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新書 愛下-第225章 五熱推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王伦?”
王莽刚提出这打算,一旁便有人劝阻道:“陛下,此事万万不可!”
却是五威司命陈崇,虽然王莽知道他与第五伦的过节始终没有化解,但今日陈崇却颇有理由。
“当初陛下为了惇序九族,以黄、虞之后为宗室,诸田后裔皆为戚属,连师尉大尹田况也不例外,而臣也得封为统睦侯,奉陈胡王之血食也。”
“天下诸田,唯独临渠乡诸第不曾得宗室之名,这不是纰漏,而是宗正故意为之!”
陈崇说起这旧渊源:“第五伦之祖,正是楚汉之际的田荣、田横之辈也!田氏兄弟正是杀害陛下先祖,济北愍王的凶手!焉能使仇人子孙,与皇族同姓?”
这第五伦和王莽有“九世之仇”的事,陈崇一直藏着不说,只等今日机会,王莽素来迷信族类相生相克,诸如尧让位于舜,所以尧的后代刘姓也应该禅让于虞舜之后王氏,这逻辑便是由此而来。
本以为王莽获知后会不高兴,甚至反悔任用第五伦的打算,转而起用陈崇暗暗拉拢的盟友田况,岂料王莽却不按套路出牌,摇头:“此事?予早已知晓。”
“周杀秦先祖飞廉、恶来,然其后裔赵造父、秦仲皆为周效忠。”
“时隔两百载,焉能以其先祖之残恶,而寒了忠臣之心?予之所以要赐第五伦为王氏,便是想让这段恩怨就此消弭。”
陈崇顿时哑然,亏得一旁侍奉的大长秋张邯站了出来,他是继国将哀章东赴洛阳、国师刘歆失宠久病后,朝中仅剩下给王莽提供阴阳符命信息的老臣,十分精通《易经》,也是新朝井田制的推行者。
张邯从另一个方向力劝王莽:“陛下,从阴阳厌胜上看,第五伦还是不宜更名。因为其姓氏中的‘五’,正好与我朝吉数相同。”
不同王朝不但五德各异,所用的数字也不一,诸如秦朝,色上黑,而秦始皇偏爱的字数是六。符、法冠皆六寸,而舆六尺,六尺为步,乘六马,分天下为三十六郡,直道宽度,宫观数量,石刻、虎符铭文字数以及封禅等等,都与数字六暗合。
王莽虽然对秦唾弃不已,可在这点上,却与秦始皇颇类,新朝为土德,色上黄,而数字正好是五!
于是符、冠、舆都变成了五尺五寸,年号五年一更。在全天下硬生生凑出了县二千二百有五,郡一百二十有五,又置郡监二十五人。
而中央朝官所保郡数亦如下:太师、立国将军保东方三州一部二十五郡;太傅、前将军保南方二州一部二十五郡;国师、宁始将军保西方一州二部二十五郡;国将、卫将军保北方二州一部二十五郡;三公大司马、大司徒、大司空保中部二十五郡。
在官名上,王莽亦对五威司命、五威将率等情有独钟,连王邑的大军都赐名“虎牙五威军”,就是为了符合用数,在阴阳上取吉。
理解了这点后,就难怪王莽对第五伦颇为偏爱,屡屡予以重用:谁让人家生来姓得好呢!这世上姓陈、田、王者不知凡几,叫第五的,可就独此一家啊。
陈崇有时候只感慨,若此人名叫第二伦、第三伦,指不定早就被自己扳倒了!
如今得了张邯提醒,王莽才想起来,自己起用第五伦,其中一个原因便是看中了他这数字。
双管齐下,王莽遂打消了给第五伦改名“王伦”的打算。
“既然如此,便只待第五卿替予扫灭僭名号者后,再赐姓不迟!”
言罢问旁人:“维新公到何处了?”
“陛下,已过苍龙阙,至王路四门了!”
