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1625冰封帝國-第七十章 巴巴里之四:阿爾及爾寶藏(4)看書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卡普兰若无其事的回答让巴巴罗萨六世耸然一惊。
各方对于自己财富的觊觎,只要不是傻子他肯定知道,今日见了卡普兰后,
卡普兰在试探自己,自己何尝不是在试探他?
宠妻无度:你好,老公大人
可今日一见,一百万杜卡特也没在人家心中造成多大的波澜,而整个阿尔及尔总督辖区一年才给伊斯坦布尔上缴十万杜卡特,自己一下将十年的份额上缴出去,也就换了卡普兰一句淡淡的“那就多谢了”。
可见,在寇普洛鲁家族眼里,自己就是一头待宰的肥羊!
他的眼神陡然黯淡下来,由于大浴室雾气蒙蒙,他这一举动对面的卡普兰自然没有瞧见。
而对面的卡普兰也在想着:“此人轻易就能拿出一百万杜卡特,不用说真实身价远高于此数,他百年的财富,恐怕有几千万杜卡特!如此一来,不仅帝国的燃眉之急得到缓解,自己也能狠狠捞上一笔,届时,自己就是阿尔及尔、突尼斯、的黎波里三地的总督,不仅可以接受大量的户口,还能接受大批的战船!届时,寇普洛鲁家族就能完全控制北非一带,届时,通过各种手段慢慢将巴巴里后代们的财富压榨出来,大力使用突厥人、阿拉伯人,寇普洛鲁家族独霸北非也不是梦”
“恐怕脱离帝国独立一国也是大有可能的”
想到这里,卡普兰不禁暗暗捏了自己一下,那是在警告自己:“卡普兰啊卡普兰,你是突厥人,怎地想到这样龌龊的事?!”
但独掌一国的幻境又让他有些欲罢不能,在两种情绪纠缠不下的情形下,他主动站了起来。
“亲爱的赛义德,我困了,就在隔壁小憩一会儿”
……
巴巴罗萨也回到了他的寝宫,他连夜召见了塞萨尔。
塞萨尔非常忐忑,还以为自己的行踪暴露了,但事已至此,他权衡再三,最后还是进了奥斯奇宫。
他是从正门进去的,一进到那里才知晓自己幸亏没有发动——奥斯奇宫的城墙从外面看只是薄薄一层,不过进到里面却发现还有玄机,在表面那道用石灰石垒成的薄薄的城墙后面还有一道约莫一米多的矮墙,矮墙也是用整齐的石灰石砌成,但它明显厚实得多,下面可以并排站立三个人也不挤。
矮墙后面肃立着严阵以待的士兵,一旦有事,这些士兵很快能到上面架起鲁密铳,而在这一面城墙上,他还看到了大量的火炮,那些火炮从外面却看不见,看来是遮人耳目罢了。
城墙每隔大约一百米就有一处小房子,多半是军营。
城墙与对面的白色宫殿之间还有约莫两百米的距离,上面载满了各种北非沿岸常见的树木,地上还种着阿尔法草,正中间还有一处喷泉,此时的喷泉水量很小,只冒出了几小股,估计在重大节日才会开到最大。
“如此干旱的地方,竟还有喷泉,鬼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
在士兵的带领下,塞萨尔来到了白色宫殿前面,那是一座三层的石质建筑物,他若是没有猜错的话,中间的地板肯定是木头,就跟欧洲一样,隔多少年更换一次,若是细密紧致的上等橡木,放上一百年再更换也不防事。
又是一道大门,塞萨尔仔细瞧过,这倒大门也是石质的,起码有几十公分厚,也就说就算你攻破了重兵驻防的内城城墙,还要面临这严实的城门。
当他忐忑不安地走近宫殿后,石门关闭的难听的、令人牙酸的声响让他更加不安。
走到里面,他才发现,里面又有天地。
里面又是一个四方形的环形建筑,建筑物是围绕着一座小山修建的,小山上不用说种满了树木,在炎热干燥的北非海岸十分惹眼,山上还有泉水留下,这让他赶到十分惊奇,也不知是人造的泉水,还是天然的——这样的地方,天然的泉水几乎不可能,那就是人造的了。
还真是奢侈啊,不过这不更加证明了这就是黄金宝城吗?
一想到这里,塞萨尔由忐忑不安变得兴奋起来。
在第一层靠北面的一间空旷的房舍里,塞萨尔见到了巴巴罗萨六世。
他坐在远远的对面,与他的座位至少隔了大约二十米的距离,眼下已经是夜晚了,房舍里只是在靠近他这一侧放了一只蜡烛,这让对面对面的人能看清他,但他却看不清对面的人。
“塞萨尔?”
“亨利四世的私生子?”
塞萨尔大怒,正要发作,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一人置身于这偌大的宫殿里,人家随便抬抬手就能将他灭了。
“你想攻打喀士巴?”
人家根本不给他机会,问题一个接一个向他袭来。
“帕夏,请不要这样说,我国与贵国是盟国,我前来阿尔及尔,是为了补给,并知会贵方的,唯一的目标就是打败大夏人”
“哦?真是这样吗?好吧,今日我已经累了,懒得跟你废话了。三年前,喀士巴城堡的铁坊运来了三台车床,我方的人只开启了一台便放行了,但我却知晓在放置车床的木头箱子里暗藏着火药!”
