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孤島諜戰 可大可小-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完全破裂展示

孤島諜戰
小說推薦孤島諜戰孤岛谍战
胡孝民的话,令章详庆嗤之以鼻。他虽是大学教授出身,但从事特务这一行后,却喜欢使用武力了。
在章详庆看来,只有武力才能制止共产党。
帝陵
在抗战时期,他是个文质彬彬的大学教授。抗战胜利后,担任市党部主任委员,中统上海站站长,看到了中共崛起不可阻挡后,他的心态反而发生了变化。
章详庆冷笑道:“学生不好惹,工人不好惹,难道中统就好惹了?”
胡孝民淡淡地说:“我怕你下不了台。”
章详庆说道:“爱抵会就是彻头彻尾的中共排头兵,如果让他们成立,以后还有好日子过?目前正是消***部队的关键时期,我们需要美国军援,也需要美国的借款。”
胡孝民说道:“爱抵会会的成立不可阻挡,我们只能从内部瓦解他们,强行打压,只会激起民愤。党国被中共抹黑,我们的行为更要慎重。行动之前,一定要想到如何跟他们打舆论战,至少要有合适的理由,兄弟们能全身而退。”
章详庆说道:“只要不用刀枪,谁知道我们是搞破坏的?就不能是相互之间因为私怨大打出手?也可以是对主持爱抵会的人不满嘛。他们这个爱抵会,本来就名不正言不顺,真要抑制美货,应该由政府出面主导,他们自己搞的,算怎么回事?”
胡孝民淡淡地说:“如果要准备跟爱抵会打嘴仗,我建议你不要行动。只有让他们吃了亏,还无处申冤,那才是高手。我自问做不到,就要看章主任的了。”
2月9日,爱抵会成立大会时,会议还没开始,突然有几十名特务冲入会场,殴打与会群众,重伤十几个,轻伤几十个,永安百货的一名职工因受伤过重不治身亡。
汤伯荪向胡孝民报告:“区座,我们有两个兄弟也受伤了。”
军统一向在各行各业有眼线,这次爱抵会成立时也不例外。毕竟这么多人,他们要打入进去也不是什么难事。
少年 醫 仙
中统的特务冲进去打人时,军统的人当然要暗中配合。动手之后,却被误伤。
胡孝民蹙起了眉头:“之前不是交待过吗?我们不掺和中统的行动,看着吧,很快就是一场声势浩大的声讨。”
果然不出所料,上海几个区的百货业工会成立了“二九惨案后援会”,印发《暴行经过记详》,在《文汇报》、《大公报》、《联合晚报》同时发表。
而上海市政府则发表声明,这次的所谓“二九惨案”,是爱抵会内部人员的“互殴”,他们所谓的“抑制美货”,只是“殊属非是”,并且信誓旦旦地说,要把“主持大会的人抓出来严办”,把一切责任推到爱抵会身上。
在制造和引导舆论上面,国民党与中共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百货职工人随即上街义卖黄花,以广泛宣传惨案经过。他们现身说法,控诉政府包庇凶手,比吴果清发表一个声明更有说服力。
事情发生后,上海各界纷纷写信、捐款、慰问家属,发表宣言,抗议国民党特务的暴行。
军统虽没参加行动,但也被一起抗议了。
而上海“学团联”也进一步号召全市学生开展“爱用国货,抑制美货”、“抗议二九惨案”等斗争。
上海学生“抗暴联”坚决支持爱用国货运动,愤怒声讨制造“二九”惨案的国民党中统特务,组织了一百多个小分队,上街向市民宣传“二九”惨案。
“抗暴联”还作了“美军一日不撤,工作一日不止”的决议,发动各校学生签名,要求美军退出中国去。
胡孝民叹息着说:“看到这帮人的威力了吧?你不让报馆刊登,他们自己上街宣传。而且顺带又说到了美军撤退的事。”
汤伯荪轻声说道:“这跟我们没关系,中统那帮人做事太不靠谱了。”
“事情没发生前,我就说过,要能全身而退。可章详庆倒好,硬是让人抓到了把柄。他以为多派几路人混进去,别人就识不破了,可他让特务把袖口反卷起来,这不是很明显的标志吗?上海的经济本来就不行,这样的举动更是雪上加霜。这个月的物价,又涨了不少。”
“本月的物价,比一月上涨百分之七十,很多居民的生活确实越来越困难。”
“这是党国造成的吗?要是没有美国的援助,不知道要饿死多少人。”
激情蔷薇
“这帮人不知道感恩,吃着党国的饭,还要大骂党国不公。”
“这些事我们就不管了,让中统和市政府去头疼吧,你的任务是严密监视马思南路107号。目前国共准备大打,而且我们胜算的可能性很高,南京密令,让共产党从我们的地盘上撤走。也就是说,一旦南京宣布和谈破裂,就可以对共产党动手了。”
这才是令他最为忧心的问题,国共和谈,共产党在国统区能半公开的活动。就算国民党知道对方是共产党,也只能秘捕。在上海,一旦有共产党被捕,胡孝民就会想办法通知驻沪联络处,由他们公开向国民党要人。
但如果和谈破裂,就能公开逮捕共产党了。这也说明,上海最黑暗的时刻,很快就要来了。
汤伯荪兴奋地说:“这么说,我们马上就要一显身手了?”
“不要高兴得太早,共产党不是这么好对付的。我敢肯定,所有掌握的共产党,很快就会转入地下。我们的对手,会更加难以对付。”
1947年2月27日,国民党政府正式通知中国共产党驻南京、上海、重庆等地担任谈判联络工作的代表全部撤退,宣布国共谈判完全破裂。
也就是说,从现在开始,国共双方完全撕破脸皮,可以不择手段。
晚上,冯五提了两瓶酒到胡孝民家里,他得好好跟胡孝民聊聊才行了。
“此事我早就向上级汇报了,中共中央也给上海分局发来了《在白区对国民党对策》的指示,让上海地下党避免硬碰,争取中间分子,利用合法形式,力求从为生存而斗争的基础上,建立反卖国、反内战、反独裁到特务恐怖的广大阵线。在行动上,应避免在不利的条件下去硬碰,这不是保守,而是领导群众变换方式,绕过暗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