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抗戰之丐世奇俠 起點-一百七十五章:想當大明星嗎閲讀

抗戰之丐世奇俠
小說推薦抗戰之丐世奇俠抗战之丐世奇侠
对任自强竟然在音乐上表现出非同一般的才华,凯瑟琳是酒不醉人人自醉,她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感觉穷尽自己所学的语言,也无法描述眼前的华夏男人。
晴子则满眼都是小星星,美得每个细胞都在欢呼炸裂,小嘴里不由吟哦,是爸爸妈妈、哥哥的在天之灵保佑你们的晴子吗?
一曲《秋日私语》勾起了任自强隐藏在心底深处的回忆,他化思念为动力,尽情宣泄在两位异国佳人身上。
这一夜,星星都被羞得闭上眼,皎洁的月亮也不忍直视,挥手拉来一层云纱,感觉还是不太够,拉了一层又一层,直到完全看不见为止。
夏夜的脸说变就变,原来是变天了。凌晨时分电闪雷鸣,下了一阵疾雨,为潮热的津门送来一份凉意。
翌日吃早饭时任自强才醒来,身边只余睡梦中都笑得晴子,往日喜欢赖床的凯瑟琳却不在了。
凝神细听,紧闭的卧室门外传来她不时哼着调子的声音。
“吆嗬,今天这丫头转性了,要刷粪涂墙吗?”任自强没叫醒晴子,起床开门走到客厅。
只见凯瑟琳头发蓬松,不修边幅,嘴里塞满了半根面包,正埋头全神贯注奋笔疾书。写一会又愣愣抬头望天花板,嗓子里哼哼几声,接着眉飞色舞埋头继续书写。
如此专注,开门的动静都没令她分心。
任自强伸个懒腰,随口问道:“凯瑟琳,写什么呢让你这么高兴?”
他冷不丁来了这么一嗓子,顿时吓得聚精会神的凯瑟琳一个激灵,从椅子上一下弹起来。“呀!”一吸气,嘴里的面包当即吸进嗓子眼,引起一阵剧烈的咳嗽。
“咳咳咳….”嘴里的面包屑立马喷射四溅,面孔涨得粉红而狰狞,眼泪花都咳出来了。
“哎,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任自强先倒打一耙,忙一边帮她抚胸顺气,一边拿起牛奶:“快喝点!”
凯瑟琳闹出的动静惊醒了晴子,她急忙把睡衣往身上一裹赤着脚丫跑出来,不无担心道:“凯瑟琳,怎么啦?”
“没事,她吃饭不专心呛着了!”任自强轻飘飘把自己的罪责推得一干二净。
“哦!”
凯瑟琳闻听恼得直翻白眼,干着急说不出话。
等她好容易平复下来,却顾不上责怪任自强,幽怨委屈的只薅头发,嚎了一嗓子:“天呢,怎么办?我的灵感全不见了!”
“什么灵感值得你大呼小叫?”
晴子也是一脸懵。
凯瑟琳委屈的撅起嘴:“亲爱的,就是你昨晚弹得那首曲子,我正在回忆谱曲呢!被你一捣乱,我现在全想不起来呢!”
“嗐,我当是什么大不了的,不就一首曲子吗,我拿来哄你们开心而已!”任自强无所谓的摆摆手。
却不料这句话点燃了凯瑟琳的爆点,她不可置信瞪大双眼看着任自强,然后犹如炸了毛的猫一般,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胸脯急剧起伏,声音一下提高了八度:
“亲爱的,你说得轻巧!你知道这首曲子对你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亲爱的,你知道吗,我能感觉到你创作的这首曲子有传世名曲的潜质,如果这首曲子广为流传的话,到那时你就是大艺术家,像贝多芬、肖邦那样的音乐大师!”
“nono!”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任自强岂有不清楚自己几斤几两,他算啥大师,充其量只是无耻的‘搬运工’罢了。
他头摇得像拨浪鼓:“要当你当,我可没兴趣当什么艺术大师!”
“这是你创作的作品,我何德何能?”
“你不说我不说,晴子不说,又有谁会知道呢?”
凯瑟琳闻听一下安静下来,沉吟一会儿她才不确定道:“亲爱的,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你意思是把这首曲子送给我是吗?”
“你喜欢就送给你喽!”
