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最初進化》-第五十一章 血色獻祭看書

最初進化
小說推薦最初進化最初进化
黑矛这一跪当然不是要行礼的意思,
而是因为他本来就因为输血而十分虚弱,又惊闻噩耗,心里面既是自责,又是愧疚,因此差点昏过去。
这时候时间紧迫,方林岩也只能给他来了一针兴奋剂,然后由它作为向导,迅速赶往那个叫做“泰拉莫克水晶洞穴”的地方。
一行人这一次有的放矢,加上黑矛对他们彻底信任也不再掩饰什么,所以全速前进,于是很快就进入了一个奇特的洞穴里面。
这个洞穴当中的墙壁上,到处都生长着暗红色的晶体,看起来就和鲜血凝结似的,颜色可以说是格外的浓烈,让人看了都觉得很是有些压抑和不舒服。
不仅如此,空气里面还充斥着一股淡淡的铁锈味道,就像是鲜血被煮沸了似的!
很快的,他们就找到了事发现场,那里是一处大厅,到处都是马格拉姆半人马的新鲜尸体,有的甚至还有体温,可见刚死不久,而地上则是用鲜血绘制出了一个方圆几十米的巨型邪恶法阵。
在法阵的中央,用石头堆砌起来了一个临时祭坛,祭坛上面此时还有着浓稠的鲜血,还有一些残余的内脏组织,一眼看去,真的是令人触目惊心!
仔细看去,大部分的马格拉姆半人马尸体胸口都出现了一个大洞,应该是心脏被掏出来了,在这种血腥邪恶的祭祀当中,新鲜的心脏是邪恶存在最满意的贡品。
面对这样残酷的一幕,黑矛已经彻底惊呆了,它浑身上下都剧烈颤抖着,嘴巴里面喃喃的不知道在念诵着什么。
然后疯狂的翻动尸体,呼喊他们的名字,只可惜这些心脏都被掏出来的族人已经没办法给他任何的回应!
这时候,秃鹫和山羊也是强忍住惊怒的心情,迅速的查看了一番现场,然后对方林岩道:
“没有活口,不过我没有发现约旦,估计库拉克也并不是在这里逃脱的。”
“旁边的墙上有弹孔,还有激光烧灼的痕迹,基本可以肯定,瓦登勾结的那帮人类,就是我们遇到的契约者。”
“…….”
方林岩听了以后点点头,然后拍了拍已经完全呆滞的黑矛的肩膀:
“我们在这里没有发现约旦和其余几位熟人的尸体,你要坚强一点,它们很可能还活着,等着我们去救!!”
“我们对这里可是一点儿都不熟悉,你就算是死,也得带我们见到那帮该死的混蛋才行!”
这句话一下子就将黑矛从精神濒临崩溃的境况里面拽了出来,它大口喘息了几声道:
“是的,我就算是死,也要带你们找到那帮混蛋…….跟我来,跟我来!快快快!”
很快的,黑矛就发足奔驰了起来,带着方林岩他们在黑暗复杂的洞穴里面穿梭,然后眼前一亮,就来到了一处广场上!
