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萬古神帝-第三千零五十一章 迷失於未知之地熱推

萬古神帝
小說推薦萬古神帝万古神帝
“还是先凝聚神魂,恢复意识。”
虚无世界中没有时间,但正如神剑老二所说,时间就在心中。
大概花费六天时间,张若尘的神魂凝聚了不少,虽身体还无法动弹,却能释放出神剑老六。
“哗!”
神剑老六一剑劈开虚无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屏障,顿时,真实世界中的天地规则和淡淡灵气灌注进来。
神剑老六带着张若尘的身体,回到真实世界,旁边的空间裂缝随之愈合。
神剑老六悬浮在张若尘身体的上方,叹道:“情况很不妙啊,即便有佛祖舍利护体,你这肉身,也都快要变成半透明,只剩骨头还没有遭受侵蚀。”
张若尘缓缓睁开双眼,看着无尽黑暗,沉默了许久,道:“肉身、神魂、精神力遭受的创伤,都不算什么大事,总能疗养回来。可是……哎……”
不再多说,张若尘将天地间的稀薄灵气源源不断吸纳过来,继续凝聚神魂。
此处显然依旧是在黑暗大三角星域中,而且深入到了未知之地,别说天地神气和天地圣气,就连天地灵气都稀薄至极,简直就是一处荒芜虚空。
但,终究比虚无世界要强。
又花费了不知多久时间,张若尘身体终于可以动弹,取出七星帝宫,从里面拿出各种丹药,继续疗养。
花费三个月时间,张若尘神魂重凝,肉身凝实。
但,这一切都是表面的,神魂的创伤,肉身的虚弱,不是短时间可以恢复。
从玄胎中取出《六祖释禅图》,张若尘进入图卷,来到菩提树下。
孔兰攸和孔宣都在树下修炼,看见张若尘脸色苍白,身体虚弱,皆是惊吓不已,迎了过去。
“发生了什么事,为何伤得这么重?”
孔兰攸眼神中充满关切,心中担忧,想要搀扶张若尘。
张若尘阻止了她,笑道:“最坏的局势已经过去,不用担心,你表哥我现在可是大神,这点伤势还要不了命。孔宣,去接天神木的下方,给我多拿一些生命之泉过来。”
在菩提树下,张若尘找了一些元会级疗伤圣药,随后,开启日晷,盘坐到明镜台上,迅速进入入定状态。
要疗养神魂和精神力,显然菩提树和明镜台能够帮上大忙。
接下来的日子,都在疗伤中渡过,渐渐的,张若尘的神魂彻底恢复过来,精神力念头重聚,就连肉身也在各种元会圣药和生命之泉的疗养下,血气重新变得旺盛。
此次虽是一场大劫,但,张若尘惊喜的发现,自己已是彻底将此前吞服的那枚精神力神丹炼化,精神力强度因祸得福,达到七十七阶。
这也是他在日晷下,修炼了二十年之久的成果。
定天下
不过,在虚无中待得太久,即便是佛祖舍利的力量,也流失了不少,肉身强度已不如此前。
孔兰攸走了过来,但却被张若尘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神威压制得无法靠近,只能站在远处,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淡淡失落的情绪。
自己虽然重凝不朽圣躯,再次达到大圣境界,修炼资质也算得上出类拔萃,可是,与宇宙中最顶尖的天骄相比,却又差了不少。
与表哥,更加无法比。
今后注定一个在云天,一个在人间。
张若尘收起神威,从明镜台上走下,唤了一声:“兰攸。”
孔兰攸从思绪中惊醒过来,笑道:“恭喜表哥伤势尽愈,修为更上一层楼。”
张若尘哪里看不出她的心事,走到她面前,道:“不错啊,武道已入半神之境。”
孔兰攸苦笑:“这都是借了明镜台和菩提树的力量,加上这里数之不尽的元会圣药,才强行堆积上去。是六祖之功!”
“别妄自菲薄,当初昆仑界天地规则残缺,圣气稀薄,你都能够达到那等境界,自身资质和心性的坚韧,非常人能及。”张若尘道。
孔兰攸道:“若能在生死之间多历练几回,或许才能更上一层楼。否则,即便成神,将来能够达到上位神,就已经顶天了!再说,渡神劫……九死一生……”
张若尘本来早就有意让孔兰攸去星空战场历练,但,后来发生了很多事,特别是在星桓天,更是惹了众怒。
孔兰攸去星空战场,必被针对。
那不是去历练,是去送死。
张若尘道:“世间大道千万条,未必一定要走武道。我看,你的精神力便提升得极快,现在已是六十九阶了!”
孔兰攸白发如雪,惹人怜爱,道:“其实也是借了这里特殊的环境,才能达到如此境界。”
“明镜台乃是六祖八万三千九百九十颗舍利子凝化而成,不仅让周围天地成为一座佛域,更能使人静心凝神。”
“菩提树更是一位超凡脱俗的智者,一旦我进入空明状态,就会低语传道,如六祖在世,为我讲经。每天从树上洒落下的菩提光雨,更能洗练精神力和灵魂。”
“在这样的环境下,别说是我,便是一个凡人,也能迅速脱变成一位精神力强者。”
张若尘摇头,笑道:“你怎么如此瞧不起自己?若不是你在精神力之道上有足够高的悟性,怎么能听到菩提树传道?精神力是有瓶颈的,不是只靠外部环境,就能提升上去,最重要的是修士自身。”
孔兰攸怎能不自卑?
