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1sg7都市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起點-第四百三十七章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閲讀-tk7wt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方生根本不敢相信。
自己的大力金刚掌明明没有留手。
怎么可能一掌把他打的痊愈。
他认定,林平之是回光返照,负隅顽抗。
晴思 村花蕭青
林平之嘴角微微上扬,眼中满是玩味儿。
先前两个人打近千。
杀了八百。
现在剩下不到两百人,虽然武功都是上乘。
但是自己满状态。
还怕他们这些都受了伤的?
“想死?”林平之手中冷月鬼刀一抖。
一道凝聚出来的刀气朝着方生激射而去。
方生眼中惊愕。
但此时的他,又何尝不是强弩之末?
“噗!”
方生嘴中喷出一口鲜血,直接倒飞出去。
“方生大师!”
天门道人同鲁金荣立刻将方生扶了起来。
薛慕华也连忙过来给方生检查伤势。
他面色凝重地从怀中掏出一粒药丸给方生塞了进去。
“方生大师,你已经身受重伤,药丸是压制你体内的刀气,你的伤还得花费很长时间调养。”
方生眨了眨眼睛。
他不敢开口。
因为一旦开口,牵一发而动全身。
他的身体会立刻被林平之那狂暴的刀气肆虐。
从而导致一命呜呼。
众人惊恐地望着林平之。
他们没想到,方生竟然真的一掌将林平之“打”恢复。
而且实力比起最初,丝毫不弱。
他们中名望及武功最强者,方生都被一击重伤。
现在,他们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他们纷纷将目光望向薛慕华。
薛慕华是组织者之一。
英雄聯盟之王者 帥到掉渣
尽管他的武功并不算高。
但是他在江湖上的地位,却是较为超然。
当武功最高者岳不群和方生都一一倒下。
他们能够指望的,只有薛慕华这个精神支柱。
丁勉脸色极其难看。
他嵩山派本是五岳剑盟之首。
可在此次聚贤庄的英雄大会之上,却根本没有露面几次。
风光,全部被岳不群抢走。
这才是让他最气的。
而且他觉得岳不群很可能学会了辟邪剑法。
否则他施展的那门剑法,威力又高,又不是五岳剑法中的任何一门。
甚至连点五岳剑法的影子都看不到。
很明显,这是别派武学。
虽然他看出来了。
可是其他的人,却没看出。
加上这剑法,丁勉从未见过。
就算他一口咬死,岳不群那是辟邪剑法。
以他伪君子的身份,狡辩几句,也就无人关注。
可是他不解的是,方生和岳不群都败退昏迷。
自己身边的天门道人和鲁金荣,此时竟然不来依靠自己。
反而朝着薛慕华望去?
论名声,薛慕华是要高些。
可是他嵩山派丁勉也不差。
而且在座的,武功最高的就剩他。
不过现在,丁勉也不好说。
他只能望向薛慕华,有些不满地问道:“薛神医,现在怎么办?”
薛慕华听到丁勉的问题,连忙朝着林平之望去。
现在他也不知道怎么办啊!
这么多人都死了。
活着的,也都基本受伤。
杀手俏医妃
还有战力的,更是只有丁勉武功最高。
这样下去,根本就拦不住林平之他们。
“罢了,都让开吧。”薛慕华为了不再有更多人死去。
只好选择了退让。
他望向林平之,眼中闪过失落。
“魔尊重楼,这次是我们输了,如果你还要杀人,杀我就好,放了他们,如果不杀,还请就此离去。”
薛慕华缓缓说道。
现在的他,没有任何办法。
林平之没有理会薛慕华。
他眼中依旧冰冷。
提着冷月鬼刀,搂着练清商。
他来到曲无忆的面前。
除了曲无忆之外,其他三位盟主全部蓄势待发。
他们很怕林平之突然发难。
林平之望向曲无忆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
“谢谢。”他轻声说道。
紧接着,便将冷月鬼刀收回,把阿朱再度背了起来。
“不客气。”曲无忆也冷冷地回应。
她心中出现疑惑,出现好奇。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为什么每个身份,都能早在江湖上造成这么大的轰动。
他的易容术,为何如此高明,一点破绽都看不出?
曲无忆的心思,林平之猜不到,也没想猜。
他望着晕倒在地上的仪琳三人,眼中闪过一道歉意。
现在的身份,还没办法与她们相认。
最终憎恶 偷看书的懒猫
好在他的目光只有曲无忆看到。
将阿朱背好之后,林平之牵着练清商一步步朝着聚贤庄门外走去。
所有人都瞩目着林平之的身影。
腹黑王爺甜寵小妖妃
这个背着一个女人,牵着一个女人的男人。
将会成为他们睡梦中的梦魇。
地上,早已经形成血泊。
林平之牵着练清商走的每一步路,都会粘带起一些血液。
当他落脚的时候,血液再度回归血泊。
他的周围,是一堆江湖好汉的尸体。
这一幕,在众人看来,仿若修罗地狱。
地狱之神,刚从地狱归来一般。
没有人敢出声,没有人敢制止。
林平之用他的行动,证明了自己是他们惹不起的存在。
原本躲在丁勉身后的游坦之,他狠狠地望着林平之的背影。
眼中满是杀意。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食其肉,饮其血。
然而现在林平之就要离开了!
他心中在纠结。
躍馬烏江
这仇,若是不报,以后就更报不了!
“啊!”
游坦之怒吼一声。
他从丁勉手中夺过铁剑。
丁勉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游坦之竟然还敢上去送死。
“重楼,我要杀了你!”
游坦之怒吼着,他朝着林平之冲了过了过去。
薛慕华见此,立刻想要阻止。
“游贤侄,不要冲动!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啊!”
可是,没有用。
因为游坦之距离林平之已经很近。
林平之冷漠地转过头。
他的双眸蹬着游坦之。
游坦之愣了一下。
他被林平之目光中的杀意给吓到了。
原本高高举起的铁剑,也不由自主地放了下来。
寒意,袭遍了他的全身。
颤抖,一刻也停不下来。
此时的游坦之,宛若置身于修罗地狱之中。
林平之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他嘴唇微微动了起来。
没人听到他说了什么。
但,就在这时,游坦之却直接将铁剑架在了脖子上。
薛慕华立刻大惊。
“游贤侄,不要啊!”
他连忙冲上来,想要制止。
但是游坦之却直接划了一下。
鲜血,从他的脖子处喷出。
薛慕华赶到之时,游坦之的已经无力地倒下。
“不!游贤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