……
第五伦不知道自己差点变成了王伦,他昨日接到诏令后,将军队安置在鸿门,自己则随中黄门王业入宫。
豪门老公很不纯 汤淼
他依稀记得,自己上次入宫,还是赶赴魏成之前,和两年前相比,寿成室变得更加简朴:宫女更老更丑了,她们下裳的布料已经从膝盖以下挪到了膝盖以上,据说是皇帝为了给前线将士省点布料,让宫中织室多裁了一刀。
不过这一刀,跟朝廷花了大价钱和无数人力,拆了前汉宫室,用其梁柱木头在常安南郊修起来的“九庙”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吧。
这次的召见,被安排在皇帝休憩的温室殿中,这地方冬天暖和,夏天却显得有些热了。
尤其记得上回来时,此处是以椒涂壁,被之文绣,香桂为柱,设火齐屏风、鸿羽帐,铺地的是柔软的罽宾国毛毯,浓郁的香气从兽炉中喷射而出,弥漫在整个厅堂里,大概是某种西域或岭南的香料。
可如今复入,却发现一切遗留自前汉的华贵装饰都不翼而飞,屏风撤了,羽帐收了,软软的毛毯变成了寻常蒲席,连香料也不点。
“关东有不少流民涌入,陛下为了凑得喂养百姓的衣食,遂令人将宫中一切多余奢靡之物,都统统撤掉,只要不事涉僭越的,就送去东西两市,换成钱粮,令豪右竞逐其物。”
还搞上拍卖了?但第五伦很怀疑,以新朝现在的清廉程度,假设皇帝一万匹布发下去,到了底层,还能剩个一百么?
“臣第五伦,拜见陛下!”
“维新公免礼。”
而等第五伦抬起头时,却发现,上次相见时,王莽的头发几乎快全白了,可这一次……
怎么复黑了啊!黑黝黝的,跟染过似的,也不知拨开是否能看到银色的发根。
第五伦也不敢多看,王莽相貌方颐大口,目有精光,因为忙碌于政务,日夜不休,眼袋还很大,使得模样不太好看,他不见亲信时常以云母屏风遮挡,更不喜人久久盯着他的脸。
但王莽却凝神看着第五伦的容貌,感慨其年轻有为,问及一些沿途情况,第五伦当然要显得自己得了准许后日夜兼程,你瞧,这五月初一还有几天才到呢。
第五伦本以为,王莽会揪着自己问起破贼方略,他已经编了好一些出来,应该能搪塞过去。
但让他没料到的是,今日王莽竟十分有耐心,却是半个字没提南方战事,反而对第五伦在魏地的施政颇感兴趣。
总裁大叔,霸占人妻
“卿在魏地的所作所为,予无不知晓。”
这话挺吓人的,若非王莽说这句话时是笑着,第五伦还以为当皇帝将笔啪嗒一放时,帷幕后就会冲出一群人将他逮起来了!
但仔细想想,魏地与朝中联络的信息渠道,从阳平侯王莫到西门氏,统统被自己掐断,甚至连那属正史熊,第五伦都在大败赤眉后,给他表了好大的功劳,让史熊顺利升官,被调到他处做大尹了。
果然,王莽对第五伦那些悖逆之举所知不多,他关注的,主要是第五伦去年扫平武安李氏,以及控制寿良后,举行的分地措施。
细节王莽不太了解,只知第五伦打掉豪强后将其地均分给招募的士卒,此刻便让第五伦将过程细细道来。
“臣所募之兵多是流民,无立锥之地,然李氏等谋逆却坐拥阡陌之富,既已逐之,念及陛下曾行王田井田之令,遂将李氏之地划出,每百亩分为九份,八份均分与士卒,一人得三四十亩,还有一份则作为公家屯田,使士卒屯驻时耕之。”
第五伦只能将自己的举措拼命往新朝这已经名存实亡的王田制上靠。
岂料这一席话,却挠到了王莽痒处,遂开始了冗长的长篇大论。
“土地者,国之重宝也,不只与农夫血肉相连、生死相依、贫富攸关,且与天下安危、国家治乱、历代兴衰皆有干系。”
“古者,每八户人家设井田一处,一夫一妇耕田百亩,什一而税,如此则国给民富而颂声并作,这便是唐、虞之道,三代之治也。”
“然而暴秦无道,坏圣制,废井田,导致土地兼并,贪婪卑鄙之徒产生,豪强大户拥有良田千顷,贫弱小民没有立锥之地。汉承其弊,豪民侵陵,分田劫假。百姓父子夫妇终年耕芸,所得不足以自存。富者则犬马食人食,骄而为邪。”
“汉武时,董仲舒便提议限制名田,以澹不足,塞并兼之路;汉哀帝时,三公如师丹等人亦推行限田之令,然终究不了了之。”
“直到予颁布王田令,将天下田土皆收归国有,杜绝买卖兼并之道。又望天下豪右效仿予退地之举,男丁不满八人而土地超过一井者,将多出的土地分给九族邻里乡党。若有荒地,则优先分予过去无田的佃户,务必使耕者有其田!”
