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新書討論-第223章 打得贏就打展示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周公亲启,第五伦再拜言……”
虽然第五伦心想什么“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可听到昆阳两字触发了点印象后,他自觉窥见了天机,还是忍不住要干涉干涉。
虽然隔着太远不能插手,但可以插嘴啊!
不过以他对大新战神,大司空、隆新公、虎牙大将军王邑的了解,知道这老家伙一向与严尤不对付,连带对自己也从来没正眼瞧过。人家指不定还觉得第五小儿得了“维新公”与他同等而列心有不满呢。
对这种刚愎自用者,亲信都不一定劝得动,更别说第五伦,于是,还是得从身在颍川的难兄难弟窦融入手。
“窦融乃是王邑亲戚旧部,他的建议,王邑或许会听进去一二?”
本着试一试的念头,这才有了第五伦从河内派人给窦融捎去的这封信。
但真真将帛摊开后,第五伦却又感觉无从下笔,前世作为一个普通网友,对两汉之际、昆阳之战,他只记得名梗,细节一概不知。
左思右想,还是只能从军争地利上,分析昆阳这地方虽是大军南下宛城最方便的路,却不好攻,不如分兵走鲁阳关……
又反复提及刘秀此人,认为是朝廷大敌,希望窦融引起重视——也由不得他不重视,听说窦周公正被刘秀追得满颍川跑呢。
虽然时间一变,剧本可能全乱套了,但还是不得不防,第五伦最后又开始借用兵阴阳家那套搞迷信活动,警告窦融:“《左氏传》云,陨石,星也。吾军中有善占星者,夜观天象,预言数月之内,或将有星陨于昆阳左近……”
书罢,第五伦投笔,依依南望,含泪感慨道:
“周公啊周公,我,只能帮到你这么多了!”
也不知他的这微不足道的建议,会对刘秀、窦融、王邑的命运产生何种改变?
总之,千言万语,汇作四个字:
“小心陨石!”
……
此时的颍川郡,天气一片晴朗,毫无异常天象可言,窦融也早就避刘秀于百里之外:反正知道自己的残兵败卒打不赢,他又不是一心给新朝殉葬,不跑去投靠王邑,还等什么?
而汉兵则驻扎在父城县外,朱祐看着依然紧紧闭合的大门,有些发愁,不由回首抱怨道:“文叔,你放那冯公孙回城,此事还是有些冒失了。”
且说前几日,亭长傅俊绑了督邮掾冯异来降,冯异不肯屈服,刘秀却对这位屡屡击退自己进攻的小督邮很感兴趣,不但让人松了绑,还给他好吃好喝。
席间刘秀与冯异交谈,发现其既有文才,也长于武略,更是赞赏。冯异通《左氏春秋》,本以为绿林渠帅乃是粗鄙之人,不料遇上了刘秀这太学生,观其言语举止,非庸人也,而军纪也较绿林要好,并非残害颍川乡里。
二人相互欣赏,前一刻还是敌手,下一刻相谈竟是甚欢。
纽约十三街 刹那芳颜
刘秀还向冯异敬酒,承认他用兵不错,若要论争城夺地,自己都有些敌不过。
但刘秀话音一转,又谈及天下大势,以为王莽譬如亡秦,如今虽然集结了大军南下,但不过是回光返照,尚不如章邯之兵,长远看来,必败!
这是在招降冯异了,而冯异这才发现,自己的堂弟乃至于几位同乡,早就投降刘秀,替他出谋划策了,一众人等纷纷力劝冯异也一起降了吧。
“异一夫之用,不足为强弱。”
冯异是如此请求的:“有老母在父城县中,愿归去之后,以所监城邑献之,方显对刘将军效功报德。”
刘秀很干脆地欣然应诺,直接将冯异放走了,这让朱祐直跺脚,认为刘秀上当了:“冯异此去一定不归!”
“他一定会回来。”刘秀却如此笃定,要论识人之明,他比兄长还要强一些,笑道:“冯公孙,是言出必行之人。”
朱祐直摇头,还是不确信,直到傍晚时分,远处的父城县大门敞开,冯异带着县宰、尉、丞出得城来,向刘秀投降。
我家萝莉是大明星 追梦人love平
“如何?”刘秀哈哈大笑,纵马向前,去迎接冯异。
而朱祐则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刘秀的背影,如果说去年,刘秀给人的印象还只是“文质彬彬可靠的老实人”。那从今年起,确切来说,是从小长安惨败,连丧亲姊、亲兄,痛失新妇,刘秀在受到巨大打击后,性情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朱祐过去只在其兄刘伯升处,才能看到的豪杰大勇之气,开始在刘秀身上浮现。让他变得更有魅力,且并未影响到关键时刻的睿智与冷静。
“文叔,与过去不一样了。”
朱祐却不知,刘秀见冯异当出降,原本心里没底的他,亦长舒了一口气。
刘秀信奉谶纬和时运,只感慨道:“自从进了颍川后,我的运势,似乎在慢慢变好!”
