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r4a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鑑寶直播間笔趣-第四百四十五章 古碑熱推-50bfo

鑑寶直播間
小說推薦鑑寶直播間
大成殿是文庙的主体建筑,面宽七间,进深六间,约六百平方米,共有五十根楠木柱支撑,在全国亦实属罕见,可称为天下奇观。里面都是保存非常完整金丝楠木,现在市场价值巨高,牌匾边也都是刷的真金,制作工艺精美。
根据柰子的描述,自己家的寺庙,也就只有这个大成殿大小。
尽管如此,但无论是历史价值,还是文化价值等,都远不如这个大成殿。
“这种碑文也值钱吗?”叶梅忍不住问道。
在这里的,对古玩收藏,最小白的应该就是她,完全没有接触过。这种碑文,就是在石头上刻点字,在她看来,应该是不怎么值钱的吧?顶多就是有研究价值。
可是,看胡哥他们这么正视的表情,貌似很有价值呀!
“比较稀少,算是值钱吧!宋朝,及其以前的碑文,保存到今天,相当不容易。古玩这一行,向来都是物以稀为贵。在拍卖市场上,几百万的古碑也不是没有。”胡杨告知道。
他解释,近年来,收藏市场对碑帖的需求不断增加,使得碑帖的价格也开始上升。
碑帖的价值,主要就是体现在几个方面:年代、珍稀度、体积、历史典故,以及作者的名气等。
“碑帖的年代通常有三个,即书写年代、刻碑年代、拓本年代,前二者基本上时间相隔不是太长,通常所说的碑帖年代指拓本年代,可以根据碑帖本身的题记和收藏印章来判定。一般来说,拓制年代越早越值得收藏。”
碑刻拓本的历史文献价值越大。比如,能阐明历史上的一些重要事件,或能澄清历史上一些重要失误,艺术水准越高,价值就越大,价格当然也越高。
原碑的体积越大、铭文越多,碑帖的价值越高。
作者名气,比较好理解,出自名家之手的碑帖价格相对无名之氏更高一些。
“碑文也这么值钱吗?那这一块,不是也值上百万?”叶梅盯着眼前的一块碑文,震惊不已。
胡杨哑然一笑,片刻之后,才纠正道:“我也没说这块碑值上百万。事实上,这一块不怎么值钱。刚才,我提到珍稀度。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几个概念——重刻、翻刻、祖本、孤本、珍本,以及善本。
重刻本是将经过校勘的底本重新雕刻,其行款版式可与原底本相同,也可以不同;翻刻虽也是重刻,但翻刻是依底本原式照翻,非但行款字数一样,甚至讳字、刻工姓氏也照样翻雕;造假者根据书本上的资料杜撰成文,进而书写镌刻乃伪刻本,毫无价值可言。
书籍或碑帖最早的刻本或拓本,为以后各本所从出者即为祖本;孤本是指现在仅存而别无它本的碑帖;珍本是比较稀见或比较珍贵的原拓版本;善本是指刻印较早、流传较少的碑帖。
我们看到的这一块,是后来翻刻的,原来的版本应该被收藏起来。所以,它的价值不高。”
“相当于高仿品。”华仔说一句自己的理解。
胡杨点头:“嗯!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要是碑文、壁画之类不值钱,为何清末的时候列强宁愿不要古佛,也要把墙上的壁画之类弄走?
“碑文是很值钱的,我们日本有座寺庙,就收藏了半块唐朝的古碑,有收藏家出价一亿日元,都没能说服割爱。”柰子也说道。
半块古碑,就价值一亿日圆?换成人民币,那就是六百多万呀!完整的话,还得了?
看过胡哥直播的人都知道,文物的完整性是很重要的,破了一点,价值就会天差地别。古碑也一样,只有半块,那就是遗失了一半的铭文内容,价值自然是大打折扣。
然而,即便如此,还值六七百万。
其他人多少都通过胡哥,接触过更加值钱的宝物,但叶梅没有,听到柰子的话,已经目瞪口呆,从没有听过,古碑还能这么值钱。
直播间的观众们,则是更加关心,那半块唐碑是不是被掠夺走的。
柰子看到直播间的人讨论这个事,神情就有点尴尬。她口中的那家寺庙,在日本比较有名,寺庙里藏着不少中国的文物,都是战争时期弄回去的。
得!不用说话,大家看柰子的表情,已经猜到事情的真相,一轮骂肯定是少不了。
好在大家只是骂日本人,没有针对柰子,才让柰子神情缓解下来。
胡杨不好说什么,说痛恨,那肯定痛恨日本。中国人对日本人的恨,不仅仅是掠夺珍贵文物那么简单,而是他们制造了灭绝人性的南1京大屠1杀。
英国佬、法国佬和俄国佬抢走的好东西,应该是最多的,但现在的人有多少还痛恨它们?
这种情绪,对着一个亲中的日本小姑娘发泄,好像也没什么风度。
胡杨只好转移话题,告诉大家,碑最早出现的时候,并非为了刻字。这一点,恐怕很少人知道。
“最初的时候,立碑就三个作用:第一,通过太阳运行的影子来观察时间、测方向;第二,竖在宫庙适当位置,碑上有洞叫‘穿’,绳子可以从中穿过,拴住那些用来祭祀的牲口;三是立于墓前,碑上有孔用来贯穿绳索下棺。
因碑多立于庄重场合,逐渐人们使用碑记载功德和事件,而墓前之碑则增加记录死者的生平和事迹的功用,逐渐成为后世真正意义的碑。
而碑从汉代以后,除了为历史研究提供资料外,才集书法、雕刻、文学等艺术为一体,具有很高的观赏、研究价值。”
胡杨他们没注意到,在他们不远的地方,还有个人在听他们谈话。
这时候,那人走过来:“小伙子,你说这不是原本?复制品?这不可能,我记得这里的管理者介绍过,这里的历史文物都是真的。”
嗯?
胡杨等人一愣:“你确定?”
那位大叔笑道:“应该是我问你们,你们确定这是复制品?年轻人不懂,不要乱说。”
在他看来,胡杨几个人都年纪不大,懂什么?能看出是复制品?他刚才听到这个青年一本正经说是复制品,心里不高兴,一时忍不住。
胡杨点头:“我确定,这就是件高仿品,不信你再去问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