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345章 愛我就爲我死熱推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在景玉宸迟疑的目光中,段勾琼对景玉宸狠狠的挤眼睛。
说好的,要配合她演戏给使臣们看啊!
段勾琼见景玉宸没有反应,无奈的叹息一声,将腰带直接塞入景玉宸的手中,然后转身离开。
有人不放心的赶紧去搀扶段勾琼:“勾琼公主你行的慢一点,小心会摔倒……”
使臣捋着胡须,低低笑了起来:“好啊,这姻缘好啊!”
景玉宸收下腰带,代表明白段勾琼的心意,而且心意和段勾琼也一样……
景玉宸转眸朝一个方向看去,如果没有看错的话,是有人故意让段勾琼的马儿受惊的!
二人相继回了二皇子府上后,景玉宸去找了段勾琼:“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段勾琼还在拉着倪月杉说马场上的事情,景玉宸从外面回来,便问这种奇怪的问题,段勾琼白了他一眼:“不是说了今日的一切均为演戏!”
“如果你是为了演戏,为何买通人,让他故意伤了马儿,好让你坠马儿?”
段勾琼无奈的打着哈欠,“不过是为了演戏演的逼真一点而已,二皇子,本公主都不怕没了清誉,你怕什么?”
神级都市练气士
“本皇子怕的自然是,你和我骑虎难下!”
景玉宸神色严肃,可没有半点要玩闹的意思。
段勾琼愕然:“本公主办事,自然是因为本公主自信,你放心吧,你担忧的事情绝对不会发生,你的妻子将会是月杉姐姐。”
段勾琼的目光落在倪月杉的身上,倪月杉看着段勾琼,只觉得段勾琼好似并非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简单直爽。
景玉宸好似一点都不开心,他将收到的腰带丢给了段勾琼,一脸的嫌弃:“本皇子不想再有下次这种陪你演戏的情况!”
“好,没有下次了。”段勾琼一副非常知足满意的表情,乖乖的将腰带给收了。
当晚,段勾琼回了皇宫,倪月杉留在二皇子府上。
倪月杉看的出来景玉宸好似被膈应了,心情很不好……
皇宫内。
段勾琼见到了使臣后,使臣有些兴奋的说:“公主,没有想到你和二皇子的感情进展这么迅速,你什么时候学会了绣腰带?”
段勾琼哼了一声:“当然不是我绣的,不过收腰带的人是二皇子就够了。”
使臣也没有与段勾琼多纠结这个,“你说的对,只要收腰带的人是二皇子就够了,只要你能做了二皇子的正妃,也就不枉我们来了闲常一趟。”
段勾琼手指缠绕着发辫,“那,我希望使臣大人帮我查一个人。”
使臣奇怪的看着段勾琼,段勾琼开口提示:“这个人……是二皇子的朋友,但好想对二皇子又存在什么阴谋,他叫邵乐成。”
段勾琼送给景玉宸一条腰带虽然是小事,但传到景承智的耳中,却使他变得暴躁。
他将房间里面能砸的东西全给砸了,这时,下人过来小声的开口提示:“四皇子,长公主求见。”
景承智皱着眉,脸上是未曾消散下去的愠怒,他双眼通红,气的迈开步子前去见面了。
景玉娥此时坐在客厅,正端庄的坐着,手中端着茶盏,优雅的品着茶,看上去悠然自得,没有半点的着急。
景承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皇姐,你怎么好似并不着急?”
景玉娥看了景承智一眼:“有什么好着急的,不过是一条腰带而已,我们有的是机会!”
景承智的双眼立即是一亮:“皇姐,你有什么好主意?”
精灵之性格大师
“现在你明显处于劣势,他景玉宸只要迎娶了勾琼公主,储君之位就铁定是他的了!”
“但咱们可以扭转局面!”
景承智期待的看着景玉娥,想着让景玉娥告知他,究竟如何做可以扭转局面?
“首先,杨婉清,是个罪人,你是保不住的,与其留着她,让父皇降罪处置,倒不如主动将她处死。”
景承智沉默着没有说话,景玉娥继续道:“其次,景玉宸那么喜欢那位倪月杉,又岂会轻易的放弃倪月杉?倪月杉就算死了,只要他心里还在乎倪月杉这一点,便是我们利用的地方!”
景玉娥将思路与他说了,景承智沉默过后,询问:“皇姐,你想让我将杨婉清如何?”
“杨家也知道杨婉清已经无药可救,所以你将她……亲自处死,将来不会降罪给四皇子府,她死了,杨家也不会因此被连累!”