……
四月中旬,刘秀已连下颍川数县,得到冯异、傅俊等人投效之际,同样是南阳人的任光,却做出了一个抉择。
他没有去魏地过安定日子,而是让族人宾客护送岑彭之子北上后,自己则紧随第五伦脚步,表示愿意附其骥尾,在其身边效力。
“聪明人啊。”冯衍歪头看着年纪比自己大了不少,满脸敦厚之相的任光。
“他知道自己曾拒绝第五公征辟,走投无路才来,而如今魏地之势已成,论功绩、资历,便排在了创业臣属之后,若任伯卿再回魏地去,只在马援、耿纯之下做事,那就难有出头之日了。”
“反倒是此番西行,却又是一个表明忠恳,跻身亲信的好机会!”
第五伦同意了任光之请,询问了他在严尤军中担任何职?
“做过粮官,又为安集掾。”
“那伯卿便是我的安集掾了。”第五伦让任光官复其职,顾名思义,负责安集军众,跟在后面监军。
任光一如冯衍所料,他已经将宗族宾客全都带到河北来投效第五伦,但既没有带来一支军队,推荐的人才如同乡吴汉,又阴差阳错没被第五伦征辟到,这边连个熟人都没有,一时尴尬,只能从头开始奋斗。
得了安集掾,他已十分高兴:别问主公能给你什么,先问你能给主公带来什么!
故而任光使出了十分的力气来做事,期间行军路上,他观察第五伦的兵卒,发现皆是十里挑一的强军。不但极有秩序,要么是个人技艺超群,要么就曾做过什长、伍长,若魏地兵卒皆能如此,难怪第五伦能力阻赤眉,名震河济。
“若他日能取了河内,隔着大河,南据绿林也不在话下。”
再花了天把时间一数人头,任光发现,第五伦明面上号称八百,实则所携人数却超过了一千!
而第五伦这趟西行入京究竟想去做什么?依然是一个迷,作为刚加入的外围人士,任光自然无法获知真相,却也只能硬着头皮跟下去。
他已经别无选择了。
而这一路上,冯衍也没少找任光攀谈,任光还是老样子,只要不是第五伦亲询,就藏拙,调头就是对冯衍一通吹捧。让冯衍降低了对他的戒备心,不知其腹黑,只当任光真只是一个普通乡啬夫、小粮官,没太大见识。
冯军师一高兴,又忍不住夸夸其谈,吹嘘起他的见识来。
他们已经走到了河内的最西边,开阔的平原上,一座巍峨大山,仿若是从麦田里猛然升起,一弹指顷的功夫,干净利落地斩断了前行的道路。
“伯卿可知道这是什么山?”
任光满脸茫然:“太行?”
“错,这其实是王屋山。”
冯衍告诉任光,这里是太行余脉,王屋是也,而横于黄河以北,与王屋相对的那条山系,则是薄山(中条山)。
而两山之间的小小缺口,据说是上古时被愚公移开的路,如今变成了太行八陉(xíng)中的第一陉:轵关道(河南济源)。
两山夹一路,形势颇为险要,军队穿梭在谷底,两侧的悬崖以排山倒海之势挟持着他们行进,山体所投射的巨大阴影遮蔽着整条道路,高高危耸的怪石仿若站岗放哨的士兵,让生长于南方平原,未曾见过北方山势的任光环顾两侧,都不由得心生疑虑:前方该不会有埋伏吧?
