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超腦太監 線上看-第1088章 心法(一更)展示

超腦太監
小說推薦超腦太監超脑太监
待独孤弦一行人回到飞雪宗,便听到了飞雪宗弟子的禀报,烛阴司又开始了一轮大行动。
整个天下都被搅动。
每一次逢烛阴司大行动,都如犁庭扫穴,所过之处,那些魑魅魍魉都被顺势清除。
所以烛阴司一动,整个天下都惊,尤其那些非正道人士,都要赶紧避开,或者逃进深山老林,或者主动自首。
他们坐在大厅里,独孤弦准备告辞离开。
“因为这一次的刺杀吗?”赵茹轻声问道:“王爷不必大动干戈的。”
独孤弦道:“这一次的事不是小事,应该给所有人一个警告的。”
祝碧湖坐在北首,若有所思。
赵茹道:“那些家伙都是不怕死的,即使这么大张旗鼓也吓不退他们。”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还敢跟南王府做对的寥寥无几,而敢刺杀南王府的人,更是没有几个。
个个都是活腻了的,抱着死志,且还不会连累到旁人。
所以这样的行动对他们没什么震慑力。
独孤弦道:“父王是想梳理一下天下武林,看看还有什么敌人。”
赵茹笑了笑:“不愧是南王爷。”
一句话便让整个天下武林的邪门外道惊悸不安,令整个天下都动起来。
独孤弦笑眯眯的道:“这也没什么,父王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威势,免得吓着人。”
赵茹撇撇嘴。
这还是收着,那没收着又会如何?
祝碧湖道:“弦儿你何时离开?”
独孤弦忙正色道:“前辈,我想等你们一块儿走,一块儿搬到那边。”
“不会耽搁了你的正事?”
“前辈,这便是我最大的正事。”独孤弦柔情万种的看向赵茹。
赵茹抿嘴甜蜜的笑着,脉脉眼波与他眼神在空中相纠缠,不舍分开。
看他们眉来眼去,祝碧湖摇摇头:“行啦,你们两个去一边腻歪去!”
“师父……”赵茹不好意思的转开眼,娇艳夺目:“就让他跟着吧,我们也放心。”
“其实真不用。”祝碧湖道:“茹儿既然能随时请来袁司主相助,弦儿你在不在都没关系的。”
“我去别处,也心不在焉。”独孤弦笑道:“不如留在这边帮你们搬家。”
“……也行。”祝碧湖点点头。
他们两个现在情浓热恋,须臾不舍得分开,可以理解,自己也就不做这个恶人了。
更何况,独孤弦留在这边,确实给众弟子们带来莫大的安全感。
先前那一幕确实太吓人。
他们初次体会到了飞雪宗武功的低微与无力,见识到了世间顶尖高手的厉害,再无骄狂之心,唯有胆怯犹豫。
我的老婆是公主大人 魏之晓雅
唐 門 英雄 傳
这需要一段时间的调整。
但现在整个飞雪宗都要搬迁,没有时间给他们静心调养,独孤弦在这边能定他们的心。
“祝宗主!”一道清朗声音响起。
祝碧湖皱了皱眉。
东岩峰的峰主卢正辉,她实在不想见到这个厚脸皮牛皮糖一般的家伙。
“祝宗主,卢某求见!”
“稍候!”祝碧湖哼一声,飘飘出了大厅往山下走。
独孤弦与赵茹忙跟上。
祝碧湖摆摆手,挥退了其余要跟上的长老们,让赵茹与独孤弦跟着即可。
三人来到山下,看到了卢正辉与李太岳正并肩站在山下,悠闲的打量周围花丛。
“祝师妹,真是恭喜了!”卢正辉抱拳感慨道:“没想到你们真成了南王府的亲家。”
“师妹?”祝碧湖黛眉轻蹙:“哪来的师妹?还望卢宗主你自重!”
“我们原本就是一家,只是分支而已,何必太见外?”卢正辉笑道。
“早不是一家,晚不是一家,现在成了一家啦?”祝碧湖嘴角挂着讥诮。
“呵呵……”卢正辉笑道:“我们先前是有一点儿误会,现在看来,这不算什么,不值一提。”
“还是算了,我们还是各走各的路。”祝碧湖淡淡道:“你来可有什么事?”
“就是来恭贺祝师妹的。”卢正辉呵呵笑道:“原本以为此事难成,没想到赵师侄竟然如此好命,真能成为小南王妃,真是可喜可贺哇。”
“嗯,那就领了你的祝,没什么别的事,那便告辞,我那边还忙着。”
“忙什么呢?”
“你不知道我们忙什么?”祝碧湖淡淡冷笑。
她当然知道东岩峰在飞雪宗内有眼线,这是难免的,就像他们东岩峰也有飞雪宗的眼线一样。
“你们真要搬过去,搬到镇南城那边?”
“嗯。”
她不想隐瞒,此事已成定局,也瞒不过东岩峰的眼睛。
“这可是祖先选好的地盘,就这么搬走?”卢正辉皱眉不满的道:“难道就一点儿不犹豫?”
“犹豫过,但最终还是决定了。”
“可你应该知道,我们两宗的地盘蕴含着极大的奥妙,一旦找到……”
“不过是虚妄的传说罢了。”祝碧湖摆摆玉手:“什么天下无敌,我们祖先何曾出过天下无敌的人物?”
“那是因为没能练成。”卢正辉忙道。
他看一眼独孤弦,笑道:“小王爷不知道我们两宗的传说吧?”
“听说过。”独孤弦轻轻点头:“好像两宗各藏了一部心法,合二为一,则天下独尊,无人能及。”
總裁 的 閃婚 嬌 妻
“正是!”卢正辉看向祝碧湖:“我是坚信不疑的,小王爷也相信吧?”
“呵呵……”独孤弦已然明白他话中之意,失笑道:“卢宗主觉得我是冲着这心法来的,冲着这心法才与茹儿订亲?”
頭號 偶像
“当然不是,小王爷你误会啦。”卢正辉忙摆手:“南王府武学修练了已经可以天下无敌,何须再贪恋别的心法。”
独孤弦脸色平静,笑了笑:“但这般顶尖心法,越多越好,是吧?”
“呵呵……”
“不过卢宗主也小瞧我了,为一门心法而牺牲一生的幸福?我的一生没这么不值钱。”
“呵呵……”卢正辉忙点头:“当然当然,小王爷的尊贵世间无人能及,可能瞧不上这心法。”
他这般说,但话中又透着别的意味,余味悠长。
“放屁!”赵茹没好气的道:“卢宗主,你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祝碧湖皱眉。
卢正辉呵呵笑道:“赵师侄,我说话再难听也是长辈吧,你怎可如此?”
他看向独孤弦:“这般粗鲁,可是让小王爷看到了啊,就不怕小王爷反感而反悔?”
独孤弦摇头:“这才痛快,茹儿骂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