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vxyv精品都市小說 《我的AR女神》-第914章推薦-1ca0g

我的AR女神
小說推薦我的AR女神
914
不是,我们当然知道,主子们是都吃点心的,不管他们吃不吃,出大厨房,小厨房那边都会涨,都会每天做一些点心,不管是主子们吃了还是说招待客人或者是送人礼物等等,反正每天他们都是要做一些典型出来的。
而既然厨房里有人专门做点心,那么他们儿子特意去学做点心,这件事情不是多此一举吗?难道说假大人还缺那一口点行吗?明显不是啊,儿子为什么偏偏选了这么一个技能要学习呢?如果老两口心中倒是同时都放,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毕竟学面点这个技能学起来好像也简单的很,只需要一些面粉吧,大人心中不由得开始思绪跑偏了。
对于只是听说过别人一个主子们吃点心,连看都没有看过的夫妻俩人来说,这时候俩人也是一翻傻眼的,虽说他们也觉得是学习做点心这件事情本身就不是什么特别难的事情,但是架不住两人点心到底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唯一只能是以字面分析,既然是做面点做面点,那么肯定是离不开面粉,但是面粉这种东西应该是贵不到哪里去吧,两人心里已经开始合计起来了。
为了儿子能够更好的待在贾大人身边,反正对他们俩人来说,只要儿子三个小男人身边一天对他们来说都是一天大的喜事,他们可以说每天都担心着自己儿子被打回原形那样子的话,他们家就真的要回到和以前一样的日子了。
如果说一直过的是那种憋屈得让人压魄随意欺负的日子,那么一直过的话也是无所谓的,虽然心中也是不甘,但是起码也不至于太过难受,但是从地狱已经体会过一阵天堂的日子之后,你再打回的原形让他在下地狱的话,那么简直就是双倍后甚至于是10倍的痛苦。
夫妻俩人现在的感受就是这样子的。要是小四一直跟在贾大人身边,您想这些问题的思绪,或者说他平时也就没有时间去想这些问题,当然他也没有那个脑子,或者说没有那个神经来想这些问题,而相对于他的父母,毕竟是生活阅历更多一点,想的事情难免也就多了一些。
没体会过这种舒适的生活就罢了,现在体会过了,夫妻俩人一旦想到丧尸,现在其他人都会讨好他们,然后管事的也会分较清爽的活计给他们的,这种日子回到以前那种随意欺负最苦最难的差事,都是扔给他们夫妻俩人的那种日子,他们简直就是无法过下去了。
别看他们嘴上说的很是开明,说让孩子自己努力,然后不要有太大的压力,只要做好自己的活计就可以,但实际上他们心里确实非常清楚,现在他们一家人之所以现在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完全是因为儿子呆在了假大人身边。而能够现在能够与那姑娘那样优秀出众的姑娘谈迁事,为儿子改变以后的命运,这绝对也都因为这个原因。而一大儿子离开了假大人那,他们一家就如空中楼阁一样,一下子就会摔回原形。现在所拥有的你对将来可能拥有的那一切东西都是化为灰飞烟灭。
所以即使他们夫妻俩人并不了解这个点心需要怎样学习,怎样做需要些什么东西,需要怎样去操作,才能让儿子掌握这个技能,但是两人从听到一开始就已经非常重视这件事情了,毕竟这关系的儿子在贾大人身边是否能够顺利的待下去的一个主要因素,现在儿子虽然说是请假,或者说是在家大人的人写一下休息几天,但是这休息的时间越短越好了,新的小斯的画质,死儿子再也不用回到家人身边,那他们的损失就绝对是大的无法承受了。
所以虽然两人是非常赞同儿子能够学习技能,大概在即使是一天的时间,估计有可能他们的形式就一下子翻转了下来,一下子回到从前那日子可是没有人能够继续过下去的,所以他们当然是想方设法的想让儿子快一点学好这门技术,然后直接回去继续伺候贾大人,万一儿子赶的时间来得及的话,也许家大人还能够没有找到新的下家,这样他儿子还能继续保住自己的职位,那可是大人身边贴身的4个小事啊,这可不是一般的职位,为了这个职位,恨不得其他仆人有适当年龄的那些家伙都恨不得打破了头。
所以意识到儿子是肯定要回来学习什么,做面点的这种东西的话,两人当然是努力的开始,想方设法的创造条件给儿子快一点学习的机会,这时候还没等到儿子的答复,妻子那边已经想到了,要不让你那位老嬷嬷过来看看,教你两个面点的方法。
他本人连点点这个东西吃都没吃过顶天了能会蒸个馒头做个面条,这些都是主食,在他当然有有那个认知知道,这并不是儿子嘴里所说的面点,既然是这样,自己就没有办法帮上忙,那么当然是要利用自己所有的所有的资源努力的能够帮助儿子,所以自然而然的他也像屌丝一样想到了外援,那就是一直跟他关系不错的那个凑在老夫人身边几十年的老嬷嬷,既然是这次会在主子身边的老毛毛,自然而然的学会一两手手艺,那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
而因为自己一家人都老实从前,可是从来没有利用过这层关系,求过那位老姐姐什么事情,现在这个机会如果自己开口的话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所以说是开这种口实在是有些困难,一想到要去求别人,其实这妻子心中也是十分的难受,他倒不是说为自己低头向别人请教或者是请求而难受,而是因为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才是难住他的大问题。
但很显然,他心中的这种忐忑难受的思想情绪并没有让其身旁的两个人感知到,反正那不管是他丈夫还是他儿子都是一副如蒙大赦的模样,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满怀希望地妄想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