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妖魔哪裡走討論-659.一模一樣的地宮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谢蛤蟆的话让王七麟大是吃惊!
他有许多疑问,但谢蛤蟆没有给他解释,只是先告诉他现在他们陷入了一座大阵中,让他们先破除此阵出去。
王七麟修习的是武道,他对阵法这些东西不了解,所以得知要破阵他就抓瞎了。
谢蛤蟆自然知道这点,又说道:“七爷你放心,老道会指点你的,你只要好好听老道的话即可。”
于是有了他的传音,王七麟可以踏上装逼之旅了。
他先装模作样的举着火把往四周看了看。
看过之后他跳下来沉声说道:“徐爷,这土耗子没有胡扯,咱们现在确实陷入了一座迷阵中。”
谭记委屈的说道:“我哪敢糊弄你们二位大爷呀?这确实是个迷阵,咱们怎么能出去呢?是不是会困死在里面呢?呜呜,我不想死!”
徐大指着他说道:“你给大爷好好说话,别它娘用撒娇语气唧唧歪歪,你瞅瞅你脸上的褶子比大爷卵皮子上的都要多,所以你有在大爷面前撒娇卖乖的资本吗?”
王七麟说道:“徐爷先安静,土耗子你也安静,我刚才在石碑上看出来了,这是一个残缺的三才七绝阵。”
徐大给他一个眼神:你说的是认真的还是装逼的?
王七麟回给他一个眼神:我是在认真的装逼。
谭记心头浮现出希望,他问道:“那你能破除此阵吗?”
王七麟肃然道:“除非有精通符箓阵法的地师在,否则咱们很难穿过这个迷阵。”
“要知道这三才七绝阵乃是故老相传的一种阵法,它最早是在大周仙朝时候出现,一直流传到今天,或许到了今天你们没有听过这阵法,但它的一些变种阵法你们肯定听过……”
“七杀气绝阵!”
龙牙-特战之剑 邸江楠
谭记露出茫然表情,徐大绞尽脑汁之后也露出了茫然的表情。
王七麟也没指望他们能了解这个阵法,因为他实际上也不了解……
他继续说道:“与如今的七杀七绝阵不同,这诞生于上古的三才七绝阵是残阵,三才中‘天地人’阵势有所缺损,只是个单纯的迷阵,并不凶恶,你们跟我走!”
谢蛤蟆传音告诉他,说三才阵有天地人三个阵眼。
他们需要先找到这三个阵眼,然后顺着周文王演八卦的法子去确定里面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卦门,到时候除去死门,剩下的就是七绝阵。
确定七绝阵之后就简单了,那时候只要从“生门”打入,就能离开这座阵。
王七麟一听原来这么简单呀,懂了,靠谱了。
然后他研究了一通发现,压根不懂,压根不靠谱。
毕竟他是个阵法小白,而这个古阵也不是说上去那么简单。
徐大和谭记都在如饥似渴的看着他,等待他的好消息。
这样王七麟只能先糊弄一下两个人,凝重的说道:“这七绝阵来历非凡,它与八卦阵关系密切。”
徐大说道:“七爷你别糊弄大爷,大爷是念过书的人,七绝阵跟八卦阵有什么关系?七绝应该脱胎于七星吧?而七星是天枢、天璇、天玑、天权、玉衡、开阳、瑶光七星北斗阵!”
王七麟冷笑道:“你懂个屁,你说的是现在玄术理论,在上古时期七绝衍生来自八卦!”
“这阵势不及八卦阵那么多的变化,但变化不足凶险有余。八卦阵流传至今被地师们公认为第一祖阵,此阵上调一脉是至尊九宫阵,下缺一门就是现在这个七绝阵,这就是他们的关系!”
谭记听后下意识的咧嘴笑,王七麟看了他一眼,他钦佩的说道:“七大爷您真是见识广博!”
谢蛤蟆自然知道他的水平,便用更细致的话术来指引他。
七绝阵有七大阵脉,前四个叫做天覆、地载、云垂、蛇蟠,王七麟一一找到了这四条阵脉,算是把半条腿迈进了大阵的生门。
他再准备找出其他阵脉确定破阵之法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响起:“七大爷,你确定你没有搞错?”
