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靈契之主討論-第八百四十三章 人皇只屬於過去分享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就算你说的为真,就算荒兽和海兽错在先,你都是个骗子!我虽说并非高尚,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蛋,但我起码不轻易欺骗别人,特别是信任我的人!但你用灵契中的谎言巧语,欺骗了一个何时何地都以你为榜样,且行走人世三万年的人!三万年来,他一直坚信事情不像世人所说的那样。雀旦告诉我你在月亮上,我证实后又告诉他,但他觉得荒谬,他不信!”
“在他心里,你是完美的存在,是绝对正义的人皇,是对人类着想,友善而指导人类前进,推进历史发展的重要人物,更是他的人生导师!但你呢?你只为一己私利,就留下巨大的隐患,就算当初你将雀旦和起始大帝一族杀光,今日的战争也不会如此!若是没有生命女神,谁来关注这些?你可曾想过?”
夏萧简单的只言片语,岂能动摇语尚言的心?她是自地狱活来的怨灵,早已听不进去任何话,加上夏萧所说本就有漏洞,她便轻而易举的反驳:
“你以为当初我杀掉雀旦和海兽一族就有用?人类的历史是矛盾的,也是充满血腥和战争的!当初我战了那么久,之后又战了那么多年,可曾有过结局?答案是没有,继续下去也没有,除了到某一天,大荒砰然一声裂开,就此成为宇宙里的尘埃,才是斗争的真正告终!”
“我所做一切都是为了人类,你我可以联手,只要将荒兽圈养,我们就算成功一半。而且大荒这个狭隘之地根本不值得留念,我们要到以上世界去,去更大的世界,去六级世界。我曾去过,那里无比精彩,无比宏大,更崇尚强者为尊。怎样,合作一把如何?我们三人,再带上几人,便可成为一支大军,去六级世界建功立业!”
夏萧就知道语气一变的语尚言不坏好心,可他根本不信后者,一是因为后者想要自己的命,还有就是灵契中的花言巧语实在太过深情。谁能想到语尚言是在那等的背景下将其创造出来的?这样的人,太过恐怖,令人畏惧,靠近即是死路一条。
“我们自己会去,你只需为我们带路。”
“你想做什么?”
“做一个你做不到的圣人,维护一切事物的平衡!”
语尚言哼笑一声,满是不屑。看向夏萧的目光也满是讥讽,可真是好笑,既然说出这么不着实际的话。不过当即,她脸色又一变,问:
“你是想打通六级世界和大荒,从而令强者到哪去?不行!”
夏萧眼中,语尚言有些过激,令其眯起眼,似在问为何。语尚言不知该不该说,可她有着自己的准则。
“虽然我不是完全意义上的好人,但当前的大荒,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我不会让这样一个世界变得支离破碎,起码人类的现状不行。身为人类,我们本就是荒兽的神,我们的优越感从出现起就该存在,你身为人族,既然帮荒兽削弱自身的力量?”
“少废话!现在我在大荒的话语权远超于你,你以为现在还是三万年前?你现在回大荒引起的是惊慌,只有我和阿烛才会引起欢呼。你以为你在众人心里还是神的外表?不!你现在是魔,虽说我也是,可和你不一样。这就是我们的差距,你的时代,早已过去!”
“既然你说了这么多,我也明确的告诉你,我肯定会去以上世界,但是为了破解大荒世界自身存在的问题。如果你识相的话,就帮我们,别再废话,我已经和你说烦了!还有,想一直活下去就帮我破解灵契,令结出那几个手印也无法召唤出那张破纸!”
超异能医生 高手之手
夏萧的态度变得比之前狂躁,因为身后的世界即将迎来黎明。夏萧要回去见证那不可多得,甚至一生只能见着一次的场面,语尚言注意到了他的小动作,故意将时间延长,说些无关紧要的话,且翻起旧账。
“你就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知道自己为何来大荒?又知道你来大荒后,被我救过几次?”
“救过再多次又如何?你只是想保证我的安全,然后再将我吸食。这件事既由雀旦告诉我,真是丢人,但你也没必要这么骗我,因为我知道,我为何来大荒和你半点关系都没有,你有何能力从其他世界将我找来?就算找,也不会找我这种废材吧?”
“不,你错了!我虽然不知大荒为何会拉扯我们前来,可肯定是有原因的,我不知你在地球是个怎样的存在,但我是个军事家,读了三十多年书,所以你不觉得我们应该齐心协力?”