“哇!真的吗?谢谢你亲爱的,你对我真好!mu…..啊!”凯瑟琳欣喜若狂,扑上来就是重重一吻。
“不就是一首曲子吗,看把她乐得?”任自强摇摇头搂着不明所以的晴子肩膀向浴室里走去,边走边俯身在她耳边嘿嘿笑道:
“晴子,要是凯瑟琳知道这样的曲子我还有不少,你说她该不会乐疯了吧?”
凤凰台
“嘻嘻…..,她肯定会的!”晴子狂点头,露出偷鸡般的笑容。
凯瑟琳见此好奇道:“你们说什么呢?”
“哥哥说这样的曲子他还会好多呢!”晴子脱口而出。看她挺胸抬头的骄傲小模样,她分明很为任自强自豪。
“why?”凯瑟琳一阵凌乱:“亲爱的,你还有?”
“嗯哼!”任自强耸耸肩。
“亲爱的,求你再给我弹一首好吗?”
和丧尸同行的日子
“不好!”任自强严词拒绝。
凯瑟里:“??”
“你也不看看什么时候了,我要洗脸刷牙吃饭,现在没空。”
“哦…..!”凯瑟琳斜抛了个媚眼松了一口气,笑得像花儿一样,嘴里像含着糖般讨好道:“亲爱的,今天早上想吃什么?我去给你订。”
“跟平时差不多就行。”任自强摆摆手轰走她。
吃饭的时候明显看出凯瑟琳食不甘味,屁股上像长了刺一般坐卧不宁,看着任自强好整以暇的吃饭几次三番欲言又止。
她那副迫不及待的模样落在晴子眼里,掩嘴吃吃娇笑不止。
对凯瑟琳如此喜欢音乐,任自强感到很奇怪:“凯瑟琳,你学得是传媒专业,怎么会对音乐感兴趣呢?”
凯瑟琳颇为遗憾道:“亲爱的,家里以前条件好得时候。爸爸妈妈一直是把我当贵族淑女培养的,特意给我请了专业的声乐老师,教我歌剧、钢琴。但在29年‘黑色星期四’过后,家里经济条件一落千丈,就不得不中断学业了。”
“噢!你还会唱歌?”任自强光知道她的声音很好听,尤其是在翻云覆雨时,婉转勾魂,令人血脉膨胀。
“亲爱的,是唱歌剧,老师说我很有天赋的!”
“哦,是吗?”任自强放下筷子,想了想道:“我唱几句你跟着学一下,我听听你唱的水平。”
“啊!你还会唱歌?”
“别一惊一乍的,谁还不会哼两嗓子!”任自强没好气瞥了她一眼:“专心听我唱!”
“好呢!”
“咳咳。”任自强清了清嗓子,脑子里回想了一下调门,开口唱道:
When I was young I’d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When they played I’d sing along,
It make me s.mile.
我是基诺斯博士
这首《昨日重现》是他会的为数不多的英文歌曲,是世界永恒畅销的单曲之一,其风靡日久不必多说。
“哇哦,亲爱的,你还会唱英文……”凯瑟琳还没惊呼完就被任自强一眼瞪了回去:“你来唱!”
“亲爱的,你别生气,我唱我唱!”凯瑟琳忙撒娇赔笑道。
看来英文歌还得米、英国家的人唱,凯瑟琳不开口则以一开口可谓一鸣惊人。她嗓音清澈通透,动听悠扬,歌声直击人心扉。
“唱得好!”
“凯瑟琳唱得真好听。”晴子欣喜的鼓掌。
“晴子,难道我唱的不好听?”任自强故作吃味。
“啊!哥哥….哥哥也唱得好听呢!”怎么听怎么觉得晴子话里透着勉强。
“哈哈,我逗你玩呢,我这五音不全的嗓子难道我还不知道吗?”任自强大笑着揉了揉晴子的小脑袋,转头对凯瑟琳开门见山道:“凯瑟琳,我建议你别去学什么记者,你去当大明星得了!”