在这个沉寂森然的石碑群里,谭记突兀开口有些吓人。
王七麟自然不至于被他给吓到,但是这样一来他的思路还是被打断了。
他抬头瞪了开口的谭记一眼想要发火,却看这货的脸色在冥灯绿色灯光中黯淡惨白,脸上肌肉不停哆嗦,似乎受了极大惊吓随时都能哭出声来。
“怎么了?!”他没有好气的问道。
不等谭记说话,徐大干笑着吞了口唾沫小声道:“七爷你抬头看看,确实、确实不对头啊。”
王七麟一抬头,看到头顶上不知何时出现两排绿森森的小灯——
他们头顶上乌压压趴着两大排的黄鼠狼!
七绝阵的阵脉各有玄机,组成并不相同,其中蛇蟠阵脉顾名思义就是好像蟒蛇走向的不封顶坑道。
他们不知不觉便进入了一条地道,石碑立在地道上头——正是蛇蟠所在的坑道!
而这些黄鼠狼应当是起初便待在这里,所以王七麟一直没有听到它们脚步声。
再者他的注意力也全在破阵上,没有注意四周环境变化。
此时他意识到情况不妙,只见诸多黄鼠狼阴沉沉的趴在坑道两边的石碑顶上,它们一个个低着头从上往下看三人,一声不发!悄无声息!
蛇蟠坑道狭窄绵延,他先前一心想要破阵走的太过全神贯注,不知不觉就领着徐大和谭记走到了坑道的中间,这时候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不过他可以轻松跳起离开坑道,可是徐大和谭记情况不妙。
蛇蟠坑道不高,却异常光滑,如同蛇行摩擦以鳞片摩挲导致。
当前来看应该是他们不小心闯入了这些黄鼠狼的地盘,王七麟并不把它们看在眼里,却也不想在这种莫名其妙的地方去主动招惹是非。
再说这些黄鼠狼只是盯着他们看,并没有对他们发起攻击,看眼神像是坐地户发现了外来户,只是好奇,没什么恶意。
所以双方或许可以和平相处,不去开战。
但他这想法有点理想主义了。
可能搁以前,面对未知强敌黄鼠狼们能保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井水不犯河水老死不相往来的态度,奈何如今他们双方都把对方得罪狠了,早就是不死不休的局了。
王七麟伸手去抓徐大和谭记的衣领准备飞起。
这些黄鼠狼好像忽然睡醒了一样。
它们同时吱吱呜呜的咧嘴上挑嘴角,仿佛是奸笑了起来,接着转过身去撅起尾巴把屁股对准了坑道。
王七麟和徐大脸色大变。
谭记莫名其妙,他不知道将要面对什么,还安慰两人道:“没事,只是些黄贼耗子,这玩意儿恶心人但不咬人……”
王七麟抓起两人就想跑,他可是知道这些东西的厉害而且还知道它们这会要干什么——
这群混蛋想放屁熏人!
就在谭记话说了一半、王七麟要飞起的时候,只听‘扑哧噗嗤’连绵不断的车胎漏气声响起,一股淡绿色的烟雾从坑道上方铺天盖地压了下来。
“操你们娘,呕!”
徐大上次被老黄鼠狼给收拾的很惨,已经有了心理阴影,这会屁声在起他立马有了反应。
王七麟也有反应,他反应很快,立马抓着两人往后窜,就跟脚下穿着溜冰鞋,第一时间拉开距离。
他和徐大有经验,一边后撤一边屏息静气。
可怜谭记不明所以还在说话:“没事,你们不用怕,黄贼耗子有什么呕!”
黄鼠狼的臭屁熏到他脸上,这下子不用冥灯照他的脸色也变成了鲜艳欲滴的翠绿色!
王七麟憋住气快步后撤,他和徐大这次情况不错,可是谭记情况很糟。
他跑出没两步就发现谭记已经直着眼神摇摇欲坠快趴下了。
这孙子不知道黄贼耗子臭屁的厉害,跑之前他还说话来着,说话的时候狠吸了两口结果这两口很有后劲,入口柔直深喉,一下子把他放倒了!
虽然王七麟对谭记戒心很强,可是他终究不能见死不救,只能继续拖上他后撤。
谭记这一拖延耽误了他逃跑的黄金时间,他也算是纵横过江湖,什么恶鬼厉鬼都对付过的。
他不管面对什么鬼都不怕,可是面对这些一剑能刺死好几个的黄鼠狼却害怕了。
谭记说对了,它们不会咬人可是恶心人!