幸好第五伦没有大笑,目前这条轵关道连接的河内、河东(山西南部),都还在新朝控制下,尚属安定,即便有些匪盗路贼,也不敢来侵犯军队。
“此道看似险要,但已是两地最便捷的通道了。”
冯衍告诉“啥都不懂”的任光:“魏惠王曾言,寡人之于国也,尽心焉耳矣。河内凶,则移其民于河东,移其粟于河内,河东凶亦然……走的就是这条道。”
毕竟放在三百年前,不管河东、河内还是现在的魏地,都是极盛时魏国的一部分,就算到了汉初,仍有人把魏郡称之为东魏,而河东为西魏。
光在几十里的轵关道上,他们就走了整整三天,千曲百折之后,穿过轵关险塞,任光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路面已经从谷底升起,放眼望去,土地平旷,屋舍俨然。
这已经是河东地界了,回首望去,山脚的桃花已经凋零,而在这儿,依然是漫山遍野的姹紫嫣红,仿佛还是春天。
在新朝,河东被称之为“兆队”,兆队的兵力也被调往洛阳,为大司空的四十万大军添砖加瓦,第五伦有使者及符节,倒是通行无阻。
许你一世平安
河东土地广袤,富饶而平阔,一行人虽没时间停留太久,但一路上,亦见到了夏后氏之墟、晋国之新绛、魏都安邑,还有那白花花的解池。
这儿的水利可不比关中差,汉武帝时间开修的许多沟渠尚在灌溉土地,使得河东地大力强,所以制关中之肘腋。
终于,在四月下旬时,已经跋涉了上千里的一行人,终于抵达了河东的尽头,涛涛黄河岸边,对面,是一座繁荣的渡口。
第五伦捧了一把黄河水,没有下游浑浊,但也不如新秦中的上游清澈,他和这条长河,是当真有缘啊。
他过去没来过此地,遂指着对面的津关道:“敬通,那就是蒲津关了吧?”
“正是!”
冯衍说道:“所谓关中者,诸关之中也,北则萧关、东则函谷,南则武关,西则散关,但于大河之上,亦有一关,便是蒲坂津。”
“自春秋时起,此地便是关河大防,秦晋两国数争。楚汉之际,高皇帝、韩信亦从此渡河击西魏。前朝武帝元封六年,立蒲津关,盖设关官以讥行旅。武关、函谷以限东、南,而临晋以限并州、冀州。”
既然是关,那肯定驻扎有军队,对面确实有师旅驻扎,由师尉郡管辖。
师尉大尹,正是那个因为在青州抵御赤眉做得太好,又扬言要兼两州之牧,被王莽调回来的田况。此人曾于去年,阻止猪突豨勇渡河东行,跟第五伦算有点小过节。
也是在这,任光终于提出了他追随第五伦以来的第一个建言。
“明公。”任光说道:“我虽在前队,也经常听闻这田况不近人情,加上关隘必有搜检,我军向朝廷报了人数八百,倘若人数超过太多,只怕会遭到阻挠,坏了明公大事,反而不美。”
一路来,他已经猜到,第五伦这趟回朝,所谋甚大了。
确实,这时候是没必要耍小聪明的,第五伦多带人的目的,却不是指望他们一起进京,而是另有打算,眼下既然任光提了,遂笑道:“伯卿之言有理,我部多出来的两百余人,因师旅疲乏,恐怕要在兆队郡休整了!”
第五伦让人留给给兆队大尹一大笔帛,让他帮忙安置这些因为路上磨破了脚、扭伤了腿,不得不原地休养的士卒。
此番进京,风险可不小,第五伦没有百分百成功的把握,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打仗没有什么巧妙,简单说就是两句话,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走呗!
他这次特地选了河内、轵关道、河东、蒲津关这条线,这既是他们的来路。
“也是吾等的退路!”
这两百多带的兵卒,就是留着守退路的,第五伦一贯是未虑胜先虑败。若发现自己计划又一次白出,实在行不通时,他也不会勉强。
不如就用耿纯之策,带着第五氏、耿氏、马氏的宗族,裹挟上那些愿意或不愿意跟自己走的家乡人才,沿着来路,打回魏地去!
届时,马援也会按照约定,在获知消息后突袭河内,作为接应。而第五伦则负责“顺路”打下河东,如此尽取古时全魏之地,地盘也扩大了三倍,反正稳赚不亏。
可现在想那些还为时尚早,第五伦及麾下精挑细选的八百壮士,还有大事要干!
小卒要过河了,要迈出那一步了。
站在波涛滚滚的黄河边,第五伦一身戎装,回过头看着万脩、耿弇、彭宠、冯衍、任光等人,第一个踏上舟船。
船有点晃,而第五伦的手,指着对岸船影憧憧的蒲津关,还有津关之后,那日薄西山的新室中心。
这一次回来,和以往返京述职不同,第五伦心情莫名的激荡。
因为,从天凤四年到地皇四年,来到这时代的第六年个年头,第五伦终于,等到这一天,能够说出,那句话!
“入关!”
……
PS:(盟主加更2/17,感谢织田上总介信长)
明天的更新在1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