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leb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大神你人設崩了 愛下-517驚變讀書-qgav8

大神你人設崩了
小說推薦大神你人設崩了
任家的事任家自己关起来处理。
孟拂这件事任家几个人心知肚明。
然而外人却不曾清楚,眼下任唯辛道出了任家秘辛,身边的几个跟班头垂下,恨不得没听到任唯辛的这句话。
另一边,江鑫宸得知确实有张机票被扫到垃圾桶,但垃圾刚刚已经装上车了。
他一刻也没有停留。
连后续的训练都没参加,直接追着车子出去。
他赶得及时,兵协的垃圾并不多,他在这边的垃圾处理堆呆了很场一段时间,终于在茫茫垃圾堆中翻出了这张机票。。
机票上有脚印,还有些脏水染过的痕迹。
看到这张机票,江鑫宸血红的眼睛终于平静了很多,他坐在原地,揪起一点儿的衣襟,把机票一点一点的擦干净,然后叠好放进兜里,才重新站起来。
手机上,有好几个未接来电。
有两个是兵协的号码,还有一个是兵协教练的号码,他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还发了一条短信。
江鑫宸给教练回电话,那边的教练一筹莫展:“你疯了,在训练期间私下斗殴?”
是那种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江鑫宸往垃圾场外面走,“再来一次,我还是会打他。”
“你……”教练扶着额头,“任家人已经找过来了,你这样,我要怎么保你?”
“不用保我,”江鑫宸无所谓,“大不了他们打我一顿,我以后想跟表哥荨姐一样进实验室。”
进不了兵协,江鑫宸并不遗憾。
教练:“……?”
你给我再说一遍??
江鑫宸没再说一遍,他只是伸手拦了辆车,直接去学校上学。
也没有跟孟拂说这件事。
孟拂这边。
她刚签收了一个快递,快递送过来的时候,刚一转身回大厅,就看到苏承从楼上下来:“苏黄说,江鑫宸去学校了。”
孟拂拿了剪刀拆快递,听到这一句,微微偏了下头,“学校?”
總裁,吃完要認賬 妖菁
“他打了人,不想呆在兵协了。”苏承对江鑫宸打了谁不在乎,总归江鑫宸现在的实力,京城能动他的人也少。
孟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她点点头:“哦,那成长了。”
苏承跟着点头,去看她手里的快递。
一块手表,认出来那是什么,他挑了下眉,“给我姐的?”
“嗯,概念机。”孟拂拿出来看了看,觉得还可以。
她們說我是劍俠
“全球限量首发十个豪华级通讯表,”苏承单手撑在她的沙发后面,笑了,“大手笔。”
经过这么长时间,孟拂也知道,苏娴对器协情有独钟,上次买个钻石都能买到金针菇的作品,这个新研发的手表,集通讯、防卫为一体,她应该能喜欢。
**
任唯辛受伤这件事,任唯一很快就知晓。
整个京城最不能惹的三个女人,这称号不假。
更别说,任唯一向来十分宠爱她这个弟弟,不然也养不成任唯辛这个跋扈的性格。
任唯辛出世以来,别说外人,连他妈妈都没有打过一次任唯辛,眼下被人打得这么惨,绕是修养再好,她也忍不住!
直接就要去给任唯辛找回场子。
任伟忠一直默默跟着孟拂,江鑫宸这件事他也很快知晓。
其他人找不到,他直接找到了任唯乾。
任唯乾在书房。
外面是任唯乾的妻子,她就纠结着拦住了任伟忠。
“少夫人,”任伟忠拱手,他知道任唯乾能听得到,便停在原地,急切道,“如今整个任家也只有您能拦得住大小姐了,唯辛少爷的脾气您也知道,被孟小姐的弟弟打成这样,绝对是有什么摩擦,孟小姐本人就不是惹事的人,要是唯一小姐真对她弟弟做了什么,这关系就再也不能修复了!”
