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q4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神話版三國 ptt-第三千六百二十九章 撞就是了熱推-3q5v4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
夏亿等人在中军其他人的配合下,不说轻易的挡住了罗马人,但也确实是破坏了罗马人想要摧毁中军,进行倒卷的想法。
如此也让背负着沉重压力的寇封能勉强腾出手来进行指挥,虽说寇封依旧担心自己将这事搞砸,但淳于琼已经冲上去了,而且在走之前已经将所有的事情交给自己了,在这种情况下,寇封已经没有太多的选择,别人相信自己,那自己无论如何都得全力一试啊。
“胡伯你在看什么?”寇封一边努力的下令进行全线收缩,将原本一字长蛇形态的防线,反向折叠成雁形,由中军顶入罗马战线,一边对着一旁的护卫长招呼道。
“情况不太好,刚刚淳于将军率领出去的那些士卒,我们以前听说过,别看现在的局势还在控制中,但接下来不会太好。”胡浩神色颇为难看的说道,“过高的攻速,带来足够高杀伤力,以及单人压制能力的时候,也在急速的消耗着体力。”
战斗终归是一种非常消耗体能的活动,哪怕被加强了很多,士卒的体能也不是无限,只是一般来讲支撑一场遭遇战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就像一般来讲军团天赋开启也是有时间约束的。
可在实际运用的时候,基本没有遇到过承受不住军团天赋开启的消耗,然后在作战的时候停止了军团天赋这种事情。
同理,士卒的体力也是如此,虽说体力是有限的,但基本上没出现过仗还没打完,士卒的体力就消耗完毕这种事情。
“我也猜到了,因为之前那么高的攻速,我就觉得不对。”寇封点了点头,“不过问题不大,撑过这一波就可以了,审军师和淳于将军的目的是一次性爆发出所有的实力,然后强行掀翻对手。”
寇封其实是认同这个计划的,虽说这里面的变数很多,但相对而言,这个计划是最为靠谱的,战争没打之前,谁也不敢说自己稳赢,因为这天下间事前稳赢,事后被干翻的事情,实在是不少。
“不,我觉得还是早做打算,罗马军团的实力在不断地变强。”胡浩认真的说道,“我和你看到的东西并不一样,罗马士卒的反应力,抵抗能力都在变强。”
寇封闻言哑然一边调动战线,尝试继续将罗马人的拖动到正确合适的位置,一边观察罗马战线之中士卒的变化。
“确实是,变强了很多,招架成功的次数在变多,就像是适应了这样的攻速,这不合理。”寇封沉吟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这年头没什么合理不合理的,在我们准备竭尽全力,一波爆发将罗马军团带走的时候,罗马军团也在借手这段僵持,打磨自己的力量,尝试迈出那一步。”胡浩神色凝重的说道,“甚至应该说不是在打磨力量,而是在唤醒力量。”
“也就是说他们本身就是三天赋?”寇封的面色不太好,如果真的像自家护卫长的猜测一样,那问题就大了。
“不知道,三天赋的定义本身就有问题。”胡浩摇了摇头说道,“所以您还是早做打算,在这种局面下,一旦失败,就算是我们也未必能保证您杀出去。”
胡浩这群人很强,但就算是胡浩也不敢说自己比夏亿更强,以现在的情况,如果出现意外,胡浩大概率无法保障寇封的生命安全。
“……”寇封沉默了一会儿,按照他家的教育,这个时候,跑路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他是寇封,是寇氏唯一的嫡子,他死了,寇氏的香火就断绝了,所以正确的选择就是趁早留条后路,避免将自己陷进去,然而……
“总得有人站出来,为什么不能是我?”寇封轻笑着说道,就像是想通了一样,“我走了必败,我不走,未必会会败,苟全性命虽说很重要,但他们也是大汉朝的一份子,开国侯的后人,岂能背弃这些为大汉朝奋战的士卒,我祖可是以军功立业的啊!”
