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z2n人氣言情小說 劍仙在此 ptt-第六百九十八章 這份聖旨,我來接讀書-y2b82

劍仙在此
小說推薦劍仙在此
“我叫卫子轩,你记住我的名字,它将会成为你接下来很长很长一段时间的噩梦。”
年轻人一脸冷笑地抢答。
听到这样的话,郑相龙不禁在心里为这个卫家的小蠢蛋默哀。
太坑了。
昨夜钦差团来到朝晖大城,只有他们少数人,与高胜寒会面,进而得知林北辰晋入天人,其他人都不知道,还是按照以前的计划行事,比如眼前这个卫子轩,显然是没有从凌府中知道这件事情,所以才敢挑衅。
“噩梦?”
林北辰点点头,道:“是个不错的主意。”
啪!
鞭子就已经抽在了卫子轩的脸上。
一道青红蜈蚣般的血痕,立刻出现在其脸上。
卫子轩那张清秀骄傲表情的,立刻就凝固,仿佛是没有反应过来。
足足两三息的时间,他才回魂一般尖叫了起来:“啊……杀了他,给我杀了他……”
嗖嗖。
数道人影朝着林北辰飞射过来。
林北辰歪嘴一笑。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就是觉得这个表情,非常具有味道。
砰砰!
无声无息出现的龚工,像是个幽灵,每一拳击出,都好似是一颗星辰,重重地砸在了虚空中,空气爆出肉眼可见的波纹,声声气爆如雷,那几个飞射过来的身影,被一个一个地砸倒在地上。
装备了【天马流星臂】的龚工,在成为林北辰的贴身近卫之后,以常人难以想象的苛刻程度,提升自己的力量。
如今,哪怕是不借助WIFI热点分享林北辰的力量,依旧具有武道宗师级的强悍战力。
“反了反了……”
卫子轩看到这一幕,厉声尖叫起来。
啪!
龚功一巴掌就将这个公子哥砸倒在地。
“少爷,如何处置?”
龚功转身轻视。
“这个留下……让他做做噩梦。”
林北辰抬起鞭子一指卫子轩,然后道:“其他的,统统拖下去,挖石料。”
“是。”
龚功一挥手。
如狼似虎的银白卫冲上来,就将地上昏死的几个高手朝远处拖去。
这都是卫氏的高手,卫子轩的贴身护卫,也算是精挑细选,都是大武师级的存在,但在地中海龚功的无情铁拳之下,不堪一击。
卫子轩挣扎着站起来,怒吼道:“郑相龙,你他妈的死了?还不快将这个无法无天的杂碎给我拿下……”
郑相龙本已经朝后躲了,结果还是被CUE了出来,顿时浑身一个哆嗦。
他假装聋了,扭头看向别处。
钦差飞雪一刹眯眯眼,仿佛是在看戏,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
楼山关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反而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凌府众人。
凌迟凌午两兄弟,在北方前线大名鼎鼎,被称之为帝国北方军双璧,同龄人之中无可与之争锋者,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兄弟二人在帝国十大世家的新生代领军人物之中,绝对是排名前列的存在。
什么样的父母,才能培养出如此优秀的天才?
楼山关对于鲜少去帝都的凌君玄夫妇,非常好奇。
而且,令他感觉到意外的是,并未见到那位传说中的帝国军神出现。
而凌君玄夫妇看着发疯的卫子轩,也并没有有任何表示——便是素来排斥林北辰的秦兰书,也没有出言维护卫子轩,惹怒一个新晋天人,这样的下场已经算是轻的了。
天人,不可辱。
至于其他人,也都察言观色,保持着一种奇妙的缄默。
毕竟不是谁都如卫子轩这种小年轻一样没脑子——之前就连高天人和钦差大人,都耐心客气地等待林北辰,没有丝毫愠色,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妈的,还敢叫。”
林北辰又是一鞭子抽出。
卫子轩嘴都被抽烂了。
“诸位大人莅临寒舍,蓬荜生辉,快请。”
凌君玄笑呵呵地开口。
这个中年男人英俊潇洒,儒雅温润,令人望之便生亲近钦慕之感。
一行人都进入到了凌府之中。
不大的府邸,建筑精致,布局大气,布景巧妙,美而不媚,雅而不奢,于细微处见境界。
大堂中,侍女奉茶。
闲聊几句,便已经到了正题。
但凌太虚始终未曾现身。
倒是大小姐凌晨,虽然一开始没有出现,但在高胜寒提了一句之后,也被请到了正厅之中。
林北辰偷偷地对高老弟比了一个手势——老铁,没毛病。
这个助攻,深得我心呀。
凌晨看了一眼林北辰,抿嘴一笑。
少女明净的眸子就仿佛是璀璨的宝石沉浸在浅浅清澈的湖泊之中的画面,一下子就能够让人感受到年轻青春的美好和纯净。
就连飞雪一刹都忍不住赞叹了一句:“听闻凌氏兄妹,都是人中龙凤,今日一见,更胜闻名。”
“呵呵,那当然,毕竟是我的……同学。”
林北辰就喜欢别人夸自己的大老婆。
众人闲聊之中,凌晨与林北辰眉目传情,就当其他人都是瞎子。
又喝了几杯茶,飞雪一刹轻轻地咳嗽一声,道:“为何还不见凌老爷子呀?”
之前已经通知了凌家,陛下有圣旨到来。
凌君玄苦笑,道:“家父昨夜宿醉,尚未醒来,所以……”
林北辰一听,就知道凌老仙怕是又沉醉在美人怀中了。
人老心不老,真是让人鄙视。
飞雪一刹叹了一口气,心知这怕是老军神猜出了了一些端倪,故意躲着不见。
但这样躲下去,事情并不能解决。
他略作沉吟,便起身道:“无妨,老爷子身体不适,就请凌大人代为接旨吧……无关人等退下。”
不由分说,直接颁旨。
大厅之中的众人,除却林北辰和高胜寒以及使团之中的少数人,其他人都连忙退下。
圣旨之中,果然是任命凌太虚为风语行省战时大总管,统领军政,负责与海族商谈停战之事。
虽然没有详细提及割地和谈之事——当然这种事情也不可能在圣旨中堂而皇之地提出,否则人皇陛下岂不是要在历史中留下黑材料?
听完圣旨,凌君玄的面色,就非常难看。
以他的心思智慧,当然是明白圣旨的意义。
“君玄呀,愣着干什么,快接旨吧。”
一个头发灰白的老者,笑眯眯地道。
之前介绍时,林北辰记住了此人的名字,叫做凌思退,是帝都凌家的三长老。
凌君玄起身,看着这圣旨,眼中有犹豫愤怒之色。
不接,那是抗旨。
结了,他们这一脉就要陷入万劫不复境地。
父亲已经退让如此之多,只想要寄情山水,安享晚年,却也要遭受惦记吗?
飞雪一刹也不催促。
大厅之中,一时间有点儿沉默。
气氛尴尬。
有人冷笑。
有人愤怒。
“这么大的官,凌大人都不想要?那不如给我吧,哈哈,这个大总管,我来当。”
身穿白衣的少年,突然主动伸手,将圣旨抓在掌心,夺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