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超腦太監 ptt-第1090章 合併(一更)熱推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据他所知,你们飞雪宗所练的飞雪令也并不完整。”叶秋轻声道:“所以得到了也没用。”
“不可能吧?”赵茹讶然。
独孤弦轻声道:“茹儿,很有可能。”
赵茹看他。
独孤弦道:“当初父王就曾说,你们这飞雪令有缺陷,所以才补充了飞雪清心诀。”
“就是因为不完整?”
“嗯,应该是不完整的,否则不会有缺陷吧?”
“奇怪……”赵茹陷入思索:“没听师父说过这件事啊……”
“此事非同小可。”独孤弦道:“如果你是宗主,会不会说?”
哥几个,走着
“不会。”赵茹摇头。
一旦说了,必定动摇军心。
军心一动则人心散,向上之心不坚信,也会影响修炼进境。
“所以说嘛,祝前辈应该有数的,只是不能说,甚至也不能跟你说,只能埋在她心底。”
“师父还藏着这么大的秘密呢,挺辛苦的。”赵茹面露怜悯。
独孤弦点头。
这样的秘密一直深藏着,确实辛苦,甚至痛苦,无形的腐蚀着心志,影响是很大的。
“我去跟师父说。”赵茹道:“问问师父。”
“还是别让祝前辈为难了。”独孤弦道:“叶姑姑,那卢正辉准备如何解决?”
“卢正辉一直在犹豫,要不要跟祝宗主合作,但是,又担心我们南王府插手。”
“怕我们南王府抢了这寒峰映雪神功?”
“当然是怕了,在他眼里,此功足以威胁到王府,所以王府绝不会坐视。”
“如果真有如此神妙,确实不能坐视不理。”独孤弦轻轻点头,看向赵茹:“茹儿,我们说不定也要分一杯羹。”
“好啊。”赵茹笑道:“反正又不是我们飞雪宗的,你们看看又没什么。”
叶秋轻轻摇头:“就怕祝宗主不这么想的。”
冷露道:“毕竟关系重大,关系到飞雪宗的未来。”
“我去跟师父说。”赵茹慨然道。
独孤弦沉吟。
赵茹笑道:“放心吧,师父深明大义,没那么小气的。”
独孤弦摇摇头:“茹儿,我其实并不担心这寒峰映雪神功,天下神功多的是,甚至比寒峰映雪神功更强,比父王所修炼心法更强的也有,但最终无人能跟父王比肩,父王靠的不是武功心法。”
“那……”
“我担心这会影响了我们的感情,还有王府与飞雪宗的感情,万一起了隔阂,那就不美了。”
“嗯,我会跟师父好好说。”她对叶秋与冷露抱抱拳,转身轻盈而去。
“唉——!”独孤弦一脸沉重。
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身为武林中人,最珍视的不是财,而是武功心法。
如果寒峰映雪神功真这般神妙,恐怕除了父王,没人能抵抗得了。
甚至自己都隐隐心动。
倒不是非要修炼,到了自己这般修为,不可能再改练别的,至少自己的心法已经足够强大。
良辰 詎 可 待
而是想看看这寒峰映雪神功到底有多强,有多么精妙,从而取长补短,让自己更进一步。
“我已经跟教主禀报了此事,先回去一趟。”叶秋道。
冷露与她一闪消失。
过了一会儿,两女再次回到独孤弦跟前。
恰在此时,赵茹祝碧湖师徒连袂而来。
“见过祝宗主。”叶秋与冷露抱拳。
“二位圣女,不必如此。”祝碧湖也抱拳还礼,点头道:“茹儿已经说了。”
他们看向她。
祝碧湖坦然道:“没想到卢正辉如此厉害,竟然集齐了另两份,还真有希望得到这寒峰映雪神功。”
“可惜,飞雪令不全。”叶秋道:“不过教主说,他已经补全了这飞雪令。”
私人 定制 大 魔王
“哦——?”
“飞雪清心诀其实就是补全的飞雪令再加上一部分心法。”冷露道:“只取飞雪清心诀的前两句,应该就能构成完整的飞雪令心法。”
祝碧湖一怔。
她没想到飞雪清心诀只需要两句就补全了飞雪令,因为从没见过完整的飞雪令。
“教主说,一部心法的前后都是有迹可寻的。”叶秋缓缓道:“飞雪令虽然玄妙,但层次还不够,现在看,确实有更进一步提升的空间,但是……”
独孤弦忙问:“但是什么?”
“教主说,飞雪清心诀加上飞雪令,其威力已经足够强横,恐怕不会逊色于寒峰映雪神功。”
独孤弦笑道:“没见过真正的寒峰映雪神功,恐怕不敢相信吧。”
“所以我们可以一试。”叶秋道。
冷露哼一声:“我们说是完整的飞雪令,那卢正辉也未必相信。”
“卢正辉还是挺容易相信的。”叶秋嫣然笑道。
她们通过观照卢正辉内心,发现他是一个容易轻信之人,很好忽悠。
尤其她们两个的身份,更容易说服他。
——
飞雪宗与东岩峰中央的一座山峰之巅,衣袂飘飘,数人正围在一张大石头旁。
石头约有一人高,一米见方,上面铺着三份秘笈,祝碧湖与卢正辉两人正各自誊写。
而独孤弦与赵茹及李太岳三人正在讨论,三份心法该如何交融,如何安排口诀的顺序。
毕竟是三份心法,不可能简单的拼接到一起,看着有点儿不太对劲儿。
“这肯定是要按照独特的顺序排列。”独孤弦摇头道:“而且原本的心法要完全打散。”
“完全打散,那怎么可能排出来?”李太岳哼道:“依我看,第一句是我们的心法,第二句是飞雪宗心法,第三句是最后的心法,一一排列即可。”
“不通顺!”独孤弦摇头。
赵茹点点头:“确实不通顺。”
“你们两个还没成亲呢,现在就夫唱妇随了?”李太岳冷笑道:“怎不通顺了?我看挺顺的!”
“这么练,肯定要出问题的。”独孤弦摇头。
“那你说怎么排?”
“这个得时间,慢慢来,急不得。”
“哼,要多久?”
独孤弦想了想:“至少要一个月吧。”
“你们不是想独吞吧?”李太岳露出狐疑神色。
独孤弦失笑。
赵茹冷冷道:“别总用你的小人之心来想我们!”
夫荣妻贵
正在誊写的卢正辉道:“别吵了,确实有特殊的顺序,不是那么简单的。”
三人精神一振看向他。
叶秋与冷露似笑非笑,没有插嘴,在一旁看热闹。
卢正辉看一眼她们,如果没有她们,自己绝不会答应得这么干脆利落。
可有了她们,那拒绝也不行了,只能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