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ptt-第一百五十九章 救治安暗月分享

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小說推薦重生女遇到吸血鬼重生女遇到吸血鬼
“这次把大家叫来,是想宣布一件事,暗月的身体已经康复,但是他被烧焦的躯体,却始终没有改变。”
安菲把一家人叫到客厅,向他们宣布了安暗月的情况。
“父亲已经好了?他……他可以行动自如了吗?”安明宣激动的问道。
“他烧焦的身体还如从前一样,不能动。”
“飘雪,谢谢这三年你对暗月的付出,如果没有你,暗月肯定不会恢复的这么快。”安康妮由衷的说道,大家感激的看着芈飘雪。
“没什么,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芈飘雪有些意外,为什么今天会说安暗月的事。
无限超级商人 吃书虫虫
五岁宝宝是恶魔
“我们血族人最怕太阳,暗月不仅被暴晒三日,还被烈火焚身,所以,让他被破坏的身体修复,也很难——”安菲皱着眉头。
“祖母,不如让王亦舒给哥哥看看,他虽说擅长用毒,但也会些旁门左道——”
“芷茜,他毕竟算是一个外人,那龙脉至关重要,你哥哥又不能挪动,还是不要让他知道的好。”
“他……他也不算外人——”安芷茜羞红了脸。
“芷茜,那王亦舒是个江湖中人,他来去自如,如果有一天他离开了,厌倦了,你要怎么办?母亲也是为了你好,我知道你的心思,但要懂得适可而止!”
“母亲……”
“好孩子,听话……”
安芷茜嘟起了小嘴,转过头去,眼眶里充满了泪水。
天使重生之恶魔归来 陌雨潇潇情归处
凡人碎空传 三毛当少爷
“祖母,我做为晚辈说句公道话,父亲、母亲,我和芊云,我们都很幸福,虽说血族人身体不同,但是主要是两个人的心,我看那王亦舒不错——”
“宣儿!”安菲阻止了安明宣说话。
“这天下的血族人已经不多了,我们寿命漫长,又隐居在深山老林,早晚有一天,血族人要么会消失,要么会和普通人一样,康妮,顺其自然吧。”
“是,母亲。”
“芷茜,你和那王亦舒说一下,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你哥哥重新焕发生机,如果一直如焦炭一般,就算能够说话了,也是痛苦的。”
“是,祖母,我会说服他帮助哥哥的,只是……他如果要亲自看看哥哥怎么办?”
“我可以保证,师父他绝对不会对龙脉有窥探之心,他虽说是江湖中人,但是江湖上的人最重义气!”
“芷茜,你看着办吧,只要能够让你哥哥好起来,那龙脉又算什么?更何况我设的阵法也不是谁都能破解的。”
“飘雪,以后月圆你不必喂暗月血了。”安慕然看到大家冷静下来,轻声说道。
“为什么?他不是慢慢好了吗?”
“我们去看暗月,他说已经不需要你的血了,以后每逢月圆,我们会送只动物过去,你只是普通人类,这几年难为你了。”
“我……我没事的。”
“就这么办吧,飘雪可以去看暗月,但是不必给暗月吸血了,芷茜和王亦舒好好商量一下,如何能够让你哥哥复原,我也要回去翻翻古书,看看可有别的法子,暗月能够如此,毕竟也算喜事,大家散了吧。”
芈飘雪出来的时候,发现安芷茜正在门口等着她。
“嫂子,亦舒是你的师父,我也跟着他学了三年的本事,你看他可有办法,能够让哥哥的身体恢复过来?”
“师父只是会下毒,能够让一个人起死回生、重新生出血肉,这我还真没听说过,都说源头的水可以生死人而肉白骨,可是你哥哥……”
芈飘雪和安芷茜走在林荫小路上,经过三年的改变,望月溪恢复了生机,到处都是参天大树,枝头有很多鸟在叫,树下开满五颜六色的鲜花,斑驳的阳光星星点点的透射下来,一位白衣女子长发飘飘,一位粉衣女子娇小玲珑。
“一起去问问吧,师父虽说年纪不大,但是他行走江湖多年,也许会有办法,你哥哥的情况我看到了,平时我去可以和我说几句话,但是他的身体被烧成了焦炭,不能动,就是说话也很痛苦,那身体几乎一碰就碎,确实让人看了心疼。”
“可怜的哥哥!嫂子,难为你了,从前你和哥哥如同神仙眷侣,现在……”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毕竟我还有你们,心烦了还可以去找他说说话,只是你和师父——你们两个真准备在一起吗?芷茜,你是血族女孩,生活习惯和我们并不相同,你认为,你们两个在一起会幸福吗?”
“嫂子,我们已经相处三年了,虽然这期间他也曾离开过,但是用不了多久,他还是会回来,我知道他心里有我,也知道他是一个无拘无束的人,只要他肯回来,我就会在这里等他,只要两个人心在一处,名分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只要能够看到他,知道他对我牵肠挂肚,就是最大的幸福。”
“芷茜——”
两个人去了王亦舒的云杉树屋,王亦舒正对着夕阳悠闲地喝着茶。
“采了一束花给你。”安芷茜浅笑着,把路上采的野花插到花瓶里,放在阳台的桌子上。
“你坐这边,那边有阳光,你会不舒服的,今天怎么这么好兴致,你们两个一起过来了?”王亦舒为安芷茜拉开椅子,招呼两个人坐下。
父皇请您淡定一
“师父,你虽然不是望月溪的人,但是在我和芷茜心里,你就是自己人,今天中午祖母去看了暗月,他的身体基本已经康复了,只是被烧焦的躯体还和从前一样,祖母医术最好,却也毫无办法,不知你可有办法,让他重新长出血肉?”
“哦?那安暗月真的没事吗?当时不是说他只剩下微弱的心跳吗?居然能够好了,血族人的身体真是神奇,我只会用毒,还真不知道如何让人能够焕发生机,让我再好好想想——”
“亦舒,我们相处三年多了,虽然一直吵吵闹闹,但是我心里明白,你对我很好,也教会我不少东西,现在算是我求你,如果能医好哥哥,什么条件我都肯答应!”
“你这个傻丫头,我需要什么条件?难道我需要的条件,你不知道吗?”王亦舒抬头看着安芷茜。
“师父,芷茜做为一个血族人,年纪也有几百岁了,但她是一个清纯的女孩,我希望做什么事你都要认真考虑,不要伤害了她。”
“什么时候做徒弟的也管起师父来了?你放心,在安暗月没有康复之前,我不会提出任何要求,好像子澄过几天就要来了,我跟他们回去一趟,发出江湖令,看看谁有办法,让他重新长出血肉。”
“谢谢师父!我在鲜花谷还有许多银子,都是这几年卖到宫里的收入,您尽管拿去,反正我也是用不上的。”
“不够的话我也有,我有各种珍贵的宝石珍珠,只要能够治好哥哥,我可以全部拿出来。”
“飘雪的银子或许可以用到,你的那些宝物就留着吧,将来好布置婚房——”安芷茜羞涩地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