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 隋末之大夏龍雀 txt-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老將出馬看書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岑文本面色阴沉,执掌大夏朝政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碰过这样的事情,在京畿周围,居然随时会有叛乱爆发,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天大的笑话,他岑文本还要不要面皮了。
更重要的是,大夏皇帝还在东北征战,京畿出现了叛乱,就意味着皇帝陛下在前线没有粮草的支援,十几万大军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他魏征是怎么管御史台的,弹劾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保密吗?现在闹的满城风雨,一旦有将军真的铤而走险,那魏征万死也难赎其罪。”虞世南面色苍白,嘴唇直哆嗦。这不仅仅是岑文本的问题了,而是整个崇文殿大学士的问题。
“这个时候说这些已经迟了,不管怎么样,我们还是要准备应变吧!”高士廉冷哼了一声,丝毫不掩饰双目中的怒火,这一下打的他措手不及,唯一能做的就是准备应变,若真是有叛乱发生,平叛是次要的,产生的影响才是最主要的,煌煌大夏,居然在京畿附近发生了叛乱,日后又如何能威震天下?
“这件事情恐怕需要禀报皇后娘娘和监国殿下了。”岑文本忽然叹了一口气,说道:“陛下将朝廷托付给我等手中,现在却闹出这样的事情来,都是我等之罪。”
众人面色阴沉,却又无可奈何,岑文本说的有道理,魏征的行动真的是他自己主导的吗?现在燕京的议论真的是那些御史言官们鼓捣出来的吗?并不是的,这背后也是有众人,或者说是整个文官集团在后面默许。谁让文官们得到爵位的机会要小的多呢!
现在好了,事情来了,一下子用力过猛,将这些武将们弄的刺毛了,弄不好还会有人铤而走险,起兵反叛的事情发生。那个时候,众人都要吃亏。
“诸位都下去做好准备吧!”岑文本淡淡的扫了众人一眼,冷哼道:“朝中就没有机密可言,一点风吹草动外面都传的沸沸扬扬。成何体统。”说着就甩着袍袖转身出了大殿。
“哎,这些御史言官们实在是太过分了,魏征监管不力。”高士廉这个时候也没有为魏征说话,言语之中多了几分不满,这要是出了事情,自己等人也会倒霉。前不久,他听说凌敬等人罚了俸禄,他还在高兴,现在好了,自己几个人恐怕也要倒霉了。
“哎,虽然是如此,但武将们的确是犯了众怒了,魏大人也是没有办法才会如此。”杨师道听的很清楚,低着头,在一边解释道。
“走吧!先去安排吧!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范瑾摇摇头,现在事情已经发生,想改变已经不可能的事情,在周围的将军校尉们恐怕已经得到消息了。
众人纷纷出了崇文殿,却没有注意到走在后面的杨师道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更是没有注意到,作为首辅大臣的岑文本这个时候并没有去见李景睿或者是杨若曦,而是去了不远处的武英殿。
武英殿内,大将军李靖相貌威严,满头银发,坐在椅子上,虽然年纪大了,可是他的腰还是挺的笔直的,就好像是长枪一样。
“大将军。”岑文本走了进来,朝李靖行了一礼。
纯情校花爱上我 钟若风
“怎么,首辅大人来找末将,有何吩咐啊?”李靖放下手中的毛笔,看见岑文本的模样,顿时轻笑道:“首辅大人能来到武英殿,末将可是没想到的。”
“大将军休要笑话下官了,下官这是来求救来的。”岑文本见状,心中一阵苦笑,他知道李靖肯定是知道京师发生的事情了,这个时候正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怎么,文官不是很厉害吗?一纸奏折,多少位能征善战的将军们都被斩落马下,这些人没有死在敌人的刀下,却死在自己的人手中,岑首辅,你不觉得此事有些荒唐吗?让人心寒吗?”李靖有些不满,虎目中闪烁着光芒。
“大将军,此事对错自然是有公论。等陛下还朝之后,再做计较,但今日之事,还请大将军指点迷津。”岑文本忽然正容说道:“下官怀疑这件事情背后另有隐情。”
李靖听了面色一变,他知道岑文本这句话是不会空穴来风的,忍不住说道:“还请首辅大人明言。”岑文本是何等人物,既然是他怀疑的东西,肯定是有问题的。
“不是下官小觑了魏征,弹劾人是他的能耐,可是要找到这些证据,十个魏征都不行,他御史台这么厉害,那天下就没有贪官了,那些将军们早就被御史台斩落马下了。”岑文本摇摇头。天下的情报无过于凤卫,魏征不可能掌握凤卫的权力,可是对方的情报来的如此之快,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吗?
