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不敗戰狼 起點-第720章:夜晚有人來閲讀

不敗戰狼
小說推薦不敗戰狼不败战狼
入夜,凌恒在房内辗转。
从今天见到白茜开始,他就有些好奇。
这种级别的高手,若是为了钱留在蒋家,显然是有些说不过去的。
那就只能是别的东西了。
正当他在思索时,外头一个人影闪过。
寻着对方的呼吸,凌恒故意闭上了眼睛。
是白茜?
凌恒缓缓释放出劲气,想要感应对方,却发现来人只是一个SSS级的普通高手而已。
而且,这人手上还拿着武器。
随着门被缓缓推开,这人正蹑手蹑脚进去,凌恒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大晚上不用睡觉的?”
轻轻一声,犹如鬼魅。
对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同时转身看去,都还没来得及出手,便被凌恒一把掐住了脖子,想说话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真是没想到,这蒋家的防备竟然那么差,”凌恒看着对方,随后慢慢将他拉到身前,嗤笑一声,“还是说,你本身就是蒋家的人?”
这突如其来的话,顿时让这人眼睛瞪大。
正当凌恒想要搞清楚这人身份的时候,却发现他突然口吐白沫。
“毒?”
伏凰 三千尽头
闻着对方口中传出的味道,还是杏仁味的,一看就知道是氢化类的毒。
“那么刚么?”
凌恒低头看看,正打算解开对方的面罩,突然院子里的灯亮了起来。
紧接着,便有人冲了出来,还没等凌恒转身,便将他给围了起来。
“好你个凌恒,我们蒋家好心收留,你竟然敢对我们的人下杀手!!!”
看着说话的人,凌恒总感觉好像哪里见过。
“想起来了,你是今天在大厅的蒋家亲戚,对吧?”凌恒不咸不淡的问道。
“哼,我虽然是蒋家远房,那也是蒋家人,你在这动手杀人,就是跟我们蒋家为敌!!!”
好家伙。
这前后几秒钟的功夫,便出现了,然后又给他扣了一顶大帽子,明摆着就是故意为之。
凌恒不傻,自然是能看的出来。
“我杀了,又如何?”
“好好好,纵然你是蒋浩的男朋友,我倒要看看,你做出这种恶行,蒋家还有没有你立足之地,我现在就去……”
那人说着就要去找人,话都还没说完,便发现有人朝着这走了过来。
“家主!!!”
蒋永胜?
凌恒朝着来人看去,发现正是蒋家家主,蒋永胜。
他的出现,倒是符合时间。
前后三分钟,不快不慢。
反倒是这些人,嫌疑大的很。
“怎么回事,我正准备回去睡觉了,就听见这里有躁动声。”
“家主,是凌恒,他……刚杀了咱们蒋家人!”
对方说着,指向了躺在凌恒身边的尸体。
尸体正好被凌恒用身子挡住,似乎并看不清是谁,蒋家主见状,眉头紧皱而起。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凌恒怎么可能在这大晚上出来行凶?”蒋永胜显然是不相信的。
他知道凌恒为人,而且也十分清楚,这蒋家宅邸内,并没有值得他出手的人。
“家主,方才是我们亲眼所见,是他,就是他杀了四舅爷!”
对方说着,怕蒋永胜不相信,还带上了亲戚的称谓。
说话间,蒋浩和三婶白茜也是分别从两头走了过来。
“这大晚上的吵吵闹闹,你们都不用睡觉的么?”蒋浩被吵醒,显然是有些起床气。
此时的白茜却是朝着凌恒看了过去。
她所在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尸体的情况,随即嘴角浮现出了笑容。
“呦呦呦,这大晚上,怎么回事,吵嚷嚷的?”她故意对着周围人的问道。
“三婶,是这凌恒杀人了,四舅爷,死了!!!”
对方说出这话,本以为她会配合。
谁曾想,白茜却是一点想要合作的意思都没有,直接追问道:“你确定你看清楚了?”
“当……当然,我们好几个人都看到了,肯定不会有错!”
周围一些人也都是被他带着跟他们对峙。
话至此,正常来说,这事情不好查。
毕竟这宅邸的摄像头不对房门,真想要知道凌恒有没有出手,显然有些不太可能了。
听到这话,蒋永胜盯着凌恒,见对方眼神坚定的样子,便也很快有了决断。
“既然没有证据,那我看这事情就……”
本想将这事情和稀泥给凑合过去,谁知道,人家都还没意见,三婶却突然站了出来。
“你是不是真看清凌恒杀人的过程了?”
“当然,我们都看到了!”对方重复着刚才的话。
“确定是四舅爷?”
“确定!”
白茜瞧着对方笃定的样子,笑道:“好好过去看看。”
听着她的话,那人眉头微皱,慢慢朝着凌恒的方向走了过去。
随着地上的尸体渐渐明了,他顿时愣在了原地。
来人脸上竟然蒙着面罩,别说是看清楚长什么样了,就算是想要听声音,都完全不可能认出是谁。
看到这一幕,围观的众人都是围了上去。
“这……是怎么回事?”身为家主的蒋永胜,直接对着刚才那人问了起来。
眼看事情难以挽回,这人沉默了几秒钟,紧接着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
“你们阴我!!!”
极点没有时差
“说,谁派你来的?!”
蒋永胜毫不犹豫握住了这人的喉咙,紧接着单手用力,当着众人的面,硬生生折断了这人的胳膊。
史上第一魔头
脆生的声响,让围观的其他人都是不由咽了咽口水。
蒋家的厉害,他们清楚。
这趟过来,他们只为求财,谁都不想要搭上性命。
“好了,你们都是跟着一起来的,现在是想要自己招,还是我用私刑?”
站在一旁的凌恒瞧着他们,什么都没说,也什么都没做。
在他看来,这就是一出戏而已。
“凌恒,你没事吧?”蒋浩走了过来,眼中满是担心。
“放心吧,我死不了。”
说话间,白茜也是凑了过来。
身上的紧身旗袍褪去,现在变成了一身睡衣,只是里头那若有似无的内衬,着实是让人大饱眼福。
蒋浩见状,白了一眼,对着凌恒又是一声冷哼。
突然,惨叫声传来。
蒋永胜掰断了对方的一根手指。
十指连心,这疼痛,可比断手来的更强烈。
“还不说?”他继续问道。
此时,对方已经跪在地上,凌恒却突然有些不对劲:“他要吃毒药!”
蒋永胜虽然反应过来了,可却已经晚了。
同样的挣扎,同样的白沫,同样的杏仁味,同样的氢化类毒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