景承智有些诧异,久久没有吭声。
景玉娥站了起来:“四弟,你是个聪明人,能对自己好,就不要为别人着想了!”
景玉娥没打算多劝,说了她想说的话,便走了。
景承智久久才回过神来,抬步朝一个方向走去。
房间内,杨婉清还再床榻上躺着养身体,听到开门的声音,扭头看了过去,发现是景承智,她想着赶紧坐起来。
景承智却开口阻止道:“躺着吧。”
声音淡淡的,但是他会来,杨婉清已经很惊喜了。
“你觉得身体如何?”景承智坐在杨婉清的身边,看着她。
白 牙
杨婉清很是虚弱的开口说:“多谢四皇子担心,只是,婉清做了那样大逆不道的事情,你可怨婉清?”
景承智摇着头:“你所作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我又岂会怨恨你,只是……”
杨婉清疑惑的看着景承智,她轻轻咳嗽了两声,“四皇子想说什么在婉清这里不需要顾忌的。”
“只是,你也知道你所犯的事情,没有可能被饶恕,所以我没有办法救你,你可恨我无能?”
杨婉清脸色一白,泪水开始狂涌而出,她唇瓣颤抖,显然因为这句话,是真的害怕了。
景承智叹息一声:“我无用,不仅保不下你,我还……还要被废……”
杨婉清激动地坐了起来,扯动了伤口渗出了血液,也没有去管。
她忍着剧痛:“那怎么办?皇贵妃呢?还有长公主,难道他们也无计可施吗?”
景承智点了点头:“无计……”
杨婉清脸色发白的,坐在床榻上,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只能崩溃的开始大哭。
景承智在一旁开口安慰:“不要太伤心难过了,我们一起死。”
“被赐了死罪?”
杨婉清全身都开始颤抖,景承智抱着杨婉清一副痛惜的表情,但还是回应了一声:“这是最坏的打算。”
杨婉清开始在他的怀中放声大哭:“对不起了,四皇子,是我无能,我害了你……”
景承智叹息一声,在她额头印上一吻,并温柔的开口问:“你可不可以,给你们杨家写一份遗书?让杨家的人不要将你的死,记恨在我母妃和皇姐的身上?”
杨婉清在景承智的怀里身子怔了怔,对死亡甚是恐惧。
“好。”
杨婉清按照景承智的意思,写了一封遗书,景承智长叹一声,一脸的惆怅。
“我去处理府上的后事了,你……好好养着。”
景承智起身离开,杨婉清只觉得狐疑,她伸手拽住了景承智的手臂:“为何,为何要连你也一并?”
景承智的脚步顿住:“因为田家!”
杨婉清的手缓缓松开,心如同死灰一般。
景承智抬步走后,杨婉清的房间里出现了两个丫鬟,丫鬟在杨婉清的房间点燃了熏香,杨婉清瑟缩在床边发呆,听到了动静也没有半点反应。
直到最后,杨婉清昏昏欲睡,景承智缓步走到了房间,看着半昏迷的杨婉清,开口:“你也别怪我,你愿意为我冒险,我现在就算让你死,你也不会怨我吧?”
他说完后,亲自给杨婉清系上白绫……
*
入夜后,邵乐成从外回到家中,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在房间里环视了一圈,看见在靠窗户的位置,坐着一个人,此时正托着腮,看着他。
因为屋内视线昏暗,邵乐成看不清楚来人是谁,没察觉到杀气,他只是手中抓着飞镖,但没有射出,他质问道:“你是谁?”
黑暗中,女子吹亮了手中的火折子,将容貌给照亮了。
邵乐成原本皱着的眉,皱的更加的深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因为我调查了你啊。”段勾琼在座位上,缓缓站了起来,看着他,嘴角勾着一抹笑,朝着他缓缓的逼近。
“你调查我做什么?”邵乐成戒备的看着段勾琼,她来,目的铁定不纯。
“……调查你,才好,知道你是谁,说,你当初为什么绑架我?”段勾琼话锋一转,变得无比锐利。
“昏”前婚后
邵乐成诧异的看着面前少女,没有想到她竟是知道。
“为了郡主。”
邵乐成走到桌子旁坐了下来,倒水喝。
“拿我威胁景玉宸,让他放郡主?”
“聪明。”邵乐成丝毫不纠结的回应。
段勾琼叹息一声:“竟是如此……”
她在邵乐成的身边坐下来,看着少邵乐成嘴角微微扬着:“你伤害过本公主,你就不怕本公主对你如何?”
“公主有话不妨直说,不要拐弯抹角!”
若是想报仇,他在走进来的那一刻,或许已经身首异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