好一句耕者有其田!
虽然第五伦已经不似刚来这个时代那样,对王莽但凡有什么惊人之举就怀疑他是穿越者前辈。
但这位皇帝的脑洞与作风确实是颇为不同,说话做事却总是会吓你一大跳,绝非简单一句“复古”就能将其一切都涵盖。
中国最大的问题是农民问题,农民最大的问题是土地问题,这一点,两千年恒而不变。
只是王莽矛盾分析得透彻,可真正要解决一个问题,却需要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制度,不是靠嘴遁就行。但这新朝从皇帝到大臣,皆是脱离实际,只讲食不厌精,不论溷所骚臭,三言两语就拍板:传说中的井田制,就是你了!
理想化的皇帝,带一帮满心私欲的臣子,管理这极其复杂的天下,指望人人都是圣贤,主动交出土地,简直是痴人说梦。
人性的东西若不加考虑,太理想的制度只有死路一条!虽然王莽不是穿越者,但他的失败,给第五伦这真穿越者极大的教训。
然而,王莽却不认为自己已经败了,他在那怀念往昔,感到遗憾,而第五伦呢,这些话鲠在喉咙里,很想跟王莽开诚布公聊一聊,却实在是没法出口,只能讷讷应是。
“陛下所言甚是!”
最终,这法令才推行了三年,就以灰头土脸而收场,连王莽这么执着的人,也服软了,不强求豪强交地恢复井田,只死死咬着土地禁令不准买卖,好歹刹住了一点兼并之风——起码是关中的。
而如今,随着天下板荡,即便是过去支持王莽推行井田的大长秋张邯等,也建议他,不如连王田制也一并废除。
不止是为了换得各地豪强支持,帮忙剿贼,朝臣们觉得,亦能杜绝百姓走投无路做贼的根源……
毕竟,略有薄田的自耕农是很脆弱的,如果年成好,日子还过得下去,如果逢上灾年收成锐减,为了生存,他们可能通过卖地卖儿卖女卖老婆,甚至卖自己为奴来渡过难关、寻条活路。
然而王田私属令堵死了这条路,当人们发现想当奴隶而不可得时,四下一张望,除了流亡或造反,没别的出路了!
折腰
但第五伦觉得吧,这也是病急乱投医,早几年可能还有用,起码能讨好大姓。但现如今,王莽的一切政令在关东早已无人遵循,兼并也好,奴隶买卖也罢,过去如何,现在如故,连第五伦的魏地都已经无法遏制了,更何况其他?
百姓流亡不再是因为没法卖地卖儿,而是因为王师肆虐,天灾频繁,土崩瓦解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了。
当病入膏肓,离死不远时,才急匆匆用针石汤药……不对,应该是将王莽给天下开的猛药停用,只怕是晚了些。
然而王莽却觉得还不晚。
“予不会屈从,王田令,绝不会废除。”
时至今日,王莽却颇为坚定,不认为自己希望“均田地,抑兼并”有何错,依然颇为乐观,尤其是第五伦在魏地做的事,仿佛给皇帝打了一支强心针。
原来不是予的想法有问题,而是搞错了实施的办法!
王莽在温室殿中踱步,仿佛窥见了实现三代之治的另一条路子:“予现在明白了,人非圣贤,不能指望前朝余孽,与坏了心肠的豪右主动交地。”
他猛地回首,对着第五伦一指:“而须得像卿在魏地、寿良一样。”
第五伦一脸懵逼,等等,莽哥,你这是要……
永远不会停下脚步的王莽,又有了一个大计划,眼下便与十分切合他心意,还心心念念实践王田井田制的第五伦说了。
“附从僭名号者的宛城李氏、舂陵刘氏、新野阴氏、邓氏,皆乃前队豪族大宗,土地数百乃至于上千顷,富比王侯。待到卿与大司空扫平南方后,予要将所有叛逆从逆者,一家不留,统统铲除!”
“而其广袤田土,则作为井田,分予有功士卒耕之,多余者用来安置流民。”
虽然仗还没打,王莽却仿佛已经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以及胜利后为之一新的天下格局,笑道:“予想通了,既然王道不行,便取兵道!”

王莽决定要做的事,已经呼之欲出:
打土豪,分田地!
……
PS:明天的更新在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