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f8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第202章 珍珠變魚目-v1zhr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太妃大驾光临,实乃蓬荜生辉。太妃请上座。”
不过是盱眙时间,这大厅上的格局就已经被改变了。
太妃和凰老夫人坐在首座,下首便是君梨裳,君梨裳对面是纪王府的小公子,剩下的才是文夫人和郑姨娘。
其余的那些人,无论是夫人还是小姐,都是神色各异。
昨儿各府的耳报神就已经报告了这个消息,说是纪王府的梨裳郡主和这凰家的大小姐关系极好,不光是亲自送她回府,还出手替她收拾了文氏。
只是不晓得为什么,最终郡主负气而去。
当时就有人说:凰家这大小姐,不简单,恐非池中物。
也有人说:这大小姐身为天煞女,即便是攀上了高枝儿,那也不是长远之计。
不过讨论得最多的还是,为何这位大小姐是八岁的时候才被一走方道人算出来是天煞女,按道理像是凰家这样的人家,在后辈出生的时候就会请了大师算命才是。
所以坊间流传,当初天煞女命,根本就是栽赃陷害。
原本凰老夫人的寿辰,也不会有这样多人赏光,只不过后宅妇人,一天到晚就在意这些八卦,喜欢捂住自家腌臜,掀开别人家的臭屁,今儿才相约着一起来贺寿了。
却没想到,这边还真有一个大惊喜在等着大家。
竟然见到了纪王府的人,那可是曾经在宫里头伺候过皇上的太妃哟。
还有那高高在上,端庄娴熟的梨裳郡主。
原本凰雀灵是今日所有闺秀里面的头一份儿,可君梨裳一来,凰雀灵身上的光彩就像是一夕之间全部消失了,变成了一颗死鱼眼睛一样的人了,和其他的闺秀,也看不出什么差别了。
凰雀灵昨儿并没有瞧见君梨裳,今日一见,虽说是有三分嫉妒,却也有七分讨好。
她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讨好了君梨裳,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好处。
强行忍住了嫉妒之心,笑着上前,亲自奉茶给君梨裳:“昨日灵儿被绊住了,没有及时过来拜见郡主。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法醫俏王妃 秋末初雪
君梨裳今日身边带着的人依旧是姜娘子,见状上前就将茶水接了,淡淡的道:“二小姐不必客气。我们家郡主和贵府大小姐乃是知己好友,斟茶倒水这样的事情,让奴婢来做就可以了。二小姐不必纡尊降贵。”
凰雀灵的一张脸瞬间变得精彩纷呈,一时间有些下不来台。
凰老夫人主动提凰雀灵解围笑道:“我们家灵儿就是好客,一瞧见郡主,就喜欢得很,一时间忘了身份,太妃不要见怪才是。”
太妃笑道:“要说怪,哀家膝下的这个梨裳才是最怪的。不过昨儿回府,就和哀家说了,凰家有位奇女子,甚好,今日无论如何都要拉着我过来见识见识。”
太妃一面说,一面扫了一眼凰家的几位小姐一眼,好奇道:“梨裳,你说的凰于飞凰小姐,是哪位小姐?”
君梨裳刚才可是让凰雀灵好大的没脸,这会儿即便是想要落井下石,也没这个勇气了。
不过有周氏在,那就没有捅不出去的刀子。
周氏忙道:“启禀太妃,飞儿常年养在庄子上,昨儿才回府,只怕是对府里的规矩还不太熟悉。这会子还没过来,妾身已经派人去请了。让太妃久等,还请见谅。妾身回头一定好好教训飞儿那丫头。”
奮鬥之第三帝
太妃笑道:“今日到访,原本就冒昧了。若是连累了我家宝贝孙女儿的朋友受罚,那可就是我这个做长辈的不是了。”
看着太妃主动开口维护凰于飞,君梨裳的心情特别的好,也不枉费她昨日回去花费那么多唇舌。
不过想着凰于飞这会儿都还不出现,心头也略有几分着急。
按照她得到的消息,永宁都已经在路上了。
夏花秋萫 北萘
昨儿永宁可是见过凰于飞的,虽说还不知道身份,可一见面就知道了。
就是为了避免永宁先过来,会对凰于飞发难,君梨裳才会心急火燎的催着太妃早一点出发的。
只有在永宁来之前,奠定了凰于飞的地位,才能让永宁无计可施。
可却不知道为什么,凰于飞竟然不在府里。
正在烦躁的时候,门口就又有骚动的声音,君梨裳不由自主的祈祷:一定要是凰于飞,不要是永宁。
凤栖山河
也许是老天爷听见了君梨裳的祈祷,果然就听见人报:“大小姐给老夫人拜寿。”
“来了,来了,可算是来了。”
经过昨天和刚才的事情,所有人都对这位凰家大小姐存了几分期待。
此刻听见凰于飞来了,大家的心情都有几分激动,伸长了脖子的想要看看这位凰小姐究竟是何许人物。
廢材逆襲我本輕狂
唯有凰雀灵和周氏对视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睛里的喜悦。
凰雀灵身边的丫鬟山竹,还特意往外面站了站,也好让人能瞧见自己。
凰雀灵的一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外面,唇角那一抹嘲讽的笑容逐渐扩大,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刚才这些人对凰于飞抱着多大的期待,此刻对凰于飞就应该是有多失望。
僵屍韓娛 鑌鐵
黑帝總裁的純情老婆
毕竟,凰于飞身上肯定穿着和山竹一样的裙子。
凰雀灵的心情十分愉悦,她早就打听好了三房和老太太那边会送什么裙子过去,特意选了这一身裙子,轻薄透气,最适合今天穿着。
让所有人都瞧见凰家大小姐是个不入流的货色,竟然和一个丫鬟撞衫,这传出去,呵呵,只怕是君梨裳亲自出面都救不了她。
“来了,凰于飞,你不是想要好好嘚瑟一把吗? 你不是想要一鸣惊人吗?你昨天不是很威风吗?那么今天,就要让你尝尝失败的滋味儿!”凰雀灵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为了今天这一场宴会专门做的上好的丝绸裙子,想着等下就能碾压凰于飞,心头就像是飞出了无数的花儿一样,灿烂到了极致。
最好是能将郡主对凰于飞的喜欢夺过来,那才更完美。
还没等凰雀灵的白日梦做完,就听见有人感叹道:“好漂亮啊!”