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小說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ptt-489 紀家,好大的膽子【2更】看書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小說推薦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他也是算好了时间,才又从下面上到包厢里来,专门等着这个时候,都没敢睡。
纪家主的注意力还在拍卖会上,听到这句话之后,也就是只挥了挥手,心不在焉:“去吧。”
得了准许之后,纪一元这才起身,走到门前。
他开门,还没来得及摆出激动的神情来,就被三具躯体砸了个正着。
纪一元的身子骨哪里比得上古武者,一直虚胖,直接被压在了地上,发出了一声惨叫。
在看到纪天昊和两个护卫队队长都浑身是血的时候,纪家主目光一冷,愤怒异常:“谁敢在纪家放肆?”
女人撩开门帘,走了进去,腰间还挂着一把佩剑,跟古代的侠客没有任何区别。
紫龙耀天 尤迪安雷
她眉眼冰凉:“纪家,好大的胆子。”
纪家主、主母还有几个护卫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神色瞬间一变。
月拂衣!
“拂衣小姐!”纪家主瞬间站了起来,身体有些发抖,态度立刻就变了,“拂衣小姐,您这是什么意思?他、他们哪里得罪您了?我给您赔罪。”
纪天昊并不是纪家主的儿子,是他侄子。
今年二十四岁,就有了十五年的古武修为,在纪家已经算是出色的了。
所以纪天昊有什么要求,他都会满足。
“得罪我不至于。”月拂衣视线冷冷一扫,“大晚上的,跑去绑架无辜百姓,被我撞上了。”
纪家主脑子嗡了一下:“绑架无辜百姓?拂衣小姐,纪家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
“还敢嘴硬。”月拂衣眉梢一冷,“那是我眼瞎了?就在你们纪家帝都的别墅区里,你这家族子弟还说要坐享齐人之福。”
纪家主这才反应过来,张了张嘴:“拂衣小姐,你说的是我们分家?那是自家人,怎么能叫绑,而且——”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月拂衣扣住了喉咙。
护卫们根本不敢上前。
他们原本就没有月拂衣的修为高。
这种古代式的说话风格,让纪一元听得头昏脑涨。
他趴在地上,更多的是惊恐。
以纪一元的地位,他自然是不配知道古武界的势力划分。
他根本都没听过月拂衣的名字。
但从纪家主的表现来看,纪一元再傻都都知道
纪家主也根本没想到,纪天昊不过是向往常一样去绑几个美人,绑的还是纪家人,就这么恰好被月拂衣撞上了。
谁不知道月拂衣最厌恶这种事情?
光与暗同行 拂晓神剑
就连林家的那些好色之徒,月拂衣都敢收拾,何况纪家?
怎么会这么巧?
纪家主冷汗直流:“误会,真的是误会,拂衣小姐,天昊只不过是嘴上讨便宜而已,他去找的人就是我们纪家人,绝对没有绑架这么一说。”
“晚辈敢这么放肆,是长辈没有教导好。”月拂衣一只手提起纪家主,直接将他举了起来,“我收拾你一个家主,你们家老祖宗和长老们也不会跟我计较。”
就算是林家,家主也是可以随便换的,只要人选有。
一个家族的真正实力,是退居到幕后的祖宗们。
古武者寿命平均三百年,他们的各个修为都在一百年朝上。
只要不是事关家族生死存亡的大事,老祖宗们都不会出来。
纪家虽然只是中型家族,但比之前收拾的余家要强多了,老祖宗的实力也要更强。
月拂衣在年轻一辈里是第一高手,但是放在整个古武界就远远不够看了。
时间不能代表一切,但确实是个硬伤。
纪家主还来不及开口,就被月拂衣从二楼扔了下去。
突然的高空坠物,让一楼的宾客们都是一懵,拍卖师也都惊呆了。
嬴子衿和凌眠兮刚一回来,就看见了这一幕。
凌眠兮:“哇。”
嬴子衿低头,瞧着纪家主倒在拍卖台前,四肢都被扭在了一起,表情痛苦。
她挑了挑眉:“分筋错骨手?”
分筋错骨手是原本古代就有的功夫,现代擒拿术中也有。
这是古武中最基本的招数,只不过用内劲来施展之后,伤势会更重。
纪家主年过半百,在古武者中虽然算年轻的了。
但月拂衣下了狠手,纪家主算是废了。
凌眠兮也不关心纪家主的生死,她有些好奇,转头:“嬴嬴,你怎么易容了?还是男装?”
