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 愛下-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讀書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唐朝贵公子
飞球开始徐徐的飞起。
在起飞之前,其实已经测试了风向。
而这里距离王宫,其实并不远,不过两炷香的时间而已。
当然……除了突袭王宫的人员之外,一个十几人的小队,已经背着火药和火油,开始潜入城中东北角的方向了。
那里是这座王城的一处庙宇,附近则有不少士兵的营房。
原本大家突袭的目标,乃是庙宇,声东击西嘛,不过这个方案,很快就被修改了。
根究陈正雷所得到的情报来看,这大食人最敬畏的便是宗教,若是袭击庙宇来制造混乱,势必会引发同仇敌忾之心!
到时即便是将他们的首领一锅端了,这大食人势必也绝不会妥协,而会进行疯狂的报复。
既然如此,那么就只能突袭这些士兵的营房了。
这些人带着马匹,马匹都驼载了大量的火油,火油由酒桶装好,马尾处,则拖拽着火药包。
数十匹马已经预备,他们安静地等待着时间,此时正是节庆,几乎所有的大食人都在庆祝。
何况,此地乃是大食人的腹地,用大唐的话来说,这里便是天子脚下,在这等地方,是绝不担心有人袭击的。
因而……即便不远处就是兵营,驻扎着数千上万的人马,无数的帐篷连绵不绝,可卫戍的士兵却很稀少。
何况,这些队员统统穿着的,乃是大食士兵的装束,他们用黑布抱了脑袋,头上缠着头巾,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等待时机了。
那飞球在天上飘荡着。
可显然,此时城中内外的人都没有注意到天上多了几个‘星光’,夜色乃是飞球最好的保护。
突袭小队中的人,小心翼翼的看着那飞球,有人手里捏着一个沙漏,为了确保时间对的上,这沙漏的时间已经对过。
没有人发出声息,他们早已习惯了潜藏在黑暗之中,只有这懵然无知的马,显得有些焦躁,他们在这酷热的夜晚里,打着响鼻。
这时,沙漏中的沙漏尽了。
而天上的飞球,已是不知所踪。
黑暗之中,有人毫不犹豫道:“动手。”
一声号令。
于是,队员们点燃了炸药包中的引线。
而后,狠狠将匕首在马臀上一扎。
引线开始燃着火花。
吃痛的马发出了悲鸣,于是……下意识的开始埋头朝着大营的方向奔去。
数十匹马,立即传出轰隆隆的马蹄声。
小队的队正几乎没有流连,立即道:“现在撤退,至下一个地点,走!”
七絕 聖手
十数人,瞬间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数十匹马,已是埋头疾奔。
轰隆隆的马蹄声,立即引起了营地的警觉。
这些沉浸在喜悦中的大食士兵,不得不出了帐篷来观望。
他们看着突然埋头冲来的马,见马上并没有任何骑士,反而放下了戒备。
他们只是以为那都是从马圈里受惊了的马而已。
于是有人呼喝着,想让人去将这些马劫下,带回马圈中去。
可是数十匹战马,依旧狂奔。
修炼之天下无敌
这些马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它们长久没人所饲养,现在被人用匕首刺伤,马臀已是鲜血淋漓,此时它们下意识的,会往人多或是夜晚有火光的地方去。
于是……它们的速度越来越快。
大营门前的人根本拦不住它们,它们跨过了栅栏,而后在营地里疯狂的奔跑。
这一下子的……营地开始有些混乱了。
许多人跑了出来,有人一齐朝着受惊的战马方向而去。
有人甚至发出了大笑,显然对于他们而言,碰到这等受惊的战马,也为这节庆增加了几分喜色。
不少骑士跃跃欲试的想要上前去驾驭这些烈马。
当然……也有人察觉到了情况。
这些马的身上,都背着大水桶,此时……水桶在战马的颠簸之下,已经冲开了软塞。
紧接着,一些刺鼻的油便开始洒出来,油顺着马狂奔的方向,洒落了一路。
不只如此,马尾之处,捆着一个大包,大包上是长长的绳索,而这‘绳索’,似乎还在发着火花。
火花四溅着,已经接近燃烧到尽头了。
聚在这里看这烈马的人已越来越多了。
人们从帐篷中出来,密密麻麻的,有的帐篷被马掀翻,于是几个士兵慌慌张张的从垮塌的帐篷中狼狈出来,换来了其他同伴的大笑。
可就在此时……
轰隆……
火焰膨胀,而后炸开。
那马……已经彻底不跑了,它的血肉,随着火药的爆裂,肢体也开始四分五裂。
硝烟一下子的弥漫开来,附近的一群士兵,哪里见识过炸药包的威力,而且这可是十几斤的火药,里头夹杂着大量的铁钉。
瞬间,一旁的数十人,便如割麦子一般的倒下。
可怕的是……爆炸也引发了火油,开始如漫天雨点一般,无数的火光飞溅出老远。
天上犹如下起了火雨。
火雨沾到了帐篷上,顿时……大火席卷了帐篷。
营中大乱。
人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惊惶不安地开始相互践踏。
而下一刻,又是一声爆炸,却是百米之外,另一匹马炸开。
到处都是火雨,时不时的一声爆炸的声音,又继续降下更多的火雨。