“这有什么关联吗?”
阿烛歪着脑袋,看向夏萧时,后者瞅一眼语尚言,极为无奈的耸肩。
醛 石
仧生吟 叶落檀池
“她脑子有病,你不用搭理她。”
语尚言身份显贵,虽说被封印三万年,可她骨子里依旧有傲气。因此,她少有的没了形象,破口大骂:
“你个混账!你不是想撕破灵契吗?我将这玩意给你便是!”
说完,一张陈旧的纸张从语尚言手中飘来,被夏萧抓在手中。他没想到语尚言会这么轻易的交出自己的杰作,但她满脸严肃,警告道:
“我已经满足你一个要求,你就得听劝,六级世界不是我们随便能去的。我们能怀着打拼出一番事业,面对任何困难的心前去,但不能令没有突破大荒桎梏的人前去。那里不是天堂,而是弱者的地狱,去太多人只是无谓的牺牲。”
“你会这么好心的提醒我?”
语尚言紧蹙眉头,微咀一口气,恨铁不成钢的说:
“我之前是在对牛弹琴?我说了我并非像你想的那样无恶不赦,我即便想杀你,也有自己的原则。即便我是魔,即便我回大荒会大开杀戒,再度提升实力,也不会对人类下手,起码不会对修行者动手!大荒是我培育出的世界,我比谁都更加爱惜它!”
语尚言的话在夏萧耳中皆半真半假,当他额头的第三只眼睁开时,这语尚言既然和自己一样,都是半明半暗。仔细一想,她确实没有直接残害太多生灵,可她带来的影响甚大。夏萧相信这只魔瞳,迅速收起,问:
“六级世界究竟有什么?为何你会跳过五级世界到达哪?你又为何会被封印?”
“无知!”
先是骂了一句,语尚言才说:
“你以为我想去?世界分级别,可当我突破大荒桎梏后,便被那里的气息牵引,直接被带去,像鱼塘里被钓上的鱼。那里比大荒大十倍左右,所产生的力量也更强,足以容纳足够多的修行者。可那里的很多修行者都不怀好意,知道自己无法直接控制五级世界的强者,又看不上三级世界及以下的存在,便将目标放在了我们这些四级世界的修行者身上。”
“我出现在六级世界后,极不适应那里的力量,试图将元气转换,得以正常使用,可被他们当做奴隶一般买卖。我被钓来的人当做一头宠物,卖给一个有残缺的小势力公子,为其做妾!若是妻,若他对我友善,我兴许不会对其下狠手,可他丑陋无比,心里更是肮脏,所以新婚当天,我阉了他,逃了回来。”
“垂钓兴许有趣,可他们找不到我的准确去处,发现我逃走也为时过晚。也许是我这样的存在很少,但老娘才不会束手就擒,雀泷那个畜生所做的事,一次就够了,想起来就令人作呕。但他们还是施展了两道招式,试图杀死我。但肯定想不到,我没被杀死,只是摆脱不了其上的力量,像被封印一样待在了月亮上。他们找过我,但当时的我成功装死,就此活了下来。”
“怎样?你对我的回答可还满意?我所说的,都是真实发生的事。就这样,你还敢随意带着人去?你和这丫头兴许有活下去的可能,且不会被轻视,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那样的好运气。说白了,弱者去就是死,你不可能将所有人都保护住。像雀旦被钓走,估计也只是被当做一头坐骑,有不了可圈可点的大作为。”
“那我就去创建属于自己的势力,然后再令更多的修行者前去。总之,大荒的平衡,我管定了!”
语尚言关注夏萧的这些年,知道他是出了名的倔,此时就算甩脸色也没用。但夏萧更恐怖的不是这一点,而是言出必行,令语尚言后怕。他怕自己的大荒毁在夏萧手中,没了拥护她的人,她做谁的人皇?
猜透她心思的阿烛悄悄告诉夏萧,他就知道语尚言不会有那么好的心,还说什么为大荒考虑,全是扯淡。
“你只是历史中存在的人皇,现在的大荒没有你的位置!若你想活,就带我们去六级世界!”
“你在威胁我?”
语尚言似还想战,魔气不断涌出,可夏萧只是看向身边的阿烛,轻描淡写的问:
都市之全能天王
“累了吧?”
“嗯!今天知道的事太多了。”
“信息量确实有些大,所以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们都曾喜欢
阿烛兴冲冲的点头,似极想表现自己,但当她看向语尚言时,后者不寒而粟,内心猛然一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