书房没有动静。
任唯乾的妻子摇头,然后轻声开口,“任队,你走……”
刚说到这里,门就被任唯乾在里面打开,他淡淡看向任伟忠,“具体情况?”
任伟忠来找任唯乾也只抱了20%的几率。
喬治·索羅斯管理日誌
没想到任唯乾真的开门了,他愣了一下,然后连忙同任唯乾解释内情。
任唯乾听完后,给任唯一拨了一个电话。
“你来给他求情?”任唯一道破了任唯乾的想法。
她语气里有些不可思议。
任唯乾是什么人啊?
整个任家,都没有被他看在眼里的。
竟然要给人求情?
“爸临走时,让我照应她。”任唯乾只这样说。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搬出了任郡来压任唯一。
整个任家,除却任老爷子,最有话语权的还是任郡,因为任郡掌管军区,有时候连任老爷子都要跟任郡商量。
任唯一那边果然沉默了。
她轻笑了一声,然后点头,声音依旧很温柔,“大哥,我给你这个面子,放过他一条命,但他打我弟弟这件事,不能就此绕过,必须得给我弟弟赔礼道歉。”
任唯一手段狠辣。
这要求,算是网开一面了,任唯乾也没得说,“自然。”
两人挂断电话。
任唯一那边,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床上叫疼的任唯辛,气得手指都在颤抖。
“唯一,”林薇那纸巾擦着眼泪,对任唯一道:“你弟弟以后不会留下毛病吧?”
“不会。”任唯一垂下眼睫,眸底一片阴霾。
也就是此时,外面,任唯一的心腹进来,“大小姐。”
“说。”任唯一语气并不是很好。
“那个江鑫宸带来了,他很配合,知道我们找他,自己跟着我们回来了,”任唯一的心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还有另外一件事。”
任唯一眉眼压着。
“反叛组织踪迹在湘城显示,并且……任先生消失了。”心腹轻声开口。
任唯一猛地抬头,“你说什么?什么叫我义父他消失了?”
一直在擦眼泪的林薇也偏头,看着说话的二人。
心腹头低着,再度道:“反叛组织攻击,任先生的身份ID定位消失了,与他同去的所有人都看不到生命迹象,这个消息,应该不少人都知道了。”
任唯一本来还在想江鑫宸的事,听到这句话,她直接开口,“我们去找老爷!”
眼下,她连江鑫宸都顾不得了。
**
任老爷子这边,此时已经聚集了一堆人。
任郡的堂亲任恒低着头,站在任老爷面前,神情似乎很悲戚的样子。
看到任唯一过来,他似乎还擦了擦眼泪,“唯一,你也知道了吧,我大哥他……”
任唯一看到任恒的样子,心脏都快要从心口跳出来,她直接看向任老爷。
任老爷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上的一份邮件,还有其他人传过来的身份ID定位,整个人一瞬间都老了十岁。
声音也是沧桑不已,“反叛组织兴起,明天发讣告,大家都回去吧。”
这句话一出,书房内,众人神色各异。
任郡在任家的地位显而易见。
他掌管着军区的事,直接与器协交接。
也正因为如此,任家在京城占据的份位很高,其次就是任唯一跟任唯乾,两个在京城都小有名气。
但不可否认,任郡是任家的顶梁柱。
如今他死了,他这一脉就算塌陷了,不仅如此,军区执行人的位置也要挪一挪了。
“轰隆——”
春雷惊起。
门外。
雨声落下,任伟忠站在雨里,他看着大门里面的任唯乾出来,没有说话。
任唯乾一步一步往外走。
他身后,所有人都看着他。
任唯一叹息一声,“大哥,节哀顺变。”
任伟忠看着任唯乾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心下一沉:“我去湘城!”
