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492章 擺脫詛咒展示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不过,我是真的想将来娶你,然后延续大荒族啊。”
此言一出,即刻遭到了青鸾的白眼鄙视。
“你有房吗?你有车吗有存款吗?你能给的起几十万的彩礼啊?呵呵,就你这么个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还想娶我,做你八辈子的白日梦去吧!”
这算是青辰交给她扯淡的万金油,用来拒绝自己不喜欢的男生可以说是屡试不爽而且侮辱性打击性极强,可以打击的男生范围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当然,对于家底丰厚者不可使用,否则会有自取其辱的效果。
荒仲听完挠了挠头,“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呢,哦,你是嫌你现在住的屋子不舒服吗?那不如你搬来跟我一起住好啦!”
说完,还一脸自以为帅气地对着青鸾龇着牙傻笑。
傻叉透了!青鸾在心里暗暗地评价道,并且将目光投向了离自己不远处的哥哥,指望那个家伙能给自己帮衬点,不说使个火行术烧这个叫荒仲的小子,哪怕你给个威胁的眼神,让这个不知道好歹的家伙接触到你类似于那种“敢动我妹妹你就死定了”的妹控信号也好啊!
结果那家伙就是个木头,别讲是妹控了,完全就一点没有看这边,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妹妹究竟是不是安全,是不是被色批小子给非礼了。
呸,这样的哥哥真是没有存在的必要,还在那儿看老师,老师是一个大老爷们有你妹妹好看吗?
无奈之下,青鸾就只有自己退敌了,忽然,她眼珠子咕噜一转,想到一个好主意,坏笑着对荒仲说:“喂,你就那么想和我睡觉啊?”
这……荒仲没有想到到头来居然会不好意思的是自己,这小丫头,还真是有点东西,笑起来有点风情万种的意思,年纪才这么小就这么勾人,真不知道长大了怎么得了。
真的就,从小就能看出来轮廓就好看,只要放大了就能认为是一个大美人,缩小了这个年纪那就是个小美人,货真价实的。
不过,不好意思归不好意思,要是在这种事情上自己退却的话,那岂不是太糟蹋自己了!
“咳咳,那,还是很想的,因为我晚上一个人睡觉实在是太热了,”荒仲笑着说,“你们女孩子是不是没有那么火热?我可以给你先暖被窝嘞。”
善良 的 死神
“好哇,不过,在那之前,”青鸾眼睛勾向荒仲的背后,在他的头顶,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掩饰不住,“你得先重新构架一下你的障眼术。”
荒仲心惊了一下,回过头猛地一看,老师正瞪着牛蛋一般大的眼睛看着他,自己刚才在桌子边设置的能够从视觉角度形成自己还在坐着认真听课的那个视觉落差的框架障眼术,现在已经破损了。
“不错嘛,别的学不会,障眼术这种旁门左道的小法术倒是被你学的相当精通,但是你学了这个再精通又能怎么样,这个是给你这样用的吗!”老师重重地敲击着桌子,对着荒仲吼道。
“既然给发现了,那我也索性不隐瞒了,老师,您实在是很废柴,你教的那些东西,我们基本上都已经学会了,”荒仲站起来,将残余的障眼框架撤了,“要是再重复地教我们基本的概念和手法,那就没有什么意义,只是在浪费我们修行的时间了!”
“你是说,我教你是浪费你时间了,你觉得老师不能教会你更加高深的法术了是吗?”老师也给他气疯了,“呵呵,真是,好,你要是不想学的话,那你就出去,有本事就不要在一品这边,去其他品相空间之中,独自去闯荡,你看看你能学到什么样的本事回来!”
这……话好像严重了吧?
不过对于大荒族的孩子来说,这都是极其正常的事情,打盹的仍然在强撑着让自己打起精神,没有因为这种课堂上的冲突而多几分想看热闹的激动。
毕竟,以往这种情况实在太多了,不新鲜。
荒仲闻言,立刻转身摔门而出,连头都没有回。
青鸾……心里默默地吐槽着,这白痴老师,真是没用,给学生欺负成这样子还只敢发火不敢动手,再说了,你明明听见他非礼女同学,作为色批老师不是应该为女生出头来博取女学生的好感吗?
呸,没用的老师,一点意思都没有。
终于等到下课了,青鸾迫不及待地冲出去,不是去哪里玩,而是想找到荒仲。
不是她一个人想这样,她那帮同学都想,所以都冲出去了,浓浓的同学情——个鬼啊!大家都想吃瓜好么?
大 旗 英雄 傳
不过好在,荒仲也出不了园林,园林的门口有人守着呢,压根就出不去,更何况还有结界。
荒仲是在树上找到的。
于是小伙伴们将一棵树围成了一圈,只不过画风有些诡异:一群老头老太太中间拉着一个小女孩,手牵手,看着树上的一个老头。
就,很违和,不是一般的违和,让人看了想赶紧抱起小萝莉离开这个奇怪的地方的感觉。
不过好在,小萝莉的哥哥很快就过来了。
青鸾手上还拉着一个老头一个老太太的手,看见这个没良心的哥哥过来了,瞪着眼睛看他:“你跟过来干什么?”
后樾皱着眉,“你们为什么要来这里,荒仲还爬那么高,你现在是老人的状态,还是尽早回到学堂吧,否则的话从上面摔下来很容易骨裂的。”
这话……青鸾发誓,别说是荒仲那小子,自己听了都想打自己的亲哥。
“用不着你管。”荒仲淡淡地说,苍老的脸庞透过树叶间的阳光望着园林外面的世界。
“唉,要说起来,咱们也不是一个人两个人觉得委屈,可以说我们这一辈的人,都是这个命,”有个孩子谈起来,“明明就是上一代的人结下的仇怨,为什么要我们付出代价,牺牲我们的童年,还必须得背负那么沉重的使命?”
“没办法啊,谁让我们只是小孩子,连话都说不上又没有力量呢,”在青鸾右手边老太太样子的女孩子说,“虽然长得是一副大人的样子。”
良久,后樾终于说出来一句话,炸起一池惊雷,“我,知道让你们摆脱这种诅咒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