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3x8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線上看-第七百三十二章 高人鑒賞-klshb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
肖沐施展遁术,一路返回普陀域域主府,没过多长时间,就到达域主府外面。
随后,肖沐又施展假死藏生术利用大令旨唤风进入自己的房间。
略作休息,肖沐便直接推门出去,离开房间,走进了客厅。
此时,消息显然还没有传回域主府,众人依旧坐在客厅里等待,看到肖沐出现,众人不约而同的看了他一眼。
张顺明笑着问道:“肖兄,这么快就忙完了?”
“略微收拾了一下。”
肖沐轻轻点头,假作关心,“张兄,还没有消息传回来吗?”
张顺明摇头道:“暂时还没有,但是我相信快了。”
“那就好。”
肖沐不动声色,在沙发上坐下和众人一起等待。
正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凡境异变者急匆匆的走进了客厅。
张顺明看了这名年轻凡境异变者一眼,“陈肖,发生了什么事?”
年轻的凡境异变者陈肖道:“域主,有生死宗的消息传回来了。”
“有消息了?”
张顺明一喜,忍不住站了起来。
此人身为一域之主,原本不会这么坐不住,只是因为已经为了等待生死宗位置信息等了好几天,期间被催促了无数次,因此一听有消息了,立刻就有些迫不及待起来。
“域主请看。”年轻凡境异变者陈肖将一部手机递到张顺明手里。
张顺明接过手机便迫不及待的看了起来,般若域域主陈增和张顺明的交情非同一般,直接凑过去和张顺明一起观看手机上的内容。
赵耀古、岑宪等异变者一个个紧张的望着张顺明和陈增两人,对手机中的信息充满好奇。
唯有肖沐不动声色,单凭猜测,他也大概能够猜到张顺明手机里面信息的内容,暗中笑了笑,从茶几上端起一杯灵茶假装喝茶。
“大喜,诸位,大喜。”
张顺明脸上的喜色渐渐浓郁,不久后放下手机,抬头对众人欣喜的叫道:“诸位,大喜,生死宗的位置被发现了,汪余和刘尽两人都被击杀。”
果然!
肖沐继续喝茶,悠然不动。
其他人却都被这个消息给惊到了,赵耀古突然坐直了身子,惊异不定的道:“张域主,你说汪余和刘尽被杀了,被你们的人杀的?”
岑宪和赵耀古同样感到难以置信,惊呼道:“张域主,你们的人杀了汪余和刘尽?”
这两人谁都不敢相信汪余和刘尽被杀的事实,汪余和刘尽都是神灵境强者,仅凭般若域和菩提域的人,怎么可能有能力击杀汪余和刘尽?
如果般若域和菩提域有能力击杀汪余和刘尽的话,张顺明陈增两人也就用不着请他们联手了。
“惭愧!”
张顺明充满歉意的样子愧疚道:“是我说的不太清楚,赵兄,岑兄,汪余和刘尽都死了,但不是我们的人杀的。”
“事实是我们的人发现了据此两百多里的锦海花园有打斗的动静,赶过去一看,结果就在锦海花园中发现了生死宗的藏身点,以及被生死宗掳掠的人口。而生死宗的人,除了两个活口之外,其它所有人都被杀了,包括汪余和刘尽。”
其他人闻言再次吃了一惊,唯有肖沐依旧不动声色,若无其事的继续喝茶。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张域主,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
赵耀古迷茫至极,一副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会这样的架势。
岑宪的想法和赵耀差不多,同样在迷茫是什么人发现了生死宗的藏身点,击杀了包括汪余和刘尽在内的生死宗异变者。
张顺明摇头苦笑,“惭愧,是什么人杀了汪余和刘尽,我们也没有任何线索。不过,此人故意留下了两个活口,以便我们讯问消息,是自己人无疑。”
“这就奇怪了,既然是自己人,为什么还要隐瞒身份,不让我们知道是他做的?”赵耀古感觉想不通,思索了片刻,反而更加迷茫了。
张顺明道:“这正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这人不仅杀了汪余和刘尽,还顺带剥离了刘尽的山神位业。”
“山……山神位业?张域主,你说他把刘尽的山神位业都剥离了?”
