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 起點-第八百三十七章 幫手和情報讀書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千手扉间侧身瞥去,只见青年以在他眼中亦精湛绝伦的瞬身术闪来,挺拔的身姿背对着这边,迎着那势不可挡的狂暴雷光伸手探出。
怪力?
经验丰富如他,一眼就看出了青年使用的招数。
四代艾猛力一拳轰出,发出便难再收,即使已经看到突然出现在眼前之人,可是仓促之间也只不过勉强收住二分力量,剩下的依然继续朝前砸去。
雷霆霹啸作响,然后在下一瞬,猛烈异常的蓝色闪电就遭遇到了阻挠。
“哼!”
夏树沉喝一声,手掌中以怪力的窍门汇集的高度凝聚的查克拉与炸裂的雷遁抗衡,僵持了几个呼吸之后,沉重的拳头悍然轰入掌心,令他不禁咬牙强忍,但是却也抵消了四代艾拳头的部分力量,使得双方的力道差距稍微减缓了些。
“喝啊!”
也就在这时,夏树突然大喝一声,臂膀发力强摧而出,使得倒退的身形猛地顿住。
而趁着争取到的这一丝缓和之机,他的右脚立即后撤半步,身形随之微晃,却是朝左偏转,扭身间来到了四代艾的左侧。
而他突然将重心移开,顿时再无阻挠四代艾的障碍,缠绕着炽烈雷光的拳头继续向前轰去。
千手扉间眉毛微挑,正要有所动作的时候,只见那青年忽然闪出的身形再次回来,猛然撞向四代艾!
嘭!~
一声夹杂着雷鸣的闷响,四代艾的轨迹顿时偏离,最终在距离千手扉间一臂半的地方擦肩而过,激起一阵暴尘后停下脚步,缠绕在身上的雷遁收敛,只余下几道电弧。
“喂!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什么不是敌人?”
四代艾转过身来,仍神色严肃地看着千手扉间,见对方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这才皱着眉看向身为火影的纲手。
纲手已经从慌乱失措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听到这个问题,也是不解,只能将探询的目光投向千手扉间,以及……
“夏树,你怎么样?”
纲手神色略微焦急地来到夏树身旁,抓起他的手,看着那被雷遁查克拉搞得焦黑的样子,立即结印施展出医疗忍术,对其进行治疗。
夏树对纲手轻笑道:“没什么事,只不过是一点小伤罢了。”
说完这话,他的视线抬起,对千手扉间轻轻颔首示意,然后向四代艾道:“雷影大人放心,扉间大人绝对不会是敌人的,至于原因……要知道,秽土转生之术正是扉间大人所创,自然无法束缚住他。所以,扉间大人不仅不是敌人,还是我们的帮手。”
“帮手?”
四代艾微怔了一下,然后瞥向土台的方向,却见后者此刻表情莫名沉重。
土台上前一步,独眼紧盯千手扉间,问道:“二代目火影大人,您出现在此,是不是意味着还有其他强者被召唤回来了?”
千手扉间看向土台,对其并无印象。
未曾相爱,却也心酸 狄秋
事实上,在这联军之中,他生前唯一见过的也就只有土影大野木而已。
“云隐的吗?”
千手扉间看了眼土台佩戴的护额,双手抱胸,神色淡然地道:“云隐还算幸运,除了金角银角兄弟那种叛徒外,并没有先辈被那个小鬼召唤回来。”
听到这话,土台顿时神情一松,自语道:“这样还好。”
这时大野木突然插话道:“二代目火影,我岩隐的先人呢?”
千手扉间的目光落在大野木的身上,不禁微怔了一下,显然没能直接认出对方,垂眸快速回忆了一下,这才想到大野木是哪里的忍者。
“原来是你呀,岩隐的大野木。”
千手扉间目露恍然,随即挑眉道:“很可惜,你的老师无正是其中之一。此外……”
他并不理会如遭雷击的大野木,继续对照美冥等雾隐村忍者道:“二代目水影鬼灯幻月也被召唤了出来,还有一个绿发紫眸,使一根形似钩子却带着花朵装饰的棍状武器的矮个子小鬼。”
照美冥听着,面色突然变得无比凝重,艰声道:“那位是我雾隐的四代目水影枸橘矢仓!”
“四代目吗?已经过去很多年了啊。”千手扉间不无感慨道。
关于这一点他之前在那山洞里就已经知道了,这个忍界在他去世后并未平静下来,而是继续发生了第二次和第三次忍界战争。
而对此,早已看透人性的他早有预料,但也正是因此,他对之前在那山洞里听别人诉说才没有任何的感触,反而是现在看到大野木这个当年倔强的小鬼,又听闻立在忍界巅峰影已到了第四代,这才生出了这些感慨。
他这时看向纲手那边,问道:“小纲手,你就是木叶的第四代火影吧?”
夏树的手受的只不过是小伤而已,以纲手的精湛医疗忍术,很快便治疗完毕,这时听到千手扉间的问话,纲手摇头道:“二爷爷,我并不是第四代,我是第五代。”
说到这里,她突然一顿,看了身旁的青年一眼,然后向千手扉间问道:“二爷爷,大蛇丸没有召唤出四代目火影吗?”
听到这话,千手扉间若有所思,第四代是很麻烦的家伙吗?
“并没有,但除了我以外,兄长也被召唤了出来。”
“什么?!”
大野木闻言顿时瞪大了双眼,连忙确认地问道:“是那位忍者之神,千手柱间大人?”
千手扉间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了下头,毫不留情地碾碎了大野木自欺欺人的祈祷。
“这真是糟透了!~”
大野木颓废地呼出一口气,连之前因麾下被白绝伪装的怒火都烟消云散,仿佛前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希望。
千手扉间扫了眼其他人,即使是土台这个看上去严谨认真之辈也只是震惊,而没有流露出惊惧之色,显然都是不清楚“忍者之神”这个名号所代表的意义的家伙。
不过这倒是对接下来的战斗有利,至少在还没有遭遇之前,这支所谓的联军不会直接崩溃。
收敛起这样的思绪,千手扉间的目光终于再次落到了那青年的身上,而对方似乎早有所料般,也在望着他,此刻视线一碰,当即轻笑着颔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