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睢關-407 我到底是怎麼死的?閲讀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宗舒活着回来了,所有的人都想知道宗舒到底经历了什么。
至于现在到底是不是要与金人合作,是不是要撤回大宋自愿军,都没人关心了。
“关于我这一年来的经历,实在是一言难尽,”宗舒说道:“那我就简单说好了。”
“首先,我承认,我很失败!因为,我没有能够救出缨络,实在是愧对陛下、愧对皇后、愧对大家。”
宗舒首先是自我检讨,没有救出缨络。
看来,缨络仍然被金人关着。
“其实,就算是老天爷来,也救不出来。因为,我们到达金国会宁府之时,缨络早就已经被魏公公救走了。整个金国都在找缨络,找到现在也没有任何下落。”
这是一个重磅消息!
缨络居然被魏公公给救走了!
缨络在新婚之夜亲手杀死了他的丈夫-完颜绳果,并且当天就被救走了。
难怪,金人会放出风来,说缨络被关在大牢里。主要是金人丢不起这人呐。
倾全国之办寻找,居然让缨络和魏公公逃走了,还不知道逃到哪里了,金人的脸往儿搁?
“我带着三十几人进了会宁府,被金国皇帝完颜晟、金国公主完颜萍追杀,他们先后出动万人骑兵,对我们围追堵截。”
我的天呐,万人骑兵追杀,还是在金国的地界上,宗舒才三十几个人,不被抓住才怪!
但,宗舒正站在大殿中!即使是被抓,也找机会逃了出来。
“金人实在是太强大了,我们在被追的过程中,居然没有多少还手之力,只能被动挨打。”
宗舒还是一副自我检讨的样子。
赵楷心里很不舒服,这厮哪里是在检讨,分明是在炫耀。
看看,一万多名骑兵追着,我没有还手之力。你只有几十个人,还想还手?
“本来,我是想把逃命的过程,当作锻炼属下、提升素质的过程,但是我带的三十几个人,实在是太让我失望了。在逃命的过程中,对金人的杀伤不够,我都难以启齿。”
这厮还把逃命的过程当作锻炼提升的过程?!有没有搞错?
对金人的伤杀不够?难道说,你们在逃命的过程中,还能反击不成?
“在逃命的过程中,才二百多个金人伤亡!俗话说,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我带的兵如此无能,只能证明我的水平太差!”
啊,逃命的过程中,还导致二百多名金人伤亡!
宗舒对此还不满意,还说他的兵都是无能的熊包!
宗舒带的牛皋等人,都是陛下亲自封的“大宋勇士”。
陛下封的“大宋勇士”都成了无能的熊包,那其他人呢?禁军呢?那岂不都成了脓包?
大家都在殿中思考,如果是自己带着三十几个人,被一万多名金人骑兵追着,会怎么样?
再一想,宗舒这家伙,明显是在装逼!
但是,人家有资本装逼!
有本事,你也装个试试?
“在临潢府的汗乌拉山,金人大将完颜翰带着二百人进犯,我让李少言独立负责迎击。但是,李少言居然只是活捉了一百五十余人,没有全部活捉!”
啊,完颜翰,那可是金人中的一员悍将,追着辽人打的猛人!
这个猛人不打辽国了,专门跑去追宗舒这帮人了!
穿越之萌妃爱淘宝
什么?只活捉了一百五十余人?如此战绩,宗舒还不满意?
徽宗问道:“舍予,你的意思是,你想全部活捉?就你们三十几个人?”
“陛下所言极是,李少言的能力不足,活捉了一百五十余人,其他的金人都死了!这都是上好的劳力啊,可以用来挖石炭!但是,这么做,简直是在浪费资源。”
众人都无语了,以为其他金人都跑了!
我的天呐,完颜翰这个猛人带着二百人,败在宗舒三十几个人手里,并且,并且是…无一…漏网?
李少言单独负责的这个事!宗舒看起来是贬李少言,分明是在夸李少言嘛!
“那个,完颜翰,现在何处?”童贯急急地问道。
“童舍人呐,莫不是,你想要完颜翰?”宗舒笑道:“完颜翰呐,我送给了辽国女帝萧小小,你想要的话,可以直接去大青山。”
辽国女帝萧小小,宗舒把完颜翰送给她了,看来,宗舒真的是完成了自己交待的“勾女”任务。
童贯立马闭嘴,后退一步。
童贯是联金灭辽政策的坚定支持者,他去辽国要完颜翰?这不是找死吗?
不得不说,宗舒实在是太猛了,他一出手,就把辽国、金国搅得一团糟。
在雄州城下,他把辽国大营搞乱了,掳走了耶律不才。
精靈 養成 遊戲
这次跑到金国去,让金国动用万人来追击,完颜翰又被宗舒给抓住了。
宗舒,这简直就是个杀神。谁遇到他谁倒大霉。
先不说前年的辽国和现在的金国,就是在大殿站着的这些官员们,哪个没有被宗舒怼过?
而且,官职越高,被宗舒怼得越狠、坑得越惨。
童贯刚才闭嘴后退,是被怼多次、被坑多次之后的自然反应。
“在大青山,我们联合辽军组织了一次战役,仅仅让金人伤亡七千余人,金人退却百余里,远远没有达到退千里、回老家的预期目标。”
让金人伤亡七千余人,退却百余里,这是多么牛逼的战绩呀,宗舒居然还不满意!
想想过去,童贯在西北,与西夏、辽国都打过仗,何曾有过如此辉煌?
你如此说,让童贯情何以堪?
宗舒,这家伙真是越来越得瑟,越来越装逼了!
不过,从边关传来的消息,前不久金人的确在夹山遭遇了一场大败,逃得很匆忙,连营地的帐篷、粮草、辎重也都来不及带走,统统留给了辽人。
到底这仗是谁指挥的、怎么打的,太原府并没有探听清楚。
原来这仗是宗舒指挥的,难怪啊,人家就是有装逼的资本。
如果是其他人取得如此战绩,尾巴还不得翘到天上去?
“本来,我是想在帮辽人,将金人赶到兴安岭以东再回汴梁的,”宗舒看向了赵构,赵构直觉得蛋皮一紧。
“但是,正在此时,我得到了一个消息:我死了!”
宗舒又向赵构走近了一步:“是谁把我搞死的?我不能不明不白地就死了!所以,我就马上返回!我要查一查,我到底是怎么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