赵耀古再也坐不住了,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震动无比。
有能力剥离山神位业的人,绝非一般的强者,他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人,简直不敢相信。
岑宪内心和赵耀古一样震撼不已,定下神来思索片刻,“有能力剥夺山神位业,这个人可不得了,赵兄说过,想要剥夺位业,必须借助人皇威权,难道是总部有人带着人皇威权来了?”
说着眼望赵耀古。
“这……我也说不清楚。不过,这人能够剥夺位业,照我看来,九成九是借助人皇威权,否则我实在想不通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剥离他人位业。但就算这人是借助人皇威权剥夺的位业,那也相当了不起了。”
赵耀古回应,完全说不清楚具体原因,言语间倒是对那位能够剥夺位业的‘强者’佩服不已。
片刻后,他又突然想到什么,好奇道:“张域主,你刚才说,刘尽的山神位业被剥夺了。汪余呢,此人实力比刘尽更加强大,拥有的却是和刘尽同层次的土地神位业,此人的位业,是否和刘尽一起被剥离了?”
“这倒没有。”
张顺明回应,“汪余的位业并没有被剥离,而是在死亡之后直接崩碎消失了。”
“好可惜!”赵耀古感叹,惋惜至极。
那可是土地神位业啊,居然崩碎了,实在太可惜了。而他虽然已经是神灵境中期的强者,拥有的却只是门神位业。
尽管都是阴神位业,但和土地神位业相比,门神位业显然差了不止一个档次。对于土地神位业的崩碎,赵耀古比其他人更加惋惜。
“难道说,那人其实能力不足,还不足以剥夺汪余的土地神位业?”
片刻后,赵耀古又做出猜测。
其他人一听,又都陷入短暂的沉默当中,不久之后,岑宪回应道:“那可说不好,不过,此人既然能够剥夺刘尽的山神位业,没道理剥夺不了同样处于神灵境又同样属于阴神层次位业的汪余的土地神位业啊。”
“难说!否则解释不清楚此人任由汪余位业崩碎不剥夺的原因。”赵耀古摇摇头。
其实我的确没有能力剥夺汪余的位业,赵耀古的猜测是对的,岑宪你说错了。
肖沐眼看赵耀古和岑宪针对自己是否有能力剥夺汪余位业有要争执起来的意思,不由得暗笑。
同时,肖沐也忍不住观察其他人的表情。
现场这么多异变者里面,听得最专注的无疑是杨鄄,尤其是在听到刘尽的山神位业被剥离的时候,此人的呼吸立刻就变得粗重起来。
听到赵耀古和岑宪的辩驳,杨鄄忍不住插口,“赵前辈,岑前辈,如果剥夺刘尽位业的真的是我们人间这边的异变者,你们说我能不能用资源从对方手里换取位业?”
“不行。”赵耀古相当直接,一下子就断了杨鄄的念想。
“不可能的,我看你还是不要想了。”岑宪在看了杨鄄一眼之后,对赵耀古的话做出补充,“首先,从那人的做事方式来看,他并不希望有人知道是自己剥夺了刘尽的神灵位业,所以,你很有可能连这个人是谁都找不到。”
“就算退一万步来说,即使那人愿意把位业拿出来出售,也轮不到你。”
“联盟需要位业的神灵境强者多了去了,你还是阴神境中期,和这些神灵境相比,有什么竞争力?你能拿得出比这些神灵境强者更多的资源吗?”
