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0e言情小說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討論-第五章 假面騎士的末日到了!熱推-n9ru6

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小說推薦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養
“噗嗤。”
原谅武也不厚道地笑出了声,但是那个中二气味十足的称号实在让他忍不住。
话说,这还是他弟弟吗?不良头子?区区一只京介!
“你笑什么?”桐乃奇怪地看着武也。
“没,只是好奇老头子知道了这个事情之后,会不会被气疯。”武也幸灾乐祸地说道。
“……”桐乃眼角微抽。
确实,尽管他们的父亲长着一张可怕的流氓脸,但其身份却是货真价实的刑警,若是他的儿子成为了不良头子,这要是被知道了,怕不是揍一顿能够解决得了的。
不良和不良头子还是区别,前者可能不过是逃逃课,打闹一下的程度而已,后者的话,那可是将来有成为社团组织新血可能性的。
要说起来,比起颓废的哥哥和被孤立的妹妹,京介貌似才是三兄妹中当前“成就”最高的那一个,不仅制霸了整个千叶的初中部,还拥有众多小弟,现在居然都上洛了,将来恐怕大有前途。
“他们都不管管京介的吗?”武也问道,他口中的“他们”自然就是指高坂父母,尽管这样有些失礼。
“学校也打过几次电话,大概是那家伙逃课次数太多了,父亲说过几次,不过没有效果,所以后来也就放任不管了。”说着,桐乃的神情变得有些阴郁。
是的,三兄妹中长男和次男都等同于是被放弃了,留下的只有她而已,一切的重担和压力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
为了照顾桐乃的情绪,武也没有再继续扯上关于父母的话题:“好吧,虽然京介的变化让我有些惊讶,不过果然没有他的帮助还是不行的。”
其实带不带京介玩意义并不大,让穹留在武也的房间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现在的他必须从当下的“现实”出发考虑问题。
这个崩坏的现实是他造成的,所以他自觉有责任去试着修正它。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没办法接受自己的弟弟就这么变成了不良,因为这会让他想起某个让人火大的家伙。
“穹,你先留在家里,我要出去一趟。”摸着穹的脑袋,武也叮嘱道:“千万不可以离开房间,知道吗?”
“欸——”穹拖着长音,发出了不满的抗议。
“回来的时候给你带蛋糕。”武也试着用甜食来贿赂小孩子。
“真的吗?!”穹闪着星星眼,似乎是上钩了。
再三保证之后,武也才离开了房间,一同跟出来的自然还有桐乃,只不过,她似乎并没有按照原本的安排走的样子。
“桐乃,你不用去补习班的吗?”武也回头看着跟着他一同朝着车站方向走的桐乃问道。
“……你是打算去见那家伙?”桐乃对于两位哥哥的态度似乎都不怎么样,但比起武也,被用“那家伙”来称呼的京介,地位似乎更低一点的样子。
“是啊。”
武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良还是太出格了,我觉得还是平凡比较适合京介,现在的话,把他带回来应该还来得及。”
太危险了吧,不可能吧,就凭你?
桐乃的眼神里似乎表现出了类似这样的意思,不过这一次她倒是并没有对武也冷嘲热讽,而是淡淡地说了句:“我也去。”
武也一怔,欣慰道:“不用担心我,区区京介,根本不在话下。”
这话一点不夸张,虽然这副身体的素质几乎已经是人类底层了,但是他可以作弊呀,现在的高坂武也可是正经的超能力者……嗯,不用说三次。
“少自作多情了,我才不是担心你,”桐乃白了武也一眼,说道:“我只是不想去补习班而已。”
“可是,你不去的话,老头子会发火的吧?”武也犹豫地劝诫道。
“没事,我就是说是你逼迫让我陪你去东京找那家伙的。”桐乃说的一脸理所当然。
“……”
武也很想反驳一下,毕竟他是个讨厌麻烦的人,不过……既然是妹妹这么说的话,那他还是捏着鼻子认了吧。
别误会,武也并不是妹控,只是对于妹妹有着无限的包容而已。
毕竟桐乃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通往东京的电车上,兄妹俩相对无言,无法忍受这种尴尬的武也只好努力寻找话题,思来想去,京介的事似乎成为了唯一的共通点。
“京介他,是什么时候变成不良的?”