大风吹起,火势疯狂的蔓延。
燃烧的士卒,被炸飞的骑士,以及到处都在嚎叫的人,引发了大乱。
烈火焚烧着营地,爆炸催生了更多的火雨,而火雨便如天罚一般。
相互践踏,犹如炸营一般,给与无数的官兵,更大的绝望。
而此时……城中各处,已经察觉到这可怕的变故了。
于是乎……下意识的,人们认为城外的这一支军马遭受了袭击。
而且此处,靠近着寺庙。
于是,疯了似的兵马,开始救援。
城中哗然一片,谁也不知怎么回事,混乱便也随之开始产生。
尤其是那可怕的爆炸,令所有人都茫然失措。
而在大食宫廷之中,一场酒宴本已开始。
当有人紧急奏报了遇袭的消息时,大食王与贵族们顿时大惊失色。
当然,他们的震惊并不是害怕。
而是……这个世上,居然有人大胆到,竟敢来捋胡须。
大量的卫士,似乎也是为了防范于未然,开始布防。
当然……没有人会认为,宫廷的中心位置,会有敌人出现的。
他们紧急布防,恰恰是在陈列于宫廷的外围位置,以防止有人袭击。
而就在此时……天上突然有飞球从天而降。
藤筐里,陈正雷紧张的与人一起操控着飞球徐徐的下落。
这样的事,他们已经操练过无数次,等他们开始抵达了王宫的上空,而后……有人毫不犹豫的抛下了铁锚。
这铁锚哐当落地,随着飞球的移动在地上疯狂的拖拽。
最终,铁锚沟住了一个建筑,飞球也随之稳稳的悬停在了空中。
藤筐里的人,火速的开始转动着轴承,揽绳开始绷的越来越紧,在搅动之下,飞球开始缓缓的下降。
而此时,陈正雷拿出了手中的短枪,对着藤筐中的队员道:“检查。”
随来的人立即开始低头检查自己身上的武器和弹药,以及匕首。
待飞球只剩下一丈高的时候,陈正雷毫不犹豫地率先跳出了飞球,抓紧了缆绳,已是溜了下去。
一个个队员有样学样,陆续跳出了藤筐。
五六个飞球,已经悬停在了王宫的中央。
除了让数人在飞球上防守之外,其余人落地,便立即开始集结。
而后按着手中的舆图,辨别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最后不约而同的……朝着一个方向发起了突击。
豪門 繼承 者 小說
一切必须要快,必须得确保对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凌厉的发起进攻!
因为每一个人都知道,稍稍一点点的迟疑,都可能迎来灭顶之灾。
而其中的大忌,就是决不可让对方将他们围住。
举行宴会的,乃是宫廷中最大的建筑。
十分好辨认。
沿途……偶尔有护卫察觉到了那些飞球,三三两两的迎面而来。
等他们辨认到前头发现了陌生的人马时,毫不犹豫的抽出了刀,只可惜……对方直接扬起了手,扣动扳机,啪的一下……
还未等人反应过来。
这近距离的射击,立即让这大食的侍卫觉得自己心口一疼,他无意识的低头,便见自己的鲜血染红了前襟。
人……倒在血泊之中,再也没了反应!
陈正雷没有因为沿途击杀了侍卫而停步,他们掐着时间,继续疾走。
很快……大殿便出现在了眼前。
其他小队,也已纷纷赶到。
数十人匆匆对视了一眼,便毫不犹豫的冲入了大殿。
大殿外,有数十个护卫。
可随着啪啪啪的短枪声,这些人如割麦子一般的倒下,甚至连反应都没有来得及。
陈正雷终于步入了这灯烛通明,铺满了地毯的大殿。
殿中数十个宾客不约而同地看向大殿口,已是一片哗然。
那些大食的贵族,本就是崇尚武力,他们下意识的按着腰间的佩刀,妄图保护自己。
陈正雷脸上依旧毫不改色,直接一步步地上前,等对方要将刀拔出来。
他便站在几步之外,直指对方的太阳穴。
啪……
硝烟弥漫,环绕在陈正雷这张没有丝毫表情的脸上。
而铅弹直接洞穿了对方的颅骨。
这人闷哼一声,便倒在了血泊中,鲜血如泉水一般喷涌而出。
陈正雷随即踩在了他的尸首上。
这一枪之后,所有妄图拔刀的人,都停止了动作。
他们惊恐的看着陈正雷。
陈正雷立即察觉到,其中一人便是大食王。
这个人的相貌特征,他早已通过许多人进行确认过,绝不会认错。
而其他人……根据不同的相貌特征,大抵也猜测出了对方的身份。
队伍操练时,曾有过专门的五官辨认的课程。
不需绘制图像,因为这时代的图像并不准,而是他们会将五官分为数十种特征,而后进行辨认和学习,只需通过人大致的描述,了解了主要特征之后,那么对一个人相貌辨认便八九不离十了。
陈正雷随即用大食的语言,一字一句地道:“我来此,乃是请诸位去做客的,放心……只要大家配合,便绝不加害。可若是有人敢反抗,那么……此人便是先例。来人……将他们统统拿下。”
数十个贵族,个个显得惊惶不安,有人甚至发出了大叫,妄图想要跑出去。
一个队员已掏出了短枪,在他的身后啪啪啪连续三枪,他身子颤了三颤,而后倒下。
这一下子,其他人再不敢轻举妄动了。
轻易的被人用早已做了活结的绳子绑了,而后直接推搡着他们出去。
陈正雷则直接揪着大食王,拖拽着便走。
这个时候,时间已过去了半注香。
虽然兵营发生了巨大的混乱,城中也已是混乱不堪。
可是陈正雷很清楚,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至多再有半注香的时间,若是再不赶回到飞球,那么势必便会前功尽弃,而他们也不会有好结果!
