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wenh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大唐補習班-第五一七章 迷案展示-91p6r

大唐補習班
小說推薦大唐補習班
炸……炸了?
秦怀玉不是没想过倭人会有这样的结局,但短时间内依旧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根据刚刚爆炸的强度,他可以肯定,那船上至少被装了超过两百斤的火药,如此多的火药是谁装上去的?什么时候装上去的?装在了什么地方?一切都是未知。
只是,反正早炸晚炸都是炸,为什么非要在出海口炸了呢,等船回到倭岛再炸不行么,至少也弄个不在场证据啊。
秦怀玉想不通,郁闷的摇了摇头。
踹了一脚身边懵逼的侍卫:“发什么呆呢,命令,把船靠过去,看看有没有活口,尽全力救援。唉,真是太惨了,这么大的爆炸,估计没活人了吧!”
侍卫撇撇嘴,下去传达命令了。
救援什么的他是不相信的,估计是想要看看有没有活口吧,有的话……好吧,侍卫同样跟着秦怀玉跑过一趟南海,火药的威力也见识过。
就刚刚那种强度的爆炸来说,就算是钢铁也得被炸裂,人嘛……除非那些倭人一个个都是实芯大铁球,否则,死定了。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秦怀玉等人的战船赶到倭人出事的海域之后,看到的除了一片狼藉,被鲜血染红的海面之外,连一块超过人头大小的物体都没发现。
四下里静悄悄的,除了海浪敲打船舷的声音,便是甲板上来自左武候卫军士倒吸冷气的声音。
“嘶……,这帮倭人真有脾气啊,竟然自己把自己气炸了。”
“艹,这话说出来你自己信么?”
“哎哎哎,你们吵吵个甚,依老子看,咱们今晚回去应该让火头军包饺子吃。艹,幸亏这帮倭人的船没在咱们中间炸喽,否则咱们这些人一个都跑不了。”
“嗳,这话说的在理啊!晚上吃饺子,老子要吃牛肉馅的。”
“滚,老子还想是你肉馅的呢,牛肉馅,你去找头牛来试试,看看将军能不能杀了你祭旗……。”
一群大头兵嘻嘻哈哈庆祝‘劫后余生’,秦怀玉却是眉头紧锁,总觉得事情哪里不大对头。
说白了,还是那句老话,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
倭人偷窃密法的事情案发之后,这些倭人便一直由自己的人看守,倭人的战船亦如是,在这期间根本没有外人上船,自然不可能有人把超过数百斤的火药带到船上。
更不要说,火药这东西对于大多数唐军士兵来说,都是只闻其名不知其形,你就是真弄一些火药摆到他面前,这帮家伙充其量也就是把这些东西当成石炭粉,而不是火药。
那么,船上的火药是从哪里来的?自己的部下中难道有水师中人潜伏?又或者是李二陛下不相信自己,越过自己对自己的手下下了命令?
不管哪一条,都让秦怀玉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火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搞出来的,更不要说数百斤,眼下能弄到的,除了皇帝陛下直接下令,就是李德謇那家伙。
秦怀玉越想越生气,目光一一在自己那些还在喋喋不休的手下脸上扫过,想要从中找到一些破绽,哪怕自己不把这个人揪出来,也要知道是谁。
只是……那家伙掩饰的太好了,秦怀玉看了半天也没发现谁表现异常,正思讨间,有侍卫来报,远处发现远洋水师战舰两艘,正向自己驶来。
秦怀玉正心气难平,听到有水师战舰赶来,眼一瞪:“他们还敢来?”