可以见到,这一处广场的上方,就能看到漆黑的夜空和点点星光。
不过周围的山壁险峻陡峭,垂直落差高达几千米,从下往上眺望的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井底仰头看向天空似的。
从这数百年来玛拉顿这座半人马的圣地都没被外人破坏就看得出来,这里的山壁上必然也是被设置了强大恶毒的机关,否则的话,敌人从空中入侵就能绕开前面这些陷阱了。
玩命风云之少年不识愁滋味 潇揽月
在广场的尽头,就是玛拉顿的寝陵,也是半人马一族当中的大人物的埋骨之处,那位伟大的领袖扎尔塔也是被埋葬于此。
而在广场上,一场激烈的战斗正在进行着,其中的一方不消说,正是吉尔吉斯半人马的领袖布兰德哈登。
令人惊奇的是,明明地上已经有好几头吉尔吉斯半人马一族打扮的尸体了,他身边居然还有三名强大的半人马精英战士正在浴血奋战。
若方林岩没看错的话,这就是吉尔吉斯半人马中最精锐的战士:半人马暴虐者。
丑妃亦倾城
甚至能与凶恶的丘陵巨人一较高低的存在。
不仅如此,能被布兰德哈登这样的领袖带在身边做贴身护卫的,那必然是精锐当中还要挑选过的种子选手。
秃鹫一个侦察术丢上去显示,每一个的阶位都是稀有精英级别!属于精英生物当中还拥有一两项独特绝活儿的那种,和方林岩之前召唤的鲁伯斯啊,冰狼古西尔都类似。
与之战斗的一方,便是瓦登那老东西,除此之外还有四名契约者和一头看起来就十分凶残的召唤生物。
方林岩简单的数了数,发觉算上地上尸体的话,那么这一次布兰德哈登整整带了七名护卫前来,加上他自己就是八人。
看起来这布兰德哈登真是工于心计,对外放出风声,说自己入陵的时候只会带四个人,这样的话,相当于故意暴露出破绽来,结果倘若真有人动手的话,呵呵,一头就撞到铁板上!
不过哈登这一手本来是预防着吉尔吉斯部族当中其余的萨满和祭司的。
与已经衰微的马格拉姆部族不同,布兰德哈登这个酋长其实也只能对部族保持着半统治的状态。
有些类似于清朝开国的时候,虽然有着皇太极等帝王,但下面八王议政,八旗旗主也是各自手握大权。
就比如死掉的维罗戈,就是吉尔吉斯部族下面,奴兽部落的首领。
布兰德哈登如果直接对奴兽部族的战士下令,对方是有权不听的,只能先去与维罗戈商量,维罗戈点了头以后才行。
此时看得出来,布兰德哈登的情况非常不妙,他貌似平静,但是左边前足已经被斩断,大幅度影响了他的行动能力,同时手中的法杖顶部宝石也是黯淡无光。
不仅如此,其胸口部位更是插上了一支银白色的利箭,好在避开了心脏要害,却可以见到这支利箭乃是中空的,有鲜血接连不断的从其尾部流淌出来,一直在持续的给他造成伤害。
这时候他显然已经失去了战斗能力,完全依靠前方的两名半人马暴虐者保护。
当然,布兰德哈登都被打成了这样,其对手也不大好受,
可以见到那一把很可能是神器的“痛击之矛”悬浮在了布兰德哈登的背后,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颜色,显然已被使用过。
这玩意儿抛出去以后势必见血,很显然,那群契约者里面肯定有人直面了它的锋芒,至少减员了三人,也不知道是被打回了空间当中,还是直接死掉了。
而根据方林岩的推断,直接死掉的可能性居多,毕竟他曾经看到过痛击之矛的出手,已经涉及到了灵魂层面的攻击,如此威能,可以说是石破天惊!
都市邪剑仙
正因为这样,剩余下来的四名契约者显然有些出工不出力,以应付居多,倒是布兰德瓦登连同那头召唤出来的怪物在强势无比的步步紧逼。
那头怪物看起来是以石块,泥土为主体形成的石头巨人。不过其身上的缝隙,关节连接处,则是由一种黑色藤蔓形成的,双眼的位置散发出了血红色的光芒,看起来就十分邪恶狰狞。
方林岩觉得那石头巨人有些熟悉,仔细一看,发觉这家伙的脑袋居然有两个!再多看两眼就发觉,其核心不是别的,正是基沙斯的两颗头颅啊!
难怪瓦登对基沙斯的脑袋念念不忘,原来竟是用来干这件事!
不仅如此,布兰德瓦登的身形至少膨胀了一小半,身上血光闪耀,胸口血肉模糊,仔细看去,这家伙也是拼了老命,在身体表面的用利刃刻画出来了一个可怕的魔法阵!
