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番外第七章 小泉山異聞讀書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
飞鸟划过苍翠山麓,落去树梢叽叽喳喳鸣啭不停,下方蜿蜒而去的公路,晒满金灿灿的谷子,附近村子的农人正推拉木耙翻晒。
秋收已过,新收上来的谷子需要暴晒七八日,多则十来日,除去湿气才能入仓,农村家家户户大多选择路边晒粮,开过来的车辆,往往也会减速慢行,偶尔也会踩着油门直接冲过去,碾的的颗粒到处都是,引来守在附近的农人朝后面车窗写有‘栖霞山剧组’的面包车大声叫骂。
远远的另座山上,林间斑驳阳光落在人的肩头,微斜的黄泥山道上,落下的驴蹄如履平地,牵着的缰绳前方,青衫在风里微微轻抚,牵绳负在身后的陆良生望着山外延绵起伏的山势,走过一段陡坡,看着下方贴山蜿蜒的公路,皱起眉头。
这一路回来,途中景象陌生,到了栖霞山,周围一切也是陌生的,大大小小的村镇,上千年过去,根本已经完全不认识了,曾经回家的道路,也都一一不见,全是坚硬的路面,唯有走在山上黄泥小路,才有了些许当初的感觉。
摇晃的老驴背上,书架打开一扇小门,蛤蟆道人伸开两条小短腿,换了身短袖花衣裳,从里面横卧的葫芦抖出两粒花生,丢进嘴里慢慢磨动。
“上千年一过,回来连家都找不到了,一条条路,像条蛇盘着,看的为师瘆得慌。”
陆良生听到师父的话语,嘴上只是笑笑,这些路让山中百姓出行方便,也让过往的车辆畅通无阻,这样利国利民之事,他自然是看得出来的,就没回蛤蟆道人的话,手指探出宽袖,掐着指决伸去半空,灵气薄弱,与当年聚灵阵还在时的灵气天差地别。
……想来,聚灵阵可能经过上千年已经枯竭,或者被破坏了。
“师父,我们下山去附近问问路吧,说不得有些人还能印象,知道当年栖霞山陆家村的位置。”
蛤蟆张嘴呸的一口,将花生粒吐了出去,走过的一颗老树,树皮呯的被打掉一处。
“由着你。”
说话间,一人一驴的身影模糊在树梢照下的阳光里,来到山脚公路边上,陆良生一身衣袍化作途中看到过的人的衣饰,头发渐渐变短,看上去颇为阳光,老驴哼哧哼哧的粗气声里,书生挥手,声音化作旁人听来的轰鸣咆哮,驴身渐渐乏起金属光泽。
轰…..轰轰…..嗡!!
摩托的嗡鸣声里,沿着盘山的公路,过了前方弯道,山脚下就是一条笔直的大路,路旁有乡镇聚集,多是一些低矮、自建的三层小楼,下方还有店铺朝向街道开着各种铺子。
嗡鸣声驶进街道,附近一间铺里正有妇人端着盆水出来,倒去街沿景观树下,听到发动机的轰鸣,抬了抬头,就听有话语传来问她。
“这位大姐,能问下路吗?”
拿着盆子的妇人,看去街边,一辆叫不出名字的摩托缓缓停下,上面一个穿着印有利箭的T恤的青年,牛仔裤下一双锃亮的皮鞋踩在刹车踏上,正微笑看来。
见是一个阳光英俊的小伙子,那妇人也是性格爽快,擦了擦手上水渍,笑道:“小伙子,你要问什么路?这边我熟得很。”
青年正是陆良生,身下的摩托,其实便是老驴幻出的,只不过在他看来依旧是驴子罢了,说话间,车头也就是驴头自个儿摆了下,良生伸手拍了拍,转了一下话头。
“看来大姐在这里生活很多年了?”
