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言情小說 蓋世-第一千一百二十三章 幼獸求救看書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盖世
青鸾女皇漠然道出这句话后,龙蛋内骤然涌现出,如要毁灭众生的浩荡巨能。
蛋壳,瞬间凸显出了更多不平处。
如有一座座铁山撞击龙蛋,要凿碎蛋壳,将灭世般的毁灭力量宣泄出来。
玄天宗那位,将正邪两种灵诀融于一身的老辈天才,知道无法善了,不再多言。
道道刺目神辉,夹杂着血芒和玄奥秘术,从蛋壳别的缝隙内,时而惊鸿一现。
每一道神辉展现,卡在巨大蛋壳裂缝的死亡之翼,便被削减了一丝死亡力量。
冥冥中,仿佛有古老的天魔,以魔语低声呢喃着,将众神的力量牵扯进来,去消磨羽翼中的不死鸟传承。
另有交织的血色电流,和龙蛋内的毁灭力量,进行着道则对抗。
陈青凰和曹逸的战斗,一打响,似乎便涉及了大道根本。
半空中的虞渊,握着擎天之剑的剑鞘,脸色沉郁。
此刻,虞依依在追杀共用李玉盘躯体的月妃,和大魔神格雷克的残存混合意识。
谭峻山如秋毫般微小纤细,正在破译格雷格的复活仪式,将其捣毁粉碎,而陈青凰则是激战曹逸。
这些,都是魔神或自在境级别的巨擘,战力无匹,对道则法规已有深刻感悟。
反观他,因境界的瓶颈未能打破,阳神之躯没能精炼,他即便拥有着惊天动地的斩龙台,参悟了“擎天九斩”的几种剑决,还是不能尽情展现力量,没法和真正厉害的强者,进行长时间的战斗。
千鸟界时,融合煞魔鼎,斩龙台和化魂池的众多力量,他以剑鞘挥出的一道绯红剑芒,抽刀断水般划开绝寒黑暗,只是昙花一现。
那一击,他借用了太多外力,且自身消耗巨大。
“哎,说白了,还是自身境界不足。”
他观察着眼前的局势,不由感慨地叹息一声,心里暗自琢磨,该如何利用如今的状况,来让“生命祭坛”发生蜕变,令天魂逸入其中。
轰!
半响后,神阙穴中的斩龙台,微微一震。
一缕心神念头,凝为米粒大小的灵魂微光,落入到斩龙台内。
他看到时空之龙,还有银霜巨龙的龙尸,冒着奇异的晶光,在断裂的龙尸体内,似乎有星星点点的血之光烁,被什么力量吸引着,牵扯着。
血之光烁,仿佛是两头龙神尸体内,最为纯净的力量。
蕴藏着,龙族最核心,最强大的天赋和玄奥。
时空之龙的龙首头颅所在处,渐渐滋生出一股,仿佛贯穿异时空的神秘能量。
此神秘能量在生成时,虞渊脑海中不自禁地,冒出了一个念头。
只要他想,他能随时动用自己的力量,掐灭那缓缓生成的神秘能量团。
因为,他是斩龙台的主人,即使他现在还不能完全掌握斩龙台的力量,他依然能够毁去那团神秘能量。
在那团神秘能量内,他嗅到一种莫名的危机,于是内心有了犹豫。
“救,救救我。”
“求你,求你了。”
“请救救我,我想活……”
断断续续的念头,从那团神秘的能量内涌现,在虞渊的感知中,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可怜凄凉,如一个刚刚诞生出灵智不久的孩童,突遭大难,知道自己马上就要死了,所以本能地向外求助。
此念头,给虞渊一种天真烂漫,稚嫩青涩,浑然不知世间人心险恶的感觉。
呼!