李靖听了面色一冷,他从里面听出了一丝阴谋的味道,忍不住说道:“先生认为这件事情的背后是有人在搞小动作?”
“以前有文官弹劾武将,虽然也能找到一些违法违纪的事情,但都是表面上的东西,证据还需要凤卫去收集、调取,而且这些武将们或是在京师,或是在地方,比较分散。可是这一次不一样,证据齐全,奏折上说的很清楚,几乎不要调查,就能将其擒拿归案的。”岑文本低声说道:“而且这些人都是集中在卢龙塞周围及渔阳等地,这些地方可都是京畿附近啊!速度太快了,这十分不正常。”
神算 大 小姐
“是啊!好像恨不得我们立刻将这些人抓起来,处置一番。”李靖领着岑文本进入后殿,李靖拉开墙壁上的帷幔,却见是一个巨大的地图,上面画着大夏寰宇图,李靖在上面看了一番,然后又拉开旁边的一副帷幔,只见帷幔后面又是一副地图,这是京畿周围的情况,比大夏寰宇图更加详细。
“这就是让人奇怪的事情啊。”岑文本幽幽的说道:“若是这些武将们都是在京师,或许下官还不会猜到这一点,可是在京畿,而且是成片的,这就让人怀疑了,这些人的情况是怎么来的?为何要对这些人动手,大将军,你说呢?”
“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这么急着动手,不仅仅是针对那些武将们,而是针对武将麾下的城池。”李靖取了一根金竹竿,一个圆圈就出现在地图上,然后直线划到了燕京,说道:“先生,若是这些地方出了问题,敌人可以轻松突破这些地方的防线,兵马直指燕京。”
“燕京的兵马并没有多少,就算拿不下燕京,也能让燕京紧张起来,一个朝廷,连自己的京师都被敌人威胁,这个王朝也活不长。”岑文本很快就明白。
“若是我们来不及将这件事情控制在内,御史们的做法就容易逼反这些武将,到那个时候,这些地方还是会出现问题。”李靖摇摇头。
“进退不得,所以下官来找大将军,请大将军相助。”岑文本苦笑道:“这些年顺风顺水,跟在陛下身边,也不知道闯过了多少风雨,击败了多少强敌,可是一统江山之后,下官发现面对的局势更加险恶,稍不留意,就落入敌人的陷阱之中。”岑文本知道,这次若不是敌人跨的步伐太快了一些,他还真的没有发现这件事情。而现在,就算发现了敌人的阴谋,他也是束手无策。
“先生过谦了,敌人在暗处,我们在明处,自然是防不胜防,而且,敌人动作如此急切,说明敌人已经等不及了,这个时候发现反而是好事。若真的被对方走到了最后一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我们未必能够抵挡的住。”
“北方之事恐怕需要大将军出面了,陛下不在朝中,无人能压得住那些将军们,也唯独大将军出面,才能稳定局面。”岑文本苦笑道。
“这么说,你们还是准备动手?”李靖听了顿时面色不好看了,从岑文本的言语之中,他听出了,岑文本并不想收手。
“大将军,杨师道说的一句话还是有些道理的,功是宫,过是过。对就是对的,错就是错的。那些将军们跟随陛下身边,南征北战,浴血疆场,为大夏立下了功劳,这点我们承认,但他们现在做错了事情,难道就因为昔日的功劳,而不去处罚吗?那老百姓们如何看待朝廷呢?”岑文本罕见的说道。
李靖深深的看了岑文本一眼,叹息道:“话虽然是如此,可实际上,又有多少人能够控制的住呢?先生这么做,或许有一定的道理,但在这个时候发动,有些不妥啊!”
“事情已经摆在面前了,不如此,也没有任何办法。”岑文本苦笑道:“下官猜测,陛下大概也发现了这个问题,最近做出了一些决定,但谁也不会想到,最近发现了这些事情,显然是被人利用了。”
“老夫会去卢龙塞坐镇的,哼哼,老夫倒要看看,是何人在背后搞鬼。”李靖虎目中精光闪烁,他虽然老了,不能征战疆场,但坐镇中军,指挥大军作战的能力还是有的。
“还请大将军秘密前往。”岑文本顿时松了一口气。
永恒至尊
“那是自然。”李靖扫了岑文本一眼,这个老狐狸,这个时候还给人下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