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第850章 就……很受打擊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我只是想要朋友,只是不想再被欺负、不想再回到那种没有一个人站在身边的生活,可是还是不行,为什么会这样,到底要我怎么做……”天堂晴华愤怒之后,神情又颓然起来,低头用手捂住脸,低低啜泣。
池非迟没有说话。
等池非迟抽完一支烟、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熄,天堂晴华才哭够了缓过劲来。
“我……”天堂晴华见池非迟走回车前,迟疑了一下,想到池非迟跟她说了那么多忠告,还是鼓起勇气坦白,“我原本是想杀了泰美,嫁祸给玲治的,就在今天……”
池非迟上车,系安全带。
天堂晴华转头盯着池非迟。
身旁那张侧脸没有惊讶,也没有厌恶和排斥,跟之前一样平静,大概是刘海在眼睛前投下的阴影,显得有些冷漠,似乎对她杀不杀人一点兴趣都没有。
语塞了一会儿,天堂晴华呼出一口气,仰头看着蔚蓝晴朗的天空,“池……池同学,我是不是很差劲?”
“嗯。”池非迟一点面子都不给天堂晴华留。
天堂晴华再次无语了一会儿,收回看天空的视线,“为什么跟我说这么多?以你的性格,我还以为……”
“你和我是国中同学,我不想看你做傻事,杀不杀人是你的选择,但我劝你最好不要今天动手,你瞒不了我,也瞒不了任何人,”池非迟发着车子,说出口的话直白到近乎残酷,“我也不会跟你做朋友,因为我很清楚,如果在你听到他们的话之前,我来跟你说这些,你很大几率不相信、会觉得我是在挑拨离间你们的感情。”
“我们为什么不能成为朋友?”天堂晴华感觉心咔擦一下碎成好几块,不解问道,“因为你觉得我会不相信你?可是,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相信他们不是很正常吗……”
“不,”池非迟开车掉头,“是因为你缺乏判断力、太软弱、想法幼稚,相处起来会很累。”
天堂晴华:“……”
就……很受打击。
她后悔了,能不能当她没问?
池非迟没有再说下去,驾车返回露营地。
他不排斥跟幼稚的人做朋友,但那个人身上要有吸引到他的地方,或者相处着舒心。
很明显,天堂晴华不是这样的人,身上也没有足够吸引他的魅力,他一个有儿有女、有爸妈的人,平时东琢磨、西琢磨的事已经够多了,不会在这种自己没兴趣的女性身上花费多余的心思。
只是原意识体一直在纠结当年是不是该上前帮一下记忆里那个被欺负的女孩,他今天跟天堂晴华聊聊,算是弥补原意识体当年的遗憾。
至于天堂晴华怎么选择,他都不会多管。
如果天堂晴华想不通,继续杀人,那就别怪他拆穿。
要是觉得他是破坏计划的威胁,准备对他下手,那也别怪他丢掉那一点情谊下重手锤人。
而如果天堂晴华自己想通了,放弃杀人,那他就正好做个实验。
看看这次阻止了罪犯犯案之后会不会引发反弹、白藤泰美还会不会死、今天会不会出什么别的事件……
直到车子开到露营地附近的路边,天堂晴华才从漫长的无语中缓过神来,“那我们还算是老同学吧?”
池非迟停好车,按开关合上车顶,“当然是。”
“谢谢,”天堂晴华释然失笑,打开车门下车,看向草地上玩闹的孩子们,“是同学就够了,回去我就跟他们说清楚,骗人是我不对,以前的钱我不会追讨,不过以后也不会再给他们花那么多钱了,还有玲治……分手还是由我来提吧。”
池非迟下车看了看天堂晴华,点头道,“不错,有点样子了。”
天堂晴华笑了笑,刚想说话,发现孩子们过来了,也就没有再聊下去。
“食材已经准备好了。”灰原哀一脸淡定地暗示池非迟该去下厨了。
池非迟锁好车门,收起车钥匙,“今晚不是吃咖喱饭吗?”
“我们邀请了晴华姐姐的朋友们一起吃晚饭,”元太张开双手比,划出一个大圈,一脸认真道,“所以一定要丰盛的大餐才行!”
“没错,”光彦正色点头,“毕竟上午吃了他们那么高级的烤肉!”
“池哥哥不是还特地让博士用储藏箱带了很多鸡蛋过来吗?”柯南跟上前笑着卖萌,为了美食,他不要脸了,“要是不吃掉实在太可惜了!”
“知道了。”
池非迟答应下厨,转到车子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一个塑料袋。
五个小鬼头立刻跟上,看得天堂晴华心里好笑。
灰原哀偷偷观察着池非迟和天堂晴华。
嗯,离开了将近一个小时,两个人先前那种僵硬的气氛已经彻底消失了,很和谐。
池非迟让五个小鬼动手又架了一个火,收拾食材准备动手。
出来露营条件有限,炸、炒、烘培不用考虑,煎东西可以借天堂晴华的烤盘,但他打算用煮、蒸、凉拌的方式把晚餐搞定。
两个火堆架好,灰原哀一看这架势,替池非迟捏了把汗,“非迟哥,要帮忙做什么吗?”
“不用。”
池非迟把锅放好,加水,把简单切成两块的牛肉直接丢进去,而另一个加水的锅里直接丢了洗干净皮的土豆和紫薯,然后转身开始切姜葱。
“这是要做什么啊?”元太好奇凑到锅面前,“还是咖喱牛肉吗?”
“应该不是吧,”柯南观察着道,“牛肉没有切块。”
步美看了一圈,被砧板旁边袋子里的东西吸引,“池哥哥,这是什么?”
