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刺客之王笔趣-第六百一十章 不說再見讀書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萧朋神魂筑基,精神力量强大,他也最先反应过来,高玄居然当众杀了鱼弘恩!
阴阳行
鱼弘恩虽然纨绔,在金牛星也是很出名的青年才俊。毕竟,就是有足够资源,想成就筑基也没那么容易。
只是鱼弘恩性格轻佻嚣张,在家族里很不招人待见。鱼家长辈也不太欣赏。这人才会有空跑到飞马星来搞事。
但是,不管鱼弘恩有多少问题,他都是鱼家嫡系。都是鱼家青年高手。
高玄一个小小底层贱民,堂而皇之的当众击杀鱼弘恩,谁给他的勇气?
萧朋震惊于高玄修为的同时,也不理解高玄的做法。
既然在飞马星这种地方完成筑基,这等逆天的资质,只要显露出来,自然会受到世家重用。何至于闹到这个地步。
就算要和鱼弘恩动手,也没必要杀鱼弘恩。这不是给鱼弘恩活路,而是给自己留一条活路。
当众杀了鱼弘恩,鱼家就算为了自家荣誉,也必杀高玄。
萧朋叹气,高玄这人看着深沉,行事却偏激狭隘。果然底层就是没有格局,成不了大事。
萧朋有点可惜,又有点不屑,同时,他还有几分警惕。
偌大飞马星,现在应该就只有他和高玄两个筑基。
他完全看不透高玄飞剑力量变化,只是以玄冰剑、冰龙战甲这等法器都抵不住一击,可见其锋锐。
萧朋自忖也未必是高玄对手,他当然要警惕高玄杀红了眼,要把他一起灭掉。
另一方面,萧朋可不想管闲事。
高玄杀鱼弘恩,那是鱼家的事情。自然有鱼家高手找高玄报仇。他可没必要为鱼弘恩出头。
说实话,他也挺厌恶鱼弘恩。看到鱼弘恩被一剑斩杀,他心里到有几分痛快。
所以,萧朋虽然反应过来了,也只是冷冷扶剑看着高玄,一言不发。
许君也清醒过来,他呆呆看着鱼弘恩直立的无头尸体,有些惊惶的叨咕着:“何至于此、何至于此!”
在他看来,高玄既然修为高明,打败鱼弘恩羞辱一番也就是了。何必动手杀人,把路都走死了。
其他宾客则是一起发出了轰然惊叫,不少人都惊惶后退。
尤其是姚家的人,一个个脸色都无比难看。
姚远这般年纪,见过不知多少风雨,这会老脸也是一片苍白。
正因为年纪大,姚远才看的明白,高玄对鱼弘恩都痛下杀手,肯定不会放过他们姚家!
站在姚远身边的姚鹏满脸骇然的说:“他是怎么练的,怎么能杀死鱼弘恩,这是何等修为?”
姚远没空理会姚鹏,这会还去追究这些细节没有意义。现在关键是怎么解决问题。
姚远心思电转,却想不到任何解决办法。换做他是高玄,此刻必然也要把姚家斩尽杀绝,这才能出了心中恶气。
这个时候屈膝求饶,应该来不及了吧?
活了三百多年的姚远,到不太在乎面子。只是跪着也是死,那还不如死的体面一点。
姚远看了眼许君,这位许家公子哥也是满脸的震惊不安,一看他那样子,就知道他根本掌控不了高玄。
现在只有萧朋能救他们。可是,萧朋也是一副严阵以待的肃然状态,可见,萧朋都怕了。
姚远叹气,一切计划本来就没问题。只是,原本计划是要杀一只狗。现在这只狗突然变成了老虎,一切就失控了。
流转银色剑光,不知何时已经还鞘。
高玄目光扫过萧朋,让萧朋心中猛的一紧。好在高玄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动手的意思。
许君在旁边更紧张,如果高玄把萧朋杀了,那麻烦就大了。
高玄目光最终落在姚远身上,姚远也尽量用平静眼神看着高玄。
老头也想明白了,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意义了。
“异端,自寻死路。”
高玄自语了一句,跟着腰间太阴剑化光飞射而出。
银色剑光闪耀间在空中划出一道曼妙弧线,最后,银色剑光又归入剑鞘。
老头姚远身体微微一振,眉心红线浮现,跟着仰天就倒。
在姚远身边的姚鹏,更远处的姚平,都一起扑倒在地。
距离萧朋不远的姚欣,脸上都是不可思议。她甚至还伸手摸了摸眉心,看到手上的血迹,姚欣才不甘心惊叫了一声,然后噗通栽倒在地上。
萧朋面沉如水,在场这么多人,也只有他看清楚了飞剑飞行轨迹。
以他的能力,甚至可以帮助姚欣挡一剑。但是,他和姚欣有什么关系,哪会为鱼弘恩女人出头。
姚欣一看也是蠢货,还真以为自己长的好看一脸冷酷样子,就能幸免于难。
高玄都大开杀戒了,还会留着你这个帮凶不成。想的到美。
事实上,高玄这一剑杀了二十多位姚家高层。
飞剑速度比子弹快多了,轨迹变化复杂难测,更有着无坚不摧的锋锐。
筑基以下的人,几乎没有任何手段能和飞剑正面对抗。
众多姚家高层大多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在飞剑下丧命。
高玄击杀鱼弘恩,还可以说在战斗时的果决强硬。击杀姚家一众高层,却完全是冷酷绝情。
大厅的众多宾客,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很多人都不敢再看高玄,都是低头垂眸,生怕被高玄看到。
高玄远远对许君微微低头施礼:“这几年承蒙关照,谢谢。他日有缘,江湖再见。”
高玄说完转身扬长而去,大厅中的众人都神色复杂目送他背影离去。
直到高玄背影彻底消失,大厅众人才像活过来一般,气氛也陡然热烈起来。
每个人都在议论,每个人都在感叹,每个人都在震惊。
今天晚上,他们目睹了一场惊天大案。不止是血腥,更为震撼人心是高玄的决绝和冷酷。
这也让很多人意识到了真正高手的可怕。
高高在上的权贵阶层们,第一次意识到真正的暴力是如此强横,如此的不受约束。
当高手放下一切顾忌,所谓规则秩序、地位权势也就失去了意义。
许君非常心虚的问萧朋:“萧大哥,现在怎么办?”
