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從殺豬開始修仙 起點-第二百五十九章幻化千變,黑河秘境展示

從殺豬開始修仙
小說推薦從殺豬開始修仙从杀猪开始修仙
“略懂?”
这话可有讲究,简单来说就是谦虚而不失礼貌地表示自己很牛逼。
黑河水府之主玄梦姬先是一愣,随后哑然失笑,说了句恭维话:“传闻张真人术法精妙,学究天人,果然不差。”
遗忘的母爱
虽然没打过交道,但她收集情报后判断出,张奎无论肉身、五行术法还是飞剑古器,都已达到恐怖的境界,所以才压的众多禁地不敢出声。
但若论幻术,她玄梦姬还真没怕过任何人。
当然,她不知道的是,张奎已经消耗二百多点,脑海中又升起了三颗明亮的星辰。
魇祷术(满级):主动技能
技能说明:使用术法以幻象迷惑人,中术者如梦魇之境。
移景术(满级):主动技能
技能说明:可以用术法将周围环境变化。
喷化术(满级):主动技能
技能说明:只需一口灵气吹出,就能将物体变化。
其中,喷化术是假型术的进阶技能,张奎在江州时为了带肥虎出去解馋,已经提前学了一级,如今阔绰,正好学满。
而魇祷和移景虽都是幻术,却各有不同。
魇祷施术对象是人,中术者五感被迷,脑中幻象纷呈。
移景则是将周围景象幻化,所有人都能看到,只不过有的修士能看破迷障。
有些老妖也会此术,将荒旧破宅变得奢华富丽,凡人被吸引踏入后丢了性命。
当然,跟移景术还差得远。
至于幻术和喷化术的区别,就在于幻术可以大范围变化,但全是假象。而喷化术虽然只能变化一两样物品,却是实实在在的变化。
魇祷、移景、喷化,再加上搬运术,虚虚实实,千变万化,所以张奎也矜持地说了句“略懂”。
看到张奎面色沉稳,信心满满的模样,玄梦姬心中也升起一股豪气,今日阻拦是因迫不得已,她也不想跟这突然冒起的狠人为敌,但若是赢了,幻术天下第一的名头,说不定就要彻底坐实。
想到这儿,玄梦姬微微一笑,抬手间长袖飘动。
“张真人,远道而来,请你喝杯水酒。”
说着,众人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镶着珠子的金色酒杯,咕噜噜原地转动越变越大,最后竟变成了房间大小,栩栩如生,难辨真假。
随后,半空中又出现了个小山大的酒壶,滴溜溜伴着风云微微倾斜,顿时一道酒泉喷洒而出,酒花飞沫四溅,酒香飘荡四野。
元黄等人看得的面色凝重。
这当然是幻术,不过如此逼真如同实物,更能闻到酒香,那就了不得了。
张奎眼神微动,心知这只是第一场试探,夸张至极摆明了告诉你幻术,就看怎么破解。
想到这儿,张奎微微摇头,“你这女人也太小气了些,竟拿些馊酒招待人。”
话语刚落,众人发现这酒果然变了颜色,馊臭难闻。
玄梦姬心中一凛,这张真人竟然无声无息间对自己的幻术动了手脚,看来真是个中高手。
还没等她说话,就见张奎呵呵一笑,“不如来尝尝我的仙酒。”
说着,伸手一挥,那巨大的酒杯酒壶瞬间化作光雾消散,随后张奎对着天上呵道:“仙童何在,酒来!”
众人连忙看向空中,只见大雪飘飞、铅云密布的天空,陡然间风云翻滚,竟若隐若现露出了一座宫殿,一名道童抱着硕大的酒坛跌跌撞撞跑了出来,拍开泥封就从云端往下倒。
瞬间,灵酒如瀑布从九天而落,天空真龙飞舞,凤凰翱翔,所有人手中都出现了一个琉璃酒杯,酒泉挥洒而下自动分散斟满。
手中仙酒香气扑鼻,蛤蟆大尊忍不住一口饮下,失声叫道:“是真的酒!”
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这特娘的还是幻术?
玄梦姬也是脸色大变,难以置信地端起酒杯一饮而下,顿时眼中阴晴不定。
这人的幻术范围怎么如此之大,而且这酒水绝对是真物,甚至加了不少灵药,自己腹中已经有暖意升腾。
这张真人是怎么做到的?
张奎笑而不语,自己也端起酒一饮而下。
别看这短短时间内,他已经连续施展了好几种术法。
先是用搬运术结合移景,直接在苍穹之上造出了仙宫幻境,随后又用了喷化术凝冰为杯,随后运用了招来迩去术。
这酒当然是真酒,靖江水府、东海水府、启朝密藏,张奎手中的灵药多的用不完,又没时间炼丹,但酿些灵酒却简单,宝蛤蟆肚子里藏了许多。
一番幻术看得众人心潮澎湃,蛤蟆大尊哈哈笑道:“玄梦姬宫主,张真人这幻术你是万万比不上的,早点认输离开吧。”
玄梦姬脸色变了又变,她没想到张奎如此强势,一开始就是翻江倒海,将她彻底压制,就这个幻术都想不明白,后面的手段根本用不上。
不过想到张奎改变灵脉的后果,她还是咬了咬牙,“张真人可敢入阵比拼?”