此时,被拖拉着往前走的大食王,口中道:“你们……需要多少黄金才能留下我,我可以给你们……”
“住口!”陈正雷将短枪指着他的太阳穴,只吐出了一个字:“来。”
还有一些人,熟稔的开始解下自己背包里的火药包,而后捆绑在了几个贵族的身后。
这些贵族不明就里,只能被动着配合着,而后被劫持着出了大殿。
接着,开始有三三两两的护卫出现,一见如此,都不敢轻易上前解救,却是紧紧地尾随着他们。
还有人火速去通报,前去招呼了更多的护卫前来。
陈正雷显得很冷静,虽然只是半注香的突袭,可实际上他浑身上下已被大汗浸湿了。
人在精神紧绷之下,潜力是无限的。
陈正雷依旧还是觉得精神奕奕,他拖拽着大食王,与自己本队的人会合,而后开始向飞球的方向撤退。
等快要抵达飞球的时候,此时……反应过来的大量护卫,其实已经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过来。
有人想要靠近飞球,飞球上的留守队员直接开枪还击。
在打死了几人之后,其余人不知这火枪到底为何物,便没人再敢轻易上前,而是将这重重围住,想要伺机而动。
而这个时候,陈正雷等人已经抵达了这里。
一看到陈正雷抵达,悬停在一丈高的人,火速地开始放下了一个个绳梯。
十几个绳梯放下,除此之外,还有一个个的缆绳。
那无数的护卫,见大食王和贵族们在这些人手里,又不知这些人到底意欲何为,虽是跃跃欲试,却依旧还在呼喊着,似乎是想和陈正雷谈判。
而陈正雷直接将大食王绑在了缆绳上,如粽子一般捆紧了,而后大叫一声:“撤退。”
“撤退……”
缆绳上绑着十几个贵族和大食王,却留下了两个贵族没有捆绑,有队员直接掏出了火折子,而后在二人背后所背负的炸药包上,直接点燃了引信。
接着……将他们放开了。
这两个贵族一见如此,以为自己可以逃出生天,便立马疯了似的朝着侍卫们狂奔而去。
侍卫们见状,并不知二人背后背负着的火药包的危险,纷纷呼啦啦的迎了上去。
等二人与侍卫们会合,轰的一声巨响……
火药包霎时炸开。
一时之间,人仰马翻。以二人为圆心,数十上百个侍卫当场毙命,其他的护卫也瞬间被硝烟弥漫。
绝版修士 丹口河
他们拼命的咳嗽,眼睛已无法穿透硝烟辨认事物,耳朵里只有嗡嗡的声音。
等到他们从无数的碎肉和硝烟,还有焦土之中爬起来的时候,他们却发现……
这时,陈正雷等人已经攀上了藤筐,收起了绳梯,有人则直接用匕首斩断了连接铁锚的绳索,这飞球已是徐徐的腾空而起,而吊在藤筐之下的大食王和贵族们,也随着飞球的升力,而徐徐的飞起。
他们口里叽哩哇啦的大呼着什么。
而藤筐下的一个个侍卫……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的首领,此刻已挂在天上,发出了绝望的呼喊。
有人尝试着想要张弓,不过很快便被人制止了。
因为很显然,张弓去射那飞球,更大的可能是将这吊在藤筐下的大食王和贵族射成刺猬。
所有侍卫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空中的飞球越飞越高,渐渐与夜色融为了一体。
其他的地方,五个飞球也慢慢的腾空而起。
站在藤筐里,陈正雷扶着筐沿,看着脚下密密麻麻的人群,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而后他道:“报数。”
“一”
“二”
……
“九”
……
“十五”
声音截然而止!
陈正雷脸色凝重。
因为自己的小队……少了一人。
他忍不住再次探头,看向那变得越来越小的宫殿,眼眶微微地有些红了。
…………
宫殿之中,有人已被重重包围。
天价宠妻:总裁情难自禁 抚叶
这人手中举着短枪,心知自己已经掉队了。
他默然地看了一眼夜空,而后啪的一下,开枪直接射死了自己挟持的一个贵族。
当更多的侍卫要涌上来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将短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