“不知道,不过,恐怕不是这一两年才发生这种变化的吧。”桐乃倒是没有直接把责任甩到武也的身上,根据她的观察,恐怕京介的变化是潜移默化的。
“不会吧,小时候京介很老实的吧?”武也有些不敢相信。
“只是在你的面前很老实吧。”桐乃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武也,虽说因为失败的关系,她的哥哥变成了废物,但却因此拉近了原本趋近于冰点的兄妹关系,这也许算是因祸得福?
这样荒诞的想法涌上心头,她不由自嘲地笑了笑。
武也闻言沉默,回想起自从把这个世界的“自己”改造成主角模板之后,他原本应该存在的优点似乎也一并消失殆尽。
那份过于伤人的傲慢似乎并不只是对于其他人,哪怕是面对血亲,原本的“自己”也不吝啬那高高在上的态度。
所以,京介变成这样也有自己的一份责任吗?
武也无言地发出叹息,胃似乎开始疼了。
池袋作为在年轻人当中热度最高的街道,哪怕是在白天,这里也是人来人往,繁华的景象让武也不由得露出了土包子第一次进城的惊讶,也让桐乃又一次对自己的哥哥表示了鄙夷。
池袋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了,来往的行人那么多,想要找到一个人和海底捞针的难度几乎持平。
但是,难得来到现代了,起码还有点现代人的样子才行嘛。
于是武也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京介的电话。
“既然要打电话的话,为什么不在家里打?”桐乃对于武也这种多此一举的动作完全无法理解。
“他不是变成不良了吗,在家里打电话一般都不会接的吧。”武也耸耸肩,随意道。
“……那你现在打给他就会接了吗?”桐乃在用看笨蛋的眼神看着武也。
“无所谓,本来我也没指望用这样的方式找到他。”武也用看乡下人的眼神回应了桐乃。
是的,既然都是超能力者了,用普通人类的方式找人岂不是太丢人了?
手机只是用来连接弟弟京介的一种手段而已,建立了因果的关系,武也直接操纵命运的力量就可以轻松地找到对方。
就像是这样——
带着惊讶万分的桐乃,仿佛无头苍蝇一样乱窜的武也,居然真的找到了京介…..
在小巷的深处,前脚刚刚赶到的两人后脚就看见了在空中旋转的京介,原本还以为是要变身Rider来一句胜利的方程式,谁知道下一秒就吃瘪了还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不理会已经被面前的一幕吓呆的桐乃,武也友好地从地上捡了一根拐杖上前弯下腰关心了一下京介:“撒,弟弟唷,让我听听你的回答吧。”
见到意料之外的武也,听到了意义不明的台词,京介先是一愣,然后很是上道地从他手中接过拐杖提膝掰断,接着很有脾气地回了武也一句:“别来碍事!”
“欸,你怎么不按套路说台词……”被搅了兴致玩心大减的武也暂时也没有继续逗弄弟弟的心情,而是把目光转向了前方。
垂下的眼眸中蕴含的不是来自强者的傲慢,而是一种众生平等的淡然,银发的女武神从来不在乎敌人有多强,反正没有她强。
“见鬼,我打开的方式是不是又错了。”武也有些苦恼地自言自语着,不怪京介会被人家打得起飞了,在面前这个家伙的身上,武也居然看到了一丝先代巫女静的影子。
果然这个时间线还是崩坏地太离谱了吧。
“你是谁?”大概是源自天赋的直觉,女武神似乎发觉了面前这个看似弱不禁风的家伙有些不同寻常。
“我?我啊,”武也清了清喉咙,整理一下衣领,在旁人眼中如同变魔术一样从间隙中拿出了面具戴在脸上说道:“我不过是一个路过的假面骑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