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諜海王牌-第1473章 受害者分享

諜海王牌
小說推薦諜海王牌谍海王牌
范克勤回头一看,正是钱金勋和孙国鑫两个人。这两个人在看见范克勤后,孙国鑫首先开了口,道:“哦,克勤,刚走啊?”
“是。”范克勤答道:“研究了点东西,已经差不多了。”
孙国鑫当然知道范克勤在研究的是什么,因为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找他汇报一下,于是道:“没吃饭呢吧。走吧,咱们找个地方简单的吃一口。”
“好啊。”范克勤答应道:“咱们上哪?”
钱金勋在旁说道:“新华饭店吧,怎么样局座?”
“行。”孙国鑫道:“反正也不远。”
三个人从安全局大楼出来,分别上了车。没错,他们都上了自己的车,省的一会吃完饭还得来回送,麻烦。
孙国鑫有两辆护卫车队,钱金勋也是一样的,毕竟都是特务头子。可能就范克勤低调点,也同样有至少六个保镖跟在暗处保护。
是以看似是三个人吃饭,实则一共能有二十来个人。车子很快的就来到了新华饭店,毕竟不算太远。三个人要了包间,让孙国鑫和钱金勋的保镖在外面自己吃一口。范克勤的人不用吩咐,他们中会有几个伪装成正常进来吃饭的食客,自己点菜吃。
仙途逆
跟服务员要了六道菜式,又要了一瓶好酒。三个人开始吃喝起来。席间,孙国鑫和钱金勋跟范克勤说了说战情局身份的事。
他们已经商量好了,毕竟不是什么大事,就算不告诉范克勤也没事。不过,孙国鑫虽然是头子,但是依旧表现的很尊重范克勤和钱金勋这两个下属。将事情说了说。其中一个高级特工的名额,直接给了负责黑色水域公司的莫声。另外几个名额则是配给了其他几个公司的人。
另外,由于黑色水域是安全服务公司,是以不免要跟一些美地家的暴力机构打交道。比如说警察局之类的,是以孙国鑫还让钱金勋联络莫声,让他想办法让一些自己人,能够进入警局工作。这样更加方便。
当然,这里不是要玩什么无间道。毕竟他们的生意也都是合法的,只是……这个年代还是太过于混乱了,黑道横行,帮派简直多如牛毛。尤其是美地家,各种帮派充斥着大街小巷。几乎是人人多多少少都会和黑色沾点关系。
其实就算是二战结束后,美地家国内的帮派反而有愈演愈烈之势。一直到近百年后,虽然传说中的几大家族已经垮了,但是每个城市中,依旧有形形色色的帮派。简直不要太多。
也正是因为如此,你光是指望官方的力量来保护公司和工厂那真是有点不太可能。是以必须有自己的力量才行。而有时候虽然是出于保护公司的资产,但是到最后可能同样会惹上一些麻烦,是以孙国鑫如此安排无可厚非。官方要是有自己人存在的话,确实能够避免一些麻烦的。
五行杀戮曲
其实,范克勤在香港已经这么做了,不少人派往香港,让他们进入各行各业,其中就有官面的。这都是一个道理。
吃完了饭,范克勤等人各自回家不提。单说接下来几天,范克勤每每到了安全局之后,就开始按照之前的思路,开始推测,甚至是在脑中模拟一些行动。推算出能够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比如说,炸掉一个物资仓库,如果行动的人不撤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如果后果是负面的,那么如何避免等等等等。
重生之我是歌王 东风西畔
带个系统去当兵
这一天,范克勤把要派往东北地区的人马,所负责的头头叫到了跟前,耳提面命一番,并且和他们商量好了各种各样的联络方式,以及暗语密码等等。
放逐者之路 染墨兰
最后让各个负责人,开始回去安排。现在就让一众人马秘密的潜入东北地区。不过范克勤却将华章留下了。
“处座。”华章坐在对面,问道:“您有什么要吩咐的?”
范克勤道:“我把你留下是因为要你跟我一起走。咱们俩个先去一趟哈尔滨,那里原先就是重要物资转运地,周围还有不少的工厂,我打算先在那里给小鬼子和伪满来一个狠的。”
“上次的滨江货站咱们就炸毁了小鬼子不少物资。”华章说道:“现在的话,小鬼子和伪满的防范应该是非常严密的。”
“没事。”范克勤道:“我其实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到时候咱们过去后先看看情况再说。老齐负责的运输通道也要时间运送东西,所以咱们俩倒是不用急。不过那你也准备一下,等我消息吧。三天内咱们就出发。”
华章点了点头,道:“好。那我把特调科的工作也正好安排一下。”
“行。”范克勤道:“没事了,你去吧。”
华章答应一声随之起身,往外走去。结果她刚出去没一会,后脚钱金勋就进来了。
范克勤本想抽根烟在休息一下,于是将手里的烟直接抛给了对方,问道:“你这是……什么情况了?跟你前岳父见过面了?”
“什么前岳父。别瞎说啊。”钱金勋抽了口烟,坐在椅子上往后一靠,道:“见过面了,你帮我分析一下啊。他爹的表现,仿佛真不像是知道他儿子来找我的样子。你感觉可信吗?”
范克勤道:“当时什么情况我也没看见啊。这事啊,还是像上次咱们分析的那样。最起码,人家想要找你的茬,这么多年了,为什么非要在现在要对付你啊?你现在都处长了,而且还是军统最重要的一个处的处长。他不趁着以前你弱小的时候弄你,现在对付你不是有毛病吗?
所以我感觉在这个前提下,你说的他爹感觉像是不知道他儿子去找你,倒是有大概率是真的。而且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都可以把他当成真的。”
“当成真的?”钱金勋重复了一句,点了点头,道:“明白了,反正他答应什么我就信什么,这样一来呢,以后再出了问题,那就是他们骗人,而我是受害者。是这个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