神受男
任唯乾走进雨里,他看着站在雨里的任伟忠,只道:“跟我过来。”
任伟忠抿唇,他跟着任唯乾身后,“我不该听先生的话,留在京城的,如果我跟在先生身边……”
“如果你跟在他身边,那你也要跟他一起死,”雨水顺着任唯乾的头发,几乎模糊了他的眼睛,分不清是雨水还是眼泪,“我爸把你留在京城是做什么的?”
任伟忠张嘴,“保护孟小姐……”
“那你给我听好,”任唯乾看着任伟忠,“现在你唯一的任务,就是去保护她。我爸一出事,我们这一方就属于被动状态,盯着我们这一房的人不知凡几,从明天讣告开始,我们就要不得安宁了。”
**
孟拂这边。
她向来不关注京城的事,自然也不知道任郡的消息。
最先得到消息的是苏承。
苏地特地从苏家赶过来,他知道任郡跟孟拂的关系,没敢跟孟拂说这件事,只苦笑,“少爷,我不敢跟小姐说,任先生这一出事……京城要乱了。”
盯着军区的人不知凡几。
说完后,却见苏承曲着手指敲桌子,若有所思,苏地看着苏承的表情,“少爷,您觉得任先生没事?”
“这不可能,”苏黄开口,“反叛组织出手,还有两个排名前十的赏金猎人。”
苏承抬眸,“杨阿姨也在那里。”
苏地一愣,脸色疯狂的变化:“她怎么会在那儿?!”
苏承起身,当机立断:“我去湘城。”
他拿着外套下楼。
到楼下的时候,只看到赵繁在这儿,孟拂却不在。
龙族 白雪心
“她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说要去任家。”赵繁在翻超级大脑的合约。
任家。
孟拂是自己开车过来的,给她打电话的是任唯一。
她到的时候,任伟忠在大门口等她。
孟拂撑着一把黑伞,单手插着兜,“我弟弟呢?”
任伟忠声音有些发哑,“您怎么来了?我带您回去……”
孟拂看了他一眼,绕开他,直接往屋内走。
她手机上有江鑫宸的定位。
看到孟拂绕开他进去,任伟忠面色一变,“孟小姐,今时不同往日……”
他要抓孟拂的胳膊,却没抓住。
与此同时,任唯一的人也出来找孟拂。
看着孟拂竟然跟任唯一的人走了,任伟忠抹了一把脸,拿出手机给任唯乾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江鑫宸被人任唯一关在任家的审讯室。
单面玻璃。
看到孟拂,任唯一转身,淡淡看了眼孟拂,并没有说话。
外面,一道冰冷的身影混着雨水走进来,紧接着就是发沉的声音:“唯一,你答应了我,要放了他们。”
孟拂一转身,就看到身上被雨水沾湿了的任唯乾。
任唯一依旧没看孟拂,她盯着任唯乾:“我弟弟才多大,一只手都差点废了,只要孟拂她自动让出与KKS合作项目,你们向我弟弟道歉,这就是我的底线,今天这件事,我们一笔勾销。”
“吱呀——”
审讯室的门被打开。
听到任唯一这一句,江鑫宸抬头,“你说了,只要我退出兵协,这件事你就不追究,关我姐什么事?”
灵气复苏我在玩私服 糖逗不甜
跟着苏黄这么久,江鑫宸也知道了京城的局势,自然知道任家是什么人,所以在第一天去兵协的时候,他看到任唯辛,大概猜到了任唯辛的身份。
任家不好惹。
所以任唯一说这个条件的时候,他直接答应了。
任唯一听着江鑫宸的话,觉得有些可笑,“江鑫宸,你应该还是看不清现在的形势,你不是自己退出兵协的,而是被兵协的管理辞退的。”
“大小姐,你……”任伟忠看着任唯一,声音也冷下来。
任唯一眸底凉薄,她让人拿过来一份转让协议,递给孟拂,居高临下的:“签了。”
孟拂没看递给她的协议,只转身,看着江鑫宸,懒洋洋的道:“谁辞退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