“你不要问我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反正我知道就是了。当时,我为了让佛朗索瓦好好为我办事,故意好像不知道这件事似的,三箱火药,足够装配三百杆火枪并让它们打上一日”
“这几年来,佛朗索瓦每次报上来的火枪、火炮、弯刀数量都少了一成,由于都是放在大箱子里,而奥斯曼帝国又有模糊数目字的传统,区区一成都被当成了损耗,但我却发现欧洲人的损耗低于我国,特别是法国,损耗更是远低于我国”
“几年下来,佛朗索瓦至少积攒了三百杆火枪”
“但他在火炮、弯刀制作上丝毫没有藏私,并且质量颇高,这也是我直到如今并没有对他下手的原因”
“帕夏,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呵呵,等会儿你就明白了。我俘获佛朗索瓦后,并没有将他当成奴隶卖掉,而是让他父子享受了城中贵族才有的生活,每年给他几千杜卡特,基本上就是一艘海盗船船长的收入了,对了,就是海盗船,我巴巴里王国的来历你等肯定知道”
“原本我只是怀疑,但这几日风闻大夏人已经驾到,便估摸着你要过来了,便决定再试探一下再说,于是我就看到了山泉堡上的鸽子,呵呵,告诉你吧,我这里是喀士巴最高的地方,有任何动静都瞒不过我,为何让你住进山泉堡,就是为了让我的手下能够昼夜不停歇地监视你”
“于是便有了佛朗索瓦的儿子皮埃尔前去山泉堡附近的商铺买东西,能够在那里开设商铺的,自然是我的人,皮埃尔趁着跌倒的机会与里的人互相传递了消息,但这个消息被我第一时间得到了……”
“不可能!”
塞萨尔突然大叫起来,不过他瞬间便意识到自己这么一叫便暴露了,于是脸色憋得涨红。
“呵呵,不妨再告诉你,对于欧洲人,我一直都是警惕着使用,我的耶尼切里都是来自奴隶市场不满六岁的孩童,从小让他们学习战斗技巧,长大后他们只会说突厥语,自然不会叛变,但对于工坊里的人,我岂能让佛朗索瓦的人待在一起?”
转角后的爱
心脏止跳
“是的,他身边还要几百欧洲人,你要问起他们,他们会说自己来自马赛,蒙彼利埃,巴塞罗那,等等,还是最近几年被俘虏到此的,实话告诉你吧,他们是从耶尼切里里面退役的,从小既能说突厥语,还能说母国的语言,他们的待遇比普通耶尼切里还高,他们都是从小皈依了天方教的,对本督一直忠心耿耿,他们在城里的地位不亚于巴巴里海盗将领的后代!”
“铁坊靠近城门,他们的计划是武装起三百工匠,然后许诺给看守他们的黑奴以自由让他们放松对他们的监视,他们不知道的是,我岂能随随便便派一个营的黑奴去监视他们,他们是阉奴!只能效忠于我,他们那样的人出去后就是死路一条!”
塞萨尔脸上显出了豆大的汗珠,他的脸色红的可怕。
对面的声音却依旧平静,“你的人埋伏在城门附近,等到信号,多半是抹了荧光的鸽子,出现后会在里面的人配合下打开城门,你有一个团的步军,可惜啊可惜”
“可惜什么?”,眼见得自己的计划完全败露,已经没有丝毫搬回的机会后,塞萨尔渐渐恢复了一些,干脆大着胆子问道。
“我是巴巴里海盗的后代,靠的就是战船,眼下我巴巴里人的战船虽然没有欧洲人的先进,不过在海湾里依旧对你的船只形成了压倒性优势,何况,由于你的到来,我让船上的人这几日都不要回城居住,全部就在船上枕戈待旦”
网游之大道 陈让
“还有”
巴巴罗萨六世走了下来,他径直走到了塞萨尔面前,此时,塞萨尔才发现此人身材矮小瘦弱,浑不似传说中的巴巴里大盗,一个惊人的想法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
不过此人似乎知道他的想法,突然从腰间掏出了一支短铳对准了他,而他刚才进来时身上的武器全部被卫兵拿走了。
“法国与奥斯曼帝国之间的事没有通过巴巴里三国,只不过是寇普洛鲁家族与马扎然的私下约定,我原来还拿不定主意,不过你以及卡普兰先后到来,便知道了一件事”
“什么事?”
“呵呵,恐怕你也蒙在鼓里,告诉你吧,在你的身后,法国的海军大臣兼财政大臣富凯正率领三十艘战舰跟在你后面,与你的距离只有三日”
“啊?!”
塞萨尔惊叫一声干脆彻底放开了,“富凯一到,法国那两艘圣路易、圣亨利巨舰也到了,告诉你吧,船上有六十四磅重炮,射程超过三里,可轻易轰开这座城堡!”
“哈哈哈”,巴巴罗萨六世突然大笑起来,然后渐渐退后到了他的宝座。
“我在几日前就接到了这个消息,我巴巴罗萨家族稳居喀士巴城堡一百三十六年,怎能没有一些手段?实话告诉你,在马赛港,约莫有一成的水手都是我的人!”
“那又怎样?”
“我自有应对”
“我明白了,所谓的黄金城堡,原来是贵国对付我法国人的一个陷阱”
“看在你马上要死的份上,我就不瞒你了,我港口里的船只就算不能击败你的和富凯的战舰,也能死死拖住你们,而在突尼斯、的黎波里,还有上百艘战舰正在朝这里驶来”
“这就是你的后手?”
“还不止,不过这个就不能告诉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