就连张若尘养的一头老黄牛的修为,都超过了她。
更别提如今已在神境越走越远的池瑶和张若尘。
孔兰攸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显然被张若尘说动,有意舍弃武道,专攻精神力,或许可以打开新的局面。
精神力修炼,与武道修炼颇有不同。
武道修炼必须要勇往直前,熬炼体魄,淬炼心境,感悟天地,修神通,炼神魂,每一境界都要争,与天争,与人争,与自己争。
但精神力修炼,其实更注重积累和感悟。
就像儒道修士,若以画入道,只需要在画道上一步步精进,就能破开精神力的一道道瓶颈。
实际上,精神力修士都需要精修一道,以这一道为刀,步步向前,冲击最伟大的太上之境。
有的以画为刀,有的以阵法为刀,有的以炼丹为刀……
张若尘将自己对精神力的一些感悟,讲述给孔兰攸。
孔兰攸问道:“表哥能有如今的精神力强度,是以什么为刀?”
张若尘想了想,道:“世间诸法,皆可为我破境之刀。”
孔兰攸本来是很严肃,是真的很上心,憧憬将来能够凭借精神力追赶张若尘和池瑶,但却被张若尘这话惹得笑了出来。
张若尘本就是见她这些年越发自卑,情绪低落,才故意那么说,见她笑了,心情不禁也轻松了许多。
“你再悟一悟,仔细想清楚若修精神力,要走哪一条路,我先出去看看。”
张若尘突然想到什么,道:“别受六祖影响,修了佛道。”
“修炼佛道,遁入空门,又如何?”孔兰攸问道。
“修佛者,当斩断尘缘,断绝情感,今后你就不是我表妹了!兰攸大师!”
张若尘这话飘来的时候,已是走出《六祖释禅图》,来到黑暗、冰冷,且空无一物的虚空中,脸上笑容尽失。
张若尘闭上眼睛,将精神力释放出去,向外蔓延,一直探查到千万里之外。
一无所获。
紧接着,他又以真理之心,感应真理奥义。
就算他迷失在了黑暗大三角星域中,可是商弘肯定没有,只要找到商弘,就能找到离开黑暗大三角星域的路。
但,感应不到任何波动。
“已经这么遥远了吗?”
张若尘眉头紧皱,心底不自觉的浮现出一股无形的恐惧感,就像整个宇宙都已经毁灭,世间只剩他一人。
那种孤独和空洞,让人不寒而栗。
张若尘不甘心,又将剑印取出来,握在手中,细细感应。
半晌后,他长叹一声,将剑印收起。
“这下麻烦大了!”张若尘长叹一声。
回到图中,张若尘将目前的情况,告诉了孔兰攸。
不知为何,孔兰攸一点都不紧张,反而眸中浮现出一抹亮色。
但,很快她便清空心中那一丝莫名的喜悦,因为她知道,表哥绝不会甘心在图卷世界中渡过余生。
他来黑暗大三角星域,是有大事要办。
若表哥都不开心,她又有什么资格开心?
孔兰攸主动打破沉寂,道:“我想到了以什么冲击精神力神境!”
张若尘知道自己的情绪已经影响到孔兰攸,连忙笑道:“什么?”
孔兰攸取出一只竹箫,道:“当年第一儒祖以琴入道,成为儒道之祖,精神力不知强大到了何等地步。与表哥分别的八百年,兰攸一直都是与箫音相伴,虽不敢说超凡入圣,却也是有些心得,或能以此破道。”
“若是音律的话,我倒略有一些心得,曾陪我走过最低落、最困苦的那数十年。”
张若尘将木梆子取出,一击轻轻敲击下去,顿时余音远游,天地共振。
在音律上,张若尘的造诣,其实不算多么了不起,当初之所以能够引得冥花坊主拜师,都是因为借了无极神道的力量,引得天地共鸣,形成的吓人效果。
那时,虽还未衍化出太极,可是无极却始终存在。
张若尘无法指导孔兰攸音律,但是却想将无极神道的韵味传给她,若她能够感悟到一二,对精神力的修炼,必然受用无穷。
在神境,张若尘为何精神力提升得这么快?
无极神道,就是他破境的刀。
如果孔兰攸真能体会到无极神道,那么张若尘可以将神木之心、精神力神丹、佛祖舍利、大神的神心……,尽数提供给她。
连血屠和潋曦这种曾经的敌人,张若尘都能给予许多好处。
对孔兰攸,张若尘自然不会有丝毫吝啬,恨不得将自己拥有的最好的,都给她,只要对她有帮助。
镖师冷妃
谁叫她有一个号称比无量境神灵都富有的表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