在他看来,凯瑟琳无论颜值、嗓音、仪态,天生是老天爷赏饭吃,不当明星可惜了。
而且他很清楚,明星当好了,其影响力盛况空前,比记者要强百倍。不说别的,单说为自家这些产品代言,就不知道了省了多少广告费和推广费。
如果凯瑟琳真成了米国家喻户晓的大明星,不说现在,等鬼子全面侵华时,她随便歪歪嘴,不说为自家男人的国家说点偏心话,只需站在正义的立场,就够小鬼子难受的。
作为来自后世的人,任自强深知‘粉丝’唯明星马首是瞻得狂热和不可理喻。
以任自强超前的知识储备,可以轻而易举把凯瑟琳推上明星的宝座。无论是‘钢琴公主’、歌唱家,还是美女作家,甚至集几种荣誉于一身也无不可。
有兴趣的读者可以了解作者第一部曲《重生之西部狂想》,任自强的上一世穿越就是这么培养他的亲朋以及女人们的。经验可谓丰富至极。
至于电影演员就算了,就以上这些已经够她忙得了,别把佳人累的人憔悴,把如此上佳且活力四射的床伴搞得没了胃口那就不美了。
“明星?!”任自强话题的转折太大,不但搞得凯瑟琳无所适从,而且晴子也一头雾水。
“晴子,凯瑟琳,你们拿纸笔记录我的打算。”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免得讲得太多看她们当时挺兴奋,过后又丢三落四。
“好呢!”
看两人像小学生一般毕恭毕敬,一脸期待,任自强舌灿莲花,口若悬河,把‘明星效应’和‘粉丝经济’娓娓道来。
至于需要凯瑟琳到时候偏帮自己国家因时候未到他没有提。他认为也不必提,以凯瑟琳的聪明她不帮自家男人帮谁?
末了,任自强不无蛊惑道:“凯瑟琳,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就看你有木有信心做一位流芳百世的大艺术家,就像你敬佩的贝多芬、肖邦那样!”
凯瑟琳早听得热血沸腾,美眸中异彩纷呈,当即毫不迟疑道:“亲爱的,只要有利于咱们的事业发展,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
这丫头这回话说的漂亮,明明是自己想出名,却按上一个听话且大义凛然的名头。
“好,你需要的乐曲,歌曲、文学作品我都包了。”
任自强拍着胸脯打包票道,说完看到晴子若有所思,就问道:“晴子,你有什么想法?”
“哥哥,我在想咱们在欧米有凯瑟琳代言,那咱们国内呢?是不是也陪养个咱们自己的大明星代言呢?”晴子活学活用。
“嗯,晴子这个想法好,是我疏忽了。”对此任自强不吝夸奖,他对民国有数的几位明星还是了解的,当即吩咐道:
“晴子,你等会儿去找乔家良,安排他去联系电影明星胡蝶、阮玲玉、歌星周璇,请她们为咱们的产品代言。”
还不等晴子说话,凯瑟琳惊讶万分:“亲爱的,你是说电影明星阮玲玉吗?”
“对呀,有什么问题?”
“她今年三月份已经自杀了,我刚来华夏时就听说了,这件事当时闹得很大,你不知道吗?”
任自强心说三月份我还没来到这个世上呢?我从何得知。再说我只知道民国有这个人,又不清楚她们的生平。
他不无遗憾道:“唉,既然如此,那就邀请剩下两位,你可以告诉她们,我们不但可以为她们提供保护,还可以提供电影剧本及歌曲。”
他之所以特意交代提供保护,是前世看过一些民国穿越网文中提到胡蝶曾被军统头子戴利胁迫欺凌过。
如此一位艺术大家,和自己没交集就算了,既然产生了交集,他势必要和这位‘东方的希姆莱’掰掰腕子,让他那好哪玩去。
别人对戴某人畏之如虎,避之如蛇蝎,任自强有充足的底气,可不怕他。
“好的,哥哥。”晴子答应得好,可坐在椅子上迟迟不动,小脸上好似有点为难又有点失落。
“晴子,你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没有了呢!”
“看你说话吞吞吐吐,咱们之间还有啥话不能说的,快,有话就说。”
晴子鼓起勇气:“哥哥,妹妹纯子从小就有音乐才华呢,她唱歌也很好听。”
“你不是安排纯子负责财务吗?”
“我……”急切间晴子不知该怎么解释才好。
还是任自强解了围:“哦,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想让纯子一边干好财务,在业余时间再唱唱歌过过明星的瘾?”
“是呢,哥哥。”
“那你等会就送她过来吧,和凯瑟里一起学。”任自强心道一只羊是赶,一群羊也是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