萧朋想了下说:“我会和鱼家说清楚,冤有头债有主。鱼弘恩的事情,算不到你头上。不过,他姐姐鱼宁很难缠……”
想到鱼宁,萧朋也有点头痛。这女人厉害的很,和鱼弘恩关系也特别亲密。鱼弘恩这么嚣张,大半到是鱼宁惯出来的。
不过,许君是他新认的小弟。这种事情,他还必须帮着小弟出头。不然,人认他这个大哥干什么。
不为小弟办事,他怎么让小弟给他办事。
萧朋说:“我要尽快通知鱼宁,把你从这件事中摘出来。至于鱼宁怎么找这个黑虎麻烦,那就是她和黑虎的事情。你千万不要插手。”
许君叹气说:“他有这种本事为什么不早说。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
“筑基而已。离开飞马星也不算什么。”
萧朋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能在飞马星筑基,这天资真是超群。有点可惜了。”
“他还有活路么?”许君问道。
萧朋摇头:“得罪了鱼家,绝没活路。”
他说到这里突然迟疑了一下,“除非他现在加入圣堂。但他年纪太大了,而且,他当众杀了鱼弘恩,犯了大忌。圣堂不会收他的。”
圣堂当然不怕鱼家,但是,高玄公开杀死鱼弘恩,这是他挑战整个世家阶层。圣堂不会收这样人入门。
许君又是深深叹气,他还是希望高玄能有个好结局。可惜,看起来是不太可能了。
从大厅离开的高玄,激发了圣甲。
这种激发并不需要把圣甲显化出来,只是借用部分圣甲的力量。
从外表来看,根本看不出高玄在使用圣甲。
圣甲自带的飞行术,让高玄拔空而起。随着圣甲源力运转吞吐,高玄猛然向前激射出去。
圣甲自带的飞行术速度极快,在高玄神魂力量驾驭下,比普通飞舰速度都快。
而且,圣甲源力转化精妙,可以从各种角度推动圣甲飞行,这让高玄能够在空中随意变向转折。
高速飞行的压力,则由圣甲全部承担。
高玄一直飞到六千米的高度,这个角度看下去,灯火灿烂的明京城都匍匐在他脚下。
天空上遍布浓密灰白色云层,波浪状云层延绵如海。
高玄催发圣甲在云海中一直向前,瞬间速度就提升到最高,在灰白云海中留下一道长长痕迹。
留在后方的音爆,又在云层中炸开出一大片波状裂纹。
在云天中驰骋,没有任何约束,高玄也感觉到了一丝快意。
转生以来,还是第一次如此放纵。
在云天中转了几圈,高玄这才驾驭圣甲去了公司总部的医疗部。
因为鱼弘恩跑过来,最近这段时间许芳都住在医疗部办公室。也是为了方便和高玄见面。
看到高玄进来,躺在床上的许芳急忙迎上来。高玄和她哥去参加晚会,她就一直坐卧不安。
“没事了?”许芳满脸期待的问道。
高玄用力抱了抱许芳,他看着许芳的眼睛道:“小芳,抱歉。”
许芳一脸惊慌:“怎么了、怎么了?”
她有些焦急的说:“出了什么事?你告诉我,我都可以帮你。我一定能帮你的。我去求哥哥、求爸爸,总教你平安无事……”
说着说着,许芳漂亮杏眼就红了,眼泪也忍不住流出来。
“我没事。”
高玄捧着许芳脸颊柔声说:“只是我要离开一段时间。你要好好保重。”
“你要去哪?我和你一起。”许芳抓着高玄的手,神情颇为激动。
高玄微微摇头:“我去是地方你不方便去。”
许芳很失望,她想了下低声说:“那我等你。”
高玄轻轻叹口气,“此去不知归期,不知何日才能重逢。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许芳这才明白高玄的意思,这辈子可能他们都无法重逢了。
她呆呆看着高玄,脸上凄苦之色愈浓,她颤抖着想说什么,可嗓子却像堵住了一样说不出一句话话来。
许芳只能死死抓着高玄的手,高玄慢慢把手抽出来,要没有鱼弘恩,他可以再苟两年。现在,却是苟不住了。再留下来,不但他有麻烦,也会拖累许芳。
高玄慢慢向后退,看着许芳满是泪水脸,却说不出再见。
一直退到门外,轻轻关闭房门,高玄默默站了一会,听到里面哭泣声越来越大,他屈指一弹,一枚水系符文种子无声无息穿过房门,落在许芳眉心深处。
许芳对此毫无所觉,水系符文种子深入她的神魂融合,水系柔和绵长力量滋养她的神魂。
神魂的异变让许芳意识恍惚,不知不觉睡着了。
高玄轻叹口气,要说许芳和他的感情,完全没有其他东西。不因为颜值,不因为权势财富,也不因为力量,就是单纯的喜欢。
他所有女人中,也只有许芳对他毫无要求,只是一心为他好。这是个好女人。
只是,他终究还有很多大事要做。只能辜负佳人深情。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高玄等到许芳彻底熟睡,这才转身快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