就是那么一个刹那,一股好像腐烂了八千年的死尸加臭豆腐的味道穿过他鼻孔直接冲到脑门,差点把他也放倒在地。
闻到这股臭味他忽然明白了先前那条地道里的黑泥是什么,那他娘的不是蝙蝠屎,那是黄贼耗子屎!
一样的臭味,只是深浅有区别!
黄鼠狼们看到他们仓皇逃窜便得意起来,张牙舞爪纷纷扑了下来。
见此王七麟可不会惯着它们,立马一捏剑诀将六把飞剑给扔了出去。
六剑飞出,六颗脑袋飞了起来。
满腔热血撒入坑道!
徐大也放出了英魂与吊客,吊客惨白的身影从坑里飘过,它所接触的黄鼠狼们落地后忽然便失魂落魄,然后有绳子出现,它们便抓着绳子将自己脑袋给挂了上面。
黄鼠狼们这才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子,纷纷发出吱吱呜呜的哀嚎去逃跑。
王七麟拉开与它们臭屁距离后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他正准备来个宜将剩勇追穷寇,结果听到了上头有轻盈却杂乱的脚步声,也听到了沉重且同样杂乱的呼吸声!
徐大抬头大叫:“七爷,飞!”
只见在坑道的边上,一群黄鼠狼正在慢吞吞靠近。
它们数量有二三十,长得鬼头鬼脑,然后如人般站立,肩膀上扛着小轿子。
轿子里有个好像腊月冬瓜的超级肥胖黄贼耗子在葛优躺……
这肥胖黄贼耗子已经胖到看不到四肢了,它整个就是两个球摞在一起,脑袋一个球身躯一个球!
而它们肚皮圆滚滚的,随着轿子抖动而荡漾,王七麟就是用前列腺猜也知道里面蕴藏了什么样的臭屁!
黄贼耗子们力气不大可是数量不少,齐心协力走的很快,靠近坑道后它们慢慢转身把那球体黄贼耗子给放到了坑道口然后自己迅速拖着轿子跑路……
还有一只小黄贼耗子吃力的咬住胖黄贼耗子的尾巴往上拖……
在王七麟和徐大惊骇的目光中,一个孔露了出来。
竟然还很粉嫩!
这一瞬间王七麟再度捏剑诀将听雷神剑给御使飞出,而抢在他前面是徐大。
徐大真被这玩意儿折腾惨了,所以精神高度集中一直在防备四周可能的臭屁攻击。
这也是他第一个发现球形黄鼠狼的缘故。
这球体黄鼠狼身体太圆了,它一靠近坑道险些滚下来,御使便露出半个身子在坑道上沿。
黄鼠狼们一定不知道人的胳膊和它们爪子是有区别的,而最大区别是胳膊能三百六十度转悠!
徐大箭步冲上去高举手臂来了个天王托塔、自由女神像姿势,他顺势高高跳起伸手托住了球体黄鼠狼的屁股,随即是一声咆哮:“走你娘的!”
他虎吼一声学李元霸怒掷铁锤,说时迟那时快直接把那超级胖的黄鼠狼给推回了黄鼠狼群中。
黄鼠狼们卸了货扛着轿子正要跑路呢,结果眼睁睁看着一个球飞了回来。
球体黄鼠狼的洪荒之力爆发了,它还在往后滚的时候就发出‘轰隆’一声打雷般的响动,然后一股浓绿到水汽一样的屁喷进了黄鼠狼群里。
黄鼠狼们甚至没有惨叫声,它们被屁攻击后便开始东倒西歪。
它们身上的黄毛变得枯黄甚至脱落,它们皮肤腐烂,它们的七窍往外流血……
王七麟大喜叫道:“徐爷,牛逼!”
徐大则指向上头大叫道:“七爷,快跑!”
王七麟不明所以的御气飞起一看,接着眼珠子差点从眼眶里崩出来:
只见坑道上方又有五六个和先前那肥胖黄贼耗子一样的玩意被拖了过来!
一个个球体黄贼耗子被推到了坑道上,一条条尾巴被叼着拖开,一朵朵菊花绽放。
菊花朵朵开!