此话一出,气氛顿时凝固。
身后群妖冷笑,汹涌煞意渐渐弥漫,张奎也是眼睛微眯,闪过一丝杀意。
他之所以手段齐出,就是因为要事在身,懒得浪费时间,哪能一直在此拖延。
想到这儿,张奎一声冷哼,“我没空陪你玩儿,再不让开,今天就都别走了!”
话语刚落,元黄一个眼色,群妖瞬间飞身而出,将黑河水府重重包围,各个显出通天彻地的虚影法像,恐怖气势搅动风云变色。
这是一开始便定好的计策。
改动整个中州地脉,很有可能就会触及一些邪祟禁地的利益,以张奎如今的道行自然是不怕,就担心跑了那么一两个,在人族城镇屠虐报复。
所以一旦有事,元黄他们的任务,就是将对方包围,一个苍蝇都别放过。
这么多大乘境爆发的气势,彻底让天地变了颜色,阴云笼罩,日月无光,黑河水府的蚌精夜叉们,虽然藏身在大阵之中,但也是一个个脸色惨白,眼中绝望。
黑河水府之主玄梦姬却丝毫不惧,扫视了一圈周围,眼神变得决绝,“张真人,非是我要与你作对,而是灵脉改动后,水府之下的镇压之物恐怕立刻会爆发,我等早死晚死有何区别。”
镇压之物…
张奎眼神微凝,挥手命众妖停下,沉声问道:“黑河水府弄了什么麻烦?”
这也是他没有立刻对禁地动手的原因,这些地方能够在漫长岁月中存留下来,哪能没点底牌,一个比一个麻烦。
黑河之主玄梦姬犹豫了半天,随后一咬牙,“此事隐秘,还请张真人移步,一看便知!”
张奎深深看了对方一眼,
“好,我便随你去看看。”
既然事已至此,干脆一举将黑河水府隐患拔除,免得今后再出问题。
如果对方敢弄个什么陷阱,那么那么他也不介意给黑河水府来个曝日术核弹洗礼。
蛤蟆大尊的声音忽然响起,“张真人且放心去,若是两日后没出来,我等就将黑河水府彻底抹去。”
玄梦姬面色不变做了个请的手势,张奎微微一笑跟了上去。
两人走后,元黄淡淡撇了蛤蟆大尊一眼,“哈道兄倒是拍得一手好马屁。”
蛤蟆大尊哈哈一笑也不在意,拍了拍肚皮突然暗中传声道:“元黄老弟,你们和张真人是不是有什么计划,能不能算我老哈一个?”
元黄面色一变,思谋了半天后,“此事要与张真人商议,我们随后再说。”
蛤蟆大尊顿时满意地摸起了大肚皮,元黄则看了看周围,似乎下了某种决定。
另一边,张奎随着玄梦姬飞身前行,掠过被冰雪覆盖的连绵群山,很快来到了一个被冰封的古老大湖。
旁边散落着不少古代遗迹,但只剩下巨石断梁被积雪覆盖,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岁月。
黑河水府大军,包括他们的十个大乘境此时都还在大阵那边,因此这里显得有些空旷。
两人一前一后跃入水中,很快一座光芒璀璨的宫殿出现在张奎面前,庞大的石质建筑上,镶满了大大小小的蚌珠,灵气翻涌滚动,看起来比东海水府还奢华。
张奎看得有趣,传闻在黑河水府中,蚌女蜃妖一脉占据了绝对上风,看起来此言不虚,宝珠竟然多的拿来糊墙。
或许是女妖众多,再加上宝珠清洁水质的原因,黑河水府内干净异常,就连河底都满是洁白的细沙。
张奎自然毫不客气,刚进入水府,就两眼日月光轮旋转,施展通幽术探查。
但令他奇怪的是,这里明明灵脉汇聚,似有古秘境存在,却什么也没看到。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水府中央宫殿内,张奎顿时脸色微变,只见里面全是一具具冰冻的棺材,棺内躺着大大小小的女妖尸体,脸上带着诡异的微笑。
玄梦姬停了下来,张奎也止住身形,淡淡的看着对方。
玄梦姬脸色平静,“张真人可会入梦之术?”
入谁的梦?
难不成是这些女尸…
见张奎面色疑惑,玄梦姬也不解释盘膝而坐,“张真人只需施展入梦术,便会知晓。”
说着,自顾自闭上眼睛,气机渐渐变得沉寂缓和。
张奎觉得莫名其妙,不过也使了个心眼,让“长生”和神庭钟护住自己肉身,随后也盘膝而坐,施展了嫁梦术。
这个术法他用的次数不多,滇州一次,东海水府一次,早已满级,倒也熟悉的很。
朦朦胧胧中,黑雾渐渐散去,随后就是女人的说话声,在张奎阔步而行拨开黑雾后,眼前忽然一亮。
依旧是在水府宫殿中,不过那些棺材中的女子竟然全部坐了起来,看着他的目光有好奇有畏惧。
玄梦姬则微微一笑说道:“张真人,这里是幻梦仙境,是真正的黑河水府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