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隋末之大夏龍雀》-第一千四百六十三章 正義楊師道鑒賞

隋末之大夏龍雀
小說推薦隋末之大夏龍雀隋末之大夏龙雀
雁门关外,旌旗遮天蔽日,夷男率领的草原部落联军再次杀了过来,正面应对的是谢映登的防守,让夷男十分苦恼的是,谢映登根本就不出来,只是躲在雁门关内,任由自己进攻,就好像是顶了一个乌龟壳一样,让夷男没有任何办法,看着时间在消耗。
“武将军,大夏的将军都是这样吗?躲在城墙后面,根本不出来。”夷男骑着战马,挥舞着马鞭,指着对面高耸入云霄的城墙,面色阴沉,他现在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武士彟听了之后,面色平静,笑眯眯的说道:“可汗不必担心,现在大夏的兵力主要集中在东北,在雁门关的兵力比较少,可汗还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我们身后有统叶户可汗的支持,绝对不是大夏能够抵挡的。”武士彟对夷男还是有点信心的,或许夷男不能攻下雁门关,但绝对能给大夏带来麻烦。
夷男点点头,若不是知道李煜正在解决东北的情况,打死夷男也不会进攻雁门关,只是这样下去,自己的兵马损失比较多,突厥人不会给自己补充兵力。其他的钱财在这个时候,就显得有些不重要了。
“我们的兵马损失比较多,薛延陀部的勇士们不能白流血。”夷男面色不好看,盯着武士彟说道:“你们李唐内部难道就没有任何计策不成?不要跟某家说李勣,李勣现在自身难保了,数万大军进攻西域,敦煌仍然在大夏手中,他根本就没有任何办法。”
武士彟听了之后,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可汗若是有胆略的话,就去进攻燕京,或许能有不一样的收获。我们在燕京周围也有一些布置,就看可汗胆子大不大。”
“进攻燕京?”夷男听了面色一变,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进攻燕京,当下想也不想,就摇头说道:“燕京乃是大夏的京师所在,里面也不知道有多少兵马守卫,我们进攻燕京,就是找死。这是在拿我们勇士的性命开玩笑,不可为?”
“可汗是这么想的,大夏皇帝也是这么想的,他们也会认为自己的京师是非常坚固的,认为别人绝对不敢进攻自己的老巢,实际上,这么一来,燕京的兵马反而没有多少了。大夏皇帝讲究的是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他将自己的京师放在北境,就是一个错误。”武士彟继续蛊惑道:“燕京之中,也不知道有多少的金银珠宝,和无数的美女,只要攻下燕京,可汗要什么有什么。”
“果真能行?大夏的燕京沿途有不少的城池,我们能攻进去?一旦我们身陷其中,我们这些勇士可就不妙了。”夷男可汗目光闪烁,他是被武士彟的话所吸引,想到燕京城的繁华,心中的一点野心瞬间迸发出来,双目中光芒闪烁。
“若是平日里自然是很难的,但若是让我们的人帮忙,也不是不可能的。”武士彟现在就在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了,是不是应该动用玄甲卫的关系,让夷男入关。
“还请将军指点迷津。”夷男听了之后,很自然的朝武士彟行礼询问道。
“实际上,这也是从李贼入关中得到的经验,燕京之北就是燕山山脉,燕京也是因此而来的,大夏在北疆设置重重关卡,看上去十分牢固,可是只要有山的地方,就是有漏洞的,这些年,我们的人在燕山山脉之中找到一条小道,可以快速的到达卢龙塞。”武士彟决定还是要试一试。
我来自游戏世界 神奇路霸
“将军,那卢龙塞是何等险要,城墙高耸入云霄,根本不是我们能够抵挡的。其坚固程度丝毫不在雁门关下。”夷男是去过卢龙塞的,至今想起来,还是认为卢龙塞是不可进攻的。
“卢龙塞自然是不能攻取的,但卢龙塞旁边还是有不少的小关,这些关隘只是藏在深山之中,并不为他人所知晓,守关的将士比较少,只要我们突然袭击,必定能够夺取这些小关。”武士彟很有把握的说道:“到时候,我们再用其他的办法,将卢龙塞的人马吸引出来,这样我们可以轻松夺取卢龙塞。”
“这件事情我要考虑一下。”夷男想了想才说道。现在就决定是不是从卢龙塞南下,夷男还没有考虑好,毕竟在草原上厮杀,和进入中原是不一样的。