袋子里是一个个带绿叶的红果子,红果子只有小孩子拳头大小,小巧玲珑,颜色红艳,下角还长了一个尖,看起来很陌生。
“樱桃萝卜。”池非迟回答着,手里动作不停,‘咔咔咔’切东西。
“咦?”柯南好奇凑过去,发现自己居然不认识这种……不知道是水果还是蔬菜的东西,“灰原,你知道吗?”
灰原哀一头黑线,不要把她当成什么都知道的生物学家好不好,“不知道。”
“那这个到底是樱桃还是萝卜啊?”元太挠头。
“萝卜,我让大山先生买茶叶的时候从中华带过来的,没有很多,这次带来给你们尝尝,”池非迟解释着,拎起一个洗过的樱桃萝卜,咔咔咔切出薄片,“吃起来只是普通的萝卜味,不过能做得比较好看,小哀,帮忙拿个圆形的大盘子……你们想吃酸甜的还是酸的?”
元太盯着被切片的萝卜,“都尝尝可以吗?”
“行。”池非迟接过灰原哀递来的盘子,将萝卜片沿着盘子内沿、以圆环形状一圈圈摆到中央。
白瓤红皮的薄片一铺,再在中间加上两块胡萝卜块,看起来就像一朵盛开的红边白瓣莲花,等池非迟在里面倒上苹果醋后,莲花层层叠叠的花瓣被慢慢染上橙红,看起来也更加鲜活亮眼。
不到十分钟,一道菜搞定。
灰原哀端盘子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步美还提前跑去让阿笠博士选了一块蓝底白色碎花的野餐布铺上,才让灰原哀把大圆盘放上去。
“好漂亮哦!”步美趴在野餐布上,看了看盘子里盛开的花,“我想找相机把它拍下来!”
“再等等吧,”柯南帮忙端了两个小碟子上前,心情很不错地把碟子放在大盘子外围,“至少要加上这个。”
碟子里是被切成八瓣的樱桃萝卜,底部没有切开,放在小碟子里,就像开放的八瓣莲花,同样有汁液浸泡着。
“你们也要帮忙哦,步美!”元太小心翼翼地拿着碟子过来。
“池哥哥是按人数准备的,一人一份,”光彦也在帮忙,一手一个小碟子,端得小心翼翼,“这次是用柠檬汁加蜂蜜水浸泡,酸甜味的!”
一圈小碟子围绕着大盘子,就像一圈小八瓣莲花围绕在盛开的红莲旁边。
灰原哀和步美帮忙端了两趟,看了一下摆放的成果,心里满意。
她家非迟哥的审美果然完美。
池非迟还在锅灶忙活,煮牛肉的水开了一会儿之后,把煮出来的血沫连同水一起倒掉,葱、姜、酱油、料酒、甜酱、花椒、八角、冰糖之类的调料噼里啪啦往里撒。
灰原哀刚走到一旁,看到池非迟一堆一堆调料狂撒的举动,沉默。
这狂野的料理方式……咦?她来干什么的?
池非迟抬头看了灰原哀一眼,继续动手拌酱料,“怎么了?”
黄帝外经 布川鸿内酷
灰原哀回神,想了想,才想起她是来做什么,“我是想问问,如果想吃草莓味的樱桃萝卜,是不是在樱桃萝卜片里加草莓汁就行了?”
“理论上是这样,”池非迟道,“不过没有酸味不好吃。”
别问他为什么知道,他前世试过纯甜的,然后总结出一个道理——萝卜还是带酸味的比较好吃。
灰原哀点了点头,琢磨着以后可以自己做,只要有原材料和非迟哥那份刀功……就算没有,那只是切个薄片而已,她把速度放慢一点就行了。
少年侦探团五个孩子组成了围观队列。
池非迟拒绝帮忙,让阿笠博士和五个孩子别破坏自己的节奏。
在酱料兑好没多久之后,紫薯和土豆熟了,分别弄成泥,加不同的调料,顺手在空出的锅里把米煮上。
在紫薯土豆丸子做好之后,之前煮的牛肉差不多了,出锅切片成酱牛肉,浇上酱汁。
清洗空锅,烧上热水。
再之后,米煮得差不多,开蒸,同时留下一碗碗米汤。
另一个锅里的热水烧得差不多了,开始煮咖喱,处理冷冻鱼。
等饭蒸好,腾出锅,烧再放红糖,做红糖水煮鸡蛋。
最后,用咖喱和鱼做出咖喱鱼丸。
只要时间管理得好,一个人轻轻松松搞定!
阿笠博士都加入了围观队列,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
池非迟做菜的速度不慢,不需要任何量具去估算调料份量,一勺两勺都是靠经验,速度快,但又不显得焦急忙乱,反而给人从容不迫的感觉。
把黄金咖喱鱼丸装盘,池非迟腾出手来,在锅放了清水,准备一会儿洗碗用,“开饭。”
“啊……”步美回神,笑眯眯道,“我去叫晴华姐姐她们,小哀,我们一起去吧!”
“好。”灰原哀活动了一下发僵的手脚。
她居然站着看别人做菜看了一个多小时,非迟哥有毒吧。
元太和光彦立刻发现步美对灰原哀的称呼变了,“那我们也叫哀……”
“不行,”灰原哀冷漠脸拒绝,“你们两个和江户川都不行。”
元太和光彦有被打击到。
“啊……”
“为什么啊?”
“不为什么,就是不行。”
灰原哀和步美转身离开去叫人,嘴角微微翘了一下,心情很不错。
连中间人都不找一下,突然提出叫她‘小哀’,她才不会那么容易就答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