嬴子衿淡淡:“麻烦。”
她怕的不是自己,是身边的人。
换了容貌,在古武界动起手来也方便。
凌眠兮神色凝重:“是麻烦。”
她不会去生死斗还有一个原因,也是因为凌家在古武界没有林、谢、月三家强。
如果真和这三家对上,凌家护不住她,所以她会收敛,不能给凌家带去麻烦。
譬如谢家的几个祖宗辈的人物,会直接出手诛杀一些家族的天才。
杀了,那些家族因为实力不如谢家,还没办法去计较。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古武界,本来就弱肉强食。
整个拍卖楼一片寂静。
“打扰到诸位了。”月拂衣足尖一点,也从二楼跳了下来,“诸位继续。”
说完,她抱着剑离开了拍卖楼。
足足过了五分钟,宾客们才回过神,都有些激动。
“拂衣小姐?!”
“拂衣小姐,我的女神啊。”
“你女神不是清嘉小姐?换了?”
“不不不,清嘉小姐还是最厉害的。”
这么大的动静,楼上的家族们自然也都听见了。
“月拂衣竟然来参加拍卖了?”三长老一愣,神情忌惮。
月拂衣在月家的地位,也就是林清嘉在林家的地位。
而她天赋太高,想杀她的人很多。
一旁,林清嘉已经拿到了那枚生骨丹,正在研究。
这枚生骨丹显而易见是百年前的药物了,硬的跟石头一样,想要将成分完全分析出来,并不简单。
林清嘉转着手中的生骨丹,不一会儿,眼神又飘忽了起来。
三长老注意到了,皱了皱眉,挺担忧:“清嘉,你今天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怎么老出神?”
“啊,没有。”林清嘉目光定了定,微笑,“抱歉,最近有些太劳累了,还请三长老见谅。”
“累的话就去多休息。”三长老点了点头,很欣慰,“你这些天总去古医界教他们炼药,确实消耗了不少。”
林清嘉得各个年龄层的人喜欢,就是因为她为人善良,没有架子。
身为医者,从来不会要求什么。
只要找她治病,她有时间就会救。
也是因为林清嘉救了不少人,所以林家招揽了不少厉害的门客,得以暂时压过谢家和月家。
后面也确实没有她需要的拍品了,林清嘉站起来,抱了抱拳:“那我就先走了。”
三长老点头:“你状况不好,让护卫送你。”
林清嘉颔首,收好生骨丹,出了包厢。
走了几步,她目光一顿,停了几秒。
wokao co
护卫疑惑:“清嘉小姐?”
“看错了。”林清嘉收回了视线,“走吧。”
**
烛影摇红包厢。
傅昀深把嬴子衿接了过去。
“古武界有些凉。”他拿起一件披风,“别冻着了。”
嬴子衿任由他给她裹披风,懒懒的:“你这话,你自己说出来信不信?”
古武者要是还会受这点温度影响,就不用修炼了。
末世之狼缠
“习惯了。”傅昀深摸了摸她的头,弯唇,“不管你多厉害,我还是惯着你,是不是,小朋友?”
嬴子衿想了想,忽然问:“你修为有多少?”
“嗯?”傅昀深抬眼,“好久没测试了,百年是有的。”
嬴子衿靠在椅子上,没说话。
她现在的修为确实太低了,比不得她以前。
不过一年半的时间能够恢复到这个水平,已经很快了。
傅昀深转头,眉挑起:“夭夭,你这是什么眼神?我惹你了?”
“我仇富。”
“……”
行。
云山努力地捂着自己的嘴,压低声音问云雾:“三弟,你教教我,你怎么忍住不笑啊?”
他肚子都抽疼了。
云雾木着脸:“二哥,你可以让嬴小姐帮你断了脸部的神经,就没感觉了。”
云山:“……”
这也太残忍了,当他没问。
傅昀深只是笑:“还看不看?”
嬴子衿摇头:“不看了,没意思了。”
“嗯,那走吧。”傅昀深换了一身衣服,出了包厢后,把面具摘下,又恢复成了那个风流纨绔的公子哥。
浑身上下也没有什么波动,看起来牲畜无害。
两人下楼。
云山和云雾很识趣,并没有跟着。
一楼,这时忽然传来了一声骚动。
有人惊叫了一声:“清嘉小姐!”
嬴子衿抬起头,凤眼微眯,看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