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kbk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刑警使命》-第1261章 龍之吻?相伴-z4b0t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叶九戴上手套,伸手按压死者面部和颈部有瘀斑的位置。
结果却发现,这些瘀斑并不随着他的按压而消失。
这一点,和坠积期的尸斑特点并不一致。
人体死亡之后,体内血液并不会马上凝固,所以坠积期的尸斑在手指按压之后,会短暂消失,松开手指之后,会再慢慢呈现出来。
这是因为皮下淤血被手指按压之后会向四周扩散。
但这些瘀斑和尸斑的特点有些不一样。
法医又看了他一眼,神色在诧异中夹杂着一点点的不满之意。
尸检这种事情,一直以来,都是法医的“专利”,通常刑警们是不会参与的,都是等报告,有不明白的地方,再向法医请教。
当然了,也不排除极个别的刑警,会临时“客串”法医,多半还是抱着学习,实践的心思,增加自己的直观认识。
所谓资深刑警,不外乎就是一个不断积累经验的过程。
不管什么技能,没有谁是生而知之。
所以法医虽然感受到了“冒犯”,却也还在可忍耐的范围之内。
关键他不认识叶九,不清楚他是什么“来头”,先忍他一下再说。
可不要无缘无故的,就得罪了新同事。
倘若叶九和他相熟,说不定法医就直接开口“呵斥”了。
捣什么乱啊?
谁知这才仅仅只是开始。
“抱歉……”叶九嘴里含糊不清地说了一句,胳膊一抬,就将死者的颈部抬起,另一只手加上去,死者的遗体居然就由平躺变成了“侧卧”。
“喂——”这一下法医真的不干了,眼珠子一瞪,就嚷嚷起来。
“你谁啊你?”
“搞什么?”
叶九却只是向他歉然一笑,就开始仔细观察起死者的后颈部位来,甚至还拨开死者脑后的头发,认真察看。
法医这下子真的气坏了,怒道:“你到底是哪个单位的?
市局的吗?”
貌似如果是分局刑警支队的,一个新兵蛋子,也不敢这么“嚣张”吧?
分局刑支那帮人,谁不知道秦法医脾气不好啊?
敢跟老秦出幺蛾子,尿都给你训出来信不信?
叶九依旧不正面回答他,眼神却死死盯住了死者的后颈部位,那里有一个很不起眼的红点。
“老师,麻烦你来看看这里……”叶九不知道这位脾气比较大的法医到底姓甚名谁,只能这么叫他了。
“什么玩意?”
法医很不高兴,但出于他的敬业精神,他还是转到叶九身边,看向他手指所指的位置。
“老师你看,这个位置,是哑门穴,这个红点,是不是针刺的伤痕?”
法医不由得微微一愣。
哑门穴是什么鬼?
他是西医好吗!而且,风府穴,天柱穴之类的,他还略有所知,毕竟武侠小说看过的。
但哑门穴,真是闻所未闻。
“何以见得是针刺的伤痕?”
纵算是老秦这样出色的法医,也很难凭着一个红点,就判断是针刺的伤痕。
这样的红点,三伏天的时候,大多数人身上都有出现。
“那咱们再看看这里……”叶九说着,便拨开死者后脑上的头发,在头发遮掩之下,又有两个红点,左右对称。
彼此间相隔几公分的样子。
“这是左右风府穴。”
“老师,如果是痱子的话,会出现在这个位置吗?”
老秦再次愣怔了一下,然后才郁闷地说道:“哥们,我是法医,不是医生……而且我是学西医的……”叶九连续说了两个穴位,似乎“很专业”的样子,让老秦收起了一点“高高在上”的心思,开始“平视”叶九。
道理往往就是如此,你想要“折服”一个专业人员,那就必须要比他更专业。
当然,可以是他不懂的其他专业,让他“不明觉厉”。
原本,你和一个正经西医出身的家伙讲中医,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鄙视”你,但你跟他讲穴位,并且是指着尸体讲,效果肯定会不一样。
“那老师您就以您专业的眼光来评判一下,这是痱子,还是针刺的痕迹?”
叶九语气之中保持着应有的尊敬之意。
眼下,叶九哥可是“非法侦查”,名不正言不顺,对人家这些正管的同行,自然要客气几分,要不然,一旦“身份暴露”,人家分分钟把你赶出去信不信?
老秦还真得重视起来,仔细观察了一下,再以手指按了按,才说道:“应该不是痱子……”至于是不是针刺的痕迹,老秦没表态。
那位年轻的一司,此时也在叶九身边蹲下,观察着死者后颈和后脑部位的三个红点,疑惑地问道:“如果这是针刺的痕迹,说明什么?”
老秦哼了一声,说道:“说明死者不久前做过针灸……”叶九点点头,说道:“可能是针灸,也有可能不是。”
“不是?”
“那是什么?”
一司好奇地追问。
叶九沉吟了一下,才缓缓说道:“在传统武术之中,有一种很高明的技巧,叫金针刺穴。
如果刺中这三个位置,就会阻碍人体的血液运行,最终导致循环衰竭而死亡。
看上去,和某些药物中毒的死因差不多。
但是很难查出来。”
“龙之吻?”
不等秦法医开口,一司已经惊呼起来。
《龙之吻》是著名功夫明星李连杰拍摄的一部警匪片,前年上映,一司作为杰哥的影迷,第一时间去电影院欣赏过的。
所以叶九一说,他立马就想到了李连杰刺中那个法国警察的“龙吻穴”,然后不到几分钟,牛逼拉轰的反派就挂了。
叶九轻轻一笑,说道:“龙吻穴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一针把人扎死,似乎也不那么靠谱……当然了,武术之道,博大精深,也许真正的绝顶高手能做到,至少我是做不到的。
我最起码也得三针……”就如同死者这样,两针风府,一针哑门!但这话已经听得一司满眼小星星了。
牛逼啊!这岂不是说,眼前这位,纵算不是绝顶高手,至少也是超一流的水准了。
“哎,我说哥们,你到底是谁啊?”
秦法医疑惑了。
“你反正不可能是分局的,分局那帮人,我都认识,没理由来了你这么一个角色,我都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