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ptt-第六百二十章 科學家總是很危險的分享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忍不住出手,也是因为看到自家的玄素师叔祖好像有些坚持不住了。
其实剑崖五老剑之中,玄素的修为应当是最弱的,甚至都还比不上玄虞子。
她毕竟早早就失去了身体,在自身根基尚未扎实的时候就强行以功德、信仰凝练神体……虽然是成功渡劫成就了真仙,但是她在修道一途上的潜力其实已经没多少了。
极品司机
她若是还想要进步,恐怕也只能往神道方向偏移……
这是很无奈的一件事,除非玄素最后选择转世重修,否则她的情况就很难得到改善……元婴虽然达到了阳神境界,但是在先天上始终弱了其它阳神真仙一筹。
所以首先露出不支的还是玄素,苏礼就是看到了玄素的尴尬境地,才以‘射剑术’进行支援。
磁符飞剑搭在弓弦上随后苏礼吐气开声弓拉满弦……
“嗡!”
振弦射剑,磁符飞剑就在这蓄满了动能与法力的情况下激射而出。
这一剑直接命中深渊之子的眉心,体现了苏礼精准的射术……而那极致的动能却没有能够在那强大的身体上深入更多。
那柄磁符飞剑大约只是刺入了那深渊之子眉心的表皮……只是刺入表皮其实就已经是整个剑身都没入了进去……深渊之子身体庞大,放在任何一个世界都是灭世级别的魔物。
甚至苏礼能够通过一丝神念感知能够发现,那柄飞剑在刺入了深渊之子的眉心之后立刻就受到了周围皮肉组织的排异,竟然很快就要被排挤出去了!
他当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于是干脆地引动了磁符飞剑中蕴藏的法力,立刻就是释放出了一种极致狂暴的磁暴场……
这磁符飞剑有两种模式,一种是先前使用的持续磁场状态。这种模式一般只能对普通魔物形成杀伤对中高等魔物进行一定限制。
但是现在苏礼使用的是第二种模式,就是彻底引爆这柄飞剑,使之爆发出极致强大的磁场……
苏礼原本就是想要以此来尝试是否能够对高等魔物乃至深渊之子形成有效杀伤,现在正好可以试验效果了。
磁暴炸裂,却仿佛没有什么特殊的变化。
但这只是表象。
真实的情况是,这深渊之子眉心处的很大一片骨肉细胞都受到了影响,细胞精神力被冲散难以与周边形成共通……
于是在这一刻,磁暴覆盖的的数米范围内相当于是使得这深渊之子的身体细胞产生了一种‘误解’。
因为大片的骨肉细胞断开了连接,以至于它体内的其余细胞错误地将那些失联部分当成了是‘异物’。
于是冥渊生命的极致侵略性表现了出来……它的肉身细胞竟然是极具攻击性地开始对那些失联细胞进行侵蚀、吞噬。
这就直接造成了一个诡异的现象……那原本压得玄素有些喘不过气气来的深渊之子的脑袋忽然被它的脖子给‘吞了’!
这深渊之子一下子就没了脑袋,场面瞬间十分惊悚……
苏礼见状却是大受启发……
他处理过那么多冥渊魔物,却是知道低等魔物纯粹就是肉体共生意识的聚合,遵循本能形式,甚至连大脑这样的思维器官都没有进化出来。
中等魔物则是为了承载它们越来越强大的共生意识,所以开始进化出了一些简单的脑组织……但是那些脑组织只是为了更方便地对身体进行操控,类似于人类的脑干功能。
高等魔物还没有解剖过,但是想来能够拥有独立意识的高等魔物应该就是进化出了大脑的吧。
虽然不知道它们是有了独立意识之后才进化出大脑,还是进化出了大脑之后才有了独立意识,但不可否认……有了大脑,它们的弱点就十分明显了。
先前剑崖门徒在阳教那的魔窟中猎杀冥渊蠕虫,就是先想办法戳了它的脑子……然后它虽然身体依然能够本能地运动,但实际却已经毫无威胁。
那么魔物中最特殊的深渊之子呢?
