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 愛下-第八百六十四章 再成一把刀分享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一天正午,夏萧和阿烛又在下棋,这成了他们的主要娱乐方式之一。结局和往常一样,夏萧又要赢了,阿烛已是必死局。不是夏萧不让,他已让了很多步。他每下一步棋,都要想阿烛怎样才能赢自己,像帮自己对战自己一样,可有时阿烛总有一些新奇的想法,但每次落棋后都会后悔许久。
见四颗棋子连成时,阿烛蹙着眉头,气冲冲的说:
“不下了,你都不让着我!”
夏萧正想去哄,可见不远处有道人影闪过。若使用力量,夏萧的确不敌阿烛,可若不使用,具有足够底蕴的夏萧绝对比阿烛强。他此时的沉默令阿烛真的要生气,可见他望向府外,才收起小脾气,问怎么了。
“刚才我看到上善了。”
冬日穿着暴露的,除了她没有别人,且那一道猩红色的光太过亮眼,夏萧绝对不会看错。提起上善,阿烛没有特别过激,只是说:
“他都消失那么长时间了,怎么突然回来了?”
“不知道,去看看?”
“走!”
夏萧和阿烛虽说不使用元气,可也像侠客般动作轻盈,一瞬跳上房顶,朝夏府不远处的云雀阁而去。
这里是斟鄩的情报中心,拥有不少修行者把守,可见到所来之人是夏萧和阿烛,正准备出手又收回鞘中利刀,任由他们极为不敬的踏云雀阁而上。想必这就是有权有势且有实力的人,什么地方都敢去,自己还不能阻止。
见那道人影停下,穿着红色裹胸和黑色长裤,果真是上善。夏萧见其背影,脚踏青瓦,手拉飞檐,纵身一跃后,在空中转动一圈,于阿烛一同稳稳落在阁顶。暗自赞叹自己身手之好时,夏萧问:
“你去哪了?”
“不用你管。”
上善张口就怼,令阿烛没好气的说:
“不用我们管你在夏府外晃悠啥?真是的,我们可救过你一命,你别忘恩负义!”
上善扭过头,目光中尽是怒意。夏萧现在不想闹得不愉快,便侧身挡在阿烛身前,对上善说:
“说吧,什么事。”
“我要和你单独说。”
夏萧一阵难堪,他现在可是有妇之夫,这样显然不好。因此,他看向阿烛,等着后者答应或拒绝,阿烛下意识肯定不想答应,甚至想上去将上善暴揍一顿,可又出于体现自己的心胸,淡淡道:
“去吧!”
阿烛十分信任夏萧,但她想知道,上善究竟能和夏萧说什么事。她就站在不远处,看着夏萧沿着屋檐,朝其走进,到其身前时,示意她说。不说阿烛,夏萧都很好奇,上善这个时候回来做什么?
自从上善复活以来,和夏萧就没什么交际,仿佛陌生人一般。但她怎样都不该和阿烛吵,后者说得毕竟没错。
上善态度一变,无比真挚的说:
重生军嫂是影后
“谢谢你,是你改变了我的一生。”
这等感激有些唐突,令夏萧有些不知所措,可上善已下定决心,且做好离去的准备。这件事她已与清寻子那个老头商议过,可真正要做起来,话不知为何多了很多,滔滔不绝的说个没完。
“你知道的,我曾经只是道符阵,肩负进攻之责。即便之后我化作人,心中怨念依旧不少,是你冒险帮我解决了那些怨灵,也是你鼓励我,让我去看人世万千。那时我觉得一切都很新奇,带着对舒霜的狠和对命运的不公,我迫不及待的想看世界是怎样的,人又是怎样的一种生物。于是,在你分明已为我做了很多,甚至拒绝她时,我不知好歹的离开”
财色无边 我杀破狼
“我有时很后悔当时的做法,也在想如果我没有离开,在你身边的人会不会是我。你和阿烛成亲时,我在斟鄩,但一气之下去了龙岗,那是你我相遇之地。但为了见你拜堂,我又偷偷的跑了回来,却错过了那几分钟的画面。说实话,我很后悔,可我现在已做好准备,即将开始一段新的人生。”
“什么意思?”
上善的话太过突然,令夏萧极不理解,突然间说这些做什么?他甚至将指头竖在唇间,示意她闭嘴,他觉得阿烛并不喜欢被自己拒绝的那段历史,可上善的语气很奇怪,没了平时的倔强,多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感情,此时更是解释道:
“就是我后悔了,不想再当人,我要重新化作朴刀。”
“啊?”
夏萧没想到上善此行就是为了这件事,可这有些太过不可思议,令夏萧带着笑意问:
“你脑子没事吧?怎么突然想起这些?做人不好吗,非要委屈自己做把刀?”