王七麟这下子真是拿出了八品境的所有本事,猛捏剑诀猛放大招:“剑出!”
听雷神剑被他一脚踢出,一剑轰在了最近那球体黄鼠狼的菊花上。
这含爆待放的菊花顿时成了残花败柳!
球体黄鼠狼的肚子直接炸开了,鲜血毒气一起四飞。
王七麟没有去关注这个盛况,他紧绷着心神继续御剑狂妃,听雷神剑今晚可是大开张了!
黄鼠狼们被他轰了个屁滚尿流,它们损失惨重,一时之间到处都是它们的尸首,再也见不到几只还活着的黄鼠狼!
即使侥幸有几只活了下来也不敢再对付王七麟,它们甚至不敢回头看他,只敢闷着头玩命的逃。
狼奔豕突!
对王七麟的恐惧,怕是要写入它们基因了。
有了黄鼠狼群的伏击,王七麟的戒心大起,结果开了窍,在谢蛤蟆传音入密之下一路奔腾终于破开七绝阵逃了出去。
然后一座秦朝古宫殿再次显露在他们的视野中。
看到这座不算高大但异常磅礴的地宫,王七麟和徐大的眼神都直了。
道家有句话叫太极是圆的,意思是一切都是轮回!
他们如今也经历了轮回,他们回到了前两天才刚刚逃出去的那座秦朝地下宫殿。
看到这座宫殿徐大叫道:“七爷,这宫殿不是在阴阳坟下面吗?”
王七麟说道:“两个可能,一个可能是咱们现在已经不知不觉来到了阴阳坟之下,第二个可能是这种地宫不止一个两个,只是这两个修的一模一样罢了!”
不管是哪个猜测,他们上次能离开墓碑群都是侥幸。
那墓碑群肯定也是七绝阵,按理说他们是绕不出去的,但当时有白纸人引路,把他们给带了出去。
王七麟想到了这个细节,于是他忍不住琢磨,上次他们遇到的那两个白纸人到底是敌是友?
接在此时,谢蛤蟆的声音从一处石碑后传出:“七爷猜对了一半,这地宫不止两个,而是有多个!”
他迈步走出来,面色凝重:“若老道猜得不错,火候山群山的每一座山下都有这样一个地宫!”
王七麟惊讶的说道:“修建了这么多地宫?这得是多大的工程?放在秦朝年间,就算他们从一立国开始修建那到了他们灭国时候也修不完呀。”
谢蛤蟆说道:“上古时代的法术与咱们这个时代是不一样的,七爷,你不要以今人的眼光看待古人。”
王七麟说道:“但时代是进步的,我们历朝历代的进步都是建筑在前朝之上,所以古人不应该比今人更要厉害。”
谢蛤蟆摇头笑道:“无量天尊,七爷此言差矣!”
徐大问道:“道爷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怎么不回去找我们?你在这里做什么?”
谢蛤蟆面色一沉说道:“老道好像遇到了个熟人,追了他一路追到了这里,他遁入了这座地宫中,咱们怕是也得进去看看。”
王七麟问道:“你碰到的是什么熟人?”
谢蛤蟆说道:“也是七爷你的熟人——前朝监谤卫的余孽!”
王七麟心里一沉:“监谤卫也来人了?”
谢蛤蟆冷笑道:“否则你以为旱神是怎么入世的呢?”
王七麟也有这个猜测。
犼的诞生殊为不易,上千年都出不了几个,他们怎么运气这么好给碰上了?
若是有人有组织做幕后推手,那就一切说得过去了。
而最值得怀疑的就是前朝余孽,他们被赶入塞外大漠之后日子过的很苦,一直厉兵秣马妄图反攻中原再夺天下。
重生复仇:扑倒腹黑男神 苏烟
失去了的才是最珍贵的。
他们现在才意识到九洲的土壤是多么肥沃,九洲的百姓是多么乖顺。
王七麟早就猜测是监谤卫制造了这个犼作为旱神放出,以此来祸乱九洲!
如果有监谤卫的人在这地宫里头,那他就得说一句话了: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
近了更诛!
徐大去推开了地宫大门,狴犴阴神不出意外的扑了出来。
这确实是一模一样的地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