他识海小天地的阴神,忽逸入斩龙台内,出现于那团神秘能量旁。
一缕心神念头,无法直观地,细致入微地,看到那神秘能量的真正奇奥,只能有模糊感应。
阴神则不同。
阴神以魂灵形态的虞渊模样出现,眯着眼,盯着那团神秘能量仔细观察。
他慢慢看到无比绚烂的光芒中央,似有一头龙形幼兽蜷曲着,轻轻地颤抖着,惊恐地躲避着什么,似乎怕被人吃掉。
看到那幼兽的一霎,虞渊再感知神秘能量的奇妙,心中忽有所悟。
神秘能量,只是一个奇异的投影,将龙蛋内中的一方奇妙之地,借助时空之龙残留的力量,在斩龙台内部呈现。
因为时空之龙,能扭曲时空,能无视空间封禁。
他现在的阴神,看到的就只是一个真实发生的影像,在斩龙台的是虚幻投影,在龙蛋内部的,才是正在发生的事件。
“泰坦棘龙的幼兽,雏形已诞生意识和魂体,是幼兽的魂体求助。”
虞渊的本体真身,摸着下颚皱眉深思,在这一刻,体悟到了幼兽的绝望和无助。
这头泰坦棘龙的幼兽,什么也没做,刚刚有了雏形,还没有孵化成功,曹逸就来了,想吞食它的龙躯体魄,兴许还已经成功了。
而大魔神格雷克,残存的意志,也想吃了它,帮助自己复活。
陈青凰,谭峻山和虞依依这些外来者,没有任何人会在意它的死活,一心想摧毁这里的一切,尽可能攫取有助于自己的利益。
极品女老板 浮生
一头尚未真正孵化,就要夭折的幼兽,诞生的意识只能无助地,不断对外求助。
它只是本能地,想要活下去,想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片星空。
“救我,救救我好吗?”
增强“四个意识”向核心看齐
幼兽一遍又一遍地,对外发出求助声,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能听见,不知道会不会有人,动一动恻隐之心。
斩龙台内部的虞渊阴神,聚集魂念再看,隐约能看到一具龙形骨骸,已被蚕食大半,被一束束血光啃噬着,就要消失殆尽。
一起走过那些年 青春已老
仅仅,在龙首部位,有一团团神秘幽光,裹着幼兽的魂魄。
啃噬幼兽雏形龙骨的,自然是玄天宗的曹逸,他大部分力量凝望一个血人,和陈青凰战斗时,还在以此而增强力量。
老公大人,强势宠
救,还是不救?
这一刻,虞渊内心某个柔软面,似乎被那一声声无助的求救声,给反复地叩击。
泰坦棘龙曾为巨兽的王者,是浩漭天地的缔造者,还是巨灵和龙族的血脉源头。
斩龙台中的众多龙尸,算是那头泰坦棘龙的后裔,若救下幼兽,将会发生什么?
斩龙台,会不会因此而碎裂爆开?
龙尸,若是被幼兽顺势吞食,壮大了自己,这块神魂宗的神器,还能发挥出应有的力量吗?
而那头幼兽,一旦力量壮大了,会不会反噬自己?等它成功活过来,是否会造成更恐怖的事件?
诸多念头,在虞渊脑海不迭涌现,令他一团乱麻。
而这时,时空之龙散逸出来的异时空能量,那种扭转时空的气息,似乎激发了潜意识内,他的另外两个自我。
第一世,第二世的自我,尘封了千万年的逻辑和判断,如心魔,如内心恶的一面,指引他无视幼兽的求救,寻找机会释放“生命祭坛”,将幼兽的残骸,刚涌现的魂灵一并吞没,成就自己。
也在这时,他想到前世为药神洪奇的自己,造就出虞蛛,就是要让虞蛛完全服务自己,为自己而生,也为自己而死。
前世的洪奇,从头到尾没有将虞蛛,真正当做是伙伴,更不可能是家人。
就是一个自己创造的异类大妖而已。
然而,他在阴风谷初见虞蛛时,便感受到虞蛛对他的眷念,对他的不满,怀念和苦苦等候,他的心态居然扭转了过来,再也无法将虞蛛视为傀儡。
而是从心底,一点点地认可了虞蛛,把虞蛛当做亲人来对待。
虞蛛,正是感觉到了这点,再没有令他失望过,甚至在关键时刻愿意为他去死!
“我是虞渊,不是洪奇,也不是谁!没任何人,可以影响我,去改变我!即使是以前的我,也不行!”
冷哼了一声,他阴神释放出念头,接触那神秘能量中的幼兽魂体。
“我该如何帮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