这魔法阵里面的鲜血仿佛自有生命一样,在不停的运作流淌着,同时在其身体表面交织形成一具鲜红色的血纹铠甲,手提的长矛上也被鲜血包裹缠绕,像是一条赤红色的诡异之蛇。
秃鹫忽然道:
“那个契约者我认识,叫做墓碑,他虽然现在样子不一样,应该是改头换面过,但刚刚使用的连斩技能我还是认出来了,在当时星际世界当中我们还照过面。”
被他这么一说,方林岩顿时回忆了起来。
方林岩他们在观察战场的同时,交战的双方同样也是注意到了这帮不速之客,布兰德瓦登率先大喊道:
“人类!赶快过来帮忙,这个邪恶的酋长已经是强弩之末,我承诺,只要你们帮助我干掉了他,就一定给予你们丰厚的回报!”
“之前我们不是合作得相当愉快吗?你放心,这一次我给出的酬劳只多不少!”
很显然,布兰德瓦登的话一下子就让此时的暂时平静被瞬间打破!三名半人马暴虐者情不自禁的就朝着这边看了一眼。
就这一眼,直接让布兰德瓦登抓住了机会,它额头上的血管立即鼓胀了起来,仿佛蜿蜒盘曲的小蛇,整个人身上血光闪耀,紧接着就将嘴巴一张。
立即就见到,从布兰德瓦登的嘴里面喷出了一道血色光球,直接砸在了对面半人马暴虐者的身上!!!
这名半人马暴虐者颤抖了一下,然后鲜血从眼耳口鼻当中疯狂涌出,呆在了原地,即将瘫倒在地,接着就被那头石头巨人一把抱住,等到放开的时候,已经软成了一滩烂泥。
而在布兰德瓦登吐出那枚血色光球的时候,远处隐约都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号!那声音似曾相识,分明乃是约旦的。
见到局势顿时变得大优,那四名契约者立即精神大振,有一人脱离了战场,直接走了过来交涉道:
“我们这一次行动,可是红海团队和火焰团队的联合行动,现在已经进入了尾声。”
“三位如果有兴趣观摩的话,那么待会儿完事以后我们会送上一万通用点,如果你们一定要插手进来的话,我们也无话可说,只是从此也就成为了我们两大团队的敌人!
方林岩忽然道:
“什么叫插手,你没见到是瓦登主动邀请我们过来的吗!”
然后对着瓦登大喊道:
“要我们帮忙可以,盖亚之血我们都要了!”
瓦登立即咬着牙道:
“没问题!”
这时候瓦登的心思才不会顾忌别人,他本来就是性格凉薄,不择手段的人,之前对墓碑四人出工不出力的行为就极其不满。
只要方林岩三人肯出手帮他达到目的,只要面前这个压制了自己半生的大敌,也是自己的亲生弟弟布兰德哈登马上死掉,瓦登几乎没有什么东西不可以拿来交易的!!
听到了瓦登的话,其余的三名契约者顿时脸色大变。
他们为的就是这盖亚之血而来,并且很清楚的知道这玩意儿本来都已经不够分了,可是方林岩三人一来就要虎口夺食,怎么可能甘心??
于是墓碑在团队频道当中怒吼了一声:
“动手!”
可是,方林岩既然敢这么玩,早就在团队频道里面做好了预案,墓碑大叫动手的时候,一发闪光弹已经从上方落了下来,闪得这三名契约者眼前白茫茫的一片。
而同一时间,前去交涉的那名契约者劳尔,已经遭受到方林岩三人的集火,直接进入了濒死状态,好在其团队技能发动,将之传送到了三十米之外。
本来这一次传送还是颇为有用的,因为实际上劳尔的最后落点乃是在一处颇为隐秘的陪葬墓室里面,距离原来的地方虽然只有三十米,但这是直线距离,真的要过去的话,那么弯弯绕绕的得去地下二层然后在转过好几个岔路口。
长夜余火 爱潜水的乌贼
可是,这时候方林岩他们三人的团队技能:血色战旗已经发动。
三人立即就能见到血色战旗的实际位置,不仅如此,更是非常贴心的给出了实际的行进路线!看起来居然和车载导航里面的自动规划路线类似了。
紧接着,方林岩马上就对另外一个人发动了攻击!
