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四百六十七章 磨刀石讀書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秦时明月之雄霸天下
咸阳。
街道之上,人流聚集。
汉阳君征讨月氏,率领部队返回。
“听闻西面的人,跟我们长得不同,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我听说汉阳君从西方带来了不少珍奇的东西。”
“我也听说了,我还听说……”
人流混杂中,一个小女孩在向着前面钻,而她身后,则跟着一个老妈子,一脸忧色。
“涟儿,你这么跑出来,丞相会不高兴的。”
“怕什么,父亲今日又不在府中。”
芈涟一点也不在意。赵爽要回来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咸阳城。她其实心中,一直对这个未曾蒙面的夫君有所好奇。
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要好好看一看,那个名为自己夫君的男子,究竟是何模样?
要是长得獐头鼠目,自己可怎么办?
芈涟心中,想到这里,小小的身躯中,忽然出现了一丝愁绪。
可紧接着,随着一道剧烈的呼和声,芈涟心中的愁绪被打断了。
跟随赵爽而来的,只是数十名骑士,以及进贡王室的贡品。
“好高大的马啊!”
芈涟呢喃一声。她出身不凡,战马也多有见到,可是贡品中,那么高大俊逸的马,她还是第一次见。
走在前面的骑兵如此威武,在阳光下如此耀眼,可长长的队列,却让芈涟等的有些烦了。
赵爽在哪……
车队从前走到尾,可是芈涟都没有找到,只有侍卫一流。
“你们怎么在这,终于找到了你们了。”
一个噗哧带喘的丫鬟跑了过来,脸上都是慌张之色。
“丞相要回来了。”
昌平君治府极严,一听这话,老妈子和芈涟都是面露惊恐之色。
“走,快回去。”
三人急忙回到了府中,从后院进了府中,芈涟正见到府中的仆人有些匆忙,拉住一个问着。
“怎么了?”
“丞相要迎客,我等都要前去准备。”
“什么客人这么重要?”
“听说是汉阳君。”
汉阳君?
芈涟的心忽然一突,蠢蠢欲动。她混在了仆役群中,到了前府。正见大门缓缓大开,昌平君带着一个男子走了进来。
他就是……汉阳君赵爽?
芈涟看着那个在阳光下仿佛笼罩着一层光晕的俊秀男子,心忽然跳得很快。
直到昌平君、昌文君和赵爽从长道之上走过,芈涟依旧愣在那里。久之,她在身边老妈子的提醒下,才回过了神。
“涟儿,你不是一直想见汉阳君么?”
“我见到了,也就那样。”
说着,芈涟头也不回,很骄傲地小跑着离开了这里。
正屋中,汉阳君与昌平君、昌文君相谈甚欢,觥筹交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之间关系好了。
“汉阳君,你在月氏一战,名动天下,真是少年英雄啊!”
昌文君笑呵呵地举着杯子,在旁劝着酒。
“哪里哪里,其中也有着侥幸的成分。听说樊於期在前线打了败仗,便不知所踪了?”
赵爽一言,昌平君面色阴沉,哪有这么跟人说话的?
只是,昌平君很快缓了过来,又换成了一副笑脸。
我 被 系統 託管 了
“正要与汉阳君说此事。樊於期这一仗,我大秦损失了很多的精锐。王上欲在来年伐赵,我等当日在朝会上推举汉阳君为帅,不知汉阳君意下如何?”
赵爽轻轻晃动着手中的酒杯,脸上露出了微微一笑。
“说句实在话,这大秦,如今除了我,还有谁能担当此大任?”
嗯?
昌平君看见赵爽这个样子,心中有些奇怪,难道是酒喝多了,还是飘了?
“汉阳君说得好啊!”昌文君却是先反应过来,“如此豪言壮志,当饮上一杯。”
“来!”
三人对饮了一番,赵爽大笑着,高声而道。
“李牧算什么?等我提着十万大军,打过漳水,破了邯郸,世人便只知我赵爽之名。”
终究是少年心性,取得了如此大胜,看来是真的飘了啊!
昌平君与昌文君看了一眼,一笑。
“我等就恭祝汉阳君旗开得胜了。”
“来年攻赵之战,这大将之位,一定是我赵爽的。”
……………………..
秦王宫。
“汉阳君实乃大将之位首选……”
“也只有汉阳君,才能扭转局势……”
……
朝会之中,楚系的朝臣全部出动,营造了一股气氛,仿佛没有了赵爽,那秦军就没有救了一样。
昌平君布置了这一切,就是要赵爽站出来。一个少年将军,刚刚立下了大功,心中一定好胜心切。
而只要他率军攻赵,之后的事情就简单多了。
在长时间的铺垫中,赵爽走了出来。
“王上,臣以为来年攻赵之战,这大将之位,当选一个足够有威望的人,才能镇定军心,扭转败局。”
秦王坐在王座之上,轻声询问道。
“卿以为何人能当此大任?”
“臣以为昌文君乃是军中宿将,可当此任。”
一时间,属于楚系的朝臣,全部噤声。
昌文君更是回头看向了赵爽,心中震惊。
赵爽,你阴我!
秦王一笑,问道。
“可刚才,满朝之臣都在推举你为大将?”
“臣年少德薄,怎可当此大任?臣以为如今赵国虽然民生凋敝,可李牧并非易取。攻赵之战,当选一稳重之人,才不会出现樊於期这等因为立功心切,便轻敌之人。臣以为昌文君身为老臣,当持重有方,不会因为贪功,而做出贸然进军之举。”
昌平君眯着眼睛,阴沉着脸,走了出来。这一刻,他明白,自己被赵爽给耍了。
“臣以为主将之任,汉阳君既不愿意担任,可再着人选。不过,如今我军精锐损失严重,攻赵之战,可调安西镇军回援,方更有把握。”
“臣以为匈奴最近蠢蠢欲动,边境之军,不可轻易调动。”
“汉阳君如此说,难道要让一众新军前去攻赵?”
昌平君和汉阳君这对翁婿在朝堂之上争辩了起来,一时间,一众朝臣都静下了心。
“正是!”
赵爽一声,昌平君愣在了那里。赵爽这是要干嘛?
“臣以为,王翦将军训练新军数年,已经卓有成效。我大秦若只是想要进攻诸国,贪得一城一地之利,那么二十万军足以。可要灭六国,并吞天下,那么二十万军便远远不够。”
说着,赵爽拱手行了一礼。
“赵国算什么?臣以为,此战非为一城一地的得失,正是我大秦练兵练将的好时机。而李牧,则是诸位将军最好的磨刀石。”
赵爽一言,这朝堂之中,一众将领尽皆抖擞。
“彩!”
王座之上,秦王露出了笑容。
昌平君在侧,看着这熟悉的不知道进入过多少次的朝堂,忽然变得陌生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