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dut精彩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五百四十八章 交趾布政使的人選問題熱推-fiboa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很快,吏部那边就被难住了。
在交趾要设立承宣布政使司,这个封疆大吏由谁来胜任,又有谁愿意去,别看是封疆大吏,愿意去的人不多,想去的人也不少。
对朝中一二品官员而言,去交趾任职是贬责。
不划算。
对二品以下的官员而言,则是升迁,也是镀金,想去的一大把,尤其是六部的侍郎,挤破了脑袋想去,于是这几日本就是香饽饽的吏部更热闹了。
有资格影响朱棣决策的大人物们,府邸门槛也几乎被踏烂。
人选很快拟定了出来。
其他官职还好说,但交趾承宣布政使司的头把交椅,承宣布政使人选上争论颇大,六部尚书各有人选推荐,大多是各部侍郎。
朱棣也愁这个事情。
驻军那一块倒还好解决,可以让张辅总领军政,同时留下将军李彬在交趾带兵,但处理交趾财务和民生诸事的文臣,必须谨慎。
因为交趾初立,如果大明官吏和当地官吏相处不好,很容易在当地引发暴乱。
所以这个文臣一定要熟悉交趾。
谁熟悉交趾?
以前倒是有一个,可惜在出使安南后被胡汉苍父子收买,回到大明欺君,之前在出征安南之时,被自己找了个理由砍了。
黄观也行,毕竟出使过安南。
转念一想,按照这个思路,礼部那边也熟悉安南,抽调一位侍郎过去担任交趾布政使,貌似最为稳妥。
可礼部尚书是刚从刑部尚书调任过来的郑赐。
郑赐还不熟悉礼部。
少不了要两位礼部侍郎辅佐,所以礼部的两位侍郎不能动。
思来想去,朱棣想到了一个人。
但这个人朱棣怀谨慎态度,不是怀疑这个人的能力,而是这个人和黄昏牵扯较深,有胡一元的肺腑之言,朱棣现在有点提防黄昏。
于是打算摸一下黄昏的态度,让狗儿去宣他觐见。
……
……
黄昏很快乐。
不管在哪个时代,有钱人的快乐是普通人想象不到的,不过还好,黄昏并不奢侈糜烂,他的快乐来源于龙凤胎。
产后的徐妙锦,并没有抑郁的迹象。
黄昏松了口大气。
但是很快黄昏很快快乐不起来了。
妻子徐妙锦现在全身心都放在儿女身上,根本不管黄昏了,哪怕是黄昏夜宿西院,妻子也当做不知道,甚至有种求之不得的感觉。
黄昏暗暗心凉,知道女人产后确实会有一段时间的冷淡。
而且也要恢复身体。
所以他倒没想过和妻子巫山云雨,只是这种被忽略的感觉让他浑身不自在,总有种爱情就要从身边溜走,婚姻会变成围城的不好预感。
他现在就是抱一下儿子和女儿,都会被徐妙锦呵斥,让他小心着些。
对此黄昏无言以对。
只能顺着妻子的心意,毕竟她付出了这么多。
好在绯春对自己善意了许多。
估摸着就差一个契机,然后就让同房丫鬟变得名副其实了,也不急,没有感情的滚床单都是耍流氓——实际上黄昏对绯春真没有爱情。
所谓的喜欢,不过是对有趣躯体的欲望,而不的喜欢有趣的灵魂。
他还没触及到绯春的灵魂深处。
这一日因为想亲儿子一口,又被妻子赶出了房间,黄昏无奈,只得去西院找认同感,走入西院,发现卡西丽在弹琴。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在敲琴,双手各拿一根筷子模样的长棍,不断的敲击在琴弦上。
琴声悠扬。
院子里不仅有娑秋娜乌尔莎等西域女子,连张红桥、吴与弼都在,大家看着卡西丽敲琴,皆是一脸叹为观止的神情。
黄昏讶然,“这是什么琴?”
有点眼熟。
但自己来到大明后,还没见过这种琴。
穆罕穆拉笑着靠在大官人身边,轻声说道:“这是我们西域那边的一种乐器,大明没有,卡西丽最是擅长,这段时日去琴行找师傅定做的,也不知道能否达到标准,看卡西丽的神情,应该也差不到那里去,大明的匠人师傅们真是鬼斧神工。”
穆罕穆拉现在还记得当时琴行的师傅听卡西丽说这种琴的时候震惊的模样。
因为他们从没见过。
甚至没听过。
就这样他们都制作了出来,不得不称赞一句巧手天工。
黄昏唔了一声,“在西域那边叫什么名字?”
穆罕穆拉说了一句,黄昏听得莫名其妙,确实不懂,不过这琴应该是自己见过的,而且这琴声和钢琴很像。
貌似在那什么网红小视频里见过,也在某部电影里见过。
片刻后,卡西丽脸色潮红,用西域语兴奋的对娑秋娜嚷了几句,穆罕穆拉就给黄昏翻译:“卡西丽说几乎和西域的一模一样,材质也极为上等,是一尊好琴。”
穆罕穆拉神色有点奇怪。
黄昏恍然,“让琴行定制这把琴,花了不少钱罢?”
穆罕穆拉笑了笑,“千金难买心头好。”
黄昏:“……”
穆罕穆拉融入大明确实很快,比娑秋娜还快,其实黄昏挺喜欢,他现在有种感觉,让穆罕穆拉和卡西丽选择的话,她俩有可能选择自己而不是娑秋娜。
乌尔莎就不一样,在乌尔莎眼中,娑秋娜还是更重要一些。
道:“花了多少钱?”
穆罕穆拉比了六根手指。
黄昏倒吸了一口凉气:“六百两?卡西丽哪来的那么多钱?”
穆罕穆拉狡黠的偎依着大官人的胳膊,不停的蹭来蹭去,“我们给她凑的,所以我们都没钱了呢,也不能去买胭脂水粉了呢。”
黄昏大感受用,大袖一挥,“没事,下午我让绯春给西院送笔钱过来。”
挣钱干嘛?
就是为了养女人的嘛。
穆罕穆拉笑靥如花,轻声说这琴第一次出现在大明,大官人要不要给它取个名字?
黄昏看着敲琴的卡西丽,发现她在发光,相比于握刀杀人,又或者是床笫妖媚,此刻的卡西丽,才算是真正的卡西丽。
整个人无比鲜活,仿佛是个闪光少女。
闪光少女?
黄昏猛然想了起来。
没错,这个琴在电影《闪光少女》中见过,叫扬琴,是明朝时期从西域传入中国,和钢琴同祖同宗,难怪声音那么像钢琴。
刚想说就叫扬琴,却见门子匆匆而来,“大官人,狗儿大监来了,说陛下宣召您入宫觐见。”
黄昏耸耸肩。
不用想,朱棣肯定是想问一下关于交趾布政司的事情。
其实这哪需要纠结犹豫。
高贤宁已经去了安南一年多,加上蓝山黎族的支持,再加上高贤宁这段时日在安南修建学堂聚集起来的人望,这个交趾布政使非他莫属。
话是这么说,黄昏明白朱棣在忌惮什么。
所以得打消他的猜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