侍卫不明所以的挠挠头,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还没等他想明白,却听秦怀玉说道:“咱们就在这里等着,等他们过来,我倒是想要看看,是谁给老子挖了这么大一个坑。”
于是乎,三艘平时航行于内河的五牙战船就这么漂浮在黄河入海口处,等待着水师战舰的到来,不多时,双方见了面,对接过后自水师战舰上荡秋千一样荡过十几个人来。
为首之人落到甲板上,打着哈哈来到秦怀玉面前:“秦小公爷,你刚刚这一手玩的漂亮啊,那些倭人只怕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秦怀玉哼了一声,没给那人好脸色:“雷耀,水师的功劳秦某可不敢沾,再说,秦某历来只相信功名马上取,如此偷偷摸摸的勾当,却是不屑。”
“哈!秦小公爷,你啥意思?”雷耀一怔。
他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苦哈哈的守着长安水师给人家偷偷运货的那个雷耀了,现如今远洋水师如日中天,作为水师实际上的二把手,他的权力也好,职务也罢,都比秦怀玉高出不知多少,被他这一讥讽,脸色顿时变的十分难看。
“什么意思还用我说么?”秦怀玉冷笑一声:“你们水师干过什么事情自己不知道?非要让我说破才行?”
远洋水师出现的太及时了,这让他不得不怀疑倭人的事情就是远洋水师搞的鬼。
雷耀没想到自己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面色一寒道:“秦小公爷,我雷耀自认没得罪过你吧,大家都是海上混饭吃的汉子,有什么话敞开了说就是,若是我水师真有对不起你的地方,我老雷当着所有兄弟的面,给你谢罪。”
“好,这可是你说的。”秦怀玉拿手往海中一指,质问道:“既如此,我问你,这些倭人是怎么一回事,倭人的战船又是如何爆炸的?雷耀,远洋水师的手段是真好啊,神不知鬼不觉的便在倭人船上放了不下数百斤的火药,一举将百余倭人尽数喂了鱼。可是干这事儿之前,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秦某,有没有考虑到秦某回去之后如何交待!”
秦怀玉说到最后,几乎是在吼,脸色涨的通红。
只是,雷耀却像是被施了定身法一样,任他如何去吼,就是没有一丝的反应。
隔了好一会儿,才满脸狐疑的问道:“秦怀玉,你的意思是倭人的船不是你炸的?”
“放屁,老子一人做事一人当,如果真是老子炸的,老子以后死无葬身之地!”
吧唧吧唧,雷耀眨着一双大眼:“所以,你的意思是,这些倭人是我们弄死的?”
“你说呢?”
‘啪’。
一份水师专用的防水信笺被拍到了秦怀玉的怀里,雷耀没好气的说道:“这上面是我接到的命令,秦怀玉,瞪大你的眼睛看看,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秦怀玉低下头,顺势瞄了一眼。
只这一眼,便再也移不开眼睛了,好半晌才抬起头,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上面写的是真的?”
“你说呢?”雷耀原话奉还,末了还补充道:“军令如山,而且这东西都是有备案的,你要是不相信可以回去查,看看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那……,那这个倭人是谁搞死的?总不会是他们自己吧?”
秦怀玉拿着的信笺上,字迹清楚的写着,命令水师跟随倭人,于耽罗附近将其全部控制,严刑逼供,确保其没有带走任何一份机密配方,最后斩草除根,落款是李昊的私人印章。
有了这样的命令,雷耀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倭人的确不是死于远洋水师之手,毕竟他们还需要对倭人进行审问,在没有经过这一关之前,他们是不会动手的。
这下,秦怀玉也蒙了,不是自己,也不是水师,考虑到皇帝陛下如果真想弄死这些倭人,完全没有必要搞阴谋,也不可能是李二。
那么……难道是倭人自己搞死了自己?
这特么不可能啊,就算倭人有这个想法,他们的火药是从哪里来的?
