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u16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庶子奪唐》-第二十六章 東宮偶遇熱推-6l6jd

庶子奪唐
小說推薦庶子奪唐
李承乾病重垂危,李世民纵然对李承乾所为再不满,这也是他的嫡长爱子,他断不会弃之不顾的。
午后,李承乾病重的消息进宫,李世民大惊,没有多想,他也不会想到自己的嫡长子已经有了叛逆的心思,李世民带着左监门卫大将军张世贵和只区区百余卫率,便往东宫去了。
在东宫门外,李恪恰巧也到了东宫,正和李世民迎面“偶遇”了。
“儿臣李恪拜见父皇,望父皇恕儿臣甲胄在身,不便全礼。”李恪人为地巧合地和李世民在东宫外“偶遇”,李恪上前对李世民拜道。
李世民看着李恪身着轻甲,身后带着的薛仁贵并一众王府卫率也都是甲胄在身,兵器齐备,多半不是从王府来的,于是问道:“恪儿这是从何而来?”
李恪回道:“儿臣是自卫中校场而来,今日本是卫中演武之日,儿臣去右骁卫营看看,不料听得皇兄病重之事,特赶来探视。”
李恪是武臣,又掌右骁卫,他去右骁卫营中巡查自然是要着甲的,这也是军中的规矩,并无不妥。
不过李世民看着李恪的一身轻甲,还是关心道:“校场中难免会有些失了准头的刀枪箭矢,还是有些危险的,你日后再去营中需着全副明光铠,不可贪图便利,只着轻甲。”
李恪当即应道:“儿臣不孝,叫父皇担忧了。”
李世民看着;李恪一脸谨慎的模样,必然是把他的话听进心里去了,李世民不禁感叹道:“你何来的不孝,诸皇子中便以你最是纯孝,若是太子能有你一半懂事,又何至于今日。”
李恪看着李世民叹气,自己的心中似乎也心有戚然,李恪道:“兄长能到今日这一步,是儿臣从来不曾想到的,儿臣有一事请求父皇,还望父皇允准。”
李世民道:“咱们父子之间何必这般客套,你但说便是。”
李恪道:“儿臣并非和父皇客套,而是此事关系朝堂甚大,儿臣这么说本是有些不合规矩的。”
关系朝堂甚大?李世民听着李恪的话,心中突然有了一丝担忧,难不成是李恪见得李承乾不成了,竟也瞧上了东宫之位?
李世民心中想着,不禁有些担忧,诸位皇子中李世民最是属意的便是李恪,李承乾将废,这些日子李世民也想过后面的太子人选,李恪本就是他的预想人选之一,但他却万万不希望李恪自己当着面提出此事,这可是兄弟关系破裂之兆。
李世民心里一边想着李恪千万不要叫自己失望,一边对李恪道:“恪儿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李恪得了李世民的话,突然跪地道:“兄长此番病重,多半是因自己铸成大错,太子之位或将被废的缘故。兄长此番病重多半乃是积郁成疾,未免兄长病况恶化,危及性命,儿臣请父皇暂缓明日朝会,留兄长太子之位,儿臣原以王爵相换。”
李世民听着李恪的话,一下子愣住了,先是震动,紧接着竟对李恪生出了慢慢的愧疚和怜爱。
原来李恪不是为了自己的太子之位,而是为了李承乾求情来了,甚至愿以自己的出王爵交换,来保住李承乾的太子之位,李世民这才明白李恪的良苦用心,可自己身为人父竟然错怪了李恪。
李恪还是重情手足,友爱兄弟,还是他李世民最懂事,最纯孝的好孩子啊。
一瞬间,李世民低头看着跪在身前的李恪,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就在这一刻,李世民反倒放心了下来,如果说在此之前,李世民还担心李承乾一旦被废,日后会被人所害的话,那现在,李世民看着李恪如此回护他的兄长,李世民终于可以放心地废黜太子了。
李世民俯下身去,连忙将李恪扶起,一如李恪幼年那般,当着所有人的面,毫无避讳地将李恪揽在了自己的怀中,怜爱道:“虎头,我的好孩子,朕好端端要你的楚王爵作甚,朕知道你回护太子,但太子犯下大错,私纵不得,不是你能够求情的啊。”
其实李世民的回话,早在李恪的意料之中,力主废黜李承乾太子之位的从来都不是李恪,也不是李世民,而是朝中百官,而是天下悠悠众口,李恪的求情,从头到尾都注定是无用的。
“儿臣无知,叫父皇为难了。”李恪低着头,对李世民小声道。
李恪口中回着李世民的话,脸上的神情表现地似乎有些失落和自责,是为兄长将废而失落,为自己未能保下兄长而自责。
李恪的神情可谓入木三分,落入李世民的眼中,李世民不禁在心中喟叹:“有子如此,夫复何求。”
李世民拍了拍李恪的肩膀,拉着李恪的手臂,对李恪道:“好了,此事错不在你,你也不要再难过了,虽朕去探视你兄长吧。”
李世民说着,亲昵地拉着李恪的手腕便往东宫而去。
李承乾叛逆之事与侯君集、太子左卫率赵节、右卫将军李安俨共谋,李恪突然和李世民一同出现在了东宫,着实是叫他们颇为意外的,尤其是李恪身着甲胄在此,更叫他们猜不透来意。
赵节守在东宫内门之外,看着李恪近前,不知是他们所谋泄露了还是怎的,终究还是鼓起了胆子,上前拦住了李恪。
赵节抬手挡在李恪身前,对李恪和李恪身后的薛仁贵一众卫率道:“东宫内院,请楚王等卸甲弃械。”
李恪闻言,面露难色,对赵节道:“因天气尚热,本王甲内只着里衣,若是卸甲只怕失礼,不知可否通融?”
东宫内院,乃太子李承乾所居,寻常将士入内确是不准携带兵甲的,赵节所言也并无太多不妥,但这话一听到李世民耳中,李世民的心里便不是滋味了。
李世民也是行伍出身,他很清楚对于一个武将而言丢盔弃甲意味着什么,这是衣着,更是尊严,更何况李恪并非有意携兵甲来此,不过是因情急罢了。
还不等赵节再开口,李世明已经当先道:“谁给你的胆子,敢卸楚王的兵甲。”
赵节没想到李世明会开口,忙道:“末将不敢,只是这是东宫的规矩,末将依令而为罢了。”
李世民不悦道:“那是对旁人,楚王乃禁军大将,国之亲王,就算进宫也是能配甲胄的,难道到了自家兄长的府邸还要受此折辱吗?”
“末将不敢,还望陛下息怒。”就算赵节已打定了主意谋反,也不敢当面顶撞李世民,赵节见李世民生怒,当即退了下来,任由李恪和薛仁贵一众入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