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ptt-第六百七十五章 毀滅!可惜如此分享

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
小說推薦火影:我寧次絕不下線火影:我宁次绝不下线
“呜呜……宁次,你真好!”井野哭诉着,柔软的身体在宁次的怀里梨花带雨,宁次稳着她的发香,不由得悟了一些。
原来和女人相处,这么简单!?
之后的日子里,井野和宁次依旧跟历史见证者一样,老老实实的呆在幻术地带,观望着世界的剧情变更。
或者说是陷入在自己各自的回忆世界里……
之后,二人大部分时间,是在注意,宁次的行动。
八夜绝宠:妖孽国师的杀手妻 新月澜沧
但是宁次的行动又很多时候十分怪异,例如每日对自己锻炼的课程,简直就不是普通人能够胜任的程度。
而第二次中忍考试之后,阿斯玛仍然是这样的……讲话方式之中,认识了木叶村的新晋天才——日向宁次!
“白眼可是拥有透视能力!”
“我、我根本不是这种人!绝对!”
年少对宁次解释的,大成年的宁次,而12岁的井野、只惊呼着变态儿儿子。
看着这一幕,在不远处藏匿着的井野红着脸蛋扯了扯一旁宁次的衣角。
“宁次、那个时候你……真的都看见了?”
井野深呼吸一口,竟有些紧张。
宁次也是一怔,不自在的说道:“啊……这……你觉得我是那种人?”
“啊,对不起……”
井野也是觉得自己太唐突了,那时候确实也是自己想太多,而且自以为宁次是那种轻抚无礼的人……
“那个时候,其实就算宁次你看了我也不会介意的。毕竟那个时候……”
“啊真的吗?这样啊……我看了。挺满意的,要不怎么会喜欢上你?”
“你……”
宁次坏笑着,而一旁的井野则是,涨红了脸!
宁次当时就是盯着井野的胸口看,到底是什么事情满意,就不言而喻了!
吸血鬼的学校 爱是我的唯一
……
而不远处,宁次和井野,二人依偎在一起,就这么看着两人相识的时刻、感慨颇多。
看着这一幕幕的井野,惊心动魄。
“那个时候的宁次君,也就只有14岁吧?已经……在平息族中的战乱了吗?”
看着井野的惊叹,宁次笑道:“那个时候你不是都在场了么?我可是从小培养我老婆管理日向一族的能力呢!”
“啊这……”
井野的脸红了起来,现在宁次还真是学到了精髓,时时刻刻都在撩拨井野的心弦啊!
总裁的廉价爱妻
很长一段时间,宁次只和井野观望着往事的记忆,而井野也是津津有味。
直到,那一场,族中内乱。
宁次是否出现不重要,但是压抑得无处释放的氛围,也是接踵而至了。
夜晚,悄然而来。
日向一族,人人各怀心思,暗流在涌动。
随后,天泽被宁次安排到这里来。
更加确信了。
“砰”!!
仙吟 青烁
巨大的掌力功底,从天而降,击打下来。
“原来如此……亏你们想得出来,给他的命穴上了封印,意思是说,我的幻术强加到另外一具替代傀儡身上去了么?日向宁次,你真的让我想起了那个可恨的家伙,日向天忍。”
天目冷笑一声,冷汗一流。
此时,井野不禁有些生生担忧,问道:“井野,当时他们所说的那个日向天忍,其实就是你自己吧?”
宁次笑道:“没错,所以你也大可不必担心,这些人当时在我眼中,不过就是跳梁小丑罢了。”
一幕幕场景,让井野心惊胆战。
“这种时候,但愿浦式不要出现……”她祈祷道。
宁次只摩挲着她的头发,道;“放心,我们两个人在这里,他掀不起风浪来。”
二人此刻就包裹着披风,拿着火把,一起藏匿在众日向一族的群众之中。
而一群人围在中间,此刻的天泽已经受伤。
而天目也才后知后觉,这一场大局,全是你宁次为了他而设计的。
凄厉的惨斗,在木叶村日向一族的族内,开始进行斗争。
四周的暴乱发动,一切都混乱起来。
眼看着井野也要一起卷入其中,宁次拉住井野的手,道:“这么晚,浦式不太可能出现了,就这么结束吧?利用查克拉可以加速时光回溯的流速,错过浦式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他只剩下最后一次机会了。”
“一旦抓住他,我们就可以返回原来的世界。结束第四次忍界大战,不过……战斗已经结束就是了,鸣人和佐助和处理好一切的。”
宁次这么说着,但井野依旧眼里带着满满不舍。
“宁次,我必须得保证你绝对不会出事情。任何一个细节,我都不要放过。”井野颤抖着语气,说道。
“而且,我也很想知道,当年的你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苦难。才能成一个如此不可一世的人,变得那般沉着冷静……我想知道。”
而这一刻,宁次沉默了。
这或许是……连他自己也没能察觉到的性格上的改变。
而一切的原因,都在于接下来的事情了。
接下来,他所看见的,一切颠覆自己视界的想象的场景!
时光回溯继续,井野牵着宁次的手,跟随者日向一族的群众,飞速前行。
……
天母诧异的看着面前……
仿佛被玩弄的玩偶。
如今的宁次,似乎早就已经和他们不是同一个级别的了。
高速的移动,撞击回来,宁次伸出手,一掌而去。
“仙法·八卦六十四掌!”
“砰、砰”!
犹如意大利炮一般的声响,天目的身体几乎要被击穿一般,传来骨头断裂的声音。
他咬着牙,已经说不出任何的话来了。
族中内乱之中,一个又一个身影倒下,井野一次又一次被震惊。
这……就是日向一族,深厚的历史,累计下来的爆发。
这……就是宁次曾经一手掌管、主持过的地方。
“可恶!就算我失败了,我也绝对不会把卷宗交给你这个家伙的!”
看到一系列死亡的人之后,此刻的井野,也绝不会认为被宁次制服或者说闭合的思路。
只是,井野反倒觉得那卷宗被毁得很可惜。
“卷宗就这样被这种坏人毁灭了。”
井野深邃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她见得多了,但面对宁次的经历,她内心深有同感。
“放心,卷宗已经在我这里了。”宁次温柔的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脑子。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很痛。放心。”
井野说着,宁次也沉默下去。
井野在重新看到这些场面之前,无论如何都想象不到,自己身边这个阳光的男人,到底经历过怎样的风吹雨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