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frw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仙道長青 ptt-第四百二十六章真陽丹經相伴-nh0gk

仙道長青
小說推薦仙道長青
血玉珊瑚交易成功,张志玄的脸上也露出笑容。
此物被鬼音兽体内剧毒污染,已经不能入药,只能用来炼制法器,相对来说价值低了不少,能交换到两件六阶灵物,实际上已经占了很大的便宜。
血玉珊瑚仅仅是一般的六阶灵物,培婴丹却是价值连城。此丹虽然仅仅是六阶中品灵丹,价值之大比六阶上品灵丹都要高许多。
此物的价值,足以换取一张六阶上品灵符,镇压一家元婴宗门的底蕴。
培婴丹如此抢手,张志玄不厌其烦,亲自面谈了几十位元婴。
其中有几家宗门颇有诚意,三位元婴愿意用六阶上品灵符交易,能换取六阶上品灵符,张志玄已经很高兴了。
还有一位元婴竟然愿意拿出六阶上品法器,这件法器名叫聚灵旗,可以用来布置六阶聚灵阵,将灵脉慢慢提升到六阶上品。
虽然这件六阶上品法器仅仅能起到辅助作用,将灵脉提升到六阶上品恐怕要上万年时间,张志玄就算炼成元神,也等不到那一天。不过这件六阶上品法器,对一家宗门来说却是长远的根基,珍贵的底蕴。
张志玄正准备答应,交易光幕闪过一点灵光,竟然又来了一位想要交易培婴丹的新人。
这位准备交易培婴丹的修士,虽然隐藏了修为,收殓了气息,可惜根本瞒不过张志玄青禅毒辣的眼睛,他的修为竟然只有金丹八层。
此人面上带着一个兽皮面具,可以隔绝神识窥探,收敛法力波动,显然不想让人弄清楚自己的身份。
对于此人的担心,张志玄也能理解。
毕竟一位金丹八层修士拿到了培婴丹,一旦消息泄露,必然会引来无数元婴的抢夺,十有八九会丧命。
就连当年的紫阳宗,内部有五位元婴真人,拿到了结婴灵物九霄罡玉后,都要慎之又慎,差一点引起大周元婴的围攻,更不要说小小的金丹真人了。
相比宗门修士,散修能结婴,只能说气运惊人。
不过此人的准备自然是做了无用功,张志玄、青禅都不是一般的元婴,神识之强大远超常人,况且两人修炼成了瞳术神通。天眼宝光术之下,此人的真容清晰地落入了两人眼中。
“见过两位前辈。”
见到舱室中的张志玄夫妇,此人恭敬的施了一礼,虽然有六阶下品面具遮挡,张志玄还是感觉到了这人的紧张小心。
“培婴丹的价值你是知道的,希望你拿出交易的灵物价值不菲,不要消耗老夫的耐心。”张志玄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大有深意的看了此人一眼。
目光扫过之后,此人顿时感觉到浑身上下有些阴冷,仿佛无所遁形。
“晚辈用来交换培婴丹的灵物是一套丹经,这套丹经传自真阳宗道统。丹经包罗万象,是一门炼丹总纲传承,内部有六阶丹方三道,五阶丹方十七道。四阶丹方一百一十三道,三阶以下的丹方一千二百六十三道,大约占到了真阳宗三分之一炼丹传承。”
真阳宗是青璃海上古大宗,上古之时出过元神真人。
万年之前,此宗遭遇劫难,竟然让魔道修士混成了真阳掌门。
魔难之后,真阳宗很快衰败下来,沦为了一般宗门。
万年下来,真阳宗被敌对宗门打压,几次差点覆灭道统,就连山门也迁徙了四五次。
真阳道统根本功法,修仙百艺也散失许多。
现在的真阳宗,宗门内部已经没有元婴真人,仅有五位金丹修士勉强支撑,声势还比不上荒僻之地的玄阳宗、赤焰宗。
宗门传承的主流功法,早已不是真阳道统。
张志玄之所以了解此宗,是因为曾经路过真阳宗山门,这家宗门,在几千年前就沦为了神水宫附庸。
张志玄取出丹经玉简,神识一扫稍微看了看。玉简虽然有禁制,不能看到大部分内容,不过仅仅从看到的这一小部分分析,这枚玉简也是价值连城。
对一家宗门来说,这枚玉简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培婴丹的价值。
正常来说,丹方的价值波动很大,并不固定。
一道丹方对一家宗门来说,如果内部有收藏就一文不值,若是内部没有收藏则价值连城。
按照正常的行市,一道六阶丹方的价值恐怕就与一枚培婴丹等同。
毕竟修仙界传承了十几万年,六阶灵丹的种类也不过三十多种。
真阳丹经中的三道六阶丹方,与紫阳宗收藏的三道六阶丹方没有一点儿重合,对紫阳宗来说,这套丹方的分量,远比一枚培婴丹重。
张志玄放下了玉简,若有所思的笑道:“小友恐怕不是真阳宗修士吧?”
“前辈怎么知道?”
“若是真阳宗还有完整的丹道传承,也不会衰落到现在这个程度,就算转型成为炼丹宗门,也能培养出元婴真人。”
“前辈猜的不错,这套丹经来自一座上古洞府,是晚辈偶然探险所得之物。”
对此人的这番话,张志玄并不相信。不过有便宜可占,他也不想深究。
张志玄摇了摇头,脸色严肃的说道:“真阳丹经的价值,可是远超培婴丹,此次交易对小友恐怕不太公平。”
“这一点晚辈也知道,不过真阳丹经虽然珍贵,却不能让晚辈冲击元婴瓶颈。结婴灵物也是世所罕见之物,几乎很难流落到市面上,散修结婴大部分只能依靠极品灵石赌命。这次万岛大会出现了培婴丹,机会本就千载难逢,这种等级的灵物就算到了外面,也不可能落在金丹修士手中。只有在万岛大会之上,有元神修士庇护,晚辈才不担心前辈做出杀人夺宝的事情。错过了这次机会,晚辈恐怕一生都不能得到结婴灵物冲击元婴瓶颈。”
张志玄点了点头,随手打了一道法诀,一幅栩栩如生的画像出现在了密室中。这幅画像,竟然是此人的真容。
发现身份泄露,自己做的准备终究无用,这位金丹修士顿时瑟瑟发抖,跪倒在地上祈求饶命。
此人名叫陈渊,并不是散修出身,他家祖上是真阳宗丹阁修士陈星浩,也是一位元婴真人。可惜陈星浩在转劫之时出了意外,被自己门下弟子反叛夺了性命。
不过陈星浩藏下的玉简法器的洞府,机缘巧合却被后人找到。
陈星浩的后人虽然传承下来,建立了一家不大不小的修士家族,可惜却一直没有修士突破到金丹后期,真正进入洞府深处得到先祖传承。
上万年下来,只有这位陈渊道途最顺,得到了祖先传承,不仅拿到了三件六阶法器,还拿到了真阳丹经。
可惜身份泄露,等于小儿闹市持金。就算自己能乘坐龙山宗传送阵离开,也会给族人招惹祸端。
所以此人只能苦苦哀求,寄希望于交易的前辈是一位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