秦怀玉很迷啊,尴尬的看着雷耀,龇牙咧嘴半天才吱唔道:“那个,老雷啊,你知道的,我其实没有针对水师的意思。”
雷耀站在船舷边上,盯着下面海中数不清的残肢断臂,随口应道:“嗯,小公爷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了。”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更何况雷耀兴致勃勃来给秦怀玉请功,结果对方非但一点好脸没给自己,还特么差点打起来,雷耀又怎么可能不动气。
秦怀玉这会儿也不知道如何开口了,拍着脑袋转了几圈,突然来到雷耀身后,单膝点地:“雷将军,怀玉之前误会了将军,得罪之处,望将军海涵。”
雷耀没想到秦怀玉竟然这么狠,以堂堂小公爷的身份,给自己行如此大礼,这要是继续端着,只怕大家以后真就没法再见面了。
当下,雷耀连忙将秦怀玉扶了起来:“小公爷何必如此,今日之事雷某也有错,如果早些将命令拿出来,就不会有如此误会了。”
“那……,将军是不怪怀玉了?”
“怪什么,好歹咱们也是一条船出海,一起杀过海盗的兄弟,若真是因为这么一点小事就翻脸,岂不是让那些兔崽子们看了笑话。”
雷耀说着,指了指四周伸长脖子围观的吃瓜群众,瞪眼吼道:“都看什么看,没事儿干了是吧?没事儿干就全都下去给老子捞人头,一百三十七颗人头,少一颗老子拿你们的顶。”
一百三十七,正是被遣反倭人的数量。
雷耀虽然看着粗鄙,但也是粗中有细之人,得出倭人战船爆炸不是自己两方人手做的之后,立刻想到了这是倭人自导自演的一场戏,那些被遣反的倭人中,很有可能会有人想要借此脱身。
事关重大,雷耀不敢马虎,索性下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命令。
有人头的算人头,没有人头就计算耳朵,鼻子,四肢。
总之,不管身体哪个部位,全都捞起来核对。
另外,秦怀玉也将手下的五牙战船派了出去,就在海面上围着事发地点巡逻打转,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海面上就算飘着一块木板,一缕水草,也要捞起来看看清楚。
一番折腾下来,直到天黑,共打捞人头一百零三颗,左手一百二十五,右手九十七,耳朵一百三十二,鼻子一百三十七个。
人数核对无误,所有倭人的确全都死了。
秦怀玉与雷耀两人面面相觑,谁都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自己人没下手,倭人……倭人就算能搞到火药,也不至于自己弄死自己吧?
想的头都大了一圈,想到天亮,最后还是想不通。
“算了,不想了,老子现在就把这边发生的事情通知候爷,后面的事情让候爷操心去吧,我就不费这个脑子了。”雷耀顶着一对黑眼圈,彻底放弃了继续想下去的打算。
秦怀玉亦是如此,摇摇头道:“我也回京了,反正人数够了,知道这些倭人一个没跑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于是,两拨人在黄河出海口就此分道扬镳,秦怀玉带着三艘五牙战船逆流而上返回长安,雷耀写了书信命人随船而行,转道去并州把这边的事情向李昊汇报。
长话短说,半月之后,黄河口发生的事情传到长安,李二在听完秦怀玉的汇报之后也是一头雾水。
他之前对倭人的确另有安排,不过这一切都被交给了李昊,毕竟大唐上下只有这小子对倭人下手最黑最狠,交给他放心。
只是,李二也没想到,李昊竟然还没来得及下手,倭人就全都被搞死了。
死无对证之下,谁也不知道倭人的船上发生了什么,黄河口一案变成了一个谁也解不开的迷。
到底是倭人自己把自己搞死了,还是另外有人对他们下手?
火药这东西虽然对大众来说高端到了极点,但对于朝中某些人来说,却是唾手可得,比如长孙无忌,比如柴绍,比如李道宗、李孝恭这些人。
会不会是他们暗中派人下的手,李二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难得糊涂未必就是郑板桥的专利,有些时候,对皇帝来说也是如此。
李昊在收到消息的时候,人已经到了突厥人的地盘,茫茫草原,风吹草低见牛羊,悠扬的牧歌声中,战马奔腾。
听着水师信使的汇报,李昊只提了一个问题:“倭人全都死了,是吧?”
“是的!”
“那就好,你可以回去了,告诉雷耀,这事儿不用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