那妇人有些愣愣的看着刚才自个儿摆动的车头,大抵以为是什么高端的机车,大惊小怪,反而让别人笑话,听到青年客套的话语,随即笑呵呵的收回目光,
“呵呵…..小伙子别的不说,姐姐嫁过来二三十年,这块地方,什么角落不知道?你尽管问。”
“原来如此。”
客套几句,拉近些关系后,陆良生随后打听起栖霞山一些地名,不过问出口的地方,让妇人听得一愣一愣,好些地名压根就没听过,什么山神庙、陆家村、栖霞祠,她还跑去旁边的店铺,拉着一个纳鞋底的老太问了问,后者也是迷糊的摇头,就连上一辈人估计都没印象。
小镇本就不大,两三条道就拉穿,附近都是些熟悉的近邻,见这边忙活,不少人凑过来,才知道是问路的,听到这些地名,都是摇头,根本不知。
“小伙子,你是不是记错了,栖霞山可没有这些地方。”
“对啊,我小时候就生活在这里,也没听过,是谁告诉你的啊?”
“我也是听人说的,好奇就想来看看。”
陆良生见这镇上人热情,也不好问完就走,客气的与他们又说了些说话,问问附近可有陆姓?
旁边一个四十多岁男人挤过来,笑道:
重生·九公子
幻灵 七月寒风
“姓陆啊?栖霞山这片,姓陆的很多,我就是姓陆,在这方那可是大姓,小时候听我爷爷就讲过,那可是古代就传下来的。”
“对对,我家里上辈人也是这么说的,还说咱们原来的先人都生活在山里头,后来才牵出来。”
听到几人这番话,陆良生嘴角隐隐勾起一丝微笑,当年栖霞山一带,也就陆家村一个大姓,如今这片大部分姓陆,莫不是当年的陆家村子孙后代?
千年下来,还能有子嗣传承,还如此之多,倒是让他心里感到一丝慰藉,看着他们热情指路,陆良生看在眼里的神色变得更加温和许多。
“那你们家中长辈,曾有提到过小泉山?”
“小泉山?”
一众人面面相觑,疑惑的呢喃这个地名,忽然有人一拍巴掌,想起什么,说道:“是不是有瀑布的那座山?”
陆良生眼睛亮了一下,终于有人知道了,忙问道:“可知在哪里?”
那人撇嘴沉吟了片刻,摇头道:“我也不知是不是你要找的小泉山,不过那里确实有条瀑布,可惜去年被人买下,那片都建成别墅了,上次我跟人去挖地基,听说上面那瀑布要盖一座酒店。”
一经提醒,周围人这才知道是什么地方,不少人点头附和。
“哎哎,这么说,我也去过。”“……那个地方,现在叫昇缘帝景。”
“对对,是叫这么一个地方,我昨天才从那边回来,告诉你们一件事,可别到处说。”
这话顿时引来兴趣,陆良生反正也不急,正好听听是什么事。
“……回来的时候,我也是刚听说的。”
那人被催促的了几次,转过头扫了周围一圈,小声道:“……那边不是盖别墅吗?嗨哟,现在工人不敢去了,听说那边忽然闹鬼,房地产商都去请法师来了。”
嘶~~
四周顿时一片吸气声,这个年头满大街的汽车、高楼,反而这些传闻里的东西更吸引人兴趣,一个个静下声音侧耳倾听对方接下来的话语,也有人忍不住催促。
“赶紧的说,闹的严不严重?”
“对啊,你看到过吗?长什么模样?”
“我哪知道,昨天被工头通知,就回来了。”那人被催的急了,饶是还想卖弄下嘴皮子,可也真不知情,“我只听说,开发那片别墅,惹到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有人无缘无故从楼上掉下来,还好没摔死,知道就这么多了,我看啊,小伙子你还是……”
转过头,口中‘咦’了一声,刚才还在街边的青年已经不见了,周围人也是一惊,刚才听得入神,那青年什么时候走的,也没人注意。
…….
嗡嗡——
车轮飞驰公路上,向着镇上人口中打听到的位置赶去,坐在摩托上方的陆良生,目光望着道路外远方的起伏山势。
微蹙的眉宇间,透着疑惑。
‘难道胭脂已经离开小泉山,那里让一些魑魅魍魉给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