“可汗若是担心的话,不如分兵一部,自己可以坐镇雁门关,部分兵马从卢龙塞杀入中原。”武士彟见夷男有些迟疑,就在一边劝说道。
夷男听了双眼一亮,他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若能分出一部分兵马进攻,那事情就不一样了,若是成功了,自然是好事,收获很多,就算是失败了,也只是损失少部分兵力而已。
“将军认为需要多少兵马?”夷男迫不及待的询问道。
“一万兵马就可以了,一人双马。”武士彟想了想,说道:“若敌人有了防备,可汗的兵马再多也没有任何用处,若是没有防备,一万兵马足以解决许多问题。”
“图里勒,你领军一万人,跟随武将军,朝卢龙塞进发,若是能攻入中原,我就提拔你为万户,可以拥有自己的部众。”夷男看着身边的大将图里勒,说道:“这个时候,大夏肯定没有防备,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天使 街 23 號
图里勒一听能够拥有自己的部落,脸上顿时露出喜色,有了自己的部落之后,就是整个薛延陀部的贵族了,最关键的是,夷男并没有给自己下达进攻的任务。自己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可汗放心,末将一定能够攻入中原。”图里勒拍着胸口大声说道。
夷男听了连连点头,望着武士彟的眼神顿时好了许多,最近几日,夷男的脾气越来越大,若不是知道武士彟和大夏是生死仇敌,还以为对方是来敌人派来消耗自己兵力的。
“可汗,这次进攻中原,无论成功或者失败,都不能深入其中,我们只是劫掠一番,想凭借我们这点兵力,就能吞并中原,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武士彟将事情看的很清楚。
“那是自然,那是自然。”夷男连连点头,只是他目光闪烁,他并不相信武士彟,这次试探一番之后,若是能成功,他就会将武士彟抛在一边,自己单独去干。
谢映登并没有发现夷男在这个时候分兵,就算知道了,也不会放在心上,大夏已经结束了对辽东的征战,并且收服了靺鞨人,兵力增加了许多,而且都是骑兵,在某种程度上,大夏已经锁定了在草原上的战局。
在燕京,杨师道穿着一身红袍,手上拿着基本奏章,面色平静,看不出任何喜怒之色,只是看着面前重重殿宇,目光深处多了几分复杂。
“杨大人,莫非这些又是御史台送来的。”刚刚进入崇文殿,就见一个熟悉的书办迎面而来,杨师道将手中的奏章递了过去,说道:“正是,最近魏大人这边奏章有点多。”
“哎!杨大人,国子监博士是多么清贵的职务,你又何必前往御史台呢?现在御史台可不是什么好地方。军方的那些将军们最近对御史台可是十分不满。”书办扫了周围一眼,低声说道:“您是皇后娘娘的族人,最好还是不要参与其中的好。”
“是,是,谢谢徐大人指点。”杨师道苦笑道:“最近这些军中将领可是跋扈的很,这些都是御史台收集的,卢龙塞的那些将军们可是厉害的很,仗着兵锋强大,经常出入塞外,劫掠牧民,弄的民怨很厉害啊!”
“嗨!那些丘八们习惯了,大夏朝廷内外,那些丘八们跟随陛下身边,纵横草原,也不知道抢了多少钱财和女子,现在让他们老老实实的镇守关隘,就好像在老虎身上系上铁链,何等困难。”
“虽然如此,可这些人已经是我大夏的子民,就这样杀了,传扬出去,那些异族如何甘心为我大夏所用,所以下官和魏大人的观点是一样的,对于这些坏了大夏法律的事情,都必须要严惩,否则的话,如何能震慑天下的武将们。”杨师道正容道。
徐书办听了之后,心中直摇头,那些丘八哪里会那么好说话,魏征位高权重,连皇帝都敢弹劾的人,自然是无人敢说什么,你杨师道虽然是出身后族,可是在朝中的根基很浅,出了事情,恐怕无人帮助他说话。他偷偷的打开几本奏折,顿时面色变了一下。这些御史台的官员真是胆大,从卢龙塞及其周围的大小关隘十几名校尉、偏将,甚至连渔阳的县尉等等武将纷纷遭受弹劾。这些奏折若是被崇文殿批准了,就意味着这些武夫们都会倒霉,这可是会引起朝野震动的。
“怎么,你害怕了?”杨师道看着对方的脸色,嘴角一笑,将这些奏折重新取了过来,说道:“既然是陛下臣子,就应该向陛下效忠,那些武将们做错了就是做错了。岂能因为对方会找自己的麻烦就放弃呢?”
“杨大人高义。”徐书办听了面色一正,向杨师道行了一礼,说道:“大人放心,下官必定会召集好友,为大人摇旗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