“这……”
杨鄄深受打击,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岑宪的话句句扎心,却也是事实。
山神位业是阴神位业中的正神位业,本来就是极为稀缺的资源,竞争极大,更不用说,联盟还有那么多没有位业的神灵境强者,怎么轮也轮不到他一个阴神境获得位业。
“杨兄,不必失落,那位神秘强者手里刘尽的山神位业你或许没法得到,但我相信,你一定会从其它方面获取位业,成功带着令妹进入大唐遗址总部的。”
张顺明和杨鄄交情不错,看到杨鄄一脸失落,忍不住出言安抚。他很清楚,杨鄄追求位业,并不是单单为了自己,最重要的是为了在拥有位业之后带着妹妹进入大唐遗址。
“这……”
杨鄄苦笑了一下,心里也清楚张顺明只是在安慰自己,“多谢张兄关心,我不会放弃寻找位业的。”
肖沐一直静静旁听,依旧不动声色。
不过,在听众人说话期间,他也忍不住观察杨鄄。
杨鄄此人,不仅是上古神灵血脉,还是上古神灵中阵法大师杨元的嫡系后裔,血脉中很有可能隐藏着阵法大师杨元关于阵法的传承。
生死宗在普陀域和般若域大肆掳掠上古神人血脉,不知道是否能够和上古神灵中的阵法大师杨元能够拉上关系。
如果和杨元有关的话,事情就会变得相当复杂。
毕竟杨元曾经帮助白府君架构大阵,关押咒祖、五行老祖、阴阳神尊,甚至曾经帮助白府君对付不灭神尊。
既然如此,生死宗寻找上古神人血脉,是否会和上古阵法大师杨元有关呢?
肖沐心中涌起无数的疑问,迅速思索着。
但毫无疑问的,如果生死宗要寻找的神人血脉真的是上古阵法大师杨元的后人的话,杨鄄和他的妹妹杨妤都将要陷入危险当中。
尽管暂时还不知道生死宗寻找上古神人血脉的目的是什么,但在肖沐看来,生死宗的任何所做所为,最终都必将是为了对人间不利。
因此不管生死宗的目的是什么,阻止生死宗得逞就都是最正确的选择。
暗中看了杨鄄一眼,杨鄄刚刚承受了不轻的打击,此时低着头,也不知在想什么,状态不佳。
普陀域域主张顺明突然道:“赵兄,岑兄,肖兄,杨兄,诸位前来帮忙的兄弟朋友,我和陈域主想邀请各位一起去看一看锦海花园的战斗现场,请各位朋友务必赏脸。”
赵耀古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即使张域主不说,我也要看一看战斗现场的,那位神秘强者能够剥夺刘尽的神灵位业,我实在好奇,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我和赵兄的想法不同,其实更想看看汪余的神灵位业是怎么破碎的,哈哈!”
岑宪紧跟着站起身子。
其他人显然都以赵耀古和岑宪两名神灵境为首,闻言也都纷纷表态,愿意跟着一起去看看战斗现场。
大唐遗址的刘旭一直都在听张顺明和赵耀古、岑宪交谈,此时终于询问道:“张兄,我有一个疑问,请张兄回答。你刚才说锦海花园中发现了被生死宗囚禁的人间失踪人口,其中是否包括塑相匠人元唯?”
此人之所以前来普陀域,就是为了寻找塑相匠人元唯,不由得不关心。
赵耀古的目的和刘旭一样,同样是为了寻找塑相匠人元唯而来,闻言立刻充满疑问的望向张顺明。
他和刘旭一样关心塑相匠人元唯的下落。
“元唯?这……倒是没有听说。”
张顺明思索了一两秒钟才做出回应,“根据发现锦海花园的异变者传回的消息,花园中人间的囚禁者中并没有发现塑相匠人元唯,倒是岑兄要找的王宗源,正在锦海花园地牢中的囚禁者里面。”
边说边看了岑宪一眼。
岑宪顿时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王宗源就是王宇的父亲,岑宪之所以到普陀域的域主府,就是为了寻找此人下落而来。
“没有发现元唯的踪迹吗?”
赵耀古不经意的皱起眉头,脸上多了一些忧虑。
“居然没有元唯,难道说元唯被带到别的地方去了?”
刘旭喃喃自语,有些失落,又有些不甘心。
“赵兄,刘兄,还要和我们一起去现场看一看吗?”
张顺明看到赵耀古和刘旭的神态反应,又有些拿不准两人会不会再去锦海花园了。
毕竟这两人是为了寻找塑相匠人元唯才来的普陀域,既然普陀域找不到塑相匠人元唯,也就没有了继续留下的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