上善微微摇了摇头,似他说的并不对。
“人是种复杂的生物,做人太难,有喜怒哀乐,有爱而不得,有懊悔有不甘,但做刀只有两种情绪,一是对战斗的渴望,二是满足,所以我准备回到你身边,重新成为一把朴刀,不再过问人间世事。我已与清寻子商量过,你反对也没用。”
“这……”
夏萧正想反驳,可上善说的话令其一时语噎,莫非自己要重新接受她?不是不可以,只是太过突然。当初上善走时,便没留下任何音讯,现在回来也这么仓促?夏萧没有半点准备的机会,便说:
“若真是那样,我要得到阿烛的许可。”
“去问吧!”
上善往回走,每过几步又看向上善,问:
“大荒意识给你看了什么?”
夏萧之所以会问这个问题,是因为晋入问道时,会和大荒意识产生对话。上善本就接近问道而堪比问道,此时实力再有提升,莫非是因为大荒意识才会感悟良多?在他觉得有那个可能时,上善诚恳的回答道:
“什么都没有。”
抬起眸子,上善与夏萧四目对视。
“做人太累,我已看够人世美景,学院的桃林花海、繁华的人类市井、偏僻的孤烟村落、热带的茂密雨林、无尽的雪山荒原……”
那些场面在上善脑海中一一闪过,而后,她似站于花海,看漫山桃花落下,从自己身形中穿过。也站于繁华市井中,看川流不息的人群将自己忽略。她曾去过无数地方,见到很多人一辈子都没见到过的美景,可见到的地方越多,她内心也就越空虚。
兴许是太过期待,她曾偏执的嫉妒舒霜万年,终于成人后,迫不及待的想去经历她所经历过的一切,没想到这世界和她想象的不一样,这才情绪低落,终是选择重新为刀的漫漫回头路。可在上善看来,这是最好的选择。
叹过一口气,上善累了,她对夏萧伸手,将其放在夏萧的胸前。夏萧尊重上善的决定,但还是问:
“你确定要这么做?今后还能变回原样吗?”
“能,但我觉得自己不会再变成人了。”
说罢,上善满目皆是悲情。夏萧不懂那些悲情和愁绪从何而来,兴许是他的命运已足够坎坷,所以觉得当前的生活无比幸福,每日都能睡个自然醒,且在自己爱的地方醒来。至于每日的生活,便是陪着阿烛下棋或出去散散步,这样的日子虽说没了轰轰烈烈,但令人心里很暖。
混在韩国的灵师
可上善并不那么觉得,她身形前倾,脸上的悲怆之情令夏萧如见舒霜如此,不禁心疼。可她在想触碰夏萧身形时,手指还没触碰到,已成一道猩红色的光,撕碎夏萧胸前的衣物,令其下血肉浮现一道竖直裂纹纹路。
这样的决定令夏萧难以接受又难以拒绝,这样是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就是他回头是,忧心忡忡的对阿烛说:
“她又变成刀了。”
战神之王
阿烛上前,见到夏萧胸口的纹路,气冲冲的说:
“她就是想和你一直在一起,气死我了!”
“傻丫头,我何德何能啊?不过她这样也好,大荒起码少了个强者,也算解决了燃眉之急,之前找不到她还觉得着急嘞,就是不知师父为何会答应。”
阿烛才不管那么多,她就是生气,撅着小嘴就往夏府走。见她跃下云雀阁,夏萧也跟着,一路道歉,哄着这个生闷气的丫头。她想不通,一直低声抱怨着。
“真是的,不想做人也不用来找你啊!自行了断或随便找个人不好吗?实力强的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阿烛自言自语,嘀咕半天,令夏萧觉得好笑。可他又不敢表现出来,只是回头看一眼云雀阁,看上善之前站过之地,不知她经历了怎样的绝望。但自己现在已有结发夫妻,他人的事不能过问太多。
上前,夏萧一把搂住阿烛,无论她如何挣扎都不放手。而后,夏萧将其一把抱起,像哄小孩一样将其晃动起来。
“阿烛乖,不生气啊,你要是生气你就打我。”
“哼!明知道我不会打你,你就是故意的,她也是故意的!”
“那你叫她出来吧,让她在你身上也行。”
阿烛跃跃欲试,但又满脸嫌弃的说:
“我才不要呢,没一点好处还麻烦!”
主要是阿烛有点害怕,体内的神灵之力还没控制好,再来个暴脾气的上善,她岂不是得累死?但就是生气,夏萧也就一直顺着她哄她。阿烛好不容易发次脾气,夏萧自然很有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