脑袋被自己身体吃掉了,那也就等于是原本承载了所有自我意识的大脑也没了。
这种情况对于深渊之子来说就是一次死亡,它的残余意识说是强大,但却也不能在物质世界存在太久的时间。
它此时有两个选择……其一是继续操控自己原本的身体……但问题是刚才短暂的‘失联’使得这深渊之子的身体以为它的意识已经挂掉了,于是身体在吞噬了脑袋的同时,也已经开始孕育一个全新的自主意识。
原本的残余意识是根本不可能争得过这个新生意识的,因为新生意识有全身所有细胞的共同支撑不断增强,它却是在飞速减弱。
所以这个时候,这个旧意识的唯一出路就是侵占面前人类的身体,以另一种形态继续存在下去。
眼前的玄素显然不是合适的人选,毕竟她本就没有身体。
但是这里这么多人类,选择多得是……
都市强医
这个深渊之子的旧意识当即就要展开侵占……周围电磁场的存在令它衰弱得厉害,它必须要尽快完成这个举动。
可早对深渊之子十分熟悉的苏礼却是关注到了这个变化,他忽然变动自己的位置,来到了玄素身后……也就是距离那深渊之子旧意识最近的地方。
在这残余意识的概念里人类都是一般模样,现在有个家伙竟然自己送上门来,它还乐得高兴。
只是它高兴地太早了,因为它还没来得及对苏礼的身体进行侵占,就发现自己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礼手里捏着一枚紫黑色的珠子开始琢磨了起来……这是那深渊之子的残余意识,很是轻易地激起了他的研究欲。
他也算是面对过这种东西两次了,但是前两次他的境界都太低,能够保证不被影响已经是很困难了,更何况‘研究’?
但是现在不一样,他已经站在了这个世界的顶端,也是有底气去做一些事情了。
本命法宝的意义在于,他不用去多管那座狱崖,它就能够自己炼化周围的法力维持镇压冰川的状态。
而这种状态下他划个水也没人会责怪他……
于是他拿着这枚封印了深渊之子残余意识的珠子就落到了地面,找了个稍稍清净的地方布置好了封印符阵,然后才开始准备打开研究。
误嫁总裁:甜暖小妻宠不停
这种在战场上公然划水的做法实在是让人无语,但却也是一下子给宋锐提了个醒……
开战至今已经超过了两个时辰,那冰涡深处依然有源源不断的魔物跑出来。
如此看来这恐怕不止是一场大决战,更会是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
所以宋锐立刻重新调度安排,却是让剑崖门徒分成三队轮换休息……那些东洲正道的宗门他暂时还指挥不动,但也传递了要注意轮换的意思。
而如果是一场持久战,那么重要战略武器的磁符飞剑就可能会不够了,所以还要考虑磁符飞剑的制造问题……
千头万绪让宋锐简直是头痛欲裂,他极度幽怨地看向了苏礼……这本来应该是他的活啊。
不过好在他的麻烦很快得到了解脱,因为剑崖教并非只是一个圣子,还有一个副教主的。
姬练总算是没有再划水下去了,他代替宋锐开始调遣后勤……这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但也是恰恰是姬练最擅长的事情。
而姬练甚至可以通过剑崖教来掌控半个东洲的宗门来为这场大战服务后勤……这位剑崖副教主的行政能力很快就展现了出来。
这也是被以前的苦日子逼出来的……要是可以的话,修士才不想要这种能力呢。
战局稳定,苏礼也开始研究那深渊之子的残余意识了。
主要是他一直都很好奇,如果将一滴此世之浊丢给深渊之子,那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他没有在战场上实验……那毕竟太危险了一些。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想要看看深渊之子的意识碰到此世之浊会有什么反应……
很快他就看到了。
当一滴解开封印的此世之浊触碰到这深渊之子的精神体之后……那深渊之子的精神体竟然是毫无阻碍地就融入了进去。
它没有消散掉,只是此世之浊似乎能够很好地承载深渊之子的精神,甚至开始帮助那股精神意志反抗起苏礼的封印来。
这种东西一下子就变得麻烦起来了……原本这深渊之子的残余意志很强大也很脆弱,甚至不去管它也会自己消散掉。
但是现在有了此世之浊做依凭,却是怎么也弄不掉了……
甚至封印处于极端不稳定状态,似乎随时都会破掉。而封印一旦破除,那么他肯定是首当其冲要遭殃的。
苏礼蛋疼极了,早知道就不做这么危险的尝试了……但是现在这玩意儿该怎么处理?
他又想了想,忽然就有了一种很不道德的想法……
他左右看了看,发现似乎没人在看自己……于是他悄悄地以渡厄遁法溜到了那冰涡的中心,然后摸出了一把磁符飞剑再将那滴很不老实的此世之浊给挂在了这磁符飞剑上……
随后,他直接释放飞剑将之投入了那冰涡的冥渊之中!
他觉得这样处理一下垃圾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希望不会被人看见……
这可算是一种‘鸵鸟心态’了,要是那滴承载了深渊之子残余意志的此世之浊闹出了大乱子,他不是还得要自己面对?
但是他此时就想着先把这快要失控的东西给丢了再说,反正要出乱子也应该是冥渊先出乱子,他的明珠界应该还不会受到影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