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華夏一家》-第二九六章 系統的調整展示

華夏一家
小說推薦華夏一家华夏一家
赵晓兵叫大异先做基础工作,拿出调整方案来提高这些手工劳动者的待遇。
大异说还不止这些呢,这次事件警备队和联防队都消极怠工,只抓打砸抢,不抓示威者,让赵大人和丁大人很不高兴,说警备队拿钱不做事,白吃饭了。
待他问清楚,才晓得当天虽然聚众上千,但大多数都是女人,且机工组织有序,没有出现骚乱,警备队维持警戒不抓人是对的,巡检司只扣留了几个领头的。
他觉得这样做很好的,带着余大异和王荣一起看那几个挑头闹事者。
特種兵 小說
进了衙门见到三个都是女性,带头的还是个秀气小丫头呢。
赵晓兵先让人给她们去除枷锁,说她们都是无罪的。
等三个女子松了绑出来,一个个都争着说是自己带的头。听的出来,都是想把责任扛起来。
他让王荣记录,听她们述说。
纺织工们主要是觉得薪酬太低,劳动时间长。带头的何幺妹说他们要求不高,只要能涨薪酬就行。
他想了一下答复她:“薪酬肯定会涨起来,伙食也会改善,而且做工时间的长短都由她们自己来决定。
以后要实行多劳多得,做工好,纺织优秀者格外还有奖励。”
三个女人马上就高兴得跳起来了,很快又停下来睁大眼睛问他是谁?
说的话当真算数?
王荣马上介绍他们给女工认识。
剑道凌云 陶家绝少
赵晓兵也不耽误时间,让王荣去招呼办手续,立即放人,亲自将女工们送了回去。
晚上,余大异过来给他检讨,说自己考虑不周,没有管理好。
他说新宋官家开的厂、坊要办成人人都想进来挣钱,学技术的地方,别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我,神明,救赎者 妖梦使十御
大异说工人要求薪酬涨两成。
他说那就涨两成,另外将伙食也要改善一下,劳动时间再缩短半个时辰,超出时间要干活的做计件,格外给钱。
工人是为了来挣钱的,
有钱挣又能做,他们肯定愿意来,
不用强求的。
赵晓兵让余大异考虑,以后可以每年评选一次优秀职工,将做得好,效率高的选出来表彰,做榜样,还有谁来闹事?
大异又是答应,又是检讨,说他工作没做好。
赵晓兵说这是老百姓觉悟了,也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不过就是结队出来呼吁了一下他们的合理诉求,很正常的。
只是我们这些做管理的人要关心工匠师傅,了解他们的诉求了。不能高高在上,拒之千里不顾。
他给大异说还可以引导何幺妹成立个工会,工人联合会,作为官府和工人联系的桥梁,通过他们来了解工人的想法、建议和意见,还有谁吃饱没事,上街来闹呢。
纺织工的薪水早就该涨了,工人才提了两成的要求,依他怕要涨五成了。
只是这种方式不对。
工人游行之后要求涨的,不能再加,否则会助长其他行业人员也闹事,要求涨薪的心理。
那他就不好收拾了。
等这场风波过一段时间后,他要做系统的调整。
他叫余大异研究本部涉及的作坊薪酬水平,有长期未调整的,该调就跟着都调起来。
回房后他说那个何幺妹想出了将工人组织起来请愿,表达她们的述求,不简单。
奇蹟 召喚 師
他让莹莹安排人调查一下这次闹事的幕后,看看有没有暗藏的高人或者祸心。
接着,他带上玉娇去丁辅家里,把处理的情况报告给老爷子听,说他有责任。
织布人穿不起衣服,是他没有关心工匠,没有发现这一问题才导致工人上街游行。
丁辅见他事事都往身上揽,也不好说啥了,只是说他不想干这个主任了,让他早点拿主意。
赵晓兵还是推说等曹将军回来商议,两人再扯了些琐碎,他带着玉娇告辞回家了。
关上门练完双修功后玉娇陪他说话,他叫玉娇找机会引导丁辅去礼部任尚书。
他不是觉得累了嘛,礼部事少的多,安宁还需要人带带。就让他去礼部,让赵言呐来组工部,请孟珙来刑部。
反正人事的问题都是集体讨论,也不怕赵言呐参水,做事几乎都是玉娇在做,也不担心做不起走。
玉娇抛着媚眼说她想要个孩子了。
他说有了就生嘛。
刚说完,玉娇就爬上去了,还叫他不许练功,要真抓实干,好好造人……
次日,军网传来信息,曹将军已经出发回来了。
李兴志集团歼敌一万余,全面稳定了控制区,正在展开清匪反霸和残敌清剿行动;
陈吉林孟珙集团歼敌两万余,俘虏三万,已经肃清残敌,展开了新军式的土地改革运动。
这是他百试不厌的没收敌伪土地,交给无地平民耕种的方法。
新军在对敌占区得到实际控制之后,将开明绅士,敌方官宦进行甄别,合法收入保留,多余土由朝廷赎买回来分给无地平民,敌伪财产尽数没收充公。
所以新军将领最喜欢去攻击敌占区,占领下来后再打土豪分田地,为老百姓做实事的效果直接又明显。
下午,赵晓兵召集巡检司、警备总队,联防总队和军情司以及修造部相关人员开会,总结这次工人游行请愿事件。
联防总队长昨日就在等待他的召见了。
先由部门发言,他不喜欢上去就哇啦哇啦大讲一通。
等各个部门发言过后他开始总结,首先他自己做检讨,没有及时发现修造部下属机构的问题,以至于酿出此次大事发生,今后大家要提醒他注意了。
其次是肯定巡检司、警备队和联防队处置有方,既维持了秩序,又没有激起民变。
第三是要大家举一反三,回去总结经验教训,做好突发事件处理应急方案,预防类似情况发生。
会后,他单独将警备总队长留下,让他在今后要注意类似的问题,可能有不法分子煽动的情况下就要必须采取强制手段稳定局势。
这就需要平时给总队士兵做好思想教育。
都是十里八乡的相亲和街坊邻里,不明真相受到鼓动之后做出过激的事情来了,不忍心上手段如何控制局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