。”
“怕什么?谁敢拦长公主的驾,哪怕是在海上?”赵公子给他打气,但心里也未免有些打鼓。海上是没有王法的地方,万一要是有官军见财起意,客串海匪,对海上保安队也是一次考验。
~~
负责此次航运安保的,是王如龙和马应龙率领的五百海上保安队。因为船多人少,没有平均分配到每条船上。而是将五条巡沙船改装为战舰,船长水手之外,每艘搭载保安队员一百名。
五条船看上去与其余的巡沙船样式无异,但都没装粮食,船板也都做了加厚处理,水线下还包了铜皮。船舷上朝外插着尖竹密钉、挂了刺网,防止接舷时被敌人爬上来。
除了给每艘运粮船,各留了两门佛郎机自卫,其余五十五门,和五门青铜蛇炮,都被安置在这五艘战船的甲板上。戚家军在东南抗倭后期,是以海战为主的,王如龙当然知道集中火力才有威力的道理。
只是,这点火力在大海上仍不够看。他知道稍微像样点的海盗团,大炮都是以百门计的。而且不是佛郎机这种射程短、威力小,介于枪炮之间的玩意儿。
一旦遇到那种一两千料的大海船,上头架十几门大炮那种,火力上将完全被压制。他就只有尽快接弦,才能一战了。
可那样的话,难免被人家调虎离山,运粮船队怎么办?
作为护航的一方,压力就更大了。
这一路上,王如龙都是睁着只眼睛睡觉的,直到进了莱州湾,他悬着的心才放下一半。
这里航行靠近海岸线,遇敌逃脱的几率要大很多。而且大明登莱、辽东两大海防区如门户一般守卫着渤海湾。还可以随时呼叫朝鲜的水师来帮忙,所以一般是没有海盗会在这里兴风作浪的。
之所以才放下一半,是因为还有来自官军的威胁,
王如龙知道,大明在北方的海防,那是相当的拉胯。非但没有专门的水师,登莱、辽东最大的战舰也不过四百料,没有远航能力,而且缺编严重。
原因一个字,就是‘穷’,听说闽粤一带的官军,都换成乌尾船打海盗了。山东辽东两个穷地方,根本没钱造船。
问朝廷要,朝廷也没钱。反正也一百多年没倭寇骚扰北边了。而且蓟镇就驻扎着数万防御鞑子的精锐官军。打不过精于骑射、来去如风的蒙古人,还打不过衣不遮体的倭寇?就看哪个不开眼的敢上岸晃悠?
是以朝廷也不给拨钱。王如龙听出身登州卫的戚大帅说,登莱辽东的卫所军户,常年食不果腹,不得不开着战船下海打渔。要是在海上遇上肥羊,说不得也会摇身一变,问你想吃刀削面还是馄饨面?
~~
果然,过了成山头之后,就能看到海上有星星点点的渔船了……登莱威海卫一带多丘陵,耕地严重不足,沿海百姓只能靠打渔为生。
看到五十艘四百料的大船,排成三路纵队,每艘间距百丈,浩浩荡荡自东而来,正在撒网的渔民们全都惊呆了。
直到那支在他们看来,庞大无比的船队开过去,才有军户恍然醒悟过来,赶紧驾船转回报信。
顿饭功夫后,岸上烽堠才燃起滚滚浓烟。
晴空万里无云,十里外的烽烟能看得一清二楚。
很快,沿海的烽堠一个接一个点燃,这下百姓军民全都慌了神。
在海上打渔的小舢板赶紧拼了命的往回划。大大小小的商船也纷纷向岸边逃跑,水手们嫌速度太慢,不顾商人们痛心的吆喝,开始往船外丢弃货物。
海面上乱成一锅粥,蓬莱水城中更是鸡飞狗跳。
警钟声响彻城头,参将游击们纷纷在亲兵侍奉下披挂着甲,赶向兵备道衙门听命。
招募而来的水手海兵们则从码头武器库中,抬出火铳、火炮、火箭、火鸦,还有各式火药炮弹,乱哄哄的装到船上,准备出航!
这座水城是大明在宋朝刀鱼寨的基础上修筑而成,负山控海,地势险峻,水门、防浪堤、平浪台、码头、灯塔、城墙、炮台、护城河等设施一应俱全。是大明规制最完善的一座水城,也是登莱兵备道衙门的驻地。
但坚硬的外壳掩盖不了虚弱的本质,此时,那位登莱两府最高军事长官秦守昇,已经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这座集合了登州卫与莱州卫全部战舰的水城中,只有正经战舰四十三艘,而且大都是百料以下的小船。
雪上加霜的是,火炮、火药,乃至水手都有很大缺口,所以真正能有战斗力的,不过十几艘而已。
而根据多名报信的军户反映,那支舰队都是四百料的大船,足足五六十艘之多,这怎么打的过啊!
直到水城的参将游击等武将到来,秦兵宪才强自镇定下来,走到墙上的海图前道:“诸位,差不多明天一早,那支舰队就要到我们这里了。我们该如何是好啊?”
蓬莱水城唯一的任务,就是守住渤海湾的入口,绝不能让敌船越过水城北面,由长岛、尽头山组成一串岛链。
一旦敌船突破岛链,就可进入渤海湾,直逼塘沽。别人不好说,秦兵宪的脑袋一定保不住。
见兵备道已经慌成狗,老成持重的皮参将忙劝道:“兵宪稍安勿躁,这支忽然出现的船队,扣除水手,最多也就是一万兵马。”
“哦……”秦守昇闻言,吓得眼前一黑,险些晕厥过去。心说我一个没读过一天兵书的文官,怎么就要承受这种不该承受的压力呢?
“兵宪莫慌,末将是说最坏的情况。您忘了咱们登州卫的骄傲,戚大帅可在蓟镇练兵呢!”皮参将赶紧补充一句道:“现在拱卫京师的大军,都云集天津一带。敌军就是有一万人,也不过正好给戚大帅练了兵。”
皮参将顿一顿道:“何况,他们到底有多少人,甚至是不是敌人,都还两说呢。”
“唔。”秦兵宪这才没那么慌了,他摸着修剪整齐的唇须,点点头道:“皮将军言之有理。那我们具体该怎么做呢?”
“先向天津卫示警,向辽东卫、威海卫求援。”皮参将忙沉声道:“同时立即派快船递进侦查监视,末将愿率主力于长岛海域列阵,就算与敌同归于尽,也绝对不会让他们越过防线的一步!”
“真是疾风知劲草、板荡见忠臣啊,皮将军!”秦守昇感动的热泪盈眶道:“本官本该与你同生共死,无奈你也知道,我晕船啊。只能在这里等你凯旋的消息了!”
“请兵宪静候佳音吧!”皮参将抱拳行礼,率领游击等手下昂然出去,走向码头。
“老大,咱们真要去决一死战?”离着兵备衙门远了,身后的游击忍不住问道。
“决个屁。”皮参将啐一口道:“准备好快船,看情况不妙咱们就按老办法开溜,反正顶缸的是姓秦的。”
所谓老办法,就是自己把自己的战舰弄沉。因为海军有其特殊性,它不像陆军,让你死战不退,你就得战至最后一人。不然都算临阵脱逃。
海军的战船一旦沉了,水手和海兵就没法作战了,撤出战场天经地义,所以不算临阵脱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