因为他之前就有观察过,这个叫做马克的家伙的意识非常好,站位随时都是在保护队友的位置,巧妙的将半人马暴虐者与友军隔开。
在布兰德哈登祭出了“痛击之矛”这样的大杀器以后,马克居然还能保持这样的勇气和意识,可见他乃是团队当中的前排T位。
并且此时他们已经与布兰德哈登开战了这么久,这个叫马克的家伙状态肯定不大好,既然是这样,那么还不如直接从至强点入手,直接将之击破!
因此,方林岩已是一矮身,对准了马克后方的一名枪手戴维快速奔跑了过去。
很显然,枪手最为忌讳的就是被人近身,因此戴维只是听到了敌人急促靠近的脚步声,立即就本能后退,同时高声求援。
同时,墓碑已是二话不说,右手一按!便听到了“蓬”的一声轻响,结果方林岩就见到了一张白色的半透明大网对准了自己迎面扑了过来,真的是避无可避。
这是装备自带的技能:蛛网术!
不仅可以让被沾染上的人大幅度减速,接下来倘若是被敌人用火系法术攻击到的话,还会遭受额外20%的伤害。
更不要说这时候马克也是闻讯而动,一个跨步就对准了方林岩冲了过来!
此时马克距离方林岩至少都有差不多十来米远,可是他的这一个跨步居然迈出之后,仿佛在地面上直接滑动了差不多好几米,这段距离竟然是瞬间到达。
这显然就不是速度快之类的能形容的了,而应该是一个技能。
在被闪光弹闪到的一瞬间,这剩余的三人居然还能做出如此紧密的操作,可见他们平时的配合还是十分默契,浑然若一体。
可是这三个人不知道的是,方林岩的目标就是马克,他等的就是马克主动过来近身的那一瞬间!
因为马克就算是三头六臂,也只得一个人而已!
所以,方林岩在等到马克靠近以后,就已经准备好了要给他一个惊喜:
咏春:连环日字冲拳已经蓄势待发。
但方林岩没料到的是,这个马克居然还能先发制人,在靠近之后自己还没有出招,他居然手臂一抬就对准了自己抛掷了过来一面盾牌!
这盾牌表面闪耀着一层光芒,“当啷”的一声敲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顿时,方林岩就悲哀的发觉自己陷入了晕眩状态,同时,还被附带上了一个“深度沉默”状态。
这个状态乃是非常恶毒的负面BUFF,持续时间长达整整六秒。
在这段时间内,方林岩所有的技能(包括装备上的),所有的药物,道具都直接陷入了沉默状态,无法使用!!
而下一秒,方林岩就发觉自己眼前光芒连闪,戴维,墓碑,甚至还有马克同时已经火力全开,成为了集火目标!
这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在谋算别人的时候,别人也在谋算他,对方分明就是打算枪打出头鸟,打算先干掉自己这个突进的敌人。
盾牌造成的晕眩只持***钟,不过蛛网术带来的持续减速效果却足足有60%,所以方林岩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交叉举起双手挡在了脸前,看着大量的技能不停在自己的身前炸响。
可是,这些威力惊人的技能对于开启了雅典娜之佑的方林岩来说,却并没有形成太大的威胁!只能徒然打得他身前的光盾一阵乱摇而已。
对方的技能优先度都不高,因此能突破魔法盾对本体造成的伤害算是微乎其微。
“想杀我?真是天真…….!”
方林岩看着跳动的战斗记录,眼中顿时掠过了一丝讥刺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