说完寇封不在多言,亲自调动中军朝着前方移营,进一步指挥目前占据一定优势的中军压制罗马战线,逼迫正面的罗马士卒,使之和两翼进一步脱钩。
“命令两翼回缩。”戈尔迪安冷静的下令道,在寇封移营,强行压迫罗马中军的时候,戈尔迪安就推测到了寇封的想法。
毕竟这家伙不仅仅是一个军团长,还是预备役边郡公爵,而罗马边郡公爵多多少少都是需要掌握一些军团统帅的技能。
然而就像是戈尔迪安判断出来侧翼和中军脱离之后的问题,寇封在戈尔迪安做出判断的时候,很自然的进行了阻止。
哪怕并不是完全性的预判,但寇氏那种糟糕的生存环境,让寇封本能的会预备几条反制对方的手段。
“岂能让你这么回缩回去,等死吧你!”寇封咬牙将部分后备军分出去,咬住准备回撤的罗马左翼,至于说和汉军左翼对线的罗马右翼,陷的太深的那支千人队,在寇封看来根本无需多管。
然而一切的问题就是从这个判断埋下去的。
理论上无法看到全线局势的瓦里利乌斯凭着感觉印象,以及汉军和罗马的调动,分析出来了一部分的局势,然后真的靠直觉进行了判断,最后发现了一个盲区。
毕竟瓦里利乌斯是见过李傕等人的,那群骑兵很强,虽说数量不多,但实力强到让瓦里利乌斯都感觉到忌惮的程度,而既然判断出这些人是袁家伪装出来,前去探查他们情报的士卒,那么反过来思考,战争打响之后,这些人是不是也会参战?
必然会参战,哪怕规模不大,这也是一股重要的战力,然而直到现在依旧没有出现在战场上,那么会在哪里,看不到战场全貌,只能凭感觉,以及己方和敌方战局运动来进行判断。
在这种情况下,瓦里利乌斯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很自然的得出了结论,在自家大军的左后方位置。
因为己方和敌方的战局运动,让瓦里利乌斯感觉到了侧边和中军的脱节,也许戈尔迪安已经在努力的进行回缩,但现在的情况,绝对收不回来,对方不是傻子,不会给这种机会。
“从一开始汉军就没有竭尽全力吗?”瓦里利乌斯扪心自问道,汉军的规模比他们小,战斗力也没有他们强,在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没有竭尽全力,而是冒着被击破的可能拖住他们的话,那目的是什么,几乎不言而喻了。
在距离罗马左后方五里不到的地方,靠着光影干涉将自己藏起来的李傕等人看着迅速变化的战局,已经有了感觉。
没错,这些家伙作战真的不是靠什么分析,而是靠感觉,几十年行军作战下来,三傻哪怕真的不靠分析,也能靠感觉分辨出来最适合的战机,就像现在,随着寇封强行将中军压了上去,一副豁出去对赌的气势,李傕三人都觉得时机已到。
“上,所有人全力以赴,给我弄死对面!”李傕狂躁的怒吼道,然后翻身上马,驱使着夏尔马以不怎么高的步频朝着护卫着罗马人左右方的日耳曼蛮子冲了过去。
区区五百人的规模,在这一刻愣是跑出了三千的气势,配合着光影干涉,大规模的往头顶贴云气,更是制造出来了三千骑兵的云气。
然后李傕等人在日耳曼蛮子尚未来的及调头重部战线的时候,轻易的撞在了对方的战线上。
一米八肩高的恐怖健马,带着超乎想象的可怕肌肉,以及唯心加持带来的超强防御,就这么在没有任何停步的情况下撞在日耳曼蛮子的防线上,轻易的撕开了对面的防线。
一吨出头的自重,配合上不算太快的速度,哪怕日耳曼蛮子穿着甲胄,可只是轻轻一撞,对方的甲胄就明显的凹了下去,人也吐着血倒飞了出去,抵挡?这到底该怎么抵挡?
没有所谓的人仰马翻,只有列阵的日耳曼蛮子倒飞之后,身后的士卒哭天抢地的乱跑,挡在前面的敌人,甚至都不需要进行攻击,轻轻一撞,当场倒地,比碗口还大的蹄子就像是踩淤泥一样踩过去。
根本不需要任何的攻击方式就直接带走了,没有盾卫那种级数的盾牌,夏尔马一脚踩上去,盾牌都能变成V型,死相惨烈到让日耳曼蛮子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被碾碎了一大片防线。
“枪阵准备!”日耳曼的统帅大声的下令道。
李傕冷漠的看了一眼远处的日耳曼统帅,驱使着自家胯下的宝驹,以普通小跑的速度继续往前冲,就这么无所畏惧的撞在枪阵上,十几柄长枪同时刺在那层包裹着夏尔马的金色光壁上,而夏尔马顶着光壁,直接将对面十几个人撞翻,然后就这么呼啦啦的跑了过去。
十几个人的力量能比的上夏尔马?别做梦了,这马的正确用法李傕已经彻底掌握